刚刚更新: 〔重生七十年代:勒〕〔丹帝归来〕〔温少你老婆又作死〕〔全村拆迁没有我〕〔网游之白骨大圣〕〔头狼〕〔回到古代当匠神〕〔正版修仙〕〔秦月照人人变妖〕〔带着军需来大明〕〔仙武神煌〕〔猎爱为牢:薄情总〕〔98逆流红尘〕〔我真的不想打脸〕〔林初夏陆厉〕〔这个时代在变怪〕〔玄幻世界的无敌作〕〔医妃攻略〕〔今生唯有许诺〕〔捡到一个太子妃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海殇 297.生死的考验
    是战争就有胜败,也是为了胜败发动战争。又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也是战争的最终目的和根本意义。

    发动叛乱的一百七十七名死囚已经被全部制服了。这其中包括二十五名被击毙的,十七名重伤濒危的,剩下的都被擒获了——其中就包括“大人”施魏因斯泰特!

    其余的俘虏被集中看管了,对重伤的我们也给予了必要的救治——这是给予人道主义考虑。而我则在船长室——施魏因斯泰特梦寐以求的地方,亲自审讯这个似乎来头不小的人。

    此时的施魏因斯泰特已经明白,自己是输在了战略和技术两个层面,凝视了站在我旁边、已经卸了妆的玛维,他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颓丧的垂下了头。

    “不准备说些什么吗?施魏因斯泰特大人!”我微笑着问道:“你当知道,叛乱是大罪,在任何地方都是要处死的。不过......”

    我望着他显得十分麻木的脸庞,淡淡的道:“鉴于你或可能身份特殊,我可以赐你不见血死——至少在人们面前不见血,船后面跟着一个规模不小的鲨鱼群,想必它们愿意替我们完成这件工作。”

    施魏因斯泰特的脸上抖了几抖,他似乎没想到我会想出这样的额办法来对付他!瞠目结舌之下有些恼怒的道:“可惜我无缘回国,不然眼下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我饶有兴致的问道:“哦!回国!说说吧,我是说事情的原委,说清楚,或许你还有一线生机

    !没错吧!”

    施魏因斯泰特抬头看了我一眼,嘴唇似乎动了动,但是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却又低下头去,默默无语。

    我哼了一声,冷冷的道:“在这还上,你是谁并不重要!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说着,我对身边的九鬼政孝下令道:“所有叛乱者,包括这个家伙,一律扔下海去!公开行刑!”

    对我的命令,九鬼政孝永远是执行最坚决的一个。作为所有人里跟我最久、也是最了解我的人,他自然明白我的想法。他一挥手,一队人冲了进来,像擒小鸡似的将地上的施魏因斯泰特抓起来,推推搡搡的去了甲板!

    此时的甲板上人山人海,所有船只均已停船,水手们、战俘出身的死囚们都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们知道,最终的审判要来了,而这些,也是施魏因斯泰特等叛徒应得的!

    引人注意的是,战俘出身的死囚身上有了一些改变——他们胸前、衣领后封着的、象征死囚身份的铭牌已经被去掉了。换句话说,我赐予了解除他们必死命运的咒符。

    或者说,此时的战俘们,已经拥有了一般人并不太重视、但对死囚来说却比天大的东西——相对的自由!

    当然这只是融入的第一步,并不代表着他们已经成为了完全的自由人,而是意味着他们可以在相对公平的环境里,开始自己登上新高度的征程!

    众目睽睽之下,施魏因斯泰特觉得有些眼花——或许是从室内出来、光线变化太大,让他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很快,他被押到了众人最前面,成为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出发前我就说过,你们是死囚,因为我的仁慈,让你们拥有了第二次生命!”我的声音在甲板上传开:“可是,令人失望的是,其中有些人做出了令人唾弃的事情!叛变!”

    夹杂着内劲的声音在众人的耳鼓中回响:“你们说,这些人应该怎么处理?给我一个方案!”

    人群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继而开始有声音传出:“喂鲨鱼!喂鲨鱼!喂鲨鱼!”

    先是水手们在叫,而后航海士也跟了进来,最后连战俘出身的死囚们也开始咆哮!对这些人而言,能够从死亡中被解救出来已经是件幸事,他们有纪律、有队伍、有能力,完全可以东山再起——即使他们明知,到了新大*陆之后九死一生,但是依然愿意为了希望去拼搏一番!

    这就是军人出身与别的不同之处,也是我选择他们的根本原因。

    我大叫一声:“好!”这一声盖过了所有人的喊声、令现场再次安静下来之后,我大声继续说道:“你们说的对,他们应该被喂鲨鱼!那么,执行吧!”

    我的声音刚落,九鬼政孝便一挥手,身后的忍者执刑队立即上前,二话不说,就将几个身负重伤、已然不治的家伙推下了船舷!

    “扑通扑通”之声连响,这些已然被死亡宣告的罪人们终于迎来了真正的死亡!在沸腾的海水里,夹杂着惨叫声和拍水声,下面已然掀起了一场属于鲨鱼的狂欢!

    或许是人数太多,又或许是求生*太强,有的人濒死之际,竟然抓住了船锚的铁缆,而他分明只剩下半截身子!

    声嘶力竭的嘶吼声,在空阔的海面上格外刺耳,再加上骨头被咬碎、咀嚼的声音,足以让很多人战栗作呕!而我却面不改色的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直到全然没有了声音。

    我继续道:“好了,第一波次的表演完毕,让我们继续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九鬼政孝正要下令,船上等待被处死的死囚们却“扑通”一声跪下近三分之一!他们哀求着,说自己是被蛊惑,都是施魏因斯泰特在动摇人心,绝非本愿,而他们也愿意拼死效命,以谢前罪。

    我“嗯”了一声,抬眼看时,跪下求饶的都是玛维所说的、施魏因斯泰特的亲信们!而其他更可能是受到蛊惑、可能真的只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人们,却依然站立着,保持着自己最后的尊严。

    或许是知道必死,所以这些人也已经看开了吧!我微微一笑,大声道:“那这些跪地求饶的懦夫给我全部扔进海里!我的船上不需要敢做不敢当的货色!”

    在众人愕然之间,这些傻了眼的角色被拿死狗一样扔进了海里,又是一阵沸腾狂欢!

    剩下的罪人们脸色尽变,尽管知道最先下去的不是自己,但听着下面恐怖的咀嚼声、哀嚎声,所有人依然吓得两腿发抖——其中也包括立在最前、身体僵硬的施魏因斯泰特!

    等到船下面再度平息,仍然立着的罪人们已经面无人色,但是他们也知道,此时的哀求没有用处,于是依然定定的站着,只是身躯有些摇晃,却出卖了他们的真实内心感受。

    我顿了顿,没有作声,甲板上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等到众人都胆寒不已之时,我的最后审判终于到来:“那么,现在,将所有罪人全部扔进海里!让他们用死亡来赎罪!”甲板上顿时发生了一阵骚动,我看了片刻,抬起手,制止了骚动,也制止了行刑。

    我抬眼望着站在最前面的战俘队伍代表——曾经军衔最高的法国准将勒克莱尔,他翕动的嘴唇告诉我他有话要说。

    于是我朗声道:“勒克莱尔,你要说什么?”

    四十多岁、正值壮年却满头白发的法国准将用他标准性的粗嗓门答道:“船长大人!我们有个请求!”

    我挥挥手,示意他继续说。勒克莱尔向我行了礼之后,继续说道:“船长大人!在您的英明睿智之下,我们已经清除了队伍里绝大部分叛徒,剩下的这些人,他们或许只是受到蛊惑,我认为,也许有比喂鲨鱼更好的办法来处置他们!”

    我饶有兴趣的问道:“哦!什么好办法?”

    勒克莱尔再次行礼,却依然不卑不亢的道:“船长大人!我曾经四次前往新大*陆执行任务,那里的环境十分恶劣,每前进一步都伴随着鲜血。所以,留着这些人,或许在到达新大*陆之后会有大用处——至少,是比喂鲨鱼更大的用处!”

    我不由地笑了,勒克莱尔这个办法,于公于私似乎都是最可行的。总而言之,他的意思就是说,劳动力有限,炮灰更有限,如果这些人都死了,那么到了新大*陆之后,第一批应该冲上去的炮灰又是谁呢?

    必然是他们战俘无疑!

    所以,物伤其类也好,兔死狐悲也罢,勒克莱尔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其实也是整个战俘队伍的立场!

    我沉默着,所有人觉得呼吸似乎都变得困难了许多,时间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良久之后,我的声音仿佛从天外传进了众人的耳鼓:

    “命令!战俘营改称冲锋营!由勒克莱尔总统率,归玛维统领!自即日起,加强战斗训练,不再担任杂役!”下面愣了片刻,战俘营,不,冲锋营里爆发出一阵冲天的呐喊声!

    尽管只是名称上有所修改,但是代表的含义却绝不相同!他们曾经是军人,军人就不怕冲锋,哪怕是死在冲锋的路上!

    但是他们却不愿当战俘,虽然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是对于军人而言,光荣的战死,或许比苟且偷生更强!而且,擦甲板、清理厕所不是他们的本分,他们更擅长战斗——而这也是他们愿意做的。

    “命令!工匠营改称敢死营!由玛维统管。自即日起,劳动量加倍、饮食供应减半!”这条命令虽然听起来挺重,但是比起喂鲨鱼,这又算是什么呢?敢死营的一时间也是感恩戴德!

    “第三!”我的声音在此时突兀传来,有心人却知道,我还有最重要的事情没说:“施魏因斯泰特蛊惑人心、煽动叛乱,罪不容诛!别人可以不死,他,必须死!”

    说完,我一挥手,立即有人冲了上去,用绳索拴住了施魏因斯泰特的双脚——这赫然是要让他大头朝下入水!

    这家伙一直保持着相对的镇静,似乎在斟酌什么。但是此时此刻,当他看到下面嶙峋的鲨鱼尖牙,感受到来自双腿捆绑的束缚力,他的心动摇了!

    在两个忍者将他高高举起、将要扔出船舷之时,施魏因斯泰特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他的口中默念着,应该是圣经一类的东西。而在身体离弦而出、飞向水面的时候,施魏因斯泰特忽然面对大海高叫道:“我不服!我马蒂亚斯命中不该如此!我不服啊!”

    就在他绝望的闭上双眼,已经感受到海水翻起的水花和鲨鱼口中的血腥气时,双腿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拉扯力!

    涕泪横流之间,施魏因斯泰特,不,应该称呼他马蒂亚斯,被缓缓的拉上了船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有最美师尊〕〔紫阳小师叔〕〔源赋世界〕〔末日双子星帝〕〔万古神帝〕〔爱你跨越整个青春〕〔婚婚来迟,大佬要〕〔黑莲花老公从良了〕〔顾少的天价新娘〕〔女友有个系统〕〔爱上双面人〕〔沧澜戒〕〔我将此生,说予你〕〔将军在上:弃女神〕〔庭院深深知几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