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园妆娘〕〔动漫女主攻略系统〕〔亿万宠妻:入骨相〕〔匪女逆袭:夫君慢〕〔重生之盛宠为妃〕〔我老爸是世界首富〕〔绝美总裁的贴身兵〕〔我混烘焙圈的〕〔女尊天下:血族女〕〔另类保镖:美女总〕〔最强神医混都市〕〔权门婚宠〕〔六道长存〕〔蜜情霸爱:爵爷宠〕〔八零之神医有毒〕〔霸占诸天〕〔晚钟教会〕〔极品朋友圈〕〔都市极品神医〕〔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惊变全球 第二章 末世
    男子吐出已经充分消化的东西,就像是医院里的流食,封闭的车厢内顿时弥漫着一股怪味。

    所有的人都厌恶的捂着鼻子,离两人更远了。郑奕轻轻拍打他的背。

    “sorry!”男子摇摇头表示歉意,他本不想这样,正准备站起来,身体内部又发生了某些反应,不得不再次趴了下来。

    “呕!!”

    “呕!!”

    “呕呕呕呕。”

    他整个人就像是关不上的水龙头,丝毫没有停止呕吐的意思,即便最后连分泌的透明胃液也吐得干干净净。

    又挣扎了一阵,两人周围半个车厢的人都被自觉的清空了,男子终于抬起了头,脸上鼻涕泪水津液挂满了,说实话有点恶心。

    不过郑奕却没有表现出来,他递给男人从背包里拿出的纸。

    “120?”郑奕问道,随即意识到,好像这个国家的急救电话好像不是这仨数啊。

    不过无所谓了,郑奕有所不知,即便现在真的拨通了急救电话,也是根本无法接通的。

    不仅是急救电话,包括报警电话,消防电话,甚至是市长热线都被打爆了。

    墨市的通信网络,悄悄的瘫痪了。

    ······

    ······

    墨市大学,一间已经熄灯的会议室内此刻坐满了人。

    一个金发画着精致妆容年轻女孩正在讲台上侃侃而谈,身后的投影幕上播放着幻灯片。

    也只有这种欧美女性才能驾驭这种妆容了,火一样的双唇,深邃如海的蓝色眼睛,在搭配上自信的笑容,底下的男男女女不由的看痴了。也只有她才能有这么好的发挥,虽然只是临近最后几天才临阵抱起佛脚,可凭借着异于常人的智商和出色的心里素质,外加上极为出众的相貌,也算有惊无险的完成了本次毕业答辩。

    答辩结束,台下响起潮水般的掌声,她带着自信的笑容,走下了讲台。

    插队叫人觉得利索应当,走到哪都会成为众人的焦点,遇到困难总有人施以援手。这个世界似乎对于像她这样的所谓大美女格外的宽容。

    而秋瑾正坐在稍稍靠后的位置,早些时候她已经结束了自己的毕业答辩,依照墨市大学的规矩,她还要坐在这旁听,所有人答辩完毕才能离开。

    与台上的性感美女相比她的美完全不同,她的美丽是内敛的厚重的,如空谷幽兰沉寂清丽。昏暗的光线中她入墨一样的发梢微微弯曲,反射出幽幽光彩,也散发出的薰衣草的清香。

    这种香味让坐在她身边的金发白人男子约翰彻底沉醉其中,约翰带着自认为会令女子尖叫的笑容,态度温柔的问道:“这次有没有信心通过呢?”前段时间他开始注意到这个低调的东方女孩,并准备在他庞大的女友地图中寻找一些神秘的远东色彩。在疯狂的金钱攻势下,这些年他攻略成功不少女性。他曾打听过秋瑾的身世背景,似乎父母工作在澳洲的某个乡下,还与家里的公司有些交集。这让他愈发觉得十拿九稳。可秋瑾却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她正低头看着发出微弱荧光的手机,眉头微蹙。

    自己一联发了五条短信,可并没有显示对方已经收到。也没有收到任何的回信。

    即便是坐地铁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吧?她内心打着问号。

    缓缓吐出一口气,她向后挪了挪椅子。她吐出的微甜气味令旁边的约翰更加沉醉了,他闭上眼睛,伸出了手臂,非常大胆的想要轻轻揽住秋瑾的肩膀,却扑了个空。

    秋瑾不知道怎的,已经钻到了桌子下面。

    实事求是,这个动作并不符合她作为淑女给人的固有印象。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

    ······

    呕吐男人的情况比刚才稍稍好了一些,因为身上的衣服刚才沾染了些许呕吐物,为了不弄脏座位。他索性坐在了车厢的地面上。

    “小孩@¥u##@@尖叫,¥#%4(@帮助,##i@#!@攻击,&#&¥&#疼痛,¥……#&#地铁。”男人叽里呱啦讲了一大堆,似乎在解释自己为什么受伤。

    郑奕还是勉强分辨出了几个词语的。

    “ok,yes。”郑奕点点头,告诉他自己听懂了。他有一个原则,绝不能把黄肤黑发的人丢到国外。

    “哈哈。”男人笑了起来,没有戳穿郑奕的心思,当然他也无法戳穿。这一次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郑奕。

    郑奕还没有毕业,这算是第一次有人递给自己名片,他连忙接下,郑重的放在裤子口袋里。

    可刚把名片递给郑奕。对面的男人表情突然凝固,双眼发直,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接着开始兀自抽搐起来。

    郑奕连忙站了起来,本想去摁住他,却始终没下手。

    他看到男人的手腕上,刚才还是几道抓痕的细微伤口,此时已经变得溃烂,流出了暗红色的血液。

    这很明显不属于脑出血,脑血栓,羊羔疯之中任何一个。很有可能是狂犬病。

    他下意识的后退,撤到这节车厢的边缘,身后战满了伸着脑袋好奇观看的人。

    就在众人的视线中,男人的抽搐愈发严重起来,手臂支撑地面,似乎是想站起来,但显然是不可能的,不一会他的嘴角开始流出白沫。

    最后他发出一阵痛苦的嚎叫,那声音听着竟然就不像是人类所能够发出的。最后他好像彻底昏死了过去。

    郑奕再也没有上前,反而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尽可能的远离这里,就连要带给秋瑾的行李也被被他仍在了车厢里。

    这可不是发病结束,而是刚刚病发。

    狂犬病,除了指挟带病毒的疯狗以外,倒也很形象的提示了病发患者的状况。

    畏光,惧水,会如同发狂的狗一样,具有强烈的攻击倾向。

    郑奕远远的回头。

    透过人影的间隙,他看到躺在地上的男人,似乎用胳膊支撑着站了起来,而离他不远的地方,就站着不少围观群众,他们低声交流,似乎以幸灾乐祸的态度讨论他的病情,甚至有个光头男人掏出了手机,拍起了短视频。

    “愚蠢的人啊。”郑奕感叹。

    果不其然,当走到下一节车厢的时候,尖叫声如期而至。

    正是这个光头男人被他扑到在地,而他竟然一口咬住脖子,就这么用力一扯,把喉咙撕了下来。

    腥红的液体,被动脉的压力挤到车厢顶部,光头男人脖子上咕嘟嘟冒着血泡,张了张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最后脑袋一歪,就这么挂了,而他掉在地上的手机刚好对准他的脑袋,录像没停,默默记录着他的逝去。

    “艹!!”距离案发地较近的像是遇到鬼一样四散奔逃,倒是又两个长的高大的人还站在原地,他们似乎对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两人略微一对视,彼此心领神会,一个人冲上去抓住发狂男人的双手,而另一个人,直接用手捂住他的嘴巴的鼻子。

    “怎么没有呼吸?”鼻翼下方的手,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空气流动。

    一股剧痛自手上传来,他哀嚎着注视自己只剩下半截的手掌。

    而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影。

    他牙关颤抖着向旁边注视,只见刚才那个光头男人站了起来,因为脖子上的肉已经少了一小半,根本无法完全支撑他的脑袋,他只能像是一颗歪脖子树那样,脑袋诡异的歪向一旁。

    “噗哧,噗哧。刺啦。”断手男的脸部被撕扯下来。

    郑奕倒抽一口凉气,要说那个呕吐男的行动速度要快许多,与之相比后面三个人歪歪扭扭,看起来连站立都成问题。就连发作时间上也不一样,那三个被感染者仅仅过了几秒钟就重新起身,而那个呕吐的家伙从被抓伤时算起,足足用了几十分钟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根本不是人,普通人连喉咙都被咬下来无论如何活不了。郑奕这才意识到,压根并不是什么狂犬病。

    ·······

    几分钟后,地铁终于进了站。

    此时的站台上,早已挤满了人,有的人在焦急的拨打着家里人的电话,有的人抱紧了身边的爱人,还有的人则是一脸茫然,上方的街道上出现了大批疯狂的民众,而警察却迟迟没有现身,他们迫切的想要离开这个陷入了混乱的街区,而地铁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叮咚。”伴随着提示音,地铁右侧十几个门同时打开。

    离车厢最近的一批人,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直接被挤进了车厢。不约而同的,他们闻到了一股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

    车厢里原本就站着一些人,他们神情呆滞的站在那里,有的嘴角还挂着鲜血。

    “嘿,你闻到那种古怪的味道了吗?”一人向身边低着头的人问道。

    下一秒,低着头的家伙猛地抬头,瞳孔像是覆盖上了一层白霜,几乎看不清眼球的颜色。

    男人崩溃了,踉跄着向外跑去,可站在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车厢内的情况,一层一层的往里挤。

    “rua!!!”

    “噗呲!”肉体撕裂的声音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重生之剑神〕〔反派王爷想整我〕〔豪门大佬求放过[穿〕〔冷兵时代〕〔伏命葬世〕〔佛系反骨(快穿)〕〔穿越之爱如尘沙〕〔[综英美]纽约今天〕〔治婊专家[快穿]〕〔陛下息怒〕〔豪门重生:全能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