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至尊狂婿〕〔玄帝〕〔师妹是只妖〕〔玄雷至尊〕〔失落的皇储〕〔梦醒三国〕〔战神狂妃:邪帝,〕〔眼前人,是心上人〕〔饮尽风雪〕〔筑梦涿鹿〕〔至尊丹神〕〔维度侵蚀者〕〔骑砍风云录〕〔后宅里的漫画家〕〔圣植契约〕〔从假面骑士世界开〕〔金城守卫之战将行〕〔东晋唐王〕〔网游之神话降临〕〔游戏之动乱偷袭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国产英雄 第五百五十五章 豺郎豹女
    ,精彩无弹窗免费!

    ……

    无形和有形的气息,互相碰撞着,交织着。空气随之扭曲,形成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的压力。只有王焱和两个a级的女妖,才能站在原地,巍然不动。

    其余b级c级的小妖,纷纷抵抗不住强大的压力,向后退去。

    这个时候,各自的实力出现了明显的分水岭。实力强的几个,站在了原地,或是倒退了不远。而实力弱的几个,却是退到了百多米开外,还被吓得瑟瑟发抖。

    s级强者,在东方古代被称之为“陆地神仙”,也就是“地仙”。而在西方,被称之为“传奇”。

    由此可见,每一个s级都是处在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

    他们即便是在震怒之中散发出气息,也足以让那些实力低下的小妖,吓得魂不附体,毫无斗志。

    王焱也不禁有些感慨,想当初自己还是c+级的时候,见到韩总局长释放s级强者的气息,也是觉得如同山岳压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如今自己实力已经达到了a+级,即便是碰到半步s级,鹿死谁手也未可知。面对s级强者,虽然依旧畏惧,感觉却不如之前强了。

    与此同时。

    居住在附近的普通居民以及游客,已经不自觉地退到了几百米开外。而且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些脚踩剑靴,头戴云冠的道士,他们驱散了人群,并且摆出了障眼法,以免双方的斗法给普通人看到。

    很快,张天师的气势酝酿到了极致。

    手舞桃木剑,脚踩七星,一步一脚印向前踏去。每踏一步,便有一股无形的气场呈环形扩散而去。

    “妖孽,龙虎山不是你撒野之地,还不快快给本天师束手就擒。”威严霸道的声音,犹如古老洪钟般响起,蕴含着浩瀚无极的天道法则。

    随着话音响起,桃木剑如绚烂流星般连连疾点,瞬息之间点出八剑。每一剑都凝聚出一方八卦位,以奇妙的方式组成了一道八卦阵图。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各个方位,各种不同能量颜色涌动。八卦阵图旋转之间,如同一道有形有质的枷锁,将宝彩儿困在中心。

    “好强的道术。”

    王焱表情有些震惊,他感觉到那个八卦阵图的恐怖力量,自忖如果自己被困其中,怕是很难逃脱。不愧为龙虎山张天师,这随随便便一出手便是威势磅礴。

    岂料,被困其中的宝彩儿却是浑然不惧。她发出了“咯咯”地夸张笑声,“天师府的降妖伏魔八卦阵图,果然有点意思。可惜,本王叱咤纵横时,你爷爷还在喝奶呢,凭这阵图想困住炼化本姑奶奶还差了点火候。给我破!”

    宝彩儿一声娇喝,玉指连连掐动,一道道天地能量涌动间轰然出现了一道水柱。那道水柱剧烈旋转,如同一根钻穿地底的钻头。

    水天生至柔,然而柔到极致变会成刚。

    在机械加工领域,便利用高强水柱来切割钢材。宝彩儿的水柱威力极强,足以洞穿山峦。短短几息时间,强大的八卦阵图便分崩离析,能量四溢。

    宝彩儿能活那么久,并且成为一代妖王,自然不是那种胸大没脑的女妖。她敢来天师府闹事,自然有她的底气。

    “轰轰轰!”

    天地间能量涌动。

    这一下,就连那两个a级的女妖,都纷纷退出了数十米远。

    而王焱却依旧巍然不动站在原地,只是他身上已经鼓荡起一股淡淡金色的气劲,隔绝那些狂躁的气流,甚至是一闪即逝的空间碎片。

    “哼,天师府的底蕴,又岂是你这只小小妖孽能够懂的。”张天师冷笑道,“既然你敬酒不吃,那本天师就让你吃罚酒。”

    “住手!”

    就在张天师和宝彩儿,准备再度出手时。一声冷峻的喝声,如同炸雷般响起。

    一时间,张天师和宝彩儿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王焱。尤其是张天师,对王焱身上的淡金色气劲微微一讶然,皱眉说:“你是何人?莫非是这妖女的同伙?”

    “张天师切莫误会。”王焱拱了拱手,一脸严肃地说,“晚辈纯阳王焱,依约前来拜见天师。”

    纯阳王焱四字一出,张天师的脸皮微微抽搐了几下,目光如雷般盯向了王焱,哼声说:“原来你就是那个号称火焰之子,害得我家卫道被这妖女缠上的臭小子?你倒是来的速度很快,莫非是想和这妖女联手攻打我天师府?”

    “前辈切莫误会。”王焱一脸无奈地摇头说,“只是晚辈和卫道是好兄弟,前辈相招,晚辈自然以最快的速度前来拜见。”

    “既然如此,那就在边上先待着。”张天师一指宝彩儿,冷声说,“待本天师收拾完这妖女,再和你来算算账。”

    “前辈!”王焱踏上前一步,拱手苦笑道,“前辈且先消消气,听晚辈一言。”

    “咯咯~小焱你和这老不修有什么好说的?”宝彩儿发出了一连串娇媚的笑声,“不如和你家宝姨联手,好好让这狂妄自大的老古董吃吃苦头。”

    “什么,你敢骂本天师是老古董?”张天师脸色一黑,冷怒道,“王焱贤侄,既然你和卫道是兄弟。你与伯父联手,拿下这妖女,你我之间的旧账就一笔购销。”

    “伯父,宝姨,你们都先请消消气。”王焱一滴冷汗地说道,“如果放在平常,晚辈也就不说啥了。只是如今球难当头,域外天魔虎视眈眈,随时有可能降临地球。咱们地球土著之中,如果还起内讧,自相残杀,岂不是叫域外天魔得了利?”

    咱们东方世界的人,习惯于称呼域外天魔。而西方世界,却称呼它们为深渊恶魔。但实际上,却是同一物种。

    但是在现代人王焱看来,那就是外星人入侵……

    “哼,域外天魔,本天师府也非第一次领教了。”张天师哼声说着,可是神色却舒缓了些。他口气很硬,然而传承香火延绵至今的天师府,比旁人更是清楚域外天魔的厉害。

    “伯父,天师府底蕴浑厚,强大非常。在以往魔灾之中,也曾立下赫赫战功。”王焱拣好听的说着,“想必这一次,当然也会参与其中。”

    “那是自然,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张天师背负着双手,沉声说,“更何况,斩妖除魔乃是我天师府的职责所在。”

    “宝姨实力非凡,未来必然是抗击魔灾的重要战将。”王焱拱手说道,“还请伯父大局为重,暂且放下恩怨,一切都等过了魔灾再说。”

    “也罢,魔灾降临,人人守土有责。”张天师挥了挥衣袖说,“鸨王,这一次本天师就不与你计较冲撞天师府的罪名了,带着你的人速速退去。若有下一次,定斩不饶。”

    “咯咯~本王这一次来,是为了带走张郎。”宝彩儿娇笑声中,透着无比的坚定之色,“你若成全,本王以后敬你如父。你若再三阻扰,本王就和你鱼死网破,谁也别想讨得好处。”

    “大胆,就凭你也配成为我天师府的媳妇?”张天师脸色发青,怒声道,“总之,你和卫道的亲事,本天师绝对不会同意。”

    “你不要本王这儿媳妇,本王还不要你这公公呢。”宝彩儿同样霸道非凡地说道,“你不同意又有何用?我宝彩儿这辈子生是张郎的人,死是张郎的鬼。”

    “打死你这不要……”

    “住手!”

    又是一声朗喝声起。

    但是这一次,却并非王焱所说,而是来自于遥远的后山,那是张卫道的声音,显然他用了特殊的道术传音。

    “父亲,彩儿,你们别打了。再打,我就死给你们看。”

    “道儿!”张天师脸色一变。

    “张郎!”宝彩儿也是痴声叫了一声。

    随后,宝彩儿身形一起,脚踩虚空向后山飞去。

    “妖女,你敢。”张天师怒声一喝,凌空向后山疾驰而去。

    王焱看着他们疾驰而去的身影,也是满脑门子冷汗,今天这事情,真是太戏剧化了。千年鸨王大闹天师府,简直可以出一部戏了。

    只是这件事情,他可无法置身于世外。不管怎么说,张卫道都是兄弟,而且是他王焱造成的孽缘。

    “哗!”

    翅膀一张,王焱也向后山疾驰而去。

    待得王焱赶至时,后山崖壁处,正笼罩在一处白色的能量屏障中。身处在崖洞中的张卫道,就像紧贴在玻璃上一样,贴在屏障内。

    而宝彩儿却被隔绝在了几十米外,她凌空虚浮着,俏脸上满是心疼之色。

    “彩儿!”

    张卫道的声音声嘶力竭,他拼命地敲打着屏障,嘶吼着,“你走,不要在这里,你打不过天师府的。”

    “张郎~~”

    同样,宝彩儿凄厉地叫着,“我不走!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彩儿,我们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张卫道嘶吼着说,“他就算关我一辈子,我也不会改变主意,我愿意和你厮守终生,缘定三世。”

    “张郎,你的心意我明白。”宝彩儿面色凄凉地说,“今天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走。我们分开就这么几天,我就****度日如年,我无法忍受没有你的每一分钟。”

    “彩儿,我也分分秒秒都想和你在一起。”张卫道吼着,“我无法想象,失去你的人生会是怎样?”

    嘶!

    王焱在不远处听到看到这一幕,被他们的肉麻劲雷地外焦里嫩,全身鸡皮疙瘩都要冒了出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经历了什么的生死之恋的贞妇烈男呢,其实不过是刚勾搭上没几天,正奸情火热的一对豺狼虎豹而已。

    那些声嘶力竭呐喊的对白,简直比狗血剧还要狗血。

    王焱觉得又雷又狗血,可人家张天师却不这么认为。他气得火冒三丈,脸色铁青,怒声如雷道:“孽障,妖女。只要本天师还活着,绝不容许你们在一起。”

    “爹,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张卫道流着眼泪,嘶喊如哭,“我和彩儿是真心相爱的,求求您了,就让我们在一起吧。”

    “公公,只要你同意我和张郎在一起,要打要骂我绝无二话。”宝彩儿也是流着眼泪,苦苦哀求说,“我一定会好好侍奉张郎,侍奉您老人家。”

    “住嘴,不准你叫我公公。”张天师的脸色已经发青到了极致,怒火在他胸腔内膨胀,“我张家世代名门,从未有过不孝子弟敢和妖孽结亲。何况,还是你这么一只千年鸡精!若是同意你们在一起,本天师死后哪有脸去见列祖列宗?”

    鸡精两字,似乎戳痛了宝彩儿的痛处。她哈哈哈地笑了起来,笑声之中充满了悲凉,寒意,朗声说:“好,好。你天师府是名门世家,我宝彩儿不过是草鸡野鸨。我出身卑微,入不了你张天师法眼也是正常。但是,只要张郎不嫌弃我。我就算拼死在这里,也要将张郎带走。”

    “走”字一出。

    一股磅礴的能量在她身上汹涌而起,受到天道法则之力的影响,天地间的水汽似乎开始聚拢。天空之中,迅速汇聚着黑压压的乌云。

    成片成片的乌云,压得人心头沉甸甸的。

    “妖女,你要做什么?快快停下,否则别怪本天师下狠手了。”张天师表情震怒,然而眼神之中却是多了一丝凝重。

    “干什么?我还能干什么?你这不通人性的老东西,本王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龙虎山。”宝彩儿一咬舌头,当空喷出了一口精血。

    以自损修为,长久修炼而来的精血为引。

    天道之力一下子更强了几分。

    “轰隆!”

    一道惊雷炸起。

    霎时间,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

    天地间,笼罩在了朦朦大雨之中。蓦然,天师府前的泸溪河中,河水泛滥,如同被一股逆推之力推动,竟然涌上了堤岸,如同排山倒海般地向天师府轰去。

    我勒个去!

    王焱的眼睛也是瞪得极大,真不愧是千年鸨王,玩水竟然玩得这么溜。这种感觉,莫非是想学白素贞水淹金山寺吗?

    轰!

    排浪狠狠撞在了天师府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农民工传记〕〔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从堕落骑士开始〕〔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穿越时间的地平线〕〔篮坛鞋皇〕〔清浊向恶而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