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豪假女婿〕〔铁路往事〕〔军婚超甜:少将家〕〔独家盛宠:野蛮娇〕〔家有影后:独家星〕〔一夜甜蜜蜜:总裁〕〔重生战国当霸主〕〔专属妻约,老公宠〕〔民国草根〕〔影视剧里的任务〕〔摄政王的嗜血宠妃〕〔九州棋〕〔总裁偏要宠我宠我〕〔萌宝来袭:爹地,〕〔王牌校草太妖孽〕〔夫人在上:此生待〕〔无良房东俏房客〕〔商梯〕〔开个诊所来修仙〕〔大明海殇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一个苗疆神女 第二百零九章 神秘女人(1)
    “不用!我自个回去,自个回去!我才不是你师傅,今日,我只是洛瑶,我自己的洛瑶!”说着,洛瑶推开了七庭想要扶着她的手,抱着酒碗,一摇一晃走上了吊脚楼。

    边走便哈哈笑着,喝一口碗里的酒。

    今日,洛瑶是真的高兴。

    似乎千斤重的石头不再压着心脏了,此刻她无牵无挂,没有任何束缚,她孤身一人,与好友畅聊至深夜,喝到不省人事,睡到昏天暗地,都无所谓……

    无拘无束,没有人能制约自己,这诺大的苗寨,唯他独尊。

    可是她只能孤独终老啊。

    洛瑶跌跌撞撞终于上了楼,关上房门转眼就倒在了床上,哼哼笑着,手里的酒碗掉在了地上,洛瑶闭上双眼,似乎眼角湿湿的——

    她终于知道,为何阿婆如此喜欢饮酒。

    她也快要爱上酒后飘飘然的这种感觉了,似乎这个世界只有此刻的自己,只要自己高兴,其他全都无须顾虑。

    这样多好啊……只要自己高兴,为了自己而活着。

    晚安,洛瑶。明日醒来,你就又是神女了。

    洛瑶对着自己说。

    在洛瑶睡着的那一刻,房间里出现了墨七零的身影,他轻轻坐到洛瑶身旁,擦了擦洛瑶眼角的泪珠,自言自语道:

    “蠢女人,怎么喝了酒就哭鼻子?”

    洛瑶呜咽一声,脸蛋红彤彤的,十分可爱,沉醉在了梦乡……

    、、、、、、、、、、、、、、、、、、、、、、、、、、、、、、、、、、

    次日,洛瑶头痛欲裂,睁开眼就看到外头太阳高照,估摸着也是中午的样子了,洛瑶急忙起身,洗漱完了下了楼,七庭看到洛瑶醒了,便急忙招呼洛瑶过来吃午饭。

    “师傅,我还想着要不要去叫你了,你醒的还真是时候。”

    洛瑶揉着脑袋坐在了饭桌旁,道:

    “我昨晚是喝了多少啊?头这样的痛。”

    七庭笑道,

    “比起你阿婆,你这酒量还真是不行,你阿婆的酒量在苗疆可是出了名的好,千杯不倒。”

    “我可是见过阿婆喝多的。”洛瑶说着,又道,“你这的酒不错,等一会帮我抬一车回苗寨。”

    七庭瘪了瘪嘴,这临走还要坑自己一车酒……这师傅果然当得不亏。

    心想着,七庭可不敢开口,给洛瑶乘了一碗汤,

    “醒酒的。喝了吧。”

    洛瑶答应一声,低头闷声喝汤。

    很快,两人吃饱喝足便上了路回苗寨,七庭自从洛瑶走后也从未曾回过苗寨,自然是有点想念七婆婆的,只是洛瑶不在,七庭实在是不敢回去,怕被七婆婆骂个狗血淋头,还将自己软禁起来可怎么好。

    如今洛瑶回来了,自己也能回去看看婆婆。

    洛瑶回到苗疆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好好看看蛊记是否还在,

    “我先上去看看蛊记还在不在,待会陪你去看七婆婆。”洛瑶朝七庭说道。

    七庭点了点头,洛瑶便径直上了楼,门口的守卫依然还在,洛瑶问道:

    “可有人进去过?”

    那守卫坚定地说道:

    “回神女,没有,我们日日夜夜都守着呢,一只苍蝇都没有飞进去。”

    洛瑶这下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却还是想进去看看,便打开门走了进去。

    拉开了阿婆神位底下的格子,原本蛊记就放在此处,谁知一拉开,里头空空如也!

    洛瑶忽然感觉到喘不上气来,浑身都失重了一般,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洛瑶急忙回到房门口,问道那守卫,

    “你确定,从未有人进来过!?”洛瑶的神情激动,吓得那守卫瞬间就开始哆嗦,底下的七庭见情况不对,也急忙上了楼,问道:

    “怎么了?”

    只见那守卫哆哆嗦嗦地细细想着,随即还是摇了摇头,道:

    “回神女,真的没有人进去过啊!”

    洛瑶胸口剧烈起伏着,扶着额头,道:

    “蛊记丢了。没有人进去过怎么可能会不见!”

    七庭想了想,马上将那守卫的手拉了过来,将他手上的衣服扯了上去,看手腕手心处,

    “这有伤口!”七庭说着,将那守卫手腕上动脉处的两个红印指给洛瑶看。

    “这是何时出现的?”洛瑶问道那守卫。

    守卫摇了摇头,“回神女,这个……我真的不记得了。”

    说罢,那七庭从身上掏出一罐东西,将里头装着的白色粉末撒到了那守卫的手腕上,那守卫顿时痛的鬼哭狼嚎的,许久,那粉末消失了,那守卫的手腕上两个红印,霎时变成了黑色的两个印子,那守卫也已经疼晕了过去。

    “这是什么?”洛瑶问道。

    “他被下蛊了,这蛊含剧毒,能够制造记忆,而且他三天之内就会没命,如今我把那蛊毒解了,看看他能不能想起来,真正的记忆。”

    洛瑶心里咯噔一声,

    “为何回了苗寨还有人抢蛊记?这苗寨中人有几个会这种阴毒的蛊术,就连阿婆都从没教过我!”

    七庭拍了拍洛瑶的肩膀,道:

    “没事,肯定能找回来的,那人一定就是苗寨中人,等那守卫醒了便清楚了。你也好好想想,是不是告诉了谁你找回蛊记了的事?”

    洛瑶仔细想了想,实在想不出来,答道:

    “我只告诉了阿舅一人,其他的无人知道啊!”七庭自然也算一个,可是七庭昨夜和自己在黑苗呀……

    究竟是谁,会这样高明的蛊术,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蛊记,房间里丝毫没有翻动过的痕迹,一定是蓄谋已久或者是对洛瑶十分了解的人,难道……真是阿舅?

    洛瑶心里发了慌,实在不愿意怀疑这唯一的亲人,可却不得不怀疑,洛瑶七上八下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等着那一旁的守卫赶紧醒来。

    而七庭便说道:

    “还是查查较为妥当,黑苗的手下极为能干,也不曾出现过苗寨,我便叫两个跟着你阿舅,好好查查,若是没有你自然也能放心。”

    洛瑶只怕被阿舅发现了洛瑶找人调查他,会伤了阿舅的心,便问道:

    “不会被发现吧?”

    “放心吧,黑苗之人惯是能干的,我一定多多嘱咐。”七庭自然也清楚洛瑶的顾虑。

    洛瑶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七庭便出门去通知随从找人办事了。最后一个苗疆神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影后,你老公偏执〕〔六合白水阵〕〔成为英灵的我要去〕〔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攻略:黑化BO〕〔都市巅峰雷神〕〔1001〕〔极品老木匠〕〔我不是武神啊〕〔从骑士开始进化〕〔夏先生,你人设崩〕〔抗战:少年大军阀〕〔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