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豪假女婿〕〔铁路往事〕〔军婚超甜:少将家〕〔独家盛宠:野蛮娇〕〔家有影后:独家星〕〔一夜甜蜜蜜:总裁〕〔重生战国当霸主〕〔专属妻约,老公宠〕〔民国草根〕〔影视剧里的任务〕〔摄政王的嗜血宠妃〕〔九州棋〕〔总裁偏要宠我宠我〕〔萌宝来袭:爹地,〕〔王牌校草太妖孽〕〔夫人在上:此生待〕〔无良房东俏房客〕〔商梯〕〔开个诊所来修仙〕〔大明海殇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一个苗疆神女 第一百七十五章 师傅回来了(2)
    明辰已经尽力将洛瑶救回,却也知道那灭灵刃的厉害,洛瑶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不易,元灵仍由损伤,也是明辰无能为力的,师傅却一定能做到。

    那道长乐呵呵笑着看着明辰,道:

    “师傅见你对这女娃可是十分上心,那也行,傍晚便让洛瑶来我房里一趟,如今我困了,自己回去睡了,你也走吧。”

    明辰答应一声,“好,谢谢师傅,师傅好生休息!”

    待到明辰离开,那道士收敛起笑容,抚着下巴上的不长不短的胡须,不知在想着什么。

    ----------------------------------------------------

    “洛瑶,我师傅让你去趟他房间,你身上的伤我不能全部治好,师傅愿意帮你,你的元灵便能恢复如初!”傍晚时分,明辰将洛瑶拉了出来,对洛瑶说着,将洛瑶带到了那道长的房门外,敲响了那道长的房门。

    道长在里头说了一声:

    “进来吧。”

    明辰便带着洛瑶进去了。

    “师傅,洛瑶我带来了。”明辰说道。

    那道士仍旧是一副笑面佛一般的脸,洛瑶也笑着问了好:

    “道长好。”

    “姑娘,坐下吧,别拘谨。”那道长伸了伸手,示意洛瑶坐在不远处的木椅上,又对明辰说道:

    “你出去把门关上,看好不要让人进来。”

    明辰看了一眼洛瑶,答应一声道:

    “好。”便转身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在房门外守着,耳朵却竖的高高的,想要听里头的动静。

    那道长似乎并不着急,跟洛瑶闲聊道:

    “姑娘是何方人士,必定也不是普通人吧?”

    洛瑶浅浅一笑,

    “是苗疆人,只是会鼓捣一些虫子罢了。”

    那道长哈哈一笑,

    “姑娘可真会说笑,若是普通人,那灭灵刃划上一刀就能让它魂飞魄散,别说是插进胸口了,姑娘实在是谦虚了,虽说我这徒儿尽力挽救了姑娘的性命,可若姑娘若是个普通人,也等不到我徒儿救你了,即刻便到阎王爷那报道去了。”

    洛瑶这下便是听出来了,那道长可不是闲聊,是为了搞清楚,为何洛瑶身受重伤,伤了自己的还是灭灵刃,却还能好好活下来,其中的缘由,那道长不听个一清二楚,怕是不会罢休了。

    洛瑶抬头看了看那道长,仍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波澜不惊:

    “道长,不瞒您说,我是苗疆的神女,体内有万年神虫,能吸阴气,许是因为体内的蛊虫,这才保住了性命。”

    那道长抬了抬眉,看着洛瑶,有丝惊讶的语气道:

    “哦,你竟也是神女?你名叫洛瑶,莫不是那洛家老婆子的孙女?”

    “道长认识我阿婆?”洛瑶也很是惊讶,只觉得十分有缘,竟然明辰的师傅,也认识阿婆。

    那道长点了点头,似乎在回忆起往事来了,说道:

    “老相识了,几十年前机缘巧合下曾到过苗寨,只是从没见过你,只知她有一个女儿,没成想现在孙女竟也继承了她的衣钵,真是好啊!如今你那老婆子可还好啊?”

    洛瑶沉默了半响,又想起了一直深深刻在洛瑶脑海里的一天,许久才开口道:

    “阿婆……被贼人所杀,半年前,死在了苗寨。”

    那道长皱了皱眉头,很是惋惜的样子,也沉默了许久,才柔声问道:

    “所以你才离开了苗寨?”

    洛瑶点了点头,想着道长见多识广,也许能知道蛊记的下落,又开口问道:

    “道长可曾听说过蛊记?”

    那道长顿了顿,几秒钟之后,摇了摇头,

    “从未听过,怎么,与这“蛊记”有关?”

    洛瑶心中有些失望,答道:

    “正是,不瞒您说,这《蛊记》是苗疆世代相传的宝书,也被那杀了阿婆的贼人所偷了去了,我离开苗寨,也是为了寻那贼人,和被盗的宝书。”

    那道长听着,皱了皱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许久才回答道:

    “噢……原来如此……”

    “那道长……可曾见过脸上有刀疤的道士?”洛瑶又问道。

    那道长似乎仍在想着什么事情,没有回答。

    “道长?”洛瑶又轻声唤道。

    那道长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没见过,姑娘,抱歉,帮不上你。但是你放心,你既然是洛家的人,便也是我的朋友,我定会帮你治好那灭灵刃残留的伤,你且等我一会。”

    洛瑶点了点头,对道长谢道:

    “那就谢谢道长了。”洛瑶心中仍有一丝失落,原以为,这道长兴许会知道些什么,却也只是空欢喜一场,也是,这世界这般大,如何能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到呢?没有那么巧的事情罢了。

    很快,道长从里屋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瓶白色的膏药,和几张符纸。

    那道长将膏药和符纸交到洛瑶手里,对着洛瑶说道:

    “这膏药,一日一次,涂抹在伤口上,涂抹完了贴上符纸,一定要贴正,夜间睡前换药,连着敷上三天,便能好全。””

    洛瑶接过那三张符纸和膏药,

    “真是谢谢道长了,有劳您费心了。”

    那道长看着洛瑶,神情也有些复杂,许久才道:

    “没事,你无恙便好了,否则我这徒儿也会缠着我,甚是烦恼。”

    洛瑶再次道了谢,便转身出了门。

    明辰就在门口守着,见着洛瑶拿着药出来了,欣喜万分问道洛瑶:

    “怎么样了,师傅可是说用了药就无事了?”

    洛瑶一边走着,一边答道:

    “是啊,道长说连着用三天,就能好了。”

    明辰笑着点了点头,“那便好,那便好,那我就放心了……”又像忽然想起什么似得,问道洛瑶:

    “你们在里头待了那么久,可是说了些什么?”明辰趴在房门上,却死活没听到师傅和洛瑶到底说了些什么,只听得到两个人聊了许久。

    “没什么,聊了聊从前的事,罢了,我累了,回去歇息了,你也早些休息。”洛瑶想着什么,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便转身走了。

    明辰心想,这才傍晚,便要休息?只是看洛瑶的脸色不好,便不敢阻拦,看着洛瑶转身离去的背影,扯了扯嘴角,心里仍是高兴的,洛瑶没事了便好。

    而洛瑶,只是因为想起阿婆了,想起仍旧失传的蛊记,心里憋得难受罢了。最后一个苗疆神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影后,你老公偏执〕〔六合白水阵〕〔成为英灵的我要去〕〔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攻略:黑化BO〕〔都市巅峰雷神〕〔1001〕〔极品老木匠〕〔我不是武神啊〕〔从骑士开始进化〕〔夏先生,你人设崩〕〔抗战:少年大军阀〕〔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