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贴身邪医〕〔修仙十万年〕〔宠妻攻略:神秘老〕〔神级大明星〕〔重生之财气冲天〕〔王者强婿〕〔废物赘婿〕〔农门医女:猎户王〕〔蜜婚超甜:墨少家〕〔风雨缘沐林亦可〕〔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神秘老公惹不起〕〔最强神医〕〔歌武新纪元〕〔爱过才懂情浓〕〔李夜风〕〔愿世界温柔待你〕〔战争承包商〕〔萌宝向前冲:带着〕〔微笑的你很美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吞海 第九十八章 教习
    “白马学馆现在正处于休学期,明日学员们才会正式开课。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这里是演武场,平日里会有教习讲课,也会安排武生对招,如果要教习喂招,就需得另外结算资费。”

    “演武场那边的几座房门是聚灵阵的所在,每位学员每个月能够使用三个时辰,超出也得额外缴纳费用,聚灵阵的运行需要诸如灵石亦或者妖丹之类的事物作为阵眼,耗费巨大,因此使用费用也相当不菲。”

    “若是难以负担,学馆中也有一些可以赚取聚灵阵使用时间的工作,对学员完全开放。”

    “当然这只是指的最低等聚灵阵,白马学馆之中的聚灵阵分为四等,依次为天地玄黄。玄级的聚灵阵只对学馆评级前十的学员开放,而更高级的两个级别的聚灵阵便是学馆供奉亦或者某些大人物才能使用的东西了。”

    孙大仁听着眼前少女的侃侃而谈,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你们这学馆怎么比我爹以前开的武馆还要黑心,干个啥都得要钱。”

    以孙大少爷的嗓门,加上他又未有可以遮掩,这话自然是半点不漏的传入了眼前那少女的耳中。

    少女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并未有因为孙大仁的失言而生出半点的异状,反倒是孙大仁身后的龙绣闻言狠狠的伸出脚在孙大仁的背后踢了一脚。

    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的孙大仁勉强稳住了身子,然后转头愤慨的看着身后的少女,问道:“干什么?”

    龙大小姐可不会被孙大仁这幅膀大腰圆的身形给吓住,她当下便双手插腰,朝着孙大仁怒目而视:“人傻就要多读书!这天下的学馆哪一家不是这样,人家要赚钱,又不是施发米粥的寺庙!白马学馆的吃相已经算是好的了,你去看看大燕其他学馆,那才叫个吃人不吐骨头!”

    孙大仁被龙绣的气势所震,眼珠子一愣一愣的眨个不停,尴尬间那一旁被派来为孙大仁三人引路以及介绍学院情况的少女却在那时噗嗤一笑,花枝乱坠。

    “实不相瞒,刚来学馆时,我也有与公子一般的感受。”少女如此言道。

    虽然不知她此言真假,但这话出口多少为孙大仁缓解了些许尴尬。孙大仁赶忙借坡打滚,说道:“对嘛!我就说很过分嘛!那什么聚灵阵,每个月才三个时辰,还是最低级的……”

    “你懂个屁。”龙大小姐口无遮拦的怒斥道:“白马学馆的聚灵阵即使整个在整个大燕也是罕有,特别是那为一座天字级别的聚灵阵,整个大燕也只有龙骧宫与玉鼎峰尚且分别存有一座,传闻在这等聚灵阵中修行一日,便足足可抵百日苦修。”

    “真的假的?我就说那些劳什子宗门圣子,怎么修为比我高出这么多,原来是因为有这种东西存在!”孙大仁也是平生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他顿时大声惊呼道,语气竟然还多有不忿。

    “世道就是如此。那些神宗的圣子们,天赋比你高,

    用功也是你的百倍,能动用的资源也是咱们无法想象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与他们之间的差距会被越来越远。”龙绣接过话茬,大概是这个话题太过沉重的缘故,这一次龙大小姐竟然出奇的未有去在言语中讽刺孙大仁。

    反倒是那一旁的少女闻言不免多看了龙绣一眼:“这位姑娘远见卓识,还未请教名讳。”

    “龙绣。你呢?”龙大小姐可不懂那些虚头巴脑的客套,直接了当的便言道。

    那少女显然也未有想到龙绣的回答竟然如此直白,她在那时不免微微一愣,但在回过神来后,还是笑着言道:“鱼璇儿。”

    说着她又转过了身子,领着诸人朝着另一处走去。

    “诸位已经是幸运的了,能认识徐大小姐,一入白马学馆便被拉入天字班,这可是一般人可遇不可求的待遇。回想起我当初为了加入天字班,可不知耗费了多少气力。”鱼璇儿一边走着,又一边打开了话匣子。

    “这话怎么说得我们像是走后门的家伙,怎么说咱们也是翰星榜上有名有姓的人物,入个什么天字班还不是手到擒来?”孙大仁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鱼璇儿听闻此言,只是一笑,轻声言道:“没有关系,全凭修为,想入天字班,以你们这年纪起码得推开第二道神门。”

    这话出口,孙大仁的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他不禁回头看向伸手的刘青焰与龙绣二人,三人的目光交错,大都在那时从彼此的眸中看到了诧异与惊骇。

    今日一早魏来带着他们去寻到那位叫徐玥的大小姐时,他们对此还并无所感,对方在听闻魏来的要求后,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应下了此事,带着他们便来到了这白马学馆。起初他们还以为这只是一件小事,此刻听了鱼璇儿这番话,方才醒悟过来,似乎那位大小姐卖了魏来一个天大的人情。可是对方为何要这么做了,思来想去孙大仁等人也只能猜测恐怕魏来又一次屈服在“残酷的现实”……

    念及此处,孙大仁伸手拍了拍刘青焰的肩膀,一脸悲愤的言道:“小青焰,今天回去给你阿来哥哥炖只鸡,多放山药与枸杞。”

    “嗯。”刘青焰一脸认真的重重点头。

    一旁的鱼璇儿奇怪的看了一眼忽然说起了莫名其妙的对话的众人一眼,但终究未有插话,而是安静的带着众人继续向前,穿过了一道绵长的走廊,又经过一处园林,来到了一处别院前。

    “诸位这里教习院,你们三位之后修行的教习就住在这院中,我这便引你们去见。”来到这处后,鱼璇儿停住了脚步,转身朝着众人说道。

    “还要见教习啊?我以为明天大家一起见呢。”孙大仁随后言道。

    鱼璇儿闻言却是面色一正,肃然说道:“公子有所不知,虽然白马学馆的学资高昂,但宁州的权贵依然愿意将后生送往此地,还是有原因的。单说教习,白马学馆中的教习,大都是江湖上成

    名的好手,而且从天地玄黄四个字号依次下来,哪怕是最低级的黄字班中,一位教习也最多同时给十二位学员授业,而到了天字班,则是三人,所以三位的教习与我的教习并非同一人。”

    “这样啊。”龙绣闻言点了点头,眸中光芒闪烁,看得出对其似乎颇为期待——她想要去往天罡山的愿望极为强烈,同时也清楚自己的修为远远不足以支撑自己的愿望。此番托魏来的福能够在这白马学馆中修行于她来说是个不小的造化,她自然想要好好珍惜。

    众人随着鱼璇儿迈步走入那别院中,方才推开院门,院子里便穿啦一道刺鼻的酒气。众人皱起了眉头,在那时沉眸看去,却见三丈见方的小小院落中,从院中的石桌到周围种植的花草之上都横七竖八的随意摆放着一道道酒坛,酒坛倾覆,坛中酒水无一例外都被人喝尽。

    “这位教习是几日前才来我们学馆的,听说是老馆主亲自带回来的,不过这位教习的性子有些孤僻,几乎从不主动出门,只是每天会让院中的侍者给他带去数坛酒水。”鱼璇儿将三人面色有异,赶忙解释道。

    “你确定这样的家伙能做教习?”孙大仁皱起了眉头,指了指满地的空酒坛。

    “老馆主定下的事情应该无错……况且是老馆主听说了诸位是徐小姐的朋友后亲自点名让这位先生做你们的教习的,想来……”鱼璇儿如此言道,虽然她极力否认着孙大仁的揣测,但语气却明显没了方才的从容与自信,多少带着几分心虚的味道。

    “不会是看不惯我们走后门,所以故意刁难吧?”孙大仁恶意揣测道。

    刘青焰与龙绣虽未发声,但脸上的神情却写满了怀疑。

    鱼璇儿见状也觉愈发心虚,她赶忙快步上前,打开紧闭的房门:“前辈,我带他们来了。”

    房门中一片寂静,并无半点回应。

    这让孙大仁三人脸色的神情愈发的狐疑,鱼璇儿皱起了眉头,将自己的声音提高了几分:“前辈!”

    “汪!”屋中之人还未回应,反倒是先响起了一声犬吠。

    “今天的酒……带来了吗?嗝!”屋中也随即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听那语气,似乎说话之人尚且宿醉未醒,说起话来有些结结巴巴。

    “酒……这个不是学生负责,我是奉馆主之命,把学馆安排的学生给前辈带来了。”鱼璇儿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倒不是出于对房中之人的不喜,只是单纯的因为随着房门被打开,一股愈发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对于根本不喜饮酒的鱼璇儿来说,这样的冲击着实算不得什么太好的体验。

    “没酒……那就叫姓徐那老头来见我。”那声音再次响起,随即一道歪歪斜斜的身影晃晃悠悠的从屋中走出。

    那是一位形容邋遢的老人。

    他的手里提着酒壶,衣衫上满是酒渍,背后却负着一方剑匣,身旁还站着一只黄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兵锋狼王〕〔霸道老公放肆爱〕〔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大将军传〕〔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灵明石猿〕〔一仙难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