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靳总宠妻有度〕〔都市之狂龙战神〕〔帝少是个宠妻狂〕〔思念逆流成河〕〔极品佳婿〕〔丹武毒尊〕〔一世高手俏千金〕〔联盟之魔王系统〕〔东汉末年枭雄志〕〔帝少,不知娇妻情〕〔凤落西秦〕〔妙手神农〕〔诸天之最强BOSS〕〔荒野幸运神〕〔我的外挂是只鬼〕〔傲世无双:绝色女〕〔电影世界大拯救〕〔汉末之吕布再世〕〔万世为王〕〔雪颜谜传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吞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八章 行云布雨
    &a;nbsp&a;nbsp&a;nbsp&a;nbsp夜深,风起。

    &a;nbsp&a;nbsp&a;nbsp&a;nbsp距离乌盘城三十里外的官道两侧,竹林沙沙作响。

    &a;nbsp&a;nbsp&a;nbsp&a;nbsp一线白马在夜色中疾驰而过,马蹄声急,踩碎了官道上雨水堆积成的“镜面”。

    &a;nbsp&a;nbsp&a;nbsp&a;nbsp“罗叔叔,咱们就这样放过那家伙了?”跟在罗相武身后的年轻甲士一脸不忿的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前方沉眸赶路的罗相武闻言回头看了那年轻人一眼,又转过了头,耐着性子言道:“那家伙?”

    &a;nbsp&a;nbsp&a;nbsp&a;nbsp“再倒退二十年,那可是大名鼎鼎的燕庭双璧。”

    &a;nbsp&a;nbsp&a;nbsp&a;nbsp年轻人一脸不屑:“那又如何?魏守跟朝廷作对,一路被贬职,生生从一个郡守做到了知县,那可是整个大燕的笑柄。既然吕观山想歩魏守的后尘,大人何不将他拿了,咱们也好早日回京。”

    &a;nbsp&a;nbsp&a;nbsp&a;nbsp看着前方长路的罗相武这一次没有回头,身后的年轻人自然也就无法看清此刻他眉宇间浮动的煞气。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年轻人叫做金关燕,而金家是大燕朝仅次于皇族的大门阀,金关燕的父亲是罗相武的顶头上司,若非有这层关系在,以罗相武的性子,岂会由着一个下属接二连三的质疑他的决定。

    &a;nbsp&a;nbsp&a;nbsp&a;nbsp“魏守夫妻二人当年得罪了朝廷,都死在了乌盘城,那为什么不斩草除根连那个孩子一并杀了?”罗相武再言道,金关燕虽然只是金家的旁系,但在这门阀林立的大燕,很多事情都盘根错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a;nbsp&a;nbsp&a;nbsp&a;nbsp哪怕罗相武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有金家大山靠着,二十一岁才堪堪摸到第一境门槛的纨绔子弟,但他还是得耐着性子与他分说其中缘由。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傻子,杀与不杀有何区别。”但金关燕却不卖账,撇了撇嘴,傲慢回应。

    &a;nbsp&a;nbsp&a;nbsp&a;nbsp“朝廷要杀的人,莫说是一个傻子,就是已经埋入地里的白骨,也得挖出来再割上几刀放回去。那傻子还活着,是因为有人不想他死,那个人是谁呢?谁又有这么大的能耐,且又愿意去帮着这早已失势燕庭双璧呢?”罗相武闷声说道,显然已在极力压抑自己心头的某些情绪,只可惜金关燕并没有去揣度对方心思的觉悟。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的心思都放在了去细想此问身上去了,好在这金关燕虽然纨绔,但还不算傻。很快他眼前一亮,一拍脑门说道:“你是说州牧大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但迎接他的却并不是罗相武的赞许,而是……&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吁!”罗相武忽的拉住了马缰,疾驰的骏马应声停下。跟在身后的金关燕反应不及,慌忙间虽拉住了缰绳,但战马吃痛下连连摇晃马头,弄得金关燕晕头转向,险些栽下马背。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做什么!”狼狈坐直身子的金关燕第一时间便看向罗相武,怒声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拉着缰绳,并不理会暴躁的金关燕,而是沉着眉头看着前方。

    &a;nbsp&a;nbsp&a;nbsp&a;nbsp夜风吹来了乌云,盖住了天上的星光,夜色更暗了几分。

    &a;nbsp&a;nbsp&a;nbsp&a;nbsp顺着笔直的官道望去,前方路的尽头,一道人影几乎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a;nbsp&a;nbsp&a;nbsp&a;nbsp“苍羽卫办事!挡道者死!”罗相武的一只手从缰绳上移开,缓缓的放在了腰间挎刀的刀柄上。他盯着前方那身影,眉头越皱越深。

    &a;nbsp&a;nbsp&a;nbsp&a;nbsp长龙一般铺开的笔直官道上,一片静默,那人影一动不动,那竹林依旧沙沙作响。

    &a;nbsp&a;nbsp&a;nbsp&a;nbsp金关燕也在这时回过了神来,他不屑的看了罗相武一眼,暗骂这姓罗的着实太过胆小怕事了一些,难怪以他破开了两道神门的修为却依然只坐到七品总旗的位置。他轻拍了一下马背,胯下的骏马便应声上前,来到了罗相武的身侧:“哼!敢挡苍羽卫的道,杀了便是。”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侧眸看了一眼这大有要越俎代庖之势的金关燕,微微思量,这才言道:“结阵!”

    &a;nbsp&a;nbsp&a;nbsp&a;nbsp咵!

    &a;nbsp&a;nbsp&a;nbsp&a;nbsp一道利落的金属碰撞之音炸开,二十余匹连成一线的白马分开,在短短数息的时间里,罗相武二人身后一字排开。他们手上的弓弩架起,利箭上弦。

    &a;nbsp&a;nbsp&a;nbsp&a;nbsp以金关燕看来,此举着实太过小题大做了一些,但碍于罗相武此刻脸上那浓郁的阴翳之色,他还是很识相的将到了嘴边的话的咽了回去。

    &a;nbsp&a;nbsp&a;nbsp&a;nbsp“阁下还有十息时间可以自行离去!”罗相武厉声言道,目光阴寒,死死的盯着前方的身影。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可没有金关燕那般乐观。

    &a;nbsp&a;nbsp&a;nbsp&a;nbsp古人有云,无知者方可无畏。好歹也在官场上沉浮了这么多年,罗相武一眼便看出了眼前之人是冲着他们来的。而放眼大燕朝,敢找苍羽卫麻烦的无非两种人,要么是如金关燕这般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要么就是敢把整个大燕朝都不放在眼里的狠人。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很希望眼前这人是前者,但理智却告诉他,这希望更像是奢望。

    &a;nbsp&a;nbsp&a;nbsp&a;nbsp十息的时间眨眼便过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的眉宇间煞气涌动,嘴里喝道:“放箭。”

    &a;nbsp&a;nbsp&a;nbsp&a;nbsp咻!

    &a;nbsp&a;nbsp&a;nbsp&a;nbsp数道破空之音炸开。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十多道银光在同一时间割开了茫茫的夜色,直奔官道的尽头而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昂!

    &a;nbsp&a;nbsp&a;nbsp&a;nbsp在那些利箭行至半程之时,一声高亢的长吟忽的自黑影的体内爆开,黑影的衣衫在夜风中鼓动,最后一点星光被乌云遮蔽,天地间一片昏暗。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极目盯着前方,握着刀柄的手,指节发白。

    &a;nbsp&a;nbsp&a;nbsp&a;nbsp神机弩的构造精妙,烈羽箭更是大燕朝闻名北境的利器,二者叠加所爆开的威能足以让三境以下的修士闻风丧胆。但偏偏,罗相武的心头却有些不安。

    &a;nbsp&a;nbsp&a;nbsp&a;nbsp眼看着二十道烈羽箭已经飞射到了那黑影的身前,似乎下一刻便会有烈羽爆裂,血溅四方的美景。

    &a;nbsp&a;nbsp&a;nbsp&a;nbsp轰!

    &a;nbsp&a;nbsp&a;nbsp&a;nbsp但也就是在那时,天际却忽的炸开了一声闷响。

    &a;nbsp&a;nbsp&a;nbsp&a;nbsp一道粗壮的紫电贯穿天穹,耀眼的光芒刺得罗相武双目发疼,一时间难以视物。

    &a;nbsp&a;nbsp&a;nbsp&a;nbsp砰、砰、砰……

    &a;nbsp&a;nbsp&a;nbsp&a;nbsp紧接着一连串闷响从前方传来,多年来使用此物的经验让罗相武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那是烈羽箭爆开的声音,同时也让他意识到,离弦到爆炸,这烈羽用去的时间稍稍长了一些。

    &a;nbsp&a;nbsp&a;nbsp&a;nbsp而就是这多出的一息不到的时间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a;nbsp&a;nbsp&a;nbsp&a;nbsp譬如烈羽箭是越过那黑影,落在其后的地面上炸开的,这样它才会多飞出一段距离,耗去更长的时间。

    &a;nbsp&a;nbsp&a;nbsp&a;nbsp又譬如,在紫电贯穿天际之前,利箭离那人不过半丈之遥,以神机弩的弦力,想要再这么短的距离内避开利箭,那说明此人的身法极快。

    &a;nbsp&a;nbsp&a;nbsp&a;nbsp而若是他有这么快的身法的话,那他们二者之间的距离,对于他来说便算不得什么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念及此处,罗相武的心头一震,暗道不好,几乎是下意识的便将腰间的虎贲刀抽了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哐当。

    &a;nbsp&a;nbsp&a;nbsp&a;nbsp伴随着利器的碰撞之音,罗相武感觉到一样尖锐的事物打在了虎贲刀的刀面上。

    &a;nbsp&a;nbsp&a;nbsp&a;nbsp强光带来的阵痛渐渐散去,罗相武也得以看清了眼前的情形——一位穿着夜行服,身材有些干瘦的蒙面人。除开能从对方的身形看出他应当是一位年纪不大的少年又或者是生得矮小的男人外,罗相武很难再捕捉到其余的任何信息。

    &a;nbsp&a;nbsp&a;nbsp&a;nbsp蒙面人一击受挫,身子借势跃开,退去数丈,以单手杵地之势稳住身形。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的眸中闪过一丝异色,这人的速度惊人,能在眨眼间冲杀到他跟前便可见一斑,但方才落在他刀面上的力道却小之又小,他暗觉古怪,便再次沉眸看向那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而这时,那人也正好将目光投向罗相武。

    &a;nbsp&a;nbsp&a;nbsp&a;nbsp二人的目光对视,罗相武便感受到了对方眸中那股凌冽的杀机。那是有最坚定的决心亦或者最彻骨的仇恨,才能爆发出来的东西。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对此并不奇怪,整个大燕朝想杀他们的人太多,只是敢杀他们的人太少,而从方才对方的出手中,罗相武意识眼前之人似乎只有胆子,却不见得真的有那份实力。

    &a;nbsp&a;nbsp&a;nbsp&a;nbsp周围的苍羽卫也从这变故中回过了神来,身子在第一时间纷纷从战马上跃起,落在了那黑衣人的身前。“外强中干,学了点雕虫小技便想来寻苍羽卫的麻烦。”多年来出生入死的经验,让罗相武很明白兵不厌诈的道理,他厉声喝:”“小的们,随我杀了此獠!”

    &a;nbsp&a;nbsp&a;nbsp&a;nbsp周遭苍羽卫闻言,应声而动。二十把明晃晃的刀刃在不见星月的夜里亮起,直取那黑衣人的面门。一旁的金关燕见状,亦要上前,却被罗相武却一把拉住。

    &a;nbsp&a;nbsp&a;nbsp&a;nbsp“做什么?”金大少爷自然心生不满,转头皱眉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公子,江湖险恶,多长个心眼没有坏处。”罗相武盯着那在苍羽卫的刀锋下节节败退,似无半点还手之力的黑衣人,沉声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哼,罗叔叔太谨小慎微了,那家伙也就不知哪里寻来了类似于神行符的东西,只有这一板斧,你看他现在哪像还有余力的样子,快些杀了他咱们也好早些赶路。”金关燕早就对罗相武处处的小心谨慎心生不满,他将周身的气劲一提,肩膀便是一震,罗相武按在他身上的手臂在那时被他挣开。

    &a;nbsp&a;nbsp&a;nbsp&a;nbsp“叔叔等我取他头颅回来便是。”金关燕轻笑一声,猛地一拍马背,身子越过前方的人群,出鞘的虎贲刀闪着寒芒,朝着在苍羽卫的围杀已经跌倒在地,且被逼入死角的黑衣人的颈项斩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虎贲刀百炼钢所铸,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刀的角度刁钻,力道在战马的疾驰下甚为骇人。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找不到此人能过这一刀的理由,除非他还能再有一枚方才那般的神行符。

    &a;nbsp&a;nbsp&a;nbsp&a;nbsp想到这里,罗相武的眉头却忽的皱起,心底再次泛起阵阵的不安——有什么地方不对!

    &a;nbsp&a;nbsp&a;nbsp&a;nbsp“神行符……”他喃喃自语道,然后他的瞳孔猛地放大,他想起方才那一声自黑衣人体内爆开的长啸:“不对!那不是神行符!”

    &a;nbsp&a;nbsp&a;nbsp&a;nbsp他高声喊道,但以冲杀到了黑衣人面前的金关燕无法听到他的声音,或者说即使听到,此刻他也来不及收刀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金关燕不能死!这样的念头在第一时间浮现在罗相武的脑海,他赶忙一拍马背,战马与他心意相连,在那时马蹄一扬,直奔金关燕而去。

    &a;nbsp&a;nbsp&a;nbsp&a;nbsp金关燕的刀锋离那黑衣人越来越近,身后紧追的罗相武一边大力抽打着马背,一边死死的盯着那倒地的黑衣人。他的脑袋有些乱,更有些不安,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一个问题:方才那声音究竟是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问题放在这个时候,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但直觉却告诉罗相武,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重要。

    &a;nbsp&a;nbsp&a;nbsp&a;nbsp虎贲刀的刀刃距离黑衣人的颈项只有三寸不到的距离,这样的距离让金关燕暗以为一切手到擒来,也让罗相武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真如那金关燕所言太过谨慎。

    &a;nbsp&a;nbsp&a;nbsp&a;nbsp但就在罗相武要伸手拉住缰绳的一刹那,他看见那瘦小的黑衣人放在地上支撑着自己身子的手忽的握紧了,他的背随即以一个古怪的姿势弓起,那是野兽才会作出的动作——在撕碎猎物前的预热。

    &a;nbsp&a;nbsp&a;nbsp&a;nbsp“公子!小心!”罗相武的心头一震,在那时大吼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昂!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声音再次响起,将罗相武的急吼淹没在了漫天夜色中。

    &a;nbsp&a;nbsp&a;nbsp&a;nbsp轰!

    &a;nbsp&a;nbsp&a;nbsp&a;nbsp紧接着天际响起一道惊雷,紫色的电蟒再次划过苍穹,暴雨瞬息便倾盆而至。

    &a;nbsp&a;nbsp&a;nbsp&a;nbsp那黑色的身影当真如野兽一般跃起,他的一只脚踩在了金关燕战马的头上,用力极大,那战马一声哀嚎,身形却免不了在那时一滞,而瘦弱的黑衣人却借着这股力道身子再次起跃,在空中一个翻滚,雪亮的匕首割破粒粒雨珠,在金关燕惊恐的目光下,利落的撕开了他的喉咙。

    &a;nbsp&a;nbsp&a;nbsp&a;nbsp暴雨如注,官道上堆积的雨水夹带着金关燕尚且温热的鲜血顺着路面开始流淌,一路延伸直到罗相武的脚下。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看着眼前朝着他弓起身子,目光阴翳的瘦弱身影。

    &a;nbsp&a;nbsp&a;nbsp&a;nbsp脑海中回荡许久的问题,在这一刻终于有了答案。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声音……

    &a;nbsp&a;nbsp&a;nbsp&a;nbsp是江神行云布雨时发出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