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爱生非:总裁独〕〔纯禽前夫太难缠〕〔塞尔达入侵漫威〕〔垫底主播要翻身〕〔西游之白莲妖圣〕〔我老婆是房姐〕〔破碎命盘〕〔无敌神王〕〔听说她是校霸罩着〕〔最强电竞之世界冠〕〔万古大帝〕〔你似心间穿堂风〕〔上门兵王〕〔白袍踏雪〕〔农门医香:妖孽爹〕〔武侠三千年〕〔我不当鬼帝〕〔创造游戏世界〕〔桃源仙医〕〔爱情来了,我却在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吞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十四章 昔日神祇
    &a;nbsp&a;nbsp&a;nbsp&a;nbsp脚下的路有些泥泞,魏来的母亲新给他做的小马靴上满是污浊的泥巴。

    &a;nbsp&a;nbsp&a;nbsp&a;nbsp素来听话的魏来,这一次却没有心思去细想,回家后,他娘看见这新马靴毁掉时当是如何的火冒三丈。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跟在阿爹的身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被江水浸泡得稀烂的泥土中,瞪大了眼珠子打量着两侧犹如被人用利器切开的平整如镜的水墙。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能清楚的看见那水墙之中畅游的鱼虾与水底摇曳的水草,这对于魏来来说算得上一件极为稀奇的体验,他不禁看得有些出神,手指不自觉的伸了出去,轻轻的点在那水墙如镜面的“墙身”上。

    &a;nbsp&a;nbsp&a;nbsp&a;nbsp叮。

    &a;nbsp&a;nbsp&a;nbsp&a;nbsp那轻轻的一下,墙身上顿时荡开层层涟漪,靠在那墙身边缘好奇的打量着魏来的鱼也受到了惊吓,一摆鱼尾,溅起些许水沫落在了魏来身上,身子一溜烟窜入了江水深处消失不见。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看得有趣,便不再满足于只是手指触摸那水墙,一番尝试之后,他大起了胆子。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将袖子扎起,整个手臂都被他伸了进去。他在水中一阵搅动,惊得周遭的鱼虾退避三舍,但年纪尚小的魏来并不觉得自己此举给这些小家伙们带来何等的困扰,只觉新奇有趣,便乐此不疲。

    &a;nbsp&a;nbsp&a;nbsp&a;nbsp走在前方的魏守回头看了看玩得兴起的魏来,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但很快还是强迫自己板起了脸,说道:“阿来,忘了爹是怎么教你的吗?”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闻言,极不情愿的收敛起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低下了脑袋,嘟囔道:“万物有灵,非迫勿扰……”

    &a;nbsp&a;nbsp&a;nbsp&a;nbsp“那还不把手收回来?”男人又言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哦。”魏来闷闷的应了一声,正要将手从那水墙中抽出,可就在这时,魏来的手臂与那水墙交界处忽然涌出一道道黑气,魏来的手如同被固定在了其中,任凭魏来使出浑身的气力,也无法将之抽出。

    &a;nbsp&a;nbsp&a;nbsp&a;nbsp随着那些黑气渐渐变得浓郁,水墙周围的鱼虾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纷纷转身快速离去,转眼间,那水墙外围便没了任何活物。

    &a;nbsp&a;nbsp&a;nbsp&a;nbsp而水墙下的泥沼中,却忽的有什么东西开始耸动。

    &a;nbsp&a;nbsp&a;nbsp&a;nbsp底层的泥土不断的隆起、落下,再隆起、又落下,并且不断的朝着魏来靠近,不过眨眼间那泥土下的东西便来到魏来的身边。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只森白无比的手从那泥土缝中伸出,抓住了魏来的手臂,巨大的力道拉扯下,魏来的身子便有小半入了水墙之中。

    &a;nbsp&a;nbsp&a;nbsp&a;nbsp“阿爹!”年幼的魏来发出一声惊呼。

    &a;nbsp&a;nbsp&a;nbsp&a;nbsp话音未落,身着青衫的魏守便已然来到了他的身侧,他一把抓住了魏来的另一只手臂,双眸之中煞气涌动,右臂上青色的事物再次亮起,一只浑身沐浴着青色火焰的麻雀便于那时自他手臂上飞出。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某所辖之地,岂容尔等魑魅为祸?”魏守冷哼一声,面寒如雪。那麻雀与之心意相通,当下便是振翅一鸣,青色的火焰自它嘴里喷出而出。

    &a;nbsp&a;nbsp&a;nbsp&a;nbsp青色的火焰穿过水墙直直的落在那只森白的手臂上,森白的手臂燃起,发出“滋滋”的声响。

    &a;nbsp&a;nbsp&a;nbsp&a;nbsp“嘶!”而那躲藏在泥土下手臂的主人更是发出阵阵非人非兽的凄惨哀嚎。

    &a;nbsp&a;nbsp&a;nbsp&a;nbsp它顾不得再拉扯魏来,只能是带着那着火的手臂再次遁入泥土中,伴随着阵阵被灼烧而升起的青烟,飞速的逃离此地。

    &a;nbsp&a;nbsp&a;nbsp&a;nbsp直到那古怪事物的身形彻底消失在水墙的那侧,魏来才从这般变故中回过神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咕噜。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咽下一口唾沫,脸色苍白,也顾不得自己湿透了的半边衣衫,便看向自己的父亲,问道:“阿爹…那是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魏守的一只手缓缓伸出,方才那只麻雀收敛了周身青色的火焰落在了男人的手指上,它咕咕的叫了两声,便化作流光遁入了男人的手臂中。

    &a;nbsp&a;nbsp&a;nbsp&a;nbsp“水鬼而已。”这时,魏守整了整自己略显凌乱的青色长衫,嘴里淡淡应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这才注意到自己湿透的衣衫,他朝着故弄玄虚的老爹翻了个白眼,稚嫩的脸蛋上眉头皱起,问道:“这里离乌盘城这么近,怎么会有水鬼?”

    &a;nbsp&a;nbsp&a;nbsp&a;nbsp魏守不语,只是同样皱起眉头,在两侧水墙所让开的泥泞小道上来回踱步,似乎在寻找着些什么。数息后,他的脚步忽的停下,头也不抬的言道:“江大无神,水恶鬼生。”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小年纪的魏来,自然听不懂自家父亲在说些什么,他正要发问。

    &a;nbsp&a;nbsp&a;nbsp&a;nbsp却见那青衫男子猛地一脚跺在那泥泞的小道上,烂泥四溅,娘亲手为他们爷俩做的马靴在这一脚过后,更惨不忍睹。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想到回家后娘亲发火时的模样,魏来看向男人的目光顿时变得怜悯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但魏守似乎忘了这茬,一脚接着一脚的踩在那处,力道一次大过一次。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叫破罐子破摔吗?魏来看着眼前的老爹,心头暗暗想着。

    &a;nbsp&a;nbsp&a;nbsp&a;nbsp可就在那时,魏守又是一脚落在了地面上。

    &a;nbsp&a;nbsp&a;nbsp&a;nbsp轰!

    &a;nbsp&a;nbsp&a;nbsp&a;nbsp随即,竟有一声闷响荡开。

    &a;nbsp&a;nbsp&a;nbsp&a;nbsp以魏守脚心为原点,一道蛛网般的裂纹在那泥泞的地面上蔓延开来。

    &a;nbsp&a;nbsp&a;nbsp&a;nbsp“爹?这是?”魏来奇怪的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魏守不语,运集起浑身的力道趁热打铁似的又朝着那地面踩下一脚。

    &a;nbsp&a;nbsp&a;nbsp&a;nbsp轰!!!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声更大的闷响从魏来的脚下升起,接着还不待他反映过来,他脚下的地面便忽的倾塌,他的身子随即狠狠的摔了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a;nbsp&a;nbsp&a;nbsp&a;nbsp那这么说来,想必自己身下这滩泥水就应当有些年岁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忍受着身下积水中传来的刺鼻气味,艰难的爬起身子,他看向一旁同样满身污水的父亲,埋怨道:“阿爹,若是娘亲回去看见了我们这番模样,到时候…”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的话,说到一半忽的戛然而止。

    &a;nbsp&a;nbsp&a;nbsp&a;nbsp眼前的景色让他目瞪口呆——这是一座矮小的房间,顶部便是乌盘江的湖底,房屋的顶部似乎已经与泥土融为了一体,不断有水渗下,滴滴答答的在这矮小的房间中响个不停。

    &a;nbsp&a;nbsp&a;nbsp&a;nbsp“阿爹?这是哪里?”小孩的天性使然,让魏来很快便忘了之前的不快,拉着魏守的衣袖追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看看不就知道了。”魏守似乎很享受来自魏来的崇拜。他笑道,一只手伸出,打了个响指。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左臂处青色的光芒亮起,浑身燃烧着青色火焰的麻雀再次飞出,将这被埋藏在黑暗深处的小屋照得透亮。

    &a;nbsp&a;nbsp&a;nbsp&a;nbsp借着这光芒,魏来终于是将这矮屋中的景象看得真切。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已经到了魏来腰部的积水中下似乎有一些诸如烛台、瓷碗、香台之类的事物,但要么锈迹斑斑,要么支离破碎,又或者干脆长满了青苔。只有距离魏来不过五六尺之遥的前方矗立着的一尊雕塑,还勉强称得上完整。

    &a;nbsp&a;nbsp&a;nbsp&a;nbsp只是上面同样生满了青苔,又有阴影遮盖,故而看不真切。

    &a;nbsp&a;nbsp&a;nbsp&a;nbsp“青虎。”魏守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那青色的麻雀与之心意相通,发出一声清鸣,便扑腾着翅膀飞到了那雕塑前,它周身青色的火焰大盛。不过巴掌大小的身躯,却在那时吐出了熊熊烈火,倾洒在那座一丈高的雕像上。

    &a;nbsp&a;nbsp&a;nbsp&a;nbsp滚滚热浪袭来,魏来下意识的用衣物遮住了自己的脸庞,直到好一会之后,他的耳畔响起魏守的声音:“好啦,看看吧。”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这才觉察到那滚滚热浪已经散去,他抬眸看向那雕塑所在之处。

    &a;nbsp&a;nbsp&a;nbsp&a;nbsp眼前的事物不禁让他有些发蒙,那是一尊头颅高昂,双角朝天,前蹄扬起的巨牛雕像。

    &a;nbsp&a;nbsp&a;nbsp&a;nbsp雕像的周身布满了各种划痕以及岁月与流水侵蚀下的凹陷,显得暮气沉沉,但魏来依然从牛头高昂的姿态中瞥见了一股穿越岁月破开尘埃而来的睥睨四方。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是这方水域曾经的江神。”魏守来到了魏来的身侧,一只手放在了魏来的肩膀,与儿子一道抬头看着那尊巨牛的雕塑。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眨了眨眼睛:“曾经?那现在他不是了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大概二十多年前吧,便彻底断了香火。”

    &a;nbsp&a;nbsp&a;nbsp&a;nbsp“为什么?他不好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再不好也保了一方水域平安,没有功劳,多少有点苦劳吧。”魏守的声音低了许多,目光游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燕朝得国不正,很多事情做得就绝了一点,这前朝旧神有一个算一个,无论善恶,大抵都不得善终。”

    &a;nbsp&a;nbsp&a;nbsp&a;nbsp魏守的话虽然点到为止,但意思大概也都说得明白。奈何魏来年幼,就是再聪慧也想不明白其中的沟沟坎坎,曲曲折折。

    &a;nbsp&a;nbsp&a;nbsp&a;nbsp索性,他也并不关心这其中曲折,而是伸出手指向那雕像问道:“那他死了吗?”

    &a;nbsp&a;nbsp&a;nbsp&a;nbsp魏守耸了耸肩膀,无奈道:“那谁知道呢?”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咱们可以再给他修个庙,让那些百姓来拜他,这样说不准…”

    &a;nbsp&a;nbsp&a;nbsp&a;nbsp“哎呀!”魏来的话说到一半,脑门便被魏守重重弹了一下。吃痛之下的魏来捂着发红的脑门,一脸委屈的看着魏守。

    &a;nbsp&a;nbsp&a;nbsp&a;nbsp魏守却骂道:“你爹我这芝麻大点的官还是靠别人求来的,做了这事,你想让我丢了饭碗,以后咱们一家三口喝西北风去啊?”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怎么办?”魏来揉着自己的脑门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什么怎么办?天下烂事多得去了,你哪里都管得过来。”魏守一本正经的训斥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小声的嘟囔道:“那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a;nbsp&a;nbsp&a;nbsp&a;nbsp“朝廷好像从哪里请来了一尊大神,要镇压整个乌盘江的水域,那时这些沿江的小神估摸着都没了活路。看县志里这家伙以往还算不错,趁正主没来,我还能借借水道,便来看上一看,也算是谢过他替我这知县护佑一方百姓之恩。”魏守一脸轻松的说道,魏来却听得出,自己的父亲在这时心情似乎有些低落。

    &a;nbsp&a;nbsp&a;nbsp&a;nbsp“难道就没有办法可以救他?”魏来本着替父分忧的心思,追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神这种东西,看上去高高在上,实则如无根浮萍,没了香火便没了气运,能有什么办法?朝廷摆在上面,旁人可不敢来拜。”魏守叹了口气。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却兴冲冲的言道:“那咱们来啊!”

    &a;nbsp&a;nbsp&a;nbsp&a;nbsp“都说了正主马上就要到了,这水道下一次我可借不了了。”魏守朝着魏来翻了个白眼。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样啊。”魏来闻言脸上也露出了苦恼之色。

    &a;nbsp&a;nbsp&a;nbsp&a;nbsp魏守似乎不愿自己的情绪感染到自己的儿子,他赶忙压下心头的抑郁,脸上堆起笑意,伸手摸了摸魏来的脑袋:“没关系,虽然咱们救不了他,但既然来了拜一拜,说不得他便又能熬下去呢?”

    &a;nbsp&a;nbsp&a;nbsp&a;nbsp“是吗?”魏来将信将疑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a;nbsp&a;nbsp&a;nbsp&a;nbsp“嗯。”

    &a;nbsp&a;nbsp&a;nbsp&a;nbsp“那要怎么做?”

    &a;nbsp&a;nbsp&a;nbsp&a;nbsp“祭拜嘛,正常来说,要焚香上贡,咱们这地显然没办法上香,就拜一拜,看看身上有什么钱财能奉上一点,表表心意。”

    &a;nbsp&a;nbsp&a;nbsp&a;nbsp“怎么才叫表心意呢?”

    &a;nbsp&a;nbsp&a;nbsp&a;nbsp“当然越贵越好咯。”魏守笑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一愣,低头看向了自己手中那枚晶莹剔透的丹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成为英灵的我要去〕〔1001〕〔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我不是武神啊〕〔从骑士开始进化〕〔我要成为大萌王〕〔龙都雄兵〕〔极品老木匠〕〔抗战:少年大军阀〕〔末日霸权〕〔重生之剑神〕〔凤唳华庭〕〔精灵之狂化来袭〕〔清宫枭宠:败家福〕〔三国追星纪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