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佣兵世界〕〔无耻术士〕〔重生之绝世废少〕〔重生甜妻:傅少宠〕〔峡谷正能量〕〔慕林〕〔重生八零:娇妻引〕〔都市最强仙帝〕〔都市之护花妖孽〕〔超级老公宠我上瘾〕〔逆成长巨星〕〔后宫笙色〕〔秘宝之主〕〔异界大领主〕〔扶明录〕〔怪物聊天群〕〔炼尽乾坤〕〔南天封仙〕〔极品护花高手〕〔六合奇闻录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吞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三十六章 与虎谋皮
    &a;nbsp&a;nbsp&a;nbsp&a;nbsp天蒙蒙亮。

    &a;nbsp&a;nbsp&a;nbsp&a;nbsp从挖掘神庙的林地赶回来的罗相武沉眸看着身前低头跪拜的年轻甲士。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的目光瞥见了对方估摸刚刚包扎好的右臂,他的面色稍缓,言道:“坐下来说吧。”

    &a;nbsp&a;nbsp&a;nbsp&a;nbsp梁冠闻言如蒙大赦,忙不迭的站起了身子,却也只是立在罗相武的身旁,不敢下坐。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见他如此也不强求,只是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水,这才慢悠悠的问道:“所以说,那孩子的身上的确藏着古怪?”

    &a;nbsp&a;nbsp&a;nbsp&a;nbsp“是的。”梁冠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便将去到魏来老屋的一系列遭遇一一道来。当然,出于人的本能,他将整个过程的凶险程度有意夸大的几分,以此体现自己的机敏勇武。

    &a;nbsp&a;nbsp&a;nbsp&a;nbsp但可惜,此刻的罗相武却并无心思去细究自己手下的“得力”。他皱着眉头端起了茶杯,放在唇边轻抿一口,喃喃自语道:“按你所说,那孩子的修为应该并不高,对战经验也远远不足。”

    &a;nbsp&a;nbsp&a;nbsp&a;nbsp“那这么说来,杀死金关燕与盗尸截杀项珵等人的贼人是另有其人。”

    &a;nbsp&a;nbsp&a;nbsp&a;nbsp梁冠又连连点头,言道:“确实如此。”

    &a;nbsp&a;nbsp&a;nbsp&a;nbsp而这话方才出口,他便感受到一道阴冷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他抬头看去,却见罗相武的眼睛眯起,眸中寒芒闪烁,目光意味深长。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一个激灵,顿时反应了过来——金关燕死了,乌盘城的差事办砸了,吕观山的尸首被盗,挖掘神庙之事了无进展。这每一件事情都足以让罗相武好好喝上一壶,数罪并罚下,革职查办是轻,上面的盛怒之下,甚至恐有性命之忧。罗相武想要活命,就得有个替罪的羔羊,而这个装疯卖傻足足六年的魏守之子,显然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a;nbsp&a;nbsp&a;nbsp&a;nbsp“属下……属下探查之时,那贼人曾悄无声息的潜伏到了我的背后,想来定有什么诡诞的法门或者神通,若是时机得当,击杀金公子有着盗走尸首都并非没有可能。”

    &a;nbsp&a;nbsp&a;nbsp&a;nbsp给朝廷办事,最讲究的不是本事,而是揣摩上意,若是这样的心思都没有,那在大燕朝可谓寸步难行。罗相武已经将意思表露得如此明白,梁冠自然得给他铺好台阶。

    &a;nbsp&a;nbsp&a;nbsp&a;nbsp果然,听闻此言的罗相武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茶盏,面色肃然的点了点头:“毕竟也只是你的猜测,这样吧,我给你一队人马,你去将那小子给我抓回来,好好审一审。”

    &a;nbsp&a;nbsp&a;nbsp&a;nbsp苍羽卫有的是让人认罪伏法的酷刑,梁冠了然罗相武的心思,他重重的点了点头言道:“属下领命!”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罢这话,他便要转身离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可这时身后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位身着银甲的甲士快步走入了正屋,哐当一声便在罗相武的跟前跪了下来:“大人府外有人求见。”

    &a;nbsp&a;nbsp&a;nbsp&a;nbsp“谁?”罗相武解决了目前的心头大患,心情好了不少,他站起身子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那甲士的脸色有异,微微迟疑之后,方才闷声言道:“魏来。”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会主动来寻我。”罗相武依照魏来的要求遣散了院中的属下,独自一人与魏来对话,当然他也暗暗留了个心眼,所撤离的苍羽卫们实际上依然潜伏在暗处,虽不能听见二人的对话,但只要这个少年有何逾越之举,可裂金石的烈羽箭便会在少年动手的瞬间,轰杀在他的身上。

    &a;nbsp&a;nbsp&a;nbsp&a;nbsp虽说从各处得到的情报都表明魏来并不拥有威胁到他的实力,但这些日子来发生了太多罗相武料想不到的事情,小心谨慎一些,于他来说并无半点坏处。

    &a;nbsp&a;nbsp&a;nbsp&a;nbsp站在他眼前的少年脸色有些苍白,神情却并无半点恐惧与惊慌。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不来找你,你也会来找我,何必那么麻烦呢?”魏来平静言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闻言一愣,随即眉头一挑:“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聪明。”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伸手为魏来倒满了一杯茶水,示意对方坐下,但却见魏来对此视而不见,依然站在原地。罗相武倒也并不强求,索性将那杯茶水自己饮下,这才又言道:“那既然寻到了我,那便说说你要做什么吧。”

    &a;nbsp&a;nbsp&a;nbsp&a;nbsp说道这处,他有意一顿,脸上忽的挂起了笑容,补充道:“当然若是想要跪地求饶,我看就免了,你这么聪明,想来也应该知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的确想要活命,但活命的办法有许多种,不一定是要跪地求饶。”魏来似乎听不出罗相武话里的戏谑,语调依然从容。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的眼睛眯起,不置可否:“那我倒是更想知道你所谓的其他办法,到底是个什么办法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合作。”魏来的嘴里吐出了这样两个字眼,虽然他从见到罗相武时,便极力摆出一副冷静的模样,但在说出这两个字眼时,语调中微不可查却又着实存在的颤音,还是将他此刻内心的紧张展露无疑。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察觉到了这抹异状,他只是举杯饮茶,不再接过魏来的话茬,这看似寻常的举动,却让魏来脸上所撑起的平静隐隐有被打破的趋势。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官场浮沉这么多年,自然很娴熟能使用这样的技巧,不经意间的沉默往往能让一方获得对话的主动权,让弱势的一方尽可能多的抛出他所持有的筹码,而另一方则可依据于此,再斟酌自己愿意给出的筹码。

    &a;nbsp&a;nbsp&a;nbsp&a;nbsp显然,还差上几日才满十六岁的魏来,如愿的入了罗相武的算计。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脸上的神情一滞,终是忍不住再次开口言道:“神庙!”

    &a;nbsp&a;nbsp&a;nbsp&a;nbsp“关山槊的神庙!”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知道他的位置!”

    &a;nbsp&a;nbsp&a;nbsp&a;nbsp只是,罗相武的算计虽好,但却架不住魏来抛出的筹码的分量。

    &a;nbsp&a;nbsp&a;nbsp&a;nbsp胜券在握,茶杯抬到唇边的罗相武,在听闻魏来此言的瞬间,手臂微微一颤,茶杯中的茶水倾洒,落于他的嘴边与指尖。这当然是颇失仪态的举止,也让他之前经营出的气场尽数崩塌。

    &a;nbsp&a;nbsp&a;nbsp&a;nbsp但他对此却犹若未决,在那时豁然站起了身子,眼睛瞪得浑圆,盯着魏来言道:“此言当真?”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些日子他确实办砸了寻多事情,但哪怕是那位金关燕的性命跟前朝圣将的遗留传承比起来,也都是不值一提的事情。金家所代表的外戚势力与太子党羽之间的争斗早已势同水火,若能去到圣将传承下来的神纹,献给皇后,这样的功劳罗相武可将功抵过不说,他下半辈子亦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点了点头,言道:“吕观山曾带我去过,不敢说能准确无误,但偏差想来不会太大。”

    &a;nbsp&a;nbsp&a;nbsp&a;nbsp挖掘神庙如今最大的问题就是,那片密林坍塌的面积太过广袤,方圆数十里都是一片狼藉,加上近来涌入的江湖人士,已经让神庙的搜寻变得艰难无比,若是魏来真如他所言那般,那事情就变得简单了很多。

    &a;nbsp&a;nbsp&a;nbsp&a;nbsp念及此处的罗相武心头反倒冷静了下来,他再次坐回了自己的座位,手指敲打起了身旁的案台。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冒风险与一位摸不清底细的家伙合作呢?将你抓去献给上面,我同样可以全身而退,想来无论是你魏守儿子的身份,还是装疯卖傻六年的事实,都足以让那些大人物们敏感万分,那些罪状的真假到时也就不那么重要了。”罗相武在数息的沉默后,再次言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段话他想了一会时间,显然其中的内容他也在心底暗暗斟酌过一遍。

    &a;nbsp&a;nbsp&a;nbsp&a;nbsp“装疯卖傻也好,关山槊的神庙也罢,都是我活下去的办法而已。”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的回答却来得很快,几乎是在罗相武问完这个问题的瞬间便脱口而出,不难猜测在来这里之前,他早就料到对方会有这样的疑虑。

    &a;nbsp&a;nbsp&a;nbsp&a;nbsp“罗大人可以从那里得到更多的东西,单是这一点,我想就应该值得大人一试,更何况……”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着,魏来伸出了自己的手,递到了罗相武的跟前:“我对大人并无任何危险可言……”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一愣,但很快便明白过来魏来此举的意思,他的一只手也随即伸出,按在了魏来的手臂上,灵台境的气劲自他的体内涌出,遁入魏来的手中,顺着他手臂中的经脉,游走魏来的全身。

    &a;nbsp&a;nbsp&a;nbsp&a;nbsp事关前程,罗相武不敢有半点的纰漏,他检查得格外仔细,以至于这对于他来说算不得困难的事情,他却花去了足足一刻钟的光景,方才收回了自己按在魏来身上的手臂。

    &a;nbsp&a;nbsp&a;nbsp&a;nbsp以气劲游走于修士体内,以此检查对方的修为,这是目前修行界公认最准确有效的办法,世界之大,自是无奇不有,但任何隐藏修为的法门,在这样粗暴的方法下都注定无所遁形。魏来此举,无非便是想让罗相武安下心来,而罗相武自是坦然受之。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下,大人放心了吧。”魏来看着收回手的罗相武,眯着眼睛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沉着眉头不语,他仔仔细细的检查了数遍,魏来的体内只有一枚武阳神血,而加上之前孙伯进所提供的情报,这唯一一枚武阳神血还极有可能是铭血丹所带来的。这样的修为,说得难听一些,与废物无异,自是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

    &a;nbsp&a;nbsp&a;nbsp&a;nbsp但不知为何,魏来越是如此坦然,他的心底便越是隐隐有些不安。

    &a;nbsp&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很快,对于神庙中的传承之物的渴望便压下了那一抹不安,他沉眸看向魏来言道:“好!只要你带我找到神庙,一切事情我可既往不咎,事不宜迟,今天夜里咱们就动身!”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思虑过事情的始末,魏来的修为摆在那里,他不可能是杀害金关燕的凶手,也没有击杀项珵等人盗尸的本事,况且他纵横大燕这么多年,也从未听闻过有什么法门能在气劲入体之后,骗过修士的眼睛,隐藏修为。他着实想不到一个武阳境一重的修士能够对他造成哪怕一点点的威胁的可能,故而这才下定了决心。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行,四日后出发。”但让罗相武想不到的是,一心想要促成此事的魏来却在这时出言驳斥。

    &a;nbsp&a;nbsp&a;nbsp&a;nbsp罗相武皱起了眉头,正要厉声提醒魏来弄清楚自己的处境,可话未出口,便见魏来扯下了自己的衣衫,露出了胸膛上触目惊心的伤口。若是他记得无错,在梁冠的回报中,确实提及过他以利刃刺伤魏来的事情。观那伤口的严重程度,已经心脏,若不好生休养恐有性命之忧,他虽不在意魏来生死,但物尽其用,总归得让魏来活到他的作用用完之日。

    &a;nbsp&a;nbsp&a;nbsp&a;nbsp念及此处,罗相武点了点头,闷声应了句:“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兵锋狼王〕〔霸道老公放肆爱〕〔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大将军传〕〔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灵明石猿〕〔一仙难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