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城女律师〕〔旧城之爱〕〔你在装什么〕〔万法仙杖〕〔极品小村民〕〔海洋最后的警告〕〔青春民宿〕〔叔,你金屋藏娇啊〕〔七界之都〕〔燧灵记〕〔将军,孤本红妆〕〔初恋男神逼入怀:〕〔雪落关山〕〔最坑军婚:我跟名〕〔我真不想躺赢啊〕〔都市雄杰〕〔我为国家修文物〕〔娇萌鬼妻:任先生〕〔报告王爷:王妃又〕〔狂探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吞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五章 她的笑,利如刀
    &a;nbsp&a;nbsp&a;nbsp&a;nbsp知县府的门口,一位年近五十,身着青色长衫的阴桀男子,静坐在早已摆好的太师椅上,身后两位身着银甲甲士肃然而立,两侧还有两位年近六十的白衣老者陪坐。

    &a;nbsp&a;nbsp&a;nbsp&a;nbsp身下知县府门口前,一群银甲甲士围出了一片空地,空地中薛行虎一干衙役低着脑袋,立在一侧。又有一位甲士手持长鞭来回踱步,手中长鞭时不时的挥舞两下,发出阵阵啪啪的脆响。

    &a;nbsp&a;nbsp&a;nbsp&a;nbsp空地的另一侧一位老者正被五花大绑捆在一根木桩上,背上的衣衫凌乱,鲜血淋漓,嘴里不住发出哀嚎,那人不必多言,自是刘衔结!

    &a;nbsp&a;nbsp&a;nbsp&a;nbsp“说!你还有没有同党!”这时,那位甲士又将手中的长鞭狠狠的抽打在了刘衔结的背上,鞭身的末端有一些特制的倒刺,甲士也显然是善于此道之人,挥鞭时,末端的倒刺刮过刘衔结的背部,拉开一大片血肉,鲜血四溅,场面甚是残忍。

    &a;nbsp&a;nbsp&a;nbsp&a;nbsp刘衔结又发出一声哀嚎,脑袋无力的垂下,似乎连痛呼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不断的低声呢喃道:“我哪有什么……什么同党……”

    &a;nbsp&a;nbsp&a;nbsp&a;nbsp“什么吕观山……我根本不认识……”

    &a;nbsp&a;nbsp&a;nbsp&a;nbsp“官爷,这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a;nbsp&a;nbsp&a;nbsp&a;nbsp那甲士闻声眉头微皱,他已经打了这老头足足二十鞭,就是一个正值壮年的壮汉,在这般酷刑之下,也早就认罪伏法,但眼前这个看似干瘦的老头却极为嘴硬,即使已经到了神志不清的地步,却依然咬紧了牙关不曾松口。

    &a;nbsp&a;nbsp&a;nbsp&a;nbsp处在场中的薛行虎一干衙役都不忍心再看这般残忍的画面,周围的百姓也大都皱起眉头,颇有些兔死狐悲之感——自从吕观山的事情发生以后,先有罗相武强行征调男丁挖掘神庙,之后又是宵禁又是排查,今日又来了这样一个不知姓名,但看架势官威变比罗相武高出好几重的大人毒打城中老人。乌盘城的百姓习惯了以往安居乐业的日子,这样几处大戏下来,众人早已是人心惶惶,没了之前那看热闹的心思。

    &a;nbsp&a;nbsp&a;nbsp&a;nbsp甲士再次提起了鞭子,但却并未在第一时间挥下,他迟疑的看向坐在府门口的那位青衫男子,似有询问之意,毕竟以这老头子的状态看来,再打下去,恐有性命之忧。&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青衫男子眯起的眼睛,并不回应那甲士递来的目光,他朝后伸出了手,身后的甲士赶忙取出了腰间的佩刀,恭恭敬敬的递到了他的手中。

    &a;nbsp&a;nbsp&a;nbsp&a;nbsp青衫男子握着那把明晃晃的长刀,身子站起,手自然的垂下,刀刃落入地面。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迈开了步子,顺着知县府前的台阶拾阶而下,刀刃不断摩擦着地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

    &a;nbsp&a;nbsp&a;nbsp&a;nbsp手握长鞭的甲士见状恭敬的立到了一旁,给那位看上去有几分书生打扮的青衫男人让开了一条道来。青衫男子拖着长刀,慢悠悠的前行,来到了刘衔结的身前。

    &a;nbsp&a;nbsp&a;nbsp&a;nbsp咕噜。

    &a;nbsp&a;nbsp&a;nbsp&a;nbsp嘴里有气无力的哀嚎着的刘衔结瞥见了那幽寒的锋刃,不禁咽下一口唾沫,嘴里的哀嚎声也随即停下。老人有些费力的抬头看向那握刀之人,青衫男子的面容冷峻,眉宇间淡淡的煞气涌动,怎么看都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主。

    &a;nbsp&a;nbsp&a;nbsp&a;nbsp刘衔结的眸子中泛起了些许难以言明的色彩,好似恐惧,却又并非恐惧,更像是一种陷入两难境地苦恼。他举目四望,眼角的余光忽的瞥见了不知何时已经到来的魏来,老头子的眼珠子一转,没了之前的顾虑,在那时愈发大声的哀嚎起来。听那声音的语调,似乎比起方才更加凄惨些许。

    &a;nbsp&a;nbsp&a;nbsp&a;nbsp青衫男子并未察觉到刘衔结这短暂又细微的变化,他抬头四望,目光在那些脸色发白的百姓身上一一扫过。

    &a;nbsp&a;nbsp&a;nbsp&a;nbsp“乌盘城是个好地方。”

    &a;nbsp&a;nbsp&a;nbsp&a;nbsp“先有欺辱圣欺神的燕庭双璧,后有盗尸杀人的妄为逆贼。”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的儿子金关燕死在了乌盘城外,跟着我多年的老伙计,大燕朝廷苍羽卫的总旗罗相武也在几日前失踪。”

    &a;nbsp&a;nbsp&a;nbsp&a;nbsp“看见他了吗?他就是潜入城中的逆贼党羽!”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们觉得他很有骨气?被打成这副模样都还不认罪伏法,或者说你们以为是我在冤枉他?”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对。都不是。是因为他很聪明,他知道他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他所知道的一切,我们要查出背后的真凶与党羽,就得从他这里入手。他不说,我们便查不到,他也就可以继续苟活下去。你们看,多好的算计,多聪明的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但他们忘了大燕朝疆域万里,生灵亿兆,岂是他们这些跳梁小丑可以颠覆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今日招也好,不招也好,都是死路一条。”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着,那男人手中的刀猛地举起,作势就要朝着刘衔结的颈项处斩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夏日的艳阳高照,日光炙热,但雪白的刀身中折射出的却是渗人的寒光。

    &a;nbsp&a;nbsp&a;nbsp&a;nbsp远处的魏来眼睛眯起,袖口处的匕首滑落入了手中,他的脑中思绪飞快的运转,此刻空地前的苍羽卫人数众多,恐有百人之巨,观其神态比起罗相武所带的队伍似乎更要强悍与精锐几分。那坐着的两位老者气息绵长,魏来根本看不清他们的虚实,修为不低,至少四境开外。而眼前这位青衫男子,虽同样不着半缕甲胄,但却给人一股难以言明的压迫感,亦绝非善类。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进展神速的修为,可在这样的阵仗面前却依然是杯水车薪,他所能动用的唯一的底牌就只剩下老蛟蛇的蛟龙之力,但那股力量,却也并不足以对抗眼前这群难缠的对手。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能硬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想到了这里,手中的匕首收回了鞘中,然后的脚步迈出,就要朝着那高举屠刀的男人大声说些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大人!刀下留人!”可是他的话还未来得及出口,身后一道声音却抢在他之前响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整个知县府前静默无声,那道声音虽然纤弱,却清晰的传入了在场众人的耳中,众人纷纷转眸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当然,这些人中自然也包括那位青衫男子。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眯着眼睛盯着魏来身后的女人,年近四十,风韵犹存,脸上却带着一股乡间小民面对上位者时,应有的惶恐与不安。以他的眼力一眼便看出,这只是一位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妇人。

    &a;nbsp&a;nbsp&a;nbsp&a;nbsp“怎么?你认识他?”男子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一个很刁钻的问题,刘衔结已经被定性为逆贼,认识他便是逆贼党羽,男人想要立威,自是不会允许一个乡间妇人来破坏他的计划,同样也不会介意多杀一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妇人的脸色有些发白,不知是因为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还是不习惯被这么多人注视。她的手不住的颤抖,需得用力的握紧才能平复下那抑制不住的害怕,她并不了解男人话中的“陷阱”,上下嘴唇打颤的应道:“认...认识。”

    &a;nbsp&a;nbsp&a;nbsp&a;nbsp眯着眼睛的男人,脸上荡开了春风般的笑容,他看了看周围的甲士,嘴里温和的言道:“嗯,你还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没人敢认识的人,你敢认识。既如此……”

    &a;nbsp&a;nbsp&a;nbsp&a;nbsp说道这处,男人的语调忽的阴沉了下来:“那就与他一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伏诛吧。”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最后三字吐出,他身旁的甲士应声而动,于那时鱼贯而出,直直的冲向人群中脸色煞白的妇人。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的双眸一凝,心头有些无奈。他想不到张婶一介妇人会为了刘衔结做出这样的事情,勇气诚然可嘉,可做法又着实太蠢。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感叹,方才收回袖中的黑蟒再次落入手中,身子旋即弓起,如猎豹、如恶狼。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些甲士转瞬冲杀到了跟前,人群本能的退开,魏来身后的妇人哪曾见过这般场面,在那时呆立原地,来不及躲避,也忘了躲避。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眸中的寒芒亮起,他的脚跟发力,就要跃起,拦下气势汹汹的苍羽卫们。

    &a;nbsp&a;nbsp&a;nbsp&a;nbsp但今天,魏来显然做不成那个让乌盘城百姓瞠目结舌的主角。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在他准备出手的刹那,他的背后一道更加凌冽的气势忽的勇气。他心头一惊,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名为阿橙的女子,宽大的橙色开衫鼓动,三瓣下摆扬起,她的双手摁在了她内里穿着白色衣物的腰间,两道明亮得近乎扎眼的光芒随着橙色长衫的扬起而从她的腰间显露真容。

    &a;nbsp&a;nbsp&a;nbsp&a;nbsp像是一对锋利的獠牙,又像是一双晃晃夺目的眼睛。

    &a;nbsp&a;nbsp&a;nbsp&a;nbsp女子的面色冰冷,胸膛处、背后处、眉心处三道金色的神门亮起,神门的外围布满生涩的神纹,闪烁着神圣的光辉。

    &a;nbsp&a;nbsp&a;nbsp&a;nbsp轰!

    &a;nbsp&a;nbsp&a;nbsp&a;nbsp神门轰鸣,两道明亮却幽冷的事物出手。

    &a;nbsp&a;nbsp&a;nbsp&a;nbsp杀到的十余名苍羽卫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身子纷纷一震,接着颈项处被寒芒割开,绽开的鲜血顺着那寒光穿行,连成一道血线。

    &a;nbsp&a;nbsp&a;nbsp&a;nbsp画面如同静止一般,百姓们眼中的惊恐、苍羽卫们脸上的愕然、张家母女煞白的脸色都在这一瞬间凝固。

    &a;nbsp&a;nbsp&a;nbsp&a;nbsp只有那橙衣女子嘴角微微上扬,笑如桃花,却又锋利如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影后,你老公偏执〕〔六合白水阵〕〔成为英灵的我要去〕〔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攻略:黑化BO〕〔都市巅峰雷神〕〔1001〕〔极品老木匠〕〔我不是武神啊〕〔从骑士开始进化〕〔夏先生,你人设崩〕〔抗战:少年大军阀〕〔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