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寂灭道主〕〔也是江湖〕〔婚令告急:少夫人〕〔绣华〕〔邪王盛宠:神医王〕〔仅有你令我痴狂〕〔婚然心动:墨少的〕〔美人神棍〕〔总裁爹地天才宝〕〔我在异界是个神〕〔重生名门娇妻:厉〕〔诸天武者在线〕〔绝品校花保镖〕〔神运仙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我要成为老爷爷〕〔诸天降临现实〕〔璀璨王牌〕〔深夜出租屋〕〔仙侠邪魅一笑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吞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六章 妥协
    &a;nbsp&a;nbsp&a;nbsp&a;nbsp知县府前静得可怕,所有人都一动不动,哪怕那些甲士的尸体中溢出的鲜血顺着街道流淌到了百姓们的脚下,也没有人做出半点规避的动作。

    &a;nbsp&a;nbsp&a;nbsp&a;nbsp苍羽卫。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三个字眼在大燕朝意味着什么,是一件不言而喻的事情。

    &a;nbsp&a;nbsp&a;nbsp&a;nbsp哪怕是三岁的孩童,在调皮嬉戏时,最常被父母拿来吓唬的辞藻也是这苍羽卫三字。由此苍羽卫在这大燕朝中的地位也可见一斑。

    &a;nbsp&a;nbsp&a;nbsp&a;nbsp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三个字代表着的便是至高无上的皇权。

    &a;nbsp&a;nbsp&a;nbsp&a;nbsp而现在,十余名苍羽卫就这样死在了他们的面前,这当是何等胆大妄为之人才敢做出的事情。

    &a;nbsp&a;nbsp&a;nbsp&a;nbsp身着青衫的金柳山终于回过了神来,他颤抖着身子,僵硬又木楞的转过了头,当然这不是因为害怕。金柳山能从与金家主家差着四五代人的旁系小族中一路爬到苍羽卫千户的位置,靠的是缜密的心思,狠辣的手段,以及过人的见识。

    &a;nbsp&a;nbsp&a;nbsp&a;nbsp但这些东西,在这一刻都变得不再有用。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不可思议的盯着那将两把寒芒收入腰中,然后恍若无事一般站在原地的橙衣女子。火焰在他的眸中被点燃,他握刀的手高高举起,吼道:“结阵!”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身后那些之前维持着秩序的苍羽卫们应声而动,纷纷单膝跪地,掏出背后的神机弩,烈羽箭随即上弦,闪着寒芒的箭尖指向女子。而这还只是开始,身后的知县府门中,更多的银甲士卒涌出,在府门口排开阵型,知县府长长的围墙内,也不知从何处跃起一道道白色的身影,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整个围墙,此刻亦都神色冰冷肃然的盯着橙衣少女。

    &a;nbsp&a;nbsp&a;nbsp&a;nbsp咕噜。

    &a;nbsp&a;nbsp&a;nbsp&a;nbsp哪怕是魏来也在那时不禁咽下一口唾沫。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之前所估计的百人显然出了纰漏,观这眼前密密麻麻的银甲士卒,恐有近千人之巨。这般数量巨大的对手,哪怕是以魏来的心性看着周围那密密麻麻的甲士们,也不免心头发麻。周围的百姓在这样大的阵仗下,也终于回过了神来,纷纷退避开来,刚刚还人潮涌动的知县府门口,转眼便只剩下魏来一行人。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侧眸看了一眼再次站直身子的阿橙,微微思索,索性便收起了袖口中的匕首,以他看来这女子并非莽撞之辈,既然她敢惹下这么大的麻烦,那就应当有解决的办法。况且以魏来的修为,真的对撼起来,在这样的大阵仗下可帮不到任何的忙,还不如暂且龟缩静观其变。

    &a;nbsp&a;nbsp&a;nbsp&a;nbsp打定了主意的魏来,不做他想,默不作声的便退步到了橙衣女子身后,与张婶母女并肩而站。

    &a;nbsp&a;nbsp&a;nbsp&a;nbsp“哼!正说要掘地三尺找出你们这些逆贼,你们倒是给我金某人面子,这就一个接着一个的送上了门来了。”青衫男子眸中火光猎猎,他冷笑言道,而那些甲士们则在这个档口拉满了他们的弓弦,只需男人一声令下,成百上千的烈羽箭便会离弦而出,将那立在一侧的孤零零的几个人影轰成肉末。

    &a;nbsp&a;nbsp&a;nbsp&a;nbsp名为阿橙的女子侧眸看了一眼退下来的魏来,古波不惊的眸子中既无悲喜,亦无异色,只是一眼,随后便看向那青衫男子,目光依然冷冽,竟是没有半点出言与之对话的意思。

    &a;nbsp&a;nbsp&a;nbsp&a;nbsp金柳山眸中熊熊燃烧的烈火在那一瞬间被阴冷之色所替代,他知道他无法从这女子的口中知晓半点他想要知道的事情,他没有了半点犹豫,高举的五指张开的手就要握紧。那时,那些甲士们弩中的利箭便会如暴雨一般倾泻而出,直至将女子那张貌美的脸蛋轰成蜂窝为止。

    &a;nbsp&a;nbsp&a;nbsp&a;nbsp可就在这时,之前坐在金柳山身侧的那两位老者却快步走上前来,一人神情紧张的盯着阿橙,另一人却赶忙在男子耳边附耳说了些什么。男子脸上的神色一滞,他就要握紧的手缓缓放下,当他再次看向阿橙时,他的目光中没了之前的阴冷,却多出了打量与惊诧。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就是阿橙姑娘?”他这般问道,无论是语调还是神态,都有了几分试探的味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女子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收敛起了自己周身亮起的三道神门,以一种略带疑惑的语调问道:“不打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金柳山的心头一凛,虽然未有得到答案,但女子的表现确实与传闻中的阿橙姑娘极为相似,加上那两位老者的佐证,哪怕对方有可能只是佯装出来诓骗于他,但只要有那么十分之一又或者百分之一的可能,金柳山都并不敢真的对其动手。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不得不压下十余名属下枉死的怒火,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足够平静的言道:“既是阿橙姑娘,那之前的不愉快想来定是有什么误会,还请姑娘某怪,请姑娘暂时移步,待我处理了这些逆贼,再来为冲撞姑娘之事赔罪。”

    &a;nbsp&a;nbsp&a;nbsp&a;nbsp阿橙的剑眉一挑,终于说出了出手以后的第一句话:“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a;nbsp&a;nbsp&a;nbsp&a;nbsp金柳山脸上的神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姑娘的意思是,你要包庇这些逆贼了?”他沉着脸色发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阿橙不再言语,只是轻飘飘的点了点头。这简单的动作对于金柳山来说却无异于一把利剑,横在了他的胸前。是上前试一试剑刃的锋芒,还是舍下脸面,暂时退避。

    &a;nbsp&a;nbsp&a;nbsp&a;nbsp“姑娘和他们有旧?”当然他还并不死心,又接着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阿橙摇了摇头:“相识不过数日。”

    &a;nbsp&a;nbsp&a;nbsp&a;nbsp金柳山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与古怪,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音又小了几分,说道:“那姑娘这是为何?还是说这是那位的意思?”

    &a;nbsp&a;nbsp&a;nbsp&a;nbsp金家背后的那位与阿橙背后的那位极不对付,双方从朝堂到江湖哪一处都是针尖对麦芒,但总归得有利可图,尚且还未有到为了给对方难堪而胡乱出招的地步,这阿橙执意要保这几个寻常百姓,以金柳山看来背后恐还有牵连。在问出此言之后,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女子,想要她的脸上看出些端倪。

    &a;nbsp&a;nbsp&a;nbsp&a;nbsp阿橙确实没有让他失望,她的古波不惊的脸蛋上在那时确实起了些变化——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一本正经的说出了一个让金柳山几近晕厥的答案:“她家的包子不错。”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扶着皮开肉绽的刘衔结,在张婶母女的“护送”下,回到了老屋中。

    &a;nbsp&a;nbsp&a;nbsp&a;nbsp为了帮助刘衔结尽快回复伤势,魏来还特意让出了老屋中最好的床榻——用被褥在地上打出的地铺。

    &a;nbsp&a;nbsp&a;nbsp&a;nbsp“啊!!!痛痛痛!!痛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只是魏来放下老头子时,也不知是老头子过于心急,还是魏来的位置未有调整后,方才松手,老头子便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皱起眉头,赶忙又将刘衔结的身子扶起,正想着要调整姿势将他安放好。但一旁的张婶显然有些看不下去了,她几乎是将心疼写在了脸上,迈步便走到了魏来的跟前,伸手就要接过刘衔结,嘴里言道:“阿来,让我来吧。”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一愣,本能的想要拒绝,但却在抬头的瞬间瞥见了妇人眸中的担忧与关心。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会错了意。他讪讪一笑,到了嘴边的话被咽了回去,伸手便将刘衔结交到了妇人的手中。

    &a;nbsp&a;nbsp&a;nbsp&a;nbsp正屋算不得太大,魏来为了不影响到妇人,很自觉的在之后退到了一边。他看着妇人小心翼翼的将刘衔结的身子托着,仰面躺下,然后又问魏来要来屋中的储备的草药,在觉不够之后,又让自家孩子出去购买,自己则忙前忙后打来热水,温柔细致的给刘衔结擦洗着背上的伤口。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远远看着,心头不免又泛起了之前的疑惑,这张婶与老头子什么时候熟到了这般地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时身后忽的传来一阵脚步声,魏来回头看了一眼,却是那位名为阿橙的女子,她随着魏来等人一同回到的老屋,整个过程都鲜有言语,只是在那张婶家的小女孩道谢时,才沉默的点了点头。来到老屋后,诸人围着刘衔结忙前忙后,阿橙却自顾自在老屋中来回踱步,像是在打量着些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此刻她更是径直走到了魏来身侧,站定身子,虽然目光盯着哀嚎不止的刘衔结,但魏来却莫名有些不安,这并非他杞人忧天。

    &a;nbsp&a;nbsp&a;nbsp&a;nbsp阿橙的本事他已经见识过了,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却有着洞开三道神门的修为。就连在大燕可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苍羽卫也对她颇为忌惮,竟生生的吞下那么大的苦果,放任诸人离去。这女子的来头之大,魏来也难以想象。那这样的人物来到乌盘城做什么?是一件不难猜测,或者说呼之欲出的事情。

    &a;nbsp&a;nbsp&a;nbsp&a;nbsp魏来并不愿意招惹此人,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眨了眨眼睛,便随口言道:“我去看看屋中有什么吃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着就要转身离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可那脚步方才迈开,女子的手便猛地伸出,按在了魏来的肩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