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世子溺宠仵作妻〕〔电影世界幕后黑手〕〔龙神至尊〕〔穿越九零:福妻好〕〔我真不当小白脸〕〔无敌至尊太子爷〕〔正德年〕〔江湖五绝〕〔诸天商祖〕〔重生之再无遗憾〕〔恐怖,如斯〕〔华娱大时代〕〔一胎三宝:总裁盛〕〔重生奋斗俏甜妻〕〔手术直播间〕〔女友有个系统〕〔神医小毒妃〕〔我和我的时空出行〕〔龙魂兵王〕〔贴身狂医俏总裁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吞海 第三十章 神性
    与老人走入了桐林深处。

    这片桐林长得很好很密,当然这得是除开桐林外围那般异状的前提下,才能得出的结论。

    桐林深处生长的桐树枝叶交错,想要在林中行走,需得小心翼翼,方才能让自己的衣衫不被那些伸出的枝干所划破。况且,头顶茂密的树枝与树叶几乎将着林子笼罩得不见天日,这也让入林之路变得愈发艰难。

    但好在前方带路的王道安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他走得轻车熟路,遇见某些林间特有的“机关”还会悉心提醒魏来。

    不消半刻光景,魏来便与老人步入桐林的正中。

    到了这处,视野却忽的开阔了起来——也可起码要十人合抱方才能围住树干的巨大桐树出现在了魏来眼前,不同于之前林中密密麻麻长着的桐树,那棵硕大的桐树周围空旷无比,只有满地落叶堆积。巨大的桐树,树干上满是岁月划过的斑驳痕迹,它静默的立在空地中央,仿若一位被子民簇拥的君王。被遮掩的阳光顺着树叶的缝隙洒落,在地面投射出一道金色的光圈,让此处更显神圣。

    “这是?”魏来隐隐意识到这棵桐树似乎与之前所见的树木有所不同,他转头看向老者,轻声问道。

    “这就是那棵被仙人授予结发之书的桐树,它所在之地便是阴龙的七寸之处,也是整片桐林的树王。”老人笑呵呵的言道。

    听到这处的魏来暗暗点头,但很快便意识到了某些不对,他再次抬头看向老人,眸中多出了之前不曾有的惊骇之色:“先生的意思方才你讲的那个故事是真的?”

    魏来看过许多书,这并非他的本愿,实则是他的爹娘所喜,魏来无事是也就将之一一翻看,他家在乌盘城中的老屋里,曾经有大半个院子都涌来对方那些或有用或无用的书籍,只是后来大水一淹,那些东西也就随之奔流而去。

    当然,魏来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已经阅书无数,事实上他连他爹的存书也只看去的一小部分,只是老人所讲的故事本涉及到虞、周、燕三朝之事,若说此事辛密,那这老人从何得知?可又若是并非如此,那为何魏来所读过的关于三朝之事古籍中都极为默契的对此事只字未提?

    念及此处,魏来眸中的神情不免变得有些古怪。

    而老人却在那时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那么久远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其中真假?”老人笑着言道,他脸上的褶皱被他这份笑意所牵动,看上去倒是像极了那棵古树干瘪的树皮,“难不成你还真以为我像那些古桐城中的人说的那样,是个活了几百年的妖物吗?”

    被戳中心思的魏来不免有些尴尬,而这抹一闪而逝的尴尬很不巧的并未逃过老人的眼睛。

    “呵呵。”老人笑了笑,对此并不在意,他迈步走到了那棵巨大的桐树前,伸手抚摸着桐树的树干:“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这片桐林便已经存在,这片桐林比这城里的任何人活得都要久也都要长,而我家世世代代便一直是这片桐林的看林人。”

    “而那个故事就是我爷爷讲给我爹,我爹又讲给我听的。”

    “你要问我真假?我只能告诉你我相信这个故事,仅此而已。”

    魏来听到这处,点了点头,大概明白了老人所言之物,但他却奇怪道:“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老人慢悠悠的围着桐树巨大的树干来回踱步:“本来看护桐林也不是什么麻烦事,这里水土肥沃,我也不需要做些什么,隔三差五就当闲逛,走一走看一看也就罢了。”

    “但就在前些日子,大概也就是四五个月前吧,就像公子饭吃啊看到的那般,桐林的外围,那些桐树开始极不正常的枯死,我试了好些办法,都没有找到病根,直到我昨日遇见了公子,在为公子看病的时候发现公子的体内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力量。”

    听到这处的魏来心头一跳,看向老人的目光有所警觉。

    “公子不必如此,老朽现在虽然看上去不中用了,但年轻时也曾推开过一道神门,只是如今年纪大了,那般本事就再也使不出来了。但一些气感还在,加上公子又处于昏迷,那股力量似乎是本能的在保护公子,故而老朽才能有所察觉。”老人急忙解释道,看模样倒是极为害怕被魏来误会。

    而这般说辞,魏来也确实难以去辨别其中真假,但想到老人一路以来诚恳的态度,魏来便暂且放下了心中的警惕,又问道:“那先生究竟想要晚辈做何事?”

    “公子莫急,你听老朽慢慢道来。”王道安赶忙安抚着魏来,又才言道:“公子体内那股气机究竟为何物老朽见识浅薄说不真切,但公子且来这桐树一观。”

    说着,老人朝着魏来招了招手,魏来虽然心头迟疑,但还是迈步上前,走到了那棵巨大的桐树身边。在老人的示意下,魏来伸出手轻轻的放在了桐树之上,随即他的双眸闭上,细细感应。

    咚!

    咚!

    咚!

    从一开始的寂静无声,数息之后,一道轻微的声响忽的传来,然后那声音越来越重,越来越清晰,而且渐渐变得有了规律——就像是心跳声!

    魏来的心头一惊,暗道这桐树难道已经成了精怪?

    可这时,又是一道奇异的感觉传来,随着那“心跳声”的响彻,他神门之前盘踞的那道米粒大小的金色光粒开始轻颤,似乎与那桐树产生了某种类似共鸣的奇异变化。

    魏来赶忙收回了手,睁开了双眼,入目的便是王道安那张略带急切的浑浊双眸,老人急切的问道:“公子感觉到了吗?”

    魏来并不确定老人所言“感觉”是不是就是自己搜感觉到的东西,但他还是在那时点了点头。

    老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他言道:“我自小便与这桐树亲近,儿时便时常被我爹带着来这处玩耍,久而久之我便能感觉到这桐树周身散发出一股与众不同的‘气’,我也说不上来那股‘气’到底是什么,但却能让人心身苏畅。可自从桐林外围的桐木开始枯死后,这可桐树周围的‘气’便日复一日的变得稀薄。而昨日我恰好在公子的身上感受到了这股气,所以我想公子或许有办法救它!”

    魏来低头陷入了沉吟,老人所言的气便是他体内的金色力量这一点毋庸置疑,而这东西又被那殃魔称之为神性。

    魏来难以弄清楚为何他会拥有这样的东西,更不明白眼前这棵古树又为何也会产生这所谓的神性。

    而魏来的沉吟让老人有些心慌,暗以为魏来不愿耗费自己的力量来做这“无谓之举”。

    “公子!老朽知道此事过于唐突,但……”老人顿了顿似乎是找不到合适的言辞来说服魏来,他犹豫了一会,又才言道:“但公子若是肯帮老朽这一次,老朽愿意将我宅院送给公子,除此之外,老朽也别无他物……”

    魏来闻言回过了神来,他看着慌张的老人歉意的笑了笑言道:“老先生莫要多想,晚辈这就开始。”

    魏来说罢,便在老人诧异的目光中,缓缓伸出手按在那古树的树干上。

    ……

    那所谓的神性其实对于魏来来说是极为重要之物。

    这东西是他走入第二境的关键,并且此物并非血气之力又或者修到二境后的灵力那般,可依靠自身又或者从天地摄取。就目前魏来所指,这神性只能通过吸收殃魔珠中的力量又或者那八十一道金线产出。而前者终究会有耗尽的一天,后者却来得极为缓慢。

    但老人救过孙大仁的命,以魏来的性子,自是会言出必行。

    因为对于神性的掌握并不熟练的关系,他用了整整一日的时间方才将自己体内的那米粒大小的金色神性注入到桐树之中,桐林并未因此产生太大的变化,又或者说这样的变化恐怕无法立竿见影。但那股萦绕在古树周身的“气”确实因此增长了不少,老人为此更是对着魏来一阵千恩万谢。

    魏来受之有愧,只觉这一切确实是他该做的事情,并不觉有何不妥。

    只是一日高强度的催动神性,也让他极为疲惫。在做完此事后,魏来担忧着孙大仁的状况,便与老人一同从林中走出。

    时间已近黄昏,天色昏暗。

    “对,就是这里。给我从这里开始砍。”方才走出树林的一老一少,并听见林外传来一阵悉悉疏疏的脚步声以及一位男人粗犷的声音。

    老人显然对这声音极为敏感,在闻声之后,魏来明显感觉到老人的身子一震。然后他便急不可耐的扒开眼前的树枝,走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魏来隐隐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妥,他来不及多想,也赶忙在那时跟了上去。

    而当魏来随着王道安走到那处时,正有数十道身影身影站在桐树林外,对着桐树林指指点点,其中一位年纪二十左右的男子更是耀武扬威,在那处口若悬河。但这些魏来都不曾关心,他在看清这群人时,目光第一时间便落在那为首男子的身旁……

    那位身着红色长群的少女也在那时看向魏来,俏皮的朝着魏来眨了眨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成为英灵的我要去〕〔1001〕〔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我不是武神啊〕〔从骑士开始进化〕〔我要成为大萌王〕〔龙都雄兵〕〔极品老木匠〕〔抗战:少年大军阀〕〔末日霸权〕〔重生之剑神〕〔凤唳华庭〕〔精灵之狂化来袭〕〔清宫枭宠:败家福〕〔三国追星纪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