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寂灭道主〕〔也是江湖〕〔婚令告急:少夫人〕〔绣华〕〔邪王盛宠:神医王〕〔仅有你令我痴狂〕〔婚然心动:墨少的〕〔美人神棍〕〔总裁爹地天才宝〕〔我在异界是个神〕〔重生名门娇妻:厉〕〔诸天武者在线〕〔绝品校花保镖〕〔神运仙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我要成为老爷爷〕〔诸天降临现实〕〔璀璨王牌〕〔深夜出租屋〕〔仙侠邪魅一笑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九十九章 还没结束
    另外一边。请()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孙贼!”

    “你们这点本事?”

    “有什么招式都用出来,你爷爷我还扛得住!”

    “哈哈哈,你们这帮娘炮的攻击根本不痛不痒!”

    金木石近乎*状态,只穿一条铜色短裤,全身爆炸性的肌肉,泛着一层古铜的光泽,简直像是一头金属怪兽,正堵在地下大厅的通道里,一边摆着各种姿势抵挡攻击,一边以充满魔性的声音挑衅,偶尔一拳把对手给锤飞。

    这场战斗只能以痛快来形容,虽说金木石这个修炼狂魔,平时没事爱找人决斗,可是凡事被他强行拖过来试的对手,要么根本打不过他,要么碍于身份不敢下重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他的认知之,真男人必须在残酷的战斗磨砺出来,真男人必须经历血与火的洗礼,现在遇到的这帮家伙,每一招都下死手,每一招都不留余地,每一招都想解决自己,这他妈才叫做真正的战斗好不好?

    来吧!

    来吧!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让攻击也来得更凶悍些!

    老子要挂彩,老子要受伤,老子要流血!

    这种感觉非但不会使人退缩,反而令人斗志高涨热血沸腾,发挥出十二分的战斗力,得亏别人不知道他的想法,否则还以为这货是不是有抖m的属性。

    一个个被打退回来的同伴都被拖回去,其他守卫面面相觑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们都不知道眼前这货到底是哪里蹦出来的肌肉怪咖,他明明只有三脉的修为,可是防御力和耐力高的吓人。

    “这家伙的防御怎么这么硬?”

    “与其说这个,有没有办法让他闭嘴!”

    “他为什么不穿衣服,他妈都是哪来的变态!”

    金木石一言一行,甚至一举一动,都自带嘲讽光环,让人忍不住想把他按在地狠狠摩擦,可这帮人一次次冲来,却又一次次无功而返,而这个极度欠扁的二肌肉男却始终稳如泰山难以撼动。

    今天还不行了。

    一定要将他撂倒不可!

    这帮人显然都快气疯,一个个都被激发凶性,不过在继续发起攻击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炸裂的巨响,其站在掐面的几个人发现,地下大厅的血祭塔已经轰然爆裂炸开,随后整个地下大厅都像失去力量支撑而剧烈摇晃起来。

    血祭截龙塔被摧毁了?这怎么可能!

    这些人脸色都陡然大变,不约而同露出惊恐的表情,随后也不晓得谁大叫一句,所有人不约而同开始扭头逃窜。

    “诶,跑什么,是男人继续大战三百回合。”

    “孙贼,跑什么,快回来,今天不是你死是我亡!”

    金木石的挑衅似乎失去作用,让他感到非常的郁闷,好不容易能痛痛快快打一架容易么?这群守卫也是怪,刚刚还像吃了几十斤兴奋剂一样凶悍,前赴后继的往冲,怎么一下怂了?

    难道是受到我的男子气概威慑?

    金木石摸着自己铮亮的脑门走进大厅,而这个时候大厅摇晃越来越厉害,墙壁甚至出现一些细微的裂痕,而金木石见到满地的血塔碎片,满是横肉打脸露出胜利的微笑,当场摆出一个侧展胸肌的动作,“我们看来做出一件了不得的事情,非但保护住扬州灵脉根基,也保卫了扬州的百姓,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而大丈夫当如此也。”

    没有人理会这个二货。

    柳烟儿和卫道还没从最后震撼的一幕里反应过来。

    项云居然是靠徒手击破邪灵的,邪灵投影这种玩意儿,怎么可能会被徒手干掉呢,这根本是一件不科学的事情。

    项云也注意到烟儿与卫道的疑惑,不过这件事情关系到霸王圣血的关系,与天书元魂一样是项云绝对不能泄露的秘密,所以赶紧捡起飞剑丢还给烟儿,然后不等他们开口说:“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这再说!”

    卫道点了点头,拔出地法剑。

    这位僵尸脸卫道士与金木石柳烟儿,这两位神经粗到可以打毛线的朋友不同,他还算是一个较谨慎的人,所以注意到守卫正在逃离,而且感觉到尽管邪灵投影被击败,但是笼罩在这个地方的邪恶力量并没有减弱,所以也认为还是赶紧撤离为好。

    “好啦,收工,我们走!”柳烟儿只好暂时收起好心,掏出符贴净化飞剑的血污,而飞剑顿时又恢复灵性,犹如一个有灵智的孩子,发出一阵阵亲昵的低鸣,围在身边打着转,柳烟儿安抚的摸了飞剑两下,“你们说咋们这次立了这么大功,扬州市政府是不是怎么也得颁发一个十佳市民的称号意思意思。”

    卫道拔出插在地的法剑以后,原本还在勉强燃烧的火墙彻底熄灭,只剩一条近乎干涸的血迹,他的身体微微晃了一下,几乎有些站立不稳,不过面前还能走动。

    几人打算迅速离开这,通知警察过来收尾时。

    项云忽然发现什么,低声叫了一句:“等等!有情况!”

    三人同时回头并看到让他们发出“卧槽”的一幕,满地的血色碎片像跳舞一样抖动个不停,好像放在热锅面的蜡,以极快的速度迅速融化,变成一坨坨粘稠无的胶状液体。

    这些液体以快到没朋友的速度互相融合,几人愣神的短暂三两秒时间汇聚一大坨冒着泡的不明物质,像鲜血倒进锅里熬制浓稠沸腾的状态,从里面散发出让人作呕的血腥气味。

    地下大厅震感迅速加强了。

    那些原本正在渗水的墙壁裂痕放大,此刻大多都演变成喷水。按照这种趋势下去,被水吞没是时间问题,如果不能及时逃出去,都要沉在湖里喂鱼了。

    “愣着干什么?走!”

    项云见状不妙喊道,只是最后一字刚喊出口,大厅央已经形成一个血池,而从血池里面高高鼓起一堆囊泡,半融焦糖般拉成一长串怪又恶心的玩意儿,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每个囊泡里都有一张痛苦扭曲的面庞,模糊的五官看起来还会活动。

    “妈呀!这是什么!你能不能在恶心点?”

    柳烟儿大惊失色,立刻咔嚓的拍下一张照片,以留作纪念。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