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城女律师〕〔旧城之爱〕〔你在装什么〕〔万法仙杖〕〔极品小村民〕〔海洋最后的警告〕〔青春民宿〕〔叔,你金屋藏娇啊〕〔七界之都〕〔燧灵记〕〔将军,孤本红妆〕〔初恋男神逼入怀:〕〔雪落关山〕〔最坑军婚:我跟名〕〔我真不想躺赢啊〕〔都市雄杰〕〔我为国家修文物〕〔娇萌鬼妻:任先生〕〔报告王爷:王妃又〕〔狂探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六百六十七章 恶霸
    秦老师果然是急性子。

    不过这件事确实拖不得。

    既然决定以失踪案作为突破口,就要尽快行动起来找出证据,真的跟曹家人有关系的话,通过找出犯下这些案件的犯罪团伙,就一定可以顺藤摸瓜将藏在曹家的这只黑手给找出来。

    清晨时分。

    天还没亮的时候。

    项云与秦老师就赶到了蜀州郡西南的旧城区。

    每个世界都存在贫富差距,只要还有人的存在,就不可能彻底打破阶层的分化,特别是在一个高武的世界,犹如个体实力悬殊,上位者掌控与垄断的资源与权利更加稳固,而下位者打破阶层上升将更加坎坷艰难。

    虽然知道要去的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但真正来到这时,还是忍不住让人皱眉。

    项云高中时期以前住在扬州市渝水县城旧区,那个地方也是穷人居住的区域,只是相比较这里,不知要好多少倍。

    一眼看去。

    满地都是各种垃圾。

    堆积成山,无人清理,水渠里都是飞虫。

    因此这个区域总是笼罩着一股臭烘烘的气味。

    街道坑坑洼洼,老旧的安置屋,最少都有四五十年历史,几乎没有车辆出没,而生活在这的人,无论男女老幼,都是面黄肌瘦的。

    这些人眼睛与目光之中,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是对于未来失去规划,对于明天没有任何奢望,一种几乎得过且过的消极状态。

    项云在高中时期也有过这样的阶段。

    两人停在一排破破烂烂的小屋前。

    “这就是失踪孩子的家。”项云回头对秦红殇说:“记住,我们现在是扬州日报的实习记者,你进去以后不要乱说话,交给我就可以了。”

    “啰嗦!”

    秦红殇一点头。

    她打量眼前这些姑且还能称之为房子的建筑。

    它看起来非常小,先看起来像是打满了补丁,给人风一吹就会倒下的感觉,这种地方真的可以主人吗?不过还没等几人靠近,就听见一阵嘈杂声音,能清楚地听见,一些瓶瓶罐罐被摔碎的声音。

    “怎么回事?”

    秦红殇与项云通过声音判断了来源。

    让项云感到非常诧异的是,这个声音不来自别的地方,就来自他们今天打算拜访的家庭之中,居然一大清早就有人在这里闹事,难道是恶霸流氓?

    这里的动静已经吸引来左邻右舍一些人。

    项云带着秦红殇先上去询问了一下情况,他随便找了一个看起来面相老实的男子问道:“老乡,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大早就有人打架?”

    “你一看就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吧?”

    这位面相老实的男子看了看项云和秦红殇,只觉得这两个人气度不凡、穿着显然很不简单,特别是秦红殇,长得让他觉得惊为天人。

    这样子的人物怎么可能是这个地方的居民?

    老实男子赶紧说:“说起来真是造孽啊,老钱家里的小闺女丢了,一家人找高利贷筹了笔钱,本来打算找私家侦探调查,结果侦探没有找着,钱却被人骗了。”

    项云与秦红殇大概了解了一下事情经过。

    两人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这家人姓钱。

    几天前小女儿神秘失踪了。

    为找到自家的小女儿,他们被迫拿房子和家里值钱东西抵押,借了八九万块钱高利贷,本想着拿这笔钱找侦探,让私家侦探寻找女儿的下落。

    结果万万没想到。

    却落入一个中间人的圈套。

    这笔钱被直接给骗走了,高利贷听说这件事,生怕一家人跑路,所以一大早就带人过来,企图霸占他们的房子,将这些人给赶出去,甚至还要带走他们的大女儿,将她卖到妓馆里去。

    秦红殇怒道:“岂有此理!”

    “我们进去看看吧!”

    项云直接带着秦红殇推开人群走过去查看情况,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正带着五六个小弟,正在殴打一个中年男子,另外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正吓得抱作一团大哭。

    “彪哥,彪哥,求求你放过我吧!”

    中年人已经被打得口吐鲜血。

    他挣扎扑过来抱住壮汉的腿。

    “我女儿丢了!”

    “我小女儿丢了啊!”

    “借来的钱也被人骗走了。”

    “我一家人已经够惨了,求彪哥看在我们这么惨的份上,高抬贵手,放过我们……等我们有钱,一定会还的,求求你,求求你了!”

    “你惨不惨,关老子屁事,你就算是死了,老子也不会在乎,老子只在乎钱,知道吗?”壮汉嘴巴叼着一根烟冷笑:“拿不出钱,就赶紧滚,把你的房子,还有大女儿留下。”

    “彪哥,就算要钱,也要给我们点时间,前几天借钱时,不是说好一个月以后还吗?彪哥您不能不讲信用啊!”

    “老子做事还要你教?!”

    彪哥勃然大怒。

    他抄起一根铁管,向中年人头打去。

    十二岁少女尖叫一声:“不要!”

    项云右眼念力符文一闪。

    一颗石子被念力加持。

    以极快的速度射出。

    犹如一颗子弹般,打在钢管之上。

    彪哥只觉得右手一麻,钢管被直接弹开了。

    “是谁!”

    彪哥目光扫过了人群。

    立刻锁定在项云以及秦红殇身上。

    没办法,鹤立鸡群,就是这么醒目。

    两人气质衣着都太显眼,即使想不发现他们都难。

    特别是秦红殇这样一个一等一的大美女,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很吸引眼球,而彪哥目光落在秦红殇身上就再也挪不开了。

    极品!

    真是极品!

    彪哥也算玩过不少美女。

    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极品的。

    项云直接带着秦红殇走出来:“我们是蜀州日报的实习记者,光天化日之下,强行带人抄家、殴打市民,你眼里还有没有法律。”

    彪哥看不出两人实力。

    不过从对方投出石子威力来判断。

    彪哥估计对方怕有不低于三脉武道修为。

    不过听说两人只是报社的实习记者以后,他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轻蔑以及不屑。

    虽然蜀州日报在当地比较有影响力的。

    可这只是区区两个实习记者而已。

    彪哥尽管不是什么大人物,可好歹也是这一代地头蛇,上面要关系有关系、下面几十上百号小弟,难道还会惧怕两个实习记者?

    根本不放在眼里好不好!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彪哥冷冷地说:“劝你们不要多管闲事,这不是你们两个小小的实习记者能管的。”

    “你又算什么东西?!”秦红殇勃然大怒,“就你也敢在我们面前嚣张,赶紧给我滚,否则废了你。”

    “现在连实习记者都那么嚣张的吗?”彪哥被气笑了,“小娘皮性格还停暴,但彪哥就喜欢征服你这样的烈马,不如晚上陪哥哥睡一觉,这家人的债就免了,还能让你爽上天,今后跟着彪哥混,保证比当什么实习记者有前途多了。”

    其他地痞流氓一听。

    全都轰然大笑。

    项云表情古怪。

    这个蠢猪是在找死吗?

    秦老师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她身边空气开始变得炙热,好像一座被压抑的火山,下一秒就会彻底爆发。

    彪哥等人脸色表情一僵。

    他们似乎也感受到这股压迫感。

    这种感觉不是在面对一个人,更像是在面对一头恐怖的魔兽。

    虽然项云也想弄死这几个人渣。

    可不能让秦老师在这里爆发。

    否则场面会一发不可收拾。

    “秦老师!”

    “冷静,不要忘记我们的任务。”

    “闹太大引人注意,事情就不好办了”

    项云拦在了秦老师的面前,否则接下来肯定会上演一出大开杀戒的场面。

    秦红殇高耸的峰峦起伏了一下。

    “就留他这狗命一天!”

    对秦红殇而言。

    彪哥这样的小瘪三是一根手指都能戳死的蝼蚁,今天戳死跟明天戳死没有什么区别,现在还有事情要做,姑且让这家伙多活一天。

    项云目光落在了彪哥的身上。

    “放高利贷是违法的。”

    “更何况你们不仅放贷而且诈骗。”

    彪哥惊疑不定,因为刚刚感受到恐怖的气息,几乎在一瞬间又消失不见,此刻听到项云的话,脸色一沉怒声道,“你在说什么?你想死吗?”

    “我在说什么彪哥难道还不清楚吗?你们明知这一家人急需用钱,于是派手下诱导他们前来借贷,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可你偏偏还设下骗局,又将这救命的钱给骗走。”

    “现在又过来讨要他们的房子,甚至连他们另一个女儿也不放过!”

    “你不觉得这么做很过分吗?”

    秦红殇一听这话再次火冒三丈。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这畜生死十次不够!

    彪哥脸色一变:“胡说八道!”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某人心里清楚,你一定很好奇,我们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不要忘记了我们可是记者,如果现在还不滚的话,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秦红殇向前走出一步。

    微微释放出一缕气息。

    彪哥的表情阴沉不定,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他又感受到若有若无的强烈威胁,他发现自己有点看不透两个人的能力

    直觉告诉他。

    两人不只是实习记者这么简单。

    “好,你们果然有种,给我走着瞧!”

    彪哥为人还是很谨慎的,这两个人来历不知深浅也不知,所以彪哥不敢贸然对他们动手,他打算回去调查一下,看看蜀州有没有这么两个人。

    知己知彼再出手也不迟。

    哼,你们两个家伙最好是有些背景,否则一定要让你们见识一下彪哥的手段,特别是那个红衣女人,到时候一定要把她搞到手。

    彪哥一伙带人散去了。

    秦红殇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还是有一些郁闷,明明可以一巴掌将他们全部放倒,最后却让他们平安无事的离开了,

    不过不着急。

    等这件事情完了。

    秦红殇打算亲自杀上门去跟他们算总账!

    项云面对狼狈不堪的场面,还有抱头痛哭的一家三口,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几乎可以夹死蚊子。

    世界上底层人的生活还是过得太苦了。

    他打算以后一定要在能力范围之内做些什么?

    如果今天不是秦红殇和项云出现在这,这一家人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而这样的事情,在各个地方到处都在发生,绝对不是孤立。

    这里还是华夏。

    而华夏是世界最富庶的地方。

    华夏尚且如此、其他底层人民生活可想而知。

    当然,现在要尽快找出失踪女孩的下落,无论是生是死起码可以给一家人个交代,同时也能借此机会找出幕后的真凶黑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影后,你老公偏执〕〔六合白水阵〕〔成为英灵的我要去〕〔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攻略:黑化BO〕〔都市巅峰雷神〕〔1001〕〔极品老木匠〕〔我不是武神啊〕〔从骑士开始进化〕〔夏先生,你人设崩〕〔抗战:少年大军阀〕〔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