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鱼郑萱〕〔职业修行者〕〔史上最强炼气期〕〔林羽〕〔上门神豪何金银〕〔宋辞霍慕沉〕〔玉娘兰梓笙〕〔世界第一富豪〕〔攻略你的世界〕〔温少你老婆又作死〕〔逃婚王妃很逍遥〕〔Justin盛夏的时光〕〔闪婚厚爱:误惹天〕〔以梦为马,不负昭〕〔极品妖孽至尊〕〔战争天堂〕〔最强黄金眼〕〔星空流放〕〔翻手成天〕〔全才天医林羽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玄后 第106章 惹祸
    少年计星,就这样留在了姜羲身边。

    姜羲当然不可能真的让计星去睡树干——她在书房腾出一角空地,找苏策要了张他们宿舍不用的床,铺上厚厚棉被,就算计星临时的住处了。

    只是这住处实在太简陋,还跟姜羲的书房连在一块儿,计星却连一个独立的房间都没有,姜羲挺不好意思的,便道:

    “这院子实在太小,等我有空,找人来看看能不能加盖一间屋子……就是不知道书院的先生会不会反对……”

    姜羲愁眉苦眼的时候,计星怔怔看着那张柔软的床铺许久,许久。

    温暖的床榻,才晒过带着阳光味道的被子。

    不再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不再是充斥着霉味的小黑屋,不再是破漏还会漏雨的房顶。

    这一切已经在他的意料之外,要知道,他本来都准备好去睡柴房,或者找个屋檐下凑合。

    但姜羲却给他准备了这么多。

    “谢谢你,主人。”计星低着头,眼眶悄然红了。

    反倒是姜羲不好意思起来:“这算什么,哎哎,你别哭啊……对了对了,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

    计星吸吸鼻子,没了平日里那副不近人情的清冷少年模样,懵懵懂懂地冲姜羲又喊了一声“主人”。

    “千万别这么叫我!”姜羲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就跟阿福一样,叫我九郎吧!”

    “哦。”计星这会儿表现得格外听话。

    姜羲挑眉,笑意澹澹:“那你先休息一会儿,等饭做好了出来吃饭。”

    她想,有必要给这少年留一点独处的空间。

    姜羲的想法是没错的,她前脚刚关上书房房门,后脚就听到里面哐当一声。

    阿福疑惑地回头看去,什么声音?

    “没什么没什么,去做饭吧阿福,你家九郎都饿了。”姜羲赶紧推着阿福离开。

    免得看到里面那傻小子跟石头似的硬邦邦砸在床铺上的样子。

    这个倔强得一根筋的冷漠少年,原来也有幼稚的时候呢。

    姜羲微微一笑,跟着阿福进厨房帮忙了。

    阿福对她进厨房一事,已没有最初的抵触。姜羲虽然不通厨艺,但前世的她最擅吃,算是半个美食家,而会吃的人,就算不会做菜,也懂得食谱。

    于是,原本手艺单一的阿福,在姜羲的指导下突飞猛进,复原了不少拿手好菜。

    连上次盛明阳盛明煊两个见过大世面的世家公子来到姜羲小院儿,都在阿福的一桌饭菜前败下阵来,吃得满嘴流油还不肯离开。

    由此可见,阿福如今厨艺的杀伤力。

    姜羲在厨房转悠了一圈儿,见阿福手脚麻利,两三下就忙活好了准备工作就等炒菜,也没有她发挥的余地,便蹲在灶台前准备烧火。

    她刚坐下来塞了一根木柴,就被突然冒出来的计星给轻易挤开。

    “怎……怎么了?”姜羲迷迷糊糊还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灶台一丈开外的地方了。

    计星紧抿着唇角,侧颜看上去寒意料峭,分外肃穆:

    “九郎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姜羲哭笑不得:“这样的事情怎么了?”

    计星歪头想了想,忽然想起曾见过某仆人对着自家主子卑躬屈膝谄媚的一幕。他学着那样子,义正言辞道:“这种下贱的事儿,我们这些仆人来做就可以了,哪能脏了主子的手!”

    姜羲听他怪腔怪调、鹦鹉学舌的样子,噗嗤乐了:“你从哪儿捡来的话呢!”

    “有人说的。”计星挠挠头,傻乎乎的,“我觉得很有道理。”

    姜羲蹲在了计星身旁,伸手敲敲他的脑袋:“计星,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虽然我们现在因为身份的不同,而做的事情不同——比如阿福要做饭,比如你要保护我,又比如我要读书……但这一切,并不代表天地间的规矩就是这样,阿福现在做饭,谁知道她有一天不会拯救天下呢?人,是不能被轻易定义的,知道吗?”

    计星听得懵懵懂懂,不太明白姜羲的道理。

    他只知道:“可人有贵贱……”

    “王侯将相,还宁有种乎呢!”

    计星蓦地睁大眼睛。

    姜羲这话,对他的冲击太大了——他被霍七的人骗去时,虽然是为了蹭饭蹭住,却也跟着听了一些道理。那个小黑屋天天有人来给他们讲,说人有高低贵贱,他们这些人是天生的贱骨头,就该给贵人垫在脚下,切莫想着要越过主子……

    当时计星听得半信半疑,可到底听进去了一些。

    现在姜羲的话,却狠狠冲击着他的三观。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他牙牙学语般反复念着这句话。

    “烧火吧。”姜羲拍拍他的肩膀起身,却迎面对上一双深沉的眼神,“你怎么来了?又闻到饭味儿了?”

    出现在厨房外的,赫然是盛明阳。

    “姜九,你那番话,我听着有些恍惚……”

    “恍惚?有什么好恍惚的。”姜羲没打算多谈,随意扯着其他话题就打算搪塞过去。

    可盛明阳显然不是如此,他眉头紧皱:“为什么我会觉得你的话,说得很有道理,明明我家中说的……”

    “你盛氏之言,必定说你们这些盛氏子,生来便血脉不凡,要以名为荣,以族为耀……诸如此类的话吧?”

    “你怎么知道?”

    “血脉有时候不是荣耀,而是责任。”姜羲说着,眼前恍恍惚惚出现了很多似曾相识的画面。

    那些她以为早已经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东西,原来,从未远去过。

    盛明阳从姜羲的话里,听出了沉重和沧桑。

    “你说得仿佛经历过似的。”他直觉道出所感。

    “乱说什么呢,我能有什么经历?”姜羲叉起腰,朝盛六扬起下巴,“我刚刚问你呢,你怎么突然跑来了?”

    堂堂盛六公子在姜羲的盛气凌人下缩了缩脑袋。

    “我心情不好,找你说说话咯。”

    “专门趁着饭点过来?”

    “顺便尝尝你家阿福的手艺嘛。”盛明阳笑嘻嘻地拽着姜羲到树下饭桌坐好,“说真的姜九,你真的不考虑把你家阿福送给我?哎哎!别打我,我说的是当厨娘!厨娘!”

    姜羲狠捶了他两下,才满意收手:“说话小心点!别打我家阿福主意!”

    盛明阳漂亮的眼睛里盛满了委屈:“我没有!是你家阿福做饭太好吃了嘛!”

    “做饭好吃还成了你觊觎阿福的理由了?”姜羲威胁地挥了挥拳头。

    “凶残……没!我没说什么!”盛明阳很没脾气的软了。

    隔了一会儿,他气鼓鼓道:

    “说真的,从小到大都没人像你这样对过我!谁不把我捧着呀!就你姜九,整天对我呼来喝去的!一点儿也不尊重我!我可是盛氏六郎!”

    姜羲拍拍他肩膀:“不是说了吗,血脉不是荣耀而是责任。”

    盛明阳瞪圆眼睛:“我的责任就是被你欺负?”

    “朋友的事情怎么能算欺负呢?”

    盛明阳想了想,觉得好像有点道理,又觉得好像很没有道理。

    姜羲果断打断了他混乱的思绪:“所以,你到底遇上什么事儿了?”

    “哦。”盛明阳蓦地想起那血腥一幕,情绪骤然低落起来,“霍七死了。”

    “什么?”姜羲脸上笑意渐渐消失。

    “今天早上被人发现的。”盛明阳耷拉着脑袋,低声道,“狱卒给他送饭,他趁着狱卒不注意,拿着吃饭的木筷捅了另外两人的喉咙,最后把木筷捅进了自己的眼睛……”

    说着,盛明阳忍不住浑身战栗。

    姜羲敏锐极了:“你看见了?”

    盛明阳默不作声,便是承认了。

    姜羲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却没说什么。

    她光听盛明阳三言两语的描述,就知道那个霍七的手段有多么狠辣,毕竟对其他狠辣不算什么,真正可怕的是对自己狠辣。

    筷子捅眼睛……

    光想想就够吓人的。

    真正看到那一幕的盛明阳,又哪里是几句言语能安慰得了呢?

    更何况,她现在还在想着其他事情——

    从赵常书母子的死,到马济被杀,还有接连出现的狠辣杀手,凶残霍七。

    这短短几天内的腥风血雨,让姜羲意识到赵常书之死,背后牵扯的必然不简单。其幕后,肯定还隐藏着其他的秘密。

    为了那个秘密,霍七或者说霍七身后的人,杀了赵常书母子,杀了马济,现在又逼得霍七杀了自己。

    葬送这么多人命就为掩盖的秘密,又该是怎样的惊人?

    难道说,这个秘密就是赵常书临死前说的“九江村”?

    姜羲心头猛然一沉。

    不好,她怕是惹祸了。

    万一霍七背后的人,知道她从马济那里听了一嘴,找到她的话……那岂不是她也危险了?

    姜羲懊恼不已。

    或许,她从一开始就不该参与进这件事情,在玉山好好读书不行么?

    “姜九,你怎么了?”

    姜羲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没什么。”

    “明明就有……哎!开饭了!”

    盛明阳活得很直接,很简单。

    就像现在的他,方才还为了血腥恐怖的霍七死状而内心战栗,而现在面前摆上一桌美食,他又能很快忘掉不快,满意欢喜地享受饭菜。

    人生如此,没什么不好。

    许是盛明阳纯粹的快乐感染了姜羲,她很快遗忘了那些隐藏在暗中的危险,安心享受着久违的美食。

    最近为了一堆麻烦事儿,她多久没好好吃饭了?

    饭后。

    姜羲有事暂时出门一趟。

    酒足饭饱的盛六赖着不走,懒洋洋地靠着椅背,目光时不时在院子里默默做事的计星身上扫来扫去。

    “咳咳,少年。”

    计星头也不回,只当看不见他。

    “少年!少年!”

    “计星。”计星冷漠地回头,眼神都懒得在盛明阳脸上停留。

    就是这家伙,刚才居然抢他家九郎的菜吃!

    赶出去才好!

    盛明阳还不知道计星对自己的敌意,他笑眯眯的:“哦,原来你的名字叫计星啊少年,现在你总算满足心愿了吧?当初我跟你许下那么丰厚的条件,你都不肯答应我,是打定了主意要跟着姜九郎?”

    “是。”计星斜睨着盛明阳,并不掩饰他对盛明阳的轻蔑。

    盛明阳没看出来,好奇问了他一句为什么。

    “你们都没有她好。”还想跟九郎比!

    盛明阳竟然赞同地点点头:“你说得倒是,我也这么觉得。”

    计星忽然觉得盛明阳顺眼了不少。

    还不知道自己在计星心中形象突飞猛进的盛明阳,忽的促狭挑眉:“我看你跟在姜九身边后,挺勤快的嘛,还知道帮阿福做事,还知道扫地呢。”

    那是!计星低不可闻地哼了一声,挥舞扫帚的手更起劲了!

    “可我觉得,你这样不行啊。”盛明阳冷不丁来了一句。

    计星手臂蓦地僵住。

    盛明阳自顾自地摸着下巴,念叨:“姜九缺的是一个能陪她出入各种场合的随从侍卫,你既然要做到吧,要么能说会道,要么武功盖世。”

    能说会道?计星默默低下了头。

    武功盖世!计星毫不犹豫地朝着边上石头轰了一拳!

    坚硬的石头上竟然留下了清晰的拳头印子!

    盛明阳吓了一大跳,他凑近观察了一番,看计星的眼神越发敬畏,这小子还真是不断出乎意料啊……但是,盛明阳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他只是淡定地凑上去看了看,撇撇嘴:“你的身手,勉强能在江湖上入流吧。”

    计星神情紧绷:“不够吗?”

    “当然不够!你知道,这江湖上还有一种高手,与寻常的功夫高手不同,他们修炼内功,突破极限,出入千军万马如无人之境。你说说,你能做到吗?”

    计星老实摇头。

    “内功是什么?”他小时候跟着师父,师父整天叫他打坐,也没教过他武功,更别提内功了。

    所以,计星是两眼一抹黑,只能指望盛明阳给他指点指点。

    盛明阳见这傲娇少年总算在他面前低头了,心里得意极了,面上还硬要装出不甚在乎的样子:

    “内功嘛,是需要自己去琢磨的,等有一天你内功大成,才能真正保护你家九郎知道吗?只有你真正强大!这天下才没有一个人能伤害她!”

    盛明阳纯属装大尾巴的一番话,殊不知,在计星心中种下一颗种子。

    少年紧握拳头,信誓旦旦地默默道:

    他一定要成为天下内功最厉害的人!让这世上无人能够伤害到九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农民工传记〕〔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从堕落骑士开始〕〔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穿越时间的地平线〕〔篮坛鞋皇〕〔清浊向恶而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