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至尊狂婿〕〔玄帝〕〔师妹是只妖〕〔玄雷至尊〕〔失落的皇储〕〔梦醒三国〕〔战神狂妃:邪帝,〕〔眼前人,是心上人〕〔饮尽风雪〕〔筑梦涿鹿〕〔至尊丹神〕〔维度侵蚀者〕〔骑砍风云录〕〔后宅里的漫画家〕〔圣植契约〕〔从假面骑士世界开〕〔金城守卫之战将行〕〔东晋唐王〕〔网游之神话降临〕〔游戏之动乱偷袭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玄后 第129章 追逐
    穆玉姝最后还是得了穆宗的允许,跟着穆昭骑马出了门儿。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送她到门口的穆彻,那脸上的寒怒也没有完全消融,那怒色连穆玉姝看了都心里发怵。

    “阿爹怎么会这么生气?”穆玉姝拍拍胸口后怕道。

    “你也知道,四叔从不是轻易动怒的人,大概是瞧出了什么。”穆昭催动马儿慢吞吞地走在街上,也不急,“倒是你,人家都直白拒绝你了,还惦记这她呢?”

    穆玉姝心口一痛,雾蒙蒙眼睛望向哥哥,委屈得仿佛随时都能落下泪来。

    穆昭看得头皮发紧,哪儿顾得上说话调侃她:“不说了不说了,我闭嘴还不成吗?不就是一个姜九?哥哥一定帮你抢过来!”

    穆玉姝扑哧笑了,眨眨眼睛,水意也跟着退去。

    “谁要十三哥你帮我抢啦。”

    说这话时,分明是小女儿的娇嗔。

    穆昭一听,就明白十四娘这是还没死心呢。

    姜九啊姜九,你哪儿来的那么大魅力,把我妹妹迷得团团转的?上午送香囊才被你拒绝了,下午又眼巴巴地去看你……连女儿的骄矜都不知道了!

    若不是穆昭知道姜羲秉性,几乎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在欲擒故纵了。

    抵达金明湖的时候,龙舟竞标果然如穆彻所说已经结束,得胜的队伍还受了四皇子与刺史的亲自召见。

    龙舟竞标后,就该开始筹备下午的马球赛了。

    六道书院对江南书院。

    都是顶级书院,都是天之骄子。

    特别是在上次玉山马球之后,江南之地悄然刮起了一股马球之风,游人们对下午的马球赛自然兴趣不下于传统的龙舟竞标。

    穆昭一来,就有玉山马球队的少年瞧见他,挥舞手臂唤他名字。

    “你去吧十三哥,他们都在等你呢。”

    “那你呢?”

    “我去那边的帐子坐坐。”

    穆昭颔首想也好,穆玉姝跟着他去见到姜羲,说不定还会勾出心伤,不如去跟小姐妹们坐一坐,聊一聊。

    “我送你过去。”

    穆昭一直把穆玉姝送到穆家女眷的帐子附近才离开。

    穆盛两家的帐子是这里最大的,除了两家的女眷外,还有其他家的女眷,稍微有点脸面的,差不多都聚在这儿了。

    穆家的娇娇明珠姗姗来迟,自然惹来许多关注。

    那些讨好的夸赞的,话里话外打听穆玉姝婚事的,仿佛海浪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穆玉姝则是屹立不懂的海中礁石——从小处于这般环境,她早就习惯了这些人对她的追捧,以及追捧之下的小算计小心思。

    穆玉姝两下便含糊应付过去,众人纵使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也不敢指责,还好脾气地笑着打发她去世族小娘子那边玩儿,都是与穆玉姝年龄相仿,自小便玩在一起的,穆玉姝刚走过去,立刻被众星捧月围了起来。

    穆玉姝点头跟几个相熟的打过招呼了,装作没发现这群娇娇小娘子,比以前少了两张熟悉的面孔。

    上次她掉入湖中的事情被震怒的阿爹彻查过,揪出了背后使计要给她难堪的罪魁祸首,她们的下场估计就是被关在内宅中不得外出,直到年岁到了打发远嫁,嫁好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在打穆家的脸。

    这对年少尚且憧憬美好未来的女子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打击。

    穆玉姝清楚,却无意帮她们求情。

    就算这两人一开始只是想捉弄她,没想到后来事态不受控制闹大了,对穆玉姝来说,她就是差点儿失了性命。

    是姜九郎救了她。

    ……怎么又想起她了。

    穆玉姝垂下长长睫羽,微不可闻地叹息着,心口微微发疼。

    “心情不好?”与穆玉姝交好的周五娘走过来,上次穆玉姝落湖时她没在。

    穆玉姝撇嘴:“很明显吗?”

    “嗯,若是平日,你定然吵吵嚷嚷着说要吃东西了。”周五娘指了指旁边小桌上摆得满满当当的各色琳琅点心,“我还特意买来了姜记糖果铺的点心呢,可你看你,连瞟都没瞟一眼。”

    穆玉姝柳眉微蹙:“没什么胃口。”

    周五娘亲热地挨着她坐下来,把其他想凑上来的小娘子打发走了。

    趁着角落清净,她趴在穆玉姝耳边说:“是跟那个姜九郎有关吗?”

    “你怎么……!”穆玉姝及时住嘴,绯色悄然爬上耳廓,“你说什么呢。”

    周五娘娇哼一声:“上次你来我家玩儿,光是讲姜九郎如何神勇入水救你的故事就来翻来覆去地讲了两个时辰。然后她在玉山打马球的英姿又不厌其烦地说了十几遍。你什么心思,我能不知道吗?”

    穆玉姝绞着帕子,脸上刚升起热意,忽的想起上午一幕,情绪迅速低落。

    “我真没有。”

    穆玉姝的嘴硬并没有在周五娘戏谑的目光下撑多久,最后她不得不败下阵来。

    “好吧,我承认。”她慌乱拽住周五娘衣角,“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呀。”

    周五娘赌咒发誓说她绝不会乱说。

    “她拒绝你了吗?”

    “嗯,我送了她香囊……”穆玉姝将上午的事儿说了,又苦恼道,“本来我一心想要再看看她打马球的样子,哎,你别笑,我真的就是过来看看而已,没别的意思!但是来了我又觉得……”

    “近乡情怯呗。”

    “大概吧。”

    周五娘戳戳她的肩膀:“你也不要灰心。”

    “嗯?”

    “还记得我家小姑姑吗?”

    穆玉姝点点头,她们这群平时玩儿得好的,都知道周五娘家小姑姑的故事,那小姑姑是周五娘阿翁的老来女,也就比周五娘大了七岁,前两年刚嫁人。

    真正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周五娘的小姑姑嫁的那个,原先是个落魄寒门子,除了一张脸长得俊点,几乎一无是处,跟周五娘小姑姑这样的世族贵女简直是云泥之差。偏偏周五娘的小姑姑就是看上了那人,闹得家里鸡飞狗跳,总算心满意足地嫁给了心上人。

    就在大家都以为人世间又多了一对怨偶,周五娘小姑姑后悔回娘家只是时间问题的时候。那个落魄寒门子竟然发奋读书,登科及第高中状元,还得了青睐在朝中任了官职。小夫妻和和乐乐在长安过得美滋滋的,今年元月回江南探亲,相识地都看得出来周五娘小姑姑那是过得真幸福。

    于是,周五娘小姑姑努力求爱、并得到幸福的勇敢故事,便成了世族圈子里小娘子们口中近乎传奇的故事。

    天下世族贵女多如过江之鲫,打破门第之见下嫁寒门的也不在少数,但像周五娘小姑姑一样幸福又圆满的,可真没多少。

    “你知道吗?是我小姑姑主动看上我小姑父的。我小姑姑跟你一样,去长生教观上香时遇了危险,被我小姑父所救。我小姑姑说呀,她当时就芳心暗许,决定非君不嫁。没想到,我小姑父直言拒绝了她,说辞可比你瞧上的那位姜九郎过分多了!我小姑姑当时都气哭了!”

    穆玉姝催促追问,后来呢?

    “后来我小姑姑便追着小姑父跑呗,我小姑姑从小就胆子大,跟那些故作姿态的名门贵女不一样,她跟我说呀,这一辈子一定要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然后她就得偿所愿,真的和我小姑父在一起了!”

    穆玉姝慢慢意识到周五娘讲她小姑姑的故事是什么意思。

    这个故事就像是往她心里埋下一颗希望的种子,随时可能破土而出。只是穆玉姝还有一点小小的别扭,她慌乱地咬着下唇:“那,那我……”

    “好儿郎也怕女儿缠,你追着她呗,等时日久了,她肯定会慢慢接受你的!”

    穆玉姝小脸红扑扑的。

    “不好吧,我,其实我都打算放弃了。”

    周五娘一针见血:“你要是真死心了,下午还会跑来看她打马球吗?”

    穆玉姝被戳中了最隐秘的心思,贝齿轻咬嘴唇,心跳渐渐复苏。

    “我小姑姑当时能让我小姑父改变态度,有最重要的一个转折!”

    穆玉姝不由得抓紧了周五娘的手,眼神紧张又坚定:

    “是什么?”

    “救命之恩!”周五娘顺带讲了一遍她家小姑姑美女救英雄的故事。

    穆玉姝听得神往不已。

    心里那些忧愁尽去不说,眉眼间阴霾也统统拨开见了明朗,嘴角浮跃出笑意。

    五娘说得对!不过就是送香囊被拒绝了而已!

    如果她就这样放弃,那她对姜九郎,算什么喜欢呢?

    就算最后失败了,那她也努力去争取过,不算遗憾了!

    穆玉姝心旌摇荡,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用完膳的。

    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坐在马球场边,观看开始的马球赛!

    场中少年们骑马飞跃,尽情挥洒着汗水,而其中最瞩目耀眼的,不是穆十三郎,也不是盛六郎,而是那个骑着白马,若天神之子般昭昭明亮、暖若骄阳的身影!

    周五娘都忍不住拽着穆玉姝的袖子:“十四娘,你看中的那个姜九郎可真厉害!江南书院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呀!”

    “她很厉害的。”穆玉姝小声附和,又像是喝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她凝神看向场中,却见一根不知从何而来的黑色羽箭破空呼啸,直逼姜羲心口——

    异变陡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农民工传记〕〔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从堕落骑士开始〕〔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穿越时间的地平线〕〔篮坛鞋皇〕〔清浊向恶而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