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纵横五千年〕〔张牧李晴晴〕〔隐世首富〕〔都市妖孽狂医〕〔步步为饵〕〔淡蓦凉亦棣星辰〕〔万灵灭魔阵〕〔魔帝奶爸〕〔扶蜀〕〔有朝一日刀在手〕〔九龙拉棺〕〔吞天噬万灵〕〔可以穿越的网站〕〔一念圣邪〕〔万鬼吞噬系统〕〔武道独尊〕〔无限黑暗年代〕〔星空流放〕〔三万万剑客附体〕〔都市阴阳师(都市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玄后 第165章 她恨
    穆昭短暂地晕了一会儿,很快又醒了。

    有兄长想要来帮他把穆玉姝抱走,却被他用手臂挡开了。

    “我可以的,我来。”他坚定地一遍又一遍重复自己的话。

    然后,他一手揽着穆玉姝,一手撑着床榻,缓缓站起来。

    他来不及去擦嘴角的血迹,把穆玉姝一步步抱起放到床上,帮她整理头发,双手摆在腹部,再用被子帮她盖上。这样看上去,就好像穆玉姝只是睡着了一样。

    “阿翁。”

    穆昭看见,站在桌前的穆宗,拿开金髓之玉,抽出压在下面的那张信笺。上面留了清减几句话,却是穆玉姝的笔迹——

    ‘十三哥亲启

    婵儿的鸩酒是我换走的,你不要怪她,就按原来打算的那样,好好安置她们吧。

    阿爹的罪行我已经知晓,念着阿娘和哥哥们要独自上路,我实在心有不安,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一路同行,毕竟我也是阿爹的女儿,也是穆家的子孙,该承担的也不该去逃避。

    这块金髓,是我想送给姜九郎的礼物,十三哥你要告诉他,就算我不喜欢他了,也让他不要忘了我。这也许是我的私心,但我希望在那个少年的心中,哪怕只留有一丁点的位置,我便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的死讯记得告诉阿爹。

    十三哥,能够做你的妹妹我真的很幸福,此生我先走一步,愿来世做你的姐姐,照拂你一世平安。

    还有……云朝山的海棠真的很美。

    妹,玉姝,绝笔。’

    看完了信的穆宗对穆玉姝的选择恍然明白“这丫头,自小就是个敢爱敢恨的性子,长大了依然没变啊。”他把纸递给穆昭,淡淡吩咐,“处理好吧。”

    穆宗的背影逐渐离开穆昭的视野。

    苍老,蹒跚,再也不复巍峨。

    ……

    穆玉姝的绝笔信,穆昭在逐字逐句看过后,仔细折起来收好。

    信上穆玉姝的心愿,他也会挨个完成。

    而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着金髓,找姜羲。

    此时穆家众人都已经散去了,穆玉姝的遗容需要婢女们来打理,他们不便在场。穆家虽然不设灵堂,但是家里人还是要去看他们最后一面,守着他们入土为安的。

    穆玉姝的海棠院,重归冷清,来来往往的大多是忙碌的婢女们。

    姜羲与计星站在海棠树下鲜少人注意,直到穆昭走过来。

    姜羲眼角泛红,看到穆昭过来,音色肃肃萧冷“抱歉,若是我多留一会儿的话,或许十四娘就不会……”

    穆昭轻轻摇摇头“这是她的选择。”喉咙哽着的那口血喷出来之后,穆昭反而想通了,“就像我阿翁说的,她从来就是个敢爱敢恨的性子,就像瞧上了你便追着你,就像恨了她阿爹……便果决地走了。”

    姜羲掩眸说不出话来。

    “这是她让我送给你的。”

    穆昭展开手掌,掌心躺着一块流光溢彩的玉,正是穆玉姝的贴身之物,他们称之为金髓,姜羲称之为神金。

    姜羲心一惊,立马推拒“这个东西怎么能给我呢?它太贵重了!”

    “但这是十四娘所希望的,她的遗愿,我每一件都希望帮她达成。”

    被穆昭看着,姜羲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了。

    想到穆玉姝“好,我收下。”

    姜羲接过那块神金时,只觉得它在掌心滚烫得惊人。她忍着难受,把神金紧紧握住,那股灼烧之意才一点点褪去。

    是她的错觉吗?

    姜羲凝视着玉壳下翻涌流淌的万缕金丝,想起她与穆玉姝临分别时,把这块神金挂在了她的脖子上,结果兜兜转转到了她自己手上。

    冥冥之中,仿佛有缘。

    “我会好好珍惜的。”姜羲郑重其事地把神金挂在脖子上,压在衣领下,贴近心口的位置。

    没有刚开始触碰时烙铁般的灼烫,只有丝丝缕缕的温热暖意渡进她的心脏,还不断温养着她的身体。

    穆昭见了,眉目反而都舒展开来。

    他乐意见到十四娘的宝物被姜羲这样郑重对待。

    “对了,如有空,去一趟云朝山吧,那里的海棠真的很美,这是十四娘说的。”

    “我会去的。”姜羲再一次答应下来。

    只是现在,心境又截然不同罢了。

    ……

    穆昭要办的第二件事情,是去牢狱,见见他的好四叔。

    在今日之前,穆昭只是怨,只是抗拒,只是不愿意去相信。

    今日之后,穆昭心里,对他素来敬重的四叔就只剩下恨了。

    昏暗恶臭的牢狱通道里,墙上跳跃的火光照映着穆昭徐徐前行的影子,朴素干净的衣角在地面上逶迤而过,直到来至一间牢房前,站定。

    穆彻盘腿而坐,手边小桌子上放着油灯跟一杯清茶,而他却垂眸静默,似是在闭目眼神。

    静谧无声的空间里,穆昭衣角扫过的唰唰声音尤为清晰。

    穆彻睁开眼时,笑得清浅温润

    “十三来了,可是来送四叔的?”

    “不是。”穆昭斩钉截铁地应道。

    穆彻仿佛没有听到穆昭压抑在喉咙里的恨意,只是疑惑地哦了一声。

    穆昭没应他,而是问“四皇子没有准备你的鸩酒吗?”

    连四叔也懒得称了。

    穆彻没怎么在意“大概会稍晚。”

    “四婶和两位兄长已经上路了,他们走得毫不犹豫,比起你来……更像是南康穆氏的人,勇敢,毫无畏惧,有所担当。”

    “是我对不起他们。”他轻轻地说,“不过,你阿翁应该也将我逐出南康穆氏了吧。”

    “你已经知道了。”

    “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可是你阿翁的亲儿子啊,与他相处几十载,怎么会不知道你阿翁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子呢?他若厌了我,必然要把我这种大奸大恶之徒逐出族谱,免得玷污了穆氏的千年清誉。”

    穆昭没想到,穆彻对穆宗的种种行为倒是看得透彻,连逐出族谱免损清誉都想到了。

    是啊,他一向都很聪明的。

    “那你不问问十四娘吗?”

    穆彻闻言,笑得无比笃定“你阿翁也应该将十四娘安排好了,大概是以假死送她离开樟州,去江南偏远小城,过一辈子富贵清闲的日子吧。这样也不错,十四娘她本来就不在乎那些身外之物,离开之后,说不定她能活得更好。”

    “原来你连阿翁对十四娘的安排都猜到了。”

    “你阿翁疼爱十四娘,定然有所不忍。”

    穆昭嗤笑道“所以这就是你能够放心笃定的原因?因为你最疼爱的十四娘逃过一劫,其他的便什么都不重要?哪怕是你的夫人,你的儿子们死了,你也能保持镇定无动于衷是吗?”

    穆昭忽然想起一件似乎不甚重要的小事——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

    十四娘与两个哥哥在一起玩耍,穆昭也在,十四娘不慎被七哥绊倒了,穆彻恰好经过,就见穆彻当即大怒,对着两个儿子一通斥责,看他们的眼神毫无温度。

    直到伸手把摔倒在地的小穆玉姝抱起来,眼神才逐渐柔和,溢满了暖暖的明光。

    两位兄长在穆彻威严下战战兢兢的样子穆昭至今仍能清晰回忆。

    那时候他小,什么都不懂。

    而现在他明白了。

    穆昭就是偏心,他把所有的疼爱都给了十四娘,也把自己最柔软最良善的一面展现在女儿面前,同时也忽略了儿子们,将他们看得可有可无。

    这是一种自私。

    对两位兄长而言,也是一种悲哀。

    “那如果我现在告诉你,十四娘也走了呢?”

    穆彻笑意逐渐冷凝僵硬,伪装的温和从容也一点点在龟裂。

    “……你说什么?”

    穆昭一字一句地重复,眼里是滔天的恨意“我说,十四娘也走了,她亲自用一杯鸩酒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穆彻猛地起身扑向穆昭,却被栅栏挡住了去路。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前一秒还温润柔和的穆彻,现在却赤红着眼睛睚眦欲裂,宛若脚踩着崩溃疯癫的边缘!

    穆昭不甘示弱地冲他怒喝“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做这个选择吗?因为她恨你!她恨你杀了她正直伟大的父亲!她恨你毁掉了她的整个世界!她的恨意让她只能选择这种方式来报复你!”

    “不……不可能……”穆彻摇着头,无力跌坐在地,眼前一阵阵发黑。

    “穆彻,你以为我是来告诉你四婶他们上路的消息吗?不,不是,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死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穆昭恨恨道,“是十四娘让我来的,是她让我把她的死讯告诉你。记住穆彻,十四娘是因你而死的,是你亲手杀了十四娘!你就算坠入无间地狱,也前往不要忘记这个事实!”

    穆昭甩袖转身,没走出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野兽般的嘶吼。

    “十四娘,你还真是了解你的阿爹。但是用你的生命来惩罚他,值得吗?”

    喟叹破碎在微风里,消失不见。

    而穆彻却跪伏在地,心绞痛得浑身开始抽搐,双手成爪状死死抓着地面,瞬间指甲崩裂鲜血如注。

    穆彻就像是感觉不到痛意,他痛苦地张着嘴巴,就像是快要渴死在岸上的鱼。

    “……十四娘啊……我的……女儿……”

    他终于后悔了。

    而后,两行血泪落下,四肢僵直硬挺,便再无声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农民工传记〕〔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从堕落骑士开始〕〔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穿越时间的地平线〕〔篮坛鞋皇〕〔清浊向恶而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