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汉骧〕〔玄武裂天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这天, 周悦躺在齐肩深的柚木浴桶里,一边闭目养神泡药浴,一边随口指挥着身后的芝儿:“左边肩膀捏重些。”

    “啊。”芝儿小声道, 他只会说这个字。

    芝儿便是之前扮做娈童,帮助周悦度过难关的那朵肉灵芝,“芝儿”这名字是周悦后来给他取的。

    四年前,芝儿被顾如海当胸打了一掌,当场现了原型,连根须都焉儿了, 后来周悦把他放在水缸里面, 用上好的药汤仔细养着, 足足养了两年多, 才勉强恢复了人形。

    周悦因为现代人的习惯,不大喜欢别人贴身伺候,什么服侍沐浴啦, 捏肩捶腿啦,他总感觉怪怪的,但是芝儿灵识初开, 整个人懵懵懂懂的,像个小宠物一般,做这些贴身活儿再合适不过了。

    而且芝儿当初被顾如海打了一掌, 到现在都还胆小得很, 离了周悦哪儿都不敢去, 成天缩在院子里,也只能做些贴身杂活儿了。

    想到顾如海, 周悦心情又沉重起来, 这几年以来, 顾如海一直闭关修行,没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可是前不久他听罗仙说,顾如海下个月就要出关了,到时候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亦或是给修真界带来什么腥风血雨,也未可知。

    周悦叹了口气,算了吧,自己还担心什么腥风血雨呢,看着眼前那道血红的黑化值血条,他觉得还是先担心自个儿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不管他再怎么努力,顾雪城的长势再怎么喜人,那黑化值还是一格一格地往上跳,如今已经整整60%了,血红的进度条看上去触目惊心。

    一开始周悦还有些惊慌失措,一边殚精竭虑地分析黑化原因,一边小心翼翼地防备着,生怕顾雪城搞事,但现在他已经渐渐想开了,还是像以前一样待顾雪城。

    是的,想开了。

    虽然顾雪城对旁人十分冷淡,但对自己的孺慕崇敬却做不得假,也没有什么过激行为,既不暴虐嗜杀,也不吸人元阳,连猫猫狗狗都不虐待,似乎这份60%的黑化值只是深埋心底,不会付诸行动。

    而且周悦自认教育方式并没有问题,顾雪城的持续黑化,估计还是因为童年阴影,并不是自己的过失。

    既然如此,周悦也就想开了,一如既往地对待顾雪城,毕竟对方也只是个被原生家庭伤害的孩子。

    再说了,万一顾雪城发现自己防着他、忌惮他,黑化值升得更快怎么办?

    所以,不如维持现状吧,走一步看一步。

    不过周悦是个负责任(怕死)的打工人,虽然对待顾雪城一如既往,但他并没有放弃任务。

    只是他想了很多法子,做了很多努力,可是一点儿用也没有,那该死的黑化值从来就没降低过,他分析来分析去,最后觉得只有一个法子了,那就是帮助顾雪城结丹。

    一般来说,境界提升之后,心境也会有所提升,说不定顾雪城心境提升了,整个人忽然大彻大悟,黑化值就下来了。

    顾雪城前些年修为进步十分神速,周悦本以为他很快便能结成九转金丹,可或许因为顾雪城童年时期常常自行震伤丹田,如今他虽然灵气充沛,剑术卓绝,甚至可以和陆子霖过百招以上,但就是无法结丹。

    为了让他尽快结丹,周悦在藏书楼查阅了许多典籍,终于发现了一种古老的丹药,叫做“凝雪丸”,对结丹有奇效。可是这凝雪丸的炼制材料非常珍贵,单是四种主材料,娃娃参、玄龟甲、护剑莲、血麝香,就从来没有修士凑齐过。

    周悦如今只找到了娃娃参,前些天他听林思韵说,烟波楼少楼主传来消息,有人当了一枚玄龟甲给烟波楼,还是死当。

    死当,意思就是不会赎回了,自己可以试试向烟波楼购买,可是不知道要多少灵石,如今灵犀峰还有五百多枚上品灵石……

    周悦正琢磨着,忽然听见守在门外的白术急急道:“清城,你不能进去!”

    而后是顾雪城冷淡不悦的声音:“这是哥哥的房间,我为何不能进去?”

    顾雪城回来了!周悦精神微微一振,顾雪城剑术有成之后,为了提升境界,出门历练小半年了,如今可算回来了,自己正好带他一起去京城转转,开阔一下心境。

    他正想开口让顾雪城在外间等候,自己稍作整理便出去相见,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青年已经大步走了进来,朗声道:“哥哥,我回来了!”

    青年步履轻盈,一身白衣如雪,身型颀长健硕,原本略显稚嫩的脸庞也变得英挺俊美,正是已经十七岁的顾雪城。

    他服用了易容丹,相貌当然不如本来面目那般冰雕玉琢,但气质却是一样高冷,颇有几分皎皎天上月,皑皑山间雪的逼格。

    当然,这份高冷只是在外人面前。

    “哥哥!”顾雪城绕过屏风,唇角已经不自觉地翘了起来,而后他看见了眼前的景象。

    热雾弥漫中,哥哥坐在齐肩深的浴桶里,漆黑的长发胡乱披散在光裸的肩膀上,一双漂亮的眼睛惊讶地向自己望来,而那个可恶的肉灵芝站在哥哥身后,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两只爪子还搭在哥哥光裸的肩膀上。

    一股无名火“腾”地就从顾雪城心底窜了起来,他冷冰冰地盯着芝儿,下巴微微往门口一扬,硬邦邦地吐出两个字:“出去。”

    芝儿向来很怕他,整朵菇都哆哆嗦嗦的,周悦只得安抚道:“芝儿,你先出去吧。”

    芝儿委委屈屈地贴着墙根出去了。

    肉灵芝刚刚出门,顾雪城就狠狠一拂袖子,袖风“砰!”一声把门带上了,而后愤愤道:“哥哥,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贴身活儿让我来就行了,这种来路不明的野妖精……”

    周悦斥责道:“小城,怎么说话的?”

    “哥哥……”顾雪城抿了抿唇,委屈地低下头去,他其实也知道,芝儿不过是朵懵懵懂懂的肉灵芝而已,但他就是讨厌对方那副胆小柔弱,依赖着哥哥的样子。

    “哟,还委屈上了?”周悦简直哭笑不得,“你把人都赶走了,谁来给我捏肩啊?我还没说什么,你倒委屈上了?”

    顾雪城瘪了瘪嘴:“我给哥哥捏便是了。”

    “你会捏肩?”周悦挑了挑眉。

    “哥哥试试便知。”顾雪城自信满满道。自从上次在院子里看见芝儿给周悦捏肩,他这次出门游历的时候,专门找老师傅学了一手,就等着亮给哥哥看呢。

    周悦笑道:“那行吧,我今儿个倒要试试。”

    顾雪城走到周悦身后,浴桶里的水还很热,一片白色雾气蒸腾缭绕中,哥哥闭目坐在浴桶里,水面撒了些灵药草叶,只有洁白的肩头露在水面上。

    不知怎的,顾雪城忽然有几分紧张。

    他犹豫了片刻,终于鼓起勇气,伸手握住对方肩膀,哥哥的肩膀略微有些薄,但是瘦不露骨,反而十分圆润,或许因为泡澡的缘故,温热的皮肤微微出汗,摸着有些滑腻……

    他忽然有些不知所措,竟然不敢捏了。

    周悦疑惑道:“怎么了?动手啊。”

    “……没什么。”顾雪城努力定了定神,终于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地捏了起来。

    “唔,稍微重点儿。”

    “这样可以吗?”顾雪城稍稍加了点儿劲儿。

    周悦眯了眯眼睛,明显十分享受:“不错。”

    “唔,重点儿……舒服……就是这样……”

    顾雪城轻轻捏着对方光裸滑腻的肩膀,听着对方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一颗心却越跳越快,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只能努力转移注意力,哥哥好瘦,蝴蝶骨都凸出来了,该好好补补了,不过,还蛮好看的……

    哥哥还戴着那块玉佩,沐浴时都不舍得摘下来……

    哥哥的头发润湿之后似乎更黑了,衬得肤色也更白了,和梦里的小狐仙一样白,哥哥是狐仙转世,此生便是人身,好像没有尾巴……

    或许因为热气蒸腾,顾雪城只觉得心越跳越快,脑子也越来越晕,目光忍不住往水面下投去,水面微微动荡着,几片干枯的药材叶子晃来晃去,透过叶子间的缝隙……

    他喉咙忽然一阵干涩,而后猛地清醒过来,被自己吓了一跳。

    自己,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呢?!怎么能想哥哥有没有尾巴这种事情?!甚至,还,还想偷看……

    他正暗暗唾弃自己,又听见周悦问道:“小城,你这次出去历练,收获如何?”

    顾雪城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保持着语气平稳:“我去了七个镇子,捉了十二只妖怪,还有七只厉鬼,感觉颇有心得。”

    “收获颇丰嘛,不错。”周悦点了点头,“对了,我最近打算去一趟京城,烟波楼那边有我需要的药材,你要是没事儿的话,就和我一起去吧。”

    “我自然和哥哥一起去。”顾雪城十分欢喜,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警惕道,“除了我之外,哥哥还带其他人吗?”

    “白术、绿萝,再加上芝儿吧。”

    想起那只呆头呆脑的野妖精,顾雪城心中极为不快,语气却十分温和讲理:“白术、绿萝倒是手脚利索,可那肉灵芝呆头……灵识初开,只怕一不小心走丢了。”

    周悦想了想:“那倒也是。算了,不带他了,让他看家吧。”

    顾雪城这才满意了。

    ……

    休息了几天之后,周悦便让白术绿萝收拾好行李,自己御起灵剑“百里霜”,顾雪城御起灵剑“青玉”,两人带着白术和绿萝,一行四人往京城飞去。

    一路云雾缭绕,寒风扑面,不过大半天就来到了京城。

    如今凡间王朝名为大郑,皇帝节俭贤明,百姓安居乐业,京城也十分繁华。

    落地之后,四人稍做收拾,扮成了普通凡人,白术绿萝前往京城最好的客栈“留仙居”先行布置一番,而周悦则带着顾雪城,两人来到了京城最著名的盐井巷夜市。

    此时天色已晚,夜市街道两旁亮起了一串串明亮的红灯笼,街上人来人往,一片熙熙攘攘,热闹得紧。

    有卖糖葫芦的,有卖手工首饰的,有卖衣衫鞋帽的,有卖野生人参的,还有卖自家字画的,甚至还有耍大刀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来看看吧,京城最好的糖人儿,糖人张的糖人儿~”

    “各位客官,俺叫张一刀,今儿个就给大家耍一套张门绝技——张氏六合刀!大伙儿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俺在这里多谢了啊!”

    “这位公子,要不要给心上人买支珠花簪子?只要一钱银子!”

    “红糖糯米饼,刚出炉的红糖糯米饼~”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周悦和顾雪城不由得相视一笑,周悦调侃道:“买个给你尝尝?”

    顾雪城笑道:“我可只吃哥哥亲手做的红糖糯米饼,别家的一概不吃。”

    周悦无奈摇头道:“你啊你,我看林思韵说得没错,我把你惯坏了。”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逛街,不一会儿,顾雪城怀里已经抱了一大堆东西,基本上都是周悦买的,街上人多眼杂,也不方便放进芥子袋,只能让顾雪城抱着。

    渐渐地,顾雪城脸色有些不好看了,白术、绿萝、林思韵、陆子霖、罗仙都有份儿也就罢了,怎么那个呆头呆脑的肉灵芝也有支簪子?他往哪儿簪啊?菌菇上吗?还是根须上?

    周悦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在闹什么别扭,顾雪城在外人面前十分高冷,闹起别扭来却非常幼稚,仿佛只有五岁。

    周悦一边暗暗好笑,一边安抚道:“小城,那边有个皮草摊子,我给你买条围脖吧。”

    顾雪城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哼哼唧唧道:“也行。”

    皮草摊子的主人是个关东大汉,看起来十分豪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都是最好的关外皮草,围脖统统五钱银子一条,随便挑随便选!”

    周悦蹲下身子,仔细挑选起来:“小城,你也挑挑,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嗯。”顾雪城应了一声,也跟着挑了起来。

    他随手拨弄了几下,眼角忽然瞥见了一块雪白的狐狸皮毛,不由得微微一愣,赶紧不动声色地扯过一块熊皮,偷偷把那块狐狸皮毛盖住了。

    他怕周悦看了难受。

    两人挑了半天,最后周悦给顾雪城挑了一条墨黑色的水貂围脖。

    “小城,我觉得这条不错,你围上试试。”

    顾雪城微微弯下腰,周悦亲手把围脖给他围上了,顾雪城身型颀长矫健,肤色极白而眉眼乌黑,气质又偏向冷淡,此时此刻围着这墨黑色的水貂围脖,越发衬得肤白如雪,气质出尘。

    连摊主都忍不住喝了声彩:“好俊的后生!”

    路过的大妈纷纷驻足观看,有些胆大的还上前打听:“小后生,你是本地人吗?”

    “你家在京城有宅院吗?婚配了吗?”

    “你爹娘做什么的?”

    还有一群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她们假装在旁边铺子看手帕,眼睛却一直往这边瞅,时不时压低声音议论,偶尔还互相捶打,爆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顾雪城极轻地蹙了蹙眉,雪白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但心里已经有些不耐烦。

    周悦没留意到他的神色,退后一步细细欣赏着自己辛辛苦苦从“娇弱菟丝花受”调/教出来的英挺青年,忍不住叹道:“小城,你这样真好。”

    “哥哥,你说什么呢。”顾雪城微微一愣,有些无措地垂下睫毛,只觉得耳朵尖直发烫,哥哥这是什么意思?他觉得自己好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龙君只想休个假[快〕〔万人迷穿成恋综女〕〔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