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似乎感觉到了周然的颤抖, 顾如海的声音愈发温柔:“那样的日子,然哥你也喜欢的,不是吗?当年在那座茅草屋里, 我每晚都要同你行房,你总是抖得厉害,但从来没有拒绝过我。”

    周然颤声道:“别说了, 求你别说了。”

    顾如海沉默了一会儿,安慰道:“然哥, 在我心里, 我顾如海的妻子, 始终只有你一人。鱼宁馨只是一块垫脚石而已, 否则我怎会不顾她的名节, 在订婚前硬要了她?”

    周然忍无可忍地低吼道:“鱼家对你有恩!鱼小姐喜欢你,鱼老城主赏识你, 把你一个小小的散修, 提拔成了明月使!你, 你怎能如此?!”

    顾如海失笑:“明月使?一条狗而已,谁稀罕?”

    周然厉声道:“若你看不上明月使这位置, 非要做鱼家的乘龙快婿, 那你就该好好待鱼小姐!你却趁她难产的时候, 害死了她!!当时鱼老城主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你偏要闯进去通报, 让他走火入魔而亡!”

    顾如海柔声道:“然哥, 你总是提起鱼宁馨怀孕的事情,是不是还在介意顾雪城那孽障?若不是鱼宁馨怀上那孽障, 你也不会弃我而去, 我俩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原来如此, 周悦总算明白了顾如海为什么长期虐待顾雪城,还口口声声称呼自己亲儿子为“孽障”,他简直服了这个人渣的神逻辑,几乎无话可说。

    周然更是气得浑身发抖:“你,你……”

    顾如海安慰道:“别气了,这些年我是怎么待他的,你一直看在眼里,也该明白我的心意了。”

    周然喃喃道:“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

    顾如海似乎并不介意周然骂他疯子,反而笑道:“可惜那孽障跑了,这么多年也没听到他的消息,不知道死到哪儿去了。若不是他跑了,我早就挖了他的丹,乾坤晷也早就认我为主了。”

    周然没有吭声,一直簌簌发抖。

    周悦也听得背脊阵阵发凉,世上竟然有这样的人,这样的父亲,这还算人吗?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是了,当年顾雪城在顾如海卧房窗外,曾经听见顾如海和一个神秘人交谈,说要挖了儿子的金丹,那神秘人似乎还努力劝说,让顾如海不要那么做,如今看来,那神秘人便是周然。

    顾如海轻声道:“虽然他跑了,可我还有然哥你啊。你弟弟是个废物,不过用他来威胁你,倒是管用得很。我只说了一句要弄死他,你就耗尽心血地写出一本《五行换丹术》,助我结成九转金丹。”

    听到这里,周悦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五行换丹术》并不是什么上古邪术,而是出自周然之手!

    周然是天底下最好的丹修,他能写出这本书自然不奇怪,原来这些年里,自己的脖颈一直悬在顾如海的剑刃底下,可自己根本没有察觉。

    心惊胆战之余,周悦又有些疑惑,如今天底下并没有九转金丹修士,顾如海身为凌霄城主,又是八转金丹大圆满,几乎已经是实际上的天下第一人,为何对结成九转金丹,让乾坤晷认主,如此执着?

    很快,周悦就明白了。

    他听见顾如海轻声道:“炼制人丹的材料都到了我手里,我本想让你弟弟为我炼丹,可又不太放心,好在当年你教了我不少,从’春回大地’那一剑,到如何开炉炼丹,然哥,你对我毫不藏私,我很感激。”

    周然哑声道:“你要自己开炉炼丹?”

    顾如海笑道:“没错,我找了一个稳妥隐秘的地方,炼制人丹。再过七七四十九天,我便能结成九转金丹,让乾坤晷认主。”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忽然变得非常温柔:“如此一来,乾坤宇内,过去未来,都尽在我的掌心。我会让岁月逆流,乾坤倒转,回到十九年前,我们相识的那一天,你什么都不会记得,还是那个爱我的妻子。”

    周然喃喃道:“疯子,疯子……你这个疯子!”

    或许是太过震惊,周悦脑海里一片空白,过了许久许久,他才渐渐反应过来,顾如海想用乾坤晷扭转时空,回到十九年前,两人初遇的那天!

    周悦只觉得浑身发冷,这太可怕了,不仅仅因为逆流岁月,倒转乾坤是多么地疯狂,而且这十九年间出生的孩子,全部都会化为乌有!

    顾如海柔声道:“你看,我费了这么大功夫,都是为了我俩的未来。如此一来,你既有了天下第一的夫君,又不记得如今这些痛苦,只用和我好好相爱,安心做我的妻子,这样多好?”

    周然被他的厚颜无耻气得浑身发抖,忽然“哗啦”一声脆响,还有轻微的水声,似乎周然抓过一盏热茶,狠狠摔到了顾如海身上!!

    他嘶吼道:“顾如海,你给我滚!我永远不会再爱上你!滚回你那些小妾男宠那儿去吧!”

    一阵挣扎声传来,顾如海似乎按住了周然,温柔的声音也渐渐变得有些不耐烦:“你不肯让我碰你,我只能找些眉目和你相似的男男女女,稍稍慰藉一番。上 个月我实在忍不住,碰了你一次,你就那般要死要活,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周然嘶声吼道:“我想要你死!!!”

    顾如海窒了窒,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冷笑一声:“那本座先让你□□一回。”

    “放开我!!”周然尖叫道,而后是一阵混乱的推搡声,两人就这么厮打起来。

    周悦就在周然身后那堆被子里,虽然下了封印,但那只能遮蔽他的气息,只要两人在床上扭打起来,顾如海定然会发现他!

    他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周然忽然一把狠狠推开顾如海,努力挪动着往床边爬去,可是他腿脚不便,只听“砰”一声闷响,重重跌下了床!

    顾如海盛怒之下,厉声道:“周然,这是你应尽的义务!”

    周然没有出声,只有衣裳和地面摩擦的“窸窸窣窣”声,似乎正在努力往外爬去,周悦哪怕看不见,也能想象出那种极度的狼狈不堪,只觉得一颗心仿佛被大手狠狠揪紧了。

    他忽然意识到,周然是在保护自己,他想让顾如海远离这张大床。

    顾如海果然大怒,而后只听“砰”地一声闷响,似乎他从地上揪起了周然,狠狠把人按在了桌子上,然后是撕衣服的声音,还有周然的怒骂声和挣扎声,再然后,就只有破碎的啜泣声和撞击声了。

    不知过了多久,这一切才结束。

    顾如海沉默了许久,似乎很是后悔,轻手轻脚地把周然放在床上,低声道:“然哥,对不起。”

    周然哑声道:“滚。”

    “你总是惹恼我,你就不能,说两句软话,就像当年那样……”

    周然道:“滚。”

    “然哥……”

    “滚。”

    无论顾如海说什么,周然都只有一个字:“滚。”

    顾如海无计可施,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周悦听见一声轻微的“啾”,似乎顾如海轻轻啄吻周然一下,而后是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顾如海给周然穿上衣裳,又掖了掖被子,然后默默坐了一会儿,终于离开了。

    直到听见暗室大门关上的声音,周然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哑声道:“小悦,出来吧,他……他走了。”

    他的声音颤得厉害,不知道是因为伤心愤怒到了极点,还是因为在弟弟面前被羞辱得体无完肤,所以无地自容。

    周悦慢慢从被褥里爬了出来,周然低垂着脑袋,单薄的身躯微微发颤,脖颈上全是斑驳的青红痕迹。

    虽然对方只是个认识了不到一个时辰的陌生人,但对方确确实实是拼了性命在保护自己,而且原身似乎还有一丝感情萦绕在周悦脑海之中,让他几乎有种落泪的冲动。

    周悦望着眼前这个可怜人,不由自主地搂住了对方,又轻轻拍了拍那瘦骨嶙峋的背脊,安慰一般:“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周然忍了忍,终于没忍住,趴在周悦怀里放声大哭:“小悦,我好后悔,我好后悔……小悦,小悦……”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周悦柔声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然才渐渐止住了哭声,哑声道:“当初我和他……那般,是真心喜欢他,那时他才十九岁,我救了他之后,他就一直缠着我,我,我好糊涂。”

    周悦轻声道:“嗯。”

    “可我把他带回凌霄城之后,他却一直不愿和我结为道侣,还让我不要公开我俩的关系,说他身份低微,配不上我,要我等他做出一番事业。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鱼小姐已经有了身孕。”

    周悦斟酌道:“他动机不纯,你应该告诉鱼小姐。”

    周然啜泣道:“我那时糊涂得很,只以为他移情别恋,哪里能想到他的心思?我好悔,我好悔,是我害了鱼家,鱼老城主对我有恩,鱼小姐就像我的妹妹,是我害死了他们……”

    周悦无言以对,只能轻轻拍着他的背脊。

    周然努力平静了一会儿,又道:“当时我伤心欲绝,便外出云游,偶然灭了一窝山贼,救了一位谢家小姐,她想嫁给我,可我一个残破之人,又怎配得上她?”

    周悦问道:“你都告诉她了?”

    周然轻轻点了点头:“我同她坦白了一切,她说她不在乎,她被山贼掳走,已然失了名节,愿意和我重新开始,互相照顾,白头偕老。我当时也糊涂了,想忘了顾如海,想和她认真相处,就……就答应了。”

    周悦轻声道:“原来如此。”

    封建社会的两个可怜人,想互相舔舐伤口罢了,谁能想到,顾如海竟是个疯子?

    周然颤声道:“可是,我又错了,我不该答应的,否则怎会害了谢家一百三十八条人命?那 是法器灵焰,我拼命召来雷雨,可是根本灭不了……好大的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龙君只想休个假[快〕〔万人迷穿成恋综女〕〔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