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汉骧〕〔玄武裂天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入夜, 白日喧嚣无比的大杂院渐渐安静下来,一片万籁俱寂,只偶尔听见远处的狗吠声。

    周悦左右看了看, 一个轻跃上了屋顶,而后轻手轻脚地揭开几片破瓦, 纵身跃了下去。

    屋里一片宁静,床上的少年已经睡熟了, 呼吸声悠长而平缓。

    周悦站在屋子中间环顾四周,只觉得微微心酸, 这是一间巴掌大小的破屋子,除了一张床之外, 就只有一张破桌子, 两把缺胳膊少腿儿的凳子,墙角有个米缸, 缸底只有浅浅一层米。

    心酸之余, 周悦又有些疑惑,他记得五年前送别的时候,自己在红糖糯米饼下面藏了一小把金瓜子, 足够白晨雨富足地过上好几年,甚至成家立业。

    按理说,不至于过成这样啊, 难道被偷了?

    周悦摇了摇头, 不再多想, 蹑手蹑脚地走到床前,悄无声息地垂眸望去。

    白晨雨明显睡熟了, 纤长的睫毛密密低垂着, 脸颊透出淡淡的粉色, 只是似乎睡得不太安稳,仿佛做了什么噩梦,眉心蹙得紧紧的,嘴里还嘀咕着什么。

    他呢喃道:“不是那样的……他没有……”

    周悦搞不清楚白晨雨在嘀咕些什么,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四肢关节,还好,骨头没有受伤,这小子似乎避开了所有要害部位,应该是个打架的老手了。

    因为有了上次认错人的教训,周悦这次更加谨慎了,为了保险起见,他轻轻拉开白晨雨交叠的内衫衣领,果然看见了一枚蟠龙玉佩。

    和顾雪城那枚玉佩不同,白晨雨这枚玉佩保养得明显不太好,色泽陈旧、黯淡无光不说,还裂了好几道细缝。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东西保不保真,周悦扯出自己的玉佩,和这枚破旧玉佩凑在一起,两者合成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圆,还发出了一种淡淡的温润光芒,仿佛某种奇妙的化学反应。

    周悦松了口气,这回总算没错了。

    他看着那枚残旧的玉佩,脑海里浮现出了顾雪城那枚玉佩,正是因为那枚玉佩,虽然有诸多疑点,但他还是坚信不疑地把顾雪城当成了主角受,其实到了如今,他也隐隐明白了,那枚玉佩多半是顾雪城做的,为了哄自己开心。

    想象着顾雪城认真打磨玉佩的模样,周悦莫名有些惆怅,正在此时,他眼角又瞥到了白晨雨脖颈间的一根红线,似乎除了玉佩之外,他还戴了什么东西,周悦好奇地拽住那根红线,轻轻一扯。

    那是一枚精致的平安符。

    周悦觉得那枚平安符隐隐有些眼熟,他看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了,这是自己五年之前,在那座小小的观音庙里,为白晨雨求的平安符,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戴在脖子上。

    他心里一时间说不清楚什么滋味,正在此时,白晨雨忽然呢喃了一句什么,而后微微侧身,抱住了枕头旁边的一个包袱。

    那包袱本就有些松散,他这样一抱,登时散开了一个角,周悦盯着那个角,隐约看见了什么,忍不住轻轻拉了拉,把包袱完全拉开了。

    包袱里面,竟然是几件崭新的衣裳,昂贵的缎面料子,雪白的兔毛滚边,正是几年前自己给他买的那些衣裳,看来白晨雨根本没舍得穿,而是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如今应该也不合身了。

    周悦心中一阵酸楚,又轻轻往下翻了翻,包袱里面还有个小木盒,几块碎银子,最下面压着一张泛黄的卖身契,还有一小包金瓜子。

    周悦拿起那包金瓜子,愣了半晌,敢情这孩子根本没动这包金瓜子,所以才过得这么艰难?

    他望着包袱里那堆东西,胸口不由得略微发软,白晨雨虽然黑化值很高,但本性其实并不坏,只是缺少管教和关爱,又受了太多委屈,才变成了惹是生非的小混混。

    他正望着那包袱发呆,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厉喝:“小贼,你做什么?!”

    原来就在周悦发呆的时候,白晨雨已经醒了,他看着周悦手里那包金瓜子,整个人仿佛被激怒的小狼崽一般,登时恶狠狠地扑了上来!一拳击向周悦下巴!

    周悦轻而易举地握住他的手腕,反手把他按在了床上,白晨雨脸朝下地趴在床上,面红耳赤地拼命挣扎,可是他一个凡人少年,哪里拗得过一个七转金丹的修士?

    他大骂道:“不要脸的小贼,死全家的小贼!!”

    周悦无语道:“怎么说话的?”

    白晨雨努力侧过头,恶狠狠地瞪着周悦手里那包金瓜子,眼里闪烁着恶毒的光芒,片刻之后,忽然放软了声音:“这位大哥,我记得您,您今天一直跟着我,是不是 ……看上我了?”

    周悦微微一愣。

    白晨雨抿了抿唇,而后仿佛变脸一般,漂亮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不瞒您说,我以前一直在金蕊楼……服侍男人,大哥若是好这一口,就放开我,让我好好服侍您。”

    说完之后,他还充满暗示意味地舔了舔花瓣般的嘴唇,一双漂亮的眼睛更是仿佛要滴出水来,羞答答地望着周悦。

    周悦:“……”

    又来了,当初这小子十三四岁的时候,就敢解自己的裤腰带,如今过了五年,简直一点没变,不过好歹没自称“奴”了,也不知道算不算长进。

    周悦又好气又好笑,他略微松开手,打算义正词严地教育这小孩儿一番,可就在他手松开的一瞬间,眼前一缕刀光闪过,一柄雪亮的刀子,险险擦过了他的颈侧!

    “去死吧!!”

    周悦飞快地侧身闪过,再次把白晨雨按在床上,虽然被突然袭击了,但他心中居然有几分欣慰,好歹不是真的打算以色侍人,而是设计偷袭,确实长进了。

    “放开我!你这个贱男人!小爷操/死你!操得你屁/眼开花,哭爹叫娘!”白晨雨偷袭不成,一边疯狂扑腾,一边破口大骂,他是青楼出身,骂人的话简直不堪入耳。

    周悦也有些恼了,怒道:“你给我冷静点儿!你听听你说的这些话……”

    “放开我!放开我!!”白晨雨根本不听他的话,扑腾得简直有如一条活鱼,还龇牙咧嘴的,看起来很想把周悦活活咬死。

    周悦拿他没办法,只能双指并拢,对着对方的膻中穴轻轻一点,白晨雨微微一僵,登时软绵绵地倒了下去,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了。

    他整个人披头散发,衣衫凌乱,又不能动弹,只能恶狠狠地瞪着周悦,小眼神又惊又怒,还带着一丝极其狠毒的戾气,仿佛周悦只要碰他一下,他就要把周悦活活撕成碎片。

    “放心,我不觊觎你,小屁孩儿。”周悦翻了个白眼,伸手合拢了对方松散的衣襟,又把金瓜子放回了那个包袱里,白晨雨看着他的动作,眼神渐渐有些疑惑,但还是充满了戒备。

    折腾了一宿,周悦也有些疲倦,给白晨雨盖上被子之后,便坐在旁边凳子上,闭目打了会儿坐。

    他一边闭目打坐,一边暗暗琢磨,白晨雨遇到危险,第一反应就是勾引男人,伺机反击,骂人也都是些什么操屁/眼之类的脏话,如此看来,性取向果然难以纠正,就像……顾雪城一样,自己辛辛苦苦掰了好几年,还是白搭。

    不过到了如今,周悦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原著里面,顾雪城无法接受白晨雨,因为他们都是下面那个,俗称小零,两人撞号了!

    在现实世界的时候,他曾经听周小玲开玩笑地说,如今是“遍地飘零,一攻难求”,原来修仙世界也是如此。

    罢了罢了,自己如今最重要的任务是保护白晨雨,帮助他结丹,降低黑化值,至于什么性取向,什么上面下面的,就随他去吧,只要不滥交就行。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顾雪城之所以对自己产生了那种懵懂情愫,自己也要负很大责任,性教育应该让孩子自己摸索,而不是过分干预指引,当初自己给顾雪城看那些男男小黄书,说不定误导了对方。

    所以面对白晨雨的时候,自己要矜持端方些,让他把自己当成兄长,不要产生什么奇怪的幻想。

    周悦暗暗琢磨教育方针的同时,白晨雨一直充满警惕地瞪着他,直到东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白晨雨似乎终于熬不住了,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太阳越升越高,白晨雨一直熟睡着,周悦给他掖了掖被子,自己收拾一番,便出了门。

    出门之后,他直奔福临楼,也就是白晨雨打工洗碗的那家酒楼,想要尽快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酒楼人多眼杂,是最好的情报中心。

    今天没有下雨,大街上十分热闹,福临楼更是客满为患,楼上楼下都坐满了,大部分都是凡人,也有几名佩剑的低级修士。

    周悦找了张靠窗的小桌子坐下,扬手唤来小二:“来半只八宝鸭子,两块酥油糕,再来一壶清酒,烫一烫。”

    “好咧!”小二高声道。

    不多时,小二就把酒菜端上来了,周悦摸出一块碎银放在桌上,微微一笑:“这位小哥,在下前些年在乡下老家守孝,如今刚刚出来,想找家仙门拜师学艺,你能不能跟我讲讲,如今修真界的大致情况?特别是那些大门派,什么凌霄城啊,碧云寺啊,东海剑派之类的。”

    小二见了那银子,眼睛登时一亮:“ 好咧,没问题!咱们青州九州通衢,天底下修士来来往往,什么八卦都有!我跟你说啊,自从五年前,那位前任凌霄城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龙君只想休个假[快〕〔万人迷穿成恋综女〕〔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