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汉骧〕〔玄武裂天〕〔皇城第一娇〕〔百鬼夜宴图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接下来的日子, 还算顺利。

    白晨雨成了外门弟子的一员,虽然条件远不如内门弟子,但他非常勤奋, 天不亮就起床打坐调息,早膳后去学堂研读入门心法和入门剑法,午后去演武场和其他外门弟子过招, 晚上则回到那间小小的屋子, 向周悦讨教。

    周悦自然毫不藏私, 他曾经教出过顾雪城这样的学生, 如今有了经验,更是信手拈来,丝毫毫不含糊,甚至比其他三位峰主都讲得好,让白晨雨惊讶之余, 又极为仰慕。

    虽然教育孩子这事儿手到擒来, 但周悦也有自己的麻烦,那就是在易容丹炼成之前,他不敢四处乱走, 生怕遇到顾雪城, 被一眼识破伪装。

    他想来想去,只好用灵石贿赂管事,做一些院子内部的洒扫活儿,包括……刷马桶。

    其中过程过于恶心, 暂不详述。

    这天正是初一, 白晨雨一早就去问剑峰上大课了, 周悦一个人呆在屋子里, 小心翼翼地从芥子袋里取出一枚洁白的丹药, 仰头吞了进去。

    他仔细盯着桌上的铜镜,不多时,他的容貌就发生了变化,从原本的秀气俊雅,渐渐变得清秀瘦弱,连隐约的七转金丹气息都完全消失了,几乎天衣无缝,比以前那种易容丹效果好了十倍。

    周悦大喜,又摸出一瓶药水涂涂抹抹,再添了几分病容,易容丹再加上易容药水,等于是双重保险。

    他还有些不放心:“系统,这总不会被认出来了吧?”

    实习系统信誓旦旦道:

    “那就好。”周悦放下心来。

    他长长松了一口气,而后十分没出息地雀跃起来,耶,有了易容丹,自己就可以去外面扫山道了,终于不用刷马桶了,哇哈哈哈哈!

    对了,除了不用刷马桶之外,他还可以开始行动了,去寻找那四味药材,炼制凝雪丸。

    想到这里,周悦不再耽搁,立刻拿起扫帚,出门找到管事:“管事,今天我可以去扫山道吗?”

    管事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不想出院子吗,怎么今天忽然这么积极?”

    周悦不好意思道:“刚来的时候,看见到处都是四转金丹、五转金丹的内门修士,这不是有些害怕嘛,可是憋久了,也想出去看看。”

    管事摸了摸胡子:“唔,那倒也是。容我想想……”

    周悦趁机打听道:“对了,灵犀峰那边需要洒扫吗?”

    管事翻了个白眼:“灵犀峰五年前就封山了,负责洒扫的仆役都是精挑细选过的,其余闲杂人等一律不得进入,你难道不知道吗?”

    “哦,原来这样啊。”周悦失望道。

    他之前就打听到了,自从五年前自己死后,灵犀峰人才凋零,渐渐变得十分荒凉,后来顾雪城在灵犀峰顶起了云雪楼,让他那位心爱的道侣入住之后,更是闲杂人等不得擅入,可没想到竟然如此森严,连洒扫仆役都要精挑细选。

    周悦十分失望,因为整个凌霄城之中,以灵犀峰的木灵气最为浓郁,木灵气主治愈,最适合调养身体、存放药材,估计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顾雪城才让道侣在那里休养。

    而那四种药材,十有八九也存放在灵犀峰,但自己怎么进去呢?

    周悦正在苦恼,管事却沉吟道:“对了,你方才说起灵犀峰,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今天掌门仙尊正好过了云雪桥,去灵犀峰那边了。正好趁此机会,把凌霄殿好生洒扫一番,我待会儿安排五十个人过去,你也跟着一起去吧。”

    周悦眼睛一亮,对啊,自己怎么把那座新起的云雪桥给忘了?

    他赶紧连连点头:“没问题!”

    于是,半个时辰之后,周悦便跟着一大群仆役,一起来到了凌霄殿,而后在管事们的指挥下,打扫起了前后大殿,以及殿前的白玉广场。

    有人扫落叶,有人擦栏杆,有人搬着梯子拂尘土,有人跪在地上刷地板,一片热火朝天。

    周悦一边扫落叶,一边东张西望,眼珠子咕噜咕噜地四处乱瞟,渐渐挪到了凌霄殿后面的小广场。

    凌霄殿后面的小广场也是白玉铺就,比前广场小一些,没什么人,一片静悄悄的,周悦“刷刷”地扫着落叶,渐渐来到了广场角落。

    广场角落有一处伸出去的悬崖,形状宛如鹰嘴一般,名字也叫鹰嘴崖,而鹰嘴崖的尽头,有一道窄窄的铁索桥,它色泽银白森冷,一端连接鹰嘴崖,另一端往前延伸,穿过厚厚的山间云雾,一直连接到了遥远的灵犀峰。

    这便是四年之前,顾雪城用一块九天寒铁,亲手炼化而成的铁索桥,名为云雪桥。

    周悦刚刚踏上鹰嘴崖,桥头两名负责守卫的内门弟子已经警惕起来,厉声道:“站住,干什么的?”

    “小人是负责洒扫的仆役。”周悦赶紧扫了扫地面上一片落叶,“崖上落叶有些多了,只怕掌门仙尊看了不高兴。”

    内门弟子看了看他身上的仆役衣衫,不耐烦道:“赶紧扫完,然后离远些。”

    “好的,好的。”周悦赔笑道,而后假装认认真真地打扫落叶,眼角却仔细观察着云雪桥。

    云雪桥用寒铁所铸,色泽冰冷,极窄极险,连扶手都没有,只容一人通行,桥这边有两名守卫,对面应该也有守卫,这些守卫看起来非常紧张,似乎生怕出了什么纰漏,估计顾雪城十分重视这道云雪桥。

    不过嘛,如果领导过于重视某件事情,下属虽然会尽力把事情办好,但是搞砸之后,极有可能隐瞒领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观察一会儿之后,周悦已经有了法子,便假装打扫完毕,慢吞吞地离开了鹰嘴崖,回到了凌霄殿前广场,一边低头扫落叶,一边琢磨着如何偷偷通过云雪桥,潜入灵犀峰盗药。

    他想了一会儿计划,又忍不住暗暗感叹,顾雪城不仅小心翼翼地呵护着那位道侣,还把自己的灵犀峰也给那位道侣做了修养之地,看来确实一往情深,也不知道自己潜入的时候,会不会遇到那位道侣……

    想到那位道侣,他心里有些好奇,又有些发闷,因为想着事情,他扫地的时候便没怎么留意前面,忽然听见“咔嚓”一声脆响,头顶撞上了什么,簌簌洒落了许多雪白花瓣。

    周悦抬头一看,原来撞断了一根开满梨花的树枝。

    他弯下腰,正想把那根树枝捡起来,忽然听见一声呼喝:“兀那扫地的,你是怎么干活儿的?怎么把掌门仙尊的梨树给撞坏了?”

    周悦站起身子,只见几个外门弟子打扮的年轻人,正站在他面前,一个个要么抱着手臂,要么抬着下巴,十分傲慢地看着自己。

    领头那个弟子轻蔑一笑:“哦,你就是那个白晨雨的表哥吧。说起来,白晨雨那臭小子狂得很,从来不把我们这些同门放在眼里,可是他那么崇拜的表哥,却是个扫地的,哈哈哈哈……”

    “扫地有什么,听说他以前还刷过马桶呢,哈哈哈……”

    “哈哈哈哈,竟有这种事情?”

    看着这群十八九岁的少年,听着他们那些充满恶意的言语,周悦微微蹙眉,心里已经咂摸出了什么,白晨雨一个新人,修为剑法在外门弟子里都十分突出,估计引起了同门妒忌,这些人是故意来找麻烦的。

    他不想惹事,便温声道:“不好意思,请各位让开,我还有活儿要干。”

    一个弟子冷笑道:“你弄坏了掌门仙尊的梨树,就想这么走了?天底下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是啊,你难道不知道吗?上个月赤霄出鞘,就是为了保护这些梨树,可你竟然大逆不道,故意损毁!”

    周悦淡淡道:“我并非故意损毁。”

    “谁信啊?”一个弟子挑眉道。

    周悦瞥了瞥四周,已经有人在注意这边了,他如今有要事在身,绝不能引人注目,便冷冷道:“那你们想要怎样?”

    领头的弟子笑嘻嘻道:“这样吧,咱们哥儿几个,今天每人还要打五缸灵泉水,你替我们都打了,如何?”

    其余弟子纷纷点头附和:“否则我们就告诉管事,你弄坏了掌门仙尊的梨树!”

    眼前站着四个人,一人五缸水,就是二十缸,打水的灵泉距离大院厨房有两里路程,对于这些还没有结丹的外门弟子,可不是个轻松活儿,难怪这些人要威胁自己干活儿。

    若是平日,周悦自然不肯,说不定还要给这些少年一个教训,可他现在惦记着通过云雪桥去灵犀峰偷药材,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能因为争执引起别人注意,更不能出什么纰漏,万一被调到其他峰去就麻烦了。

    也罢,只能尽量忍让,不和这些小屁孩儿计较,反正以他七转金丹的修为,打二十缸水也不是难事。

    周悦打定了主意,假装愤愤不平又不敢说什么的样子,低声道:“好吧,你们千万别告诉管事,也别告诉小雨。”

    “等你打完水再说吧。”众弟子得意洋洋地走了。

    周悦望着这帮小流氓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放下手里的扫帚,回到大院取了扁担和木桶,认命地开始挑水。

    他在山路上来回往返,不知道挑了多少桶水,眼见日头渐渐西移,天边已是漫天彩霞。

    周悦把木桶放下,擦了一把额上的薄汗,站着歇息了片刻,顺便欣赏彩霞,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还有焦急的喊声:“哥哥!”

    周悦回头一看,白晨雨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他看了看地上那两个大水桶,又看了看周悦晒红的脸,还有额上的薄汗,忍不住捏紧了拳头,而后哑声道:“哥哥,我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神豪:表白99次,〕〔蝴蝶与鲸鱼〕〔二爷家的麻雀成精〕〔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万人迷穿成恋综女〕〔龙君只想休个假[快〕〔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