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夜色沉沉, 万籁俱寂,而云雪楼里,一片春意融融。

    “哥哥, 哥哥……”顾雪城一边低声呢喃, 一边不停地啄吻着怀中人的脸颊耳畔,仿佛永远也吻不够。

    虽然已经稀里糊涂地互相慰藉过了, 但周悦还是觉得十分别扭, 只能被动地承受着那些细碎的亲吻,不好意思主动迎合, 但顾雪城似乎丝毫不在意,连周悦的手指也一一细细吻过,眼底全是滚烫的爱意。

    两人亲密了一会儿, 周悦渐渐想起了一件事情, 既然自己已经和顾雪城相认了, 那么是不是可以直接向他索要炼制凝雪丸的四种药材了?

    周悦刚想开口, 又有些犹豫, 顾雪城对白晨雨似乎有种莫名敌意,而且自己之前一直不肯相认,如今刚刚相认, 又那般亲热过, 便忽然提出这种要求, 搞得“相认”和“亲热”都变得目的不纯起来,仿佛某种交易。

    他忍不住看了顾雪城一眼, 看着那双满是纯然爱意的漆黑眸子, 周悦直觉这种时候不能提出这个要求, 搞不好会弄巧成拙, 适得其反。

    唔, 再等几天吧,反正昨天察看黑化值的时候,才%,不用着急。

    顾雪城黏黏糊糊地吻着他:“想什么呢?”

    “没什么。”周悦随口敷衍道,而后他闭上眼睛,在脑海里召唤出系统,“系统,现在黑化值是多少?”

    实习系统弱弱道:

    “74%??!!”周悦猛地吓清醒了,差点跳起来,“怎么回事?!昨天才%呢,怎么忽然升了30个点?你搞错了吧?!”

    实习系统委委屈屈道:

    方才那个时候,白晨雨应该在家里睡觉啊,怎么黑化值忽然升了30个点?难道那小孩儿遇到什么事情了?有坏人闯进屋子了?

    周悦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再也待不下去了,从床边胡乱抓过几件外裳,匆匆穿了起来。

    顾雪城蹙眉道:“哥哥,你要去哪里?”

    周悦随口道:“我方才忽然想起,屋子里还熬着药呢,估计都快熬干了,我得赶紧回去。”

    “这种小事,我找个下人去处理便是了。”顾雪城不满道,“哥哥就在云雪楼里住下来吧,别回那个破院子了。”

    周悦安慰般亲了亲他的额头,随口哄道:“过两天再说吧。”

    顾雪城忽然被亲了额头,微微一愣之后,唇角止不住地往上翘,果然没有再为难周悦:“嗯,我听哥哥的。”

    周悦不再耽搁,急急忙忙穿好衣裳之后,就提起灵气,匆匆往回赶去。

    当他回到小屋的时候,已是子时末了,整个大院一片漆黑,只有自己那间小屋的窗户隐隐透出烛光。

    周悦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桌上点着一盏油灯,白晨雨坐在桌前,对着那簇小小的火苗发呆,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看不出什么异样。

    周悦四下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坏人,他略微放下心来,轻声道:“小雨,怎么了?”

    白晨雨抬眸看了他一眼,漂亮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也很平和:“哥哥方才去哪儿了?”

    周悦眨了眨眼睛,想起方才自己和顾雪城做的那些事儿,略微有些心虚,又有些不好意思,便含含糊糊道:“我睡不着,出去走走。”

    他一边说,一边坐了下来,打算和白晨雨谈谈心,看看这小子到底怎么了。

    白晨雨漆黑的眼珠细细打量着周悦,最后目光定在了那修长的脖颈上面,他忽然伸出手,轻轻点了点周悦颈侧:“哥哥,你这里红了一块。”

    周悦吓了一跳,赶紧捂住脖颈,有些心虚地讪讪一笑:“可能被蚊子咬了吧,这个季节,外面蚊子特别多。”该死的顾雪城!

    “嗯,外面蚊子多。”白晨雨眸色有几分冰凉,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多问什么。

    周悦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想着那忽然上升的黑化值,小心翼翼问道:“小雨,你……你是不是心情不好?你脸色好难看。”

    白晨雨垂下眸子,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前些日子,我觉得丹田灵气隐隐有聚拢成团的迹象,还以为自己快要结丹了,可是方才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一辈子都没能结丹。”

    原来是做噩梦吓着了。周悦略微松了口气,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做噩梦至于升30个点黑化值吗?白晨雨虽然有些孩子气,但并不是胆小怯懦的人。

    “没事儿的,梦都是假的。”周悦顿了顿,又温声问道,“对了,还有没有发生什么别的事情?”

    白晨雨沉默片刻,艰难道:“我被噩梦惊醒之后,忽然发现,丹田里面聚拢成团的灵气……忽然全散了。我,我好难受。”

    灵气散了?周悦微微一愣,其实这在修行之中,是很常见的事情,只要再花上数月功夫,重新慢慢聚拢就是了。

    原来白晨雨就是因为这件事情,黑化值升了整整30个点?周悦简直啼笑皆非,虽然他一直努力帮白晨雨结丹,但没想到白晨雨自己竟然介意到了这个地步。

    他温声安慰道:“没事儿的,我们慢慢来。”

    白晨雨表情还是十分沮丧,轻轻抿了抿唇,又小声道:“那天在凌霄殿里,我听他们又说起了《五行换丹术》,有时候我真觉得,如果一直没法结丹,不如做个魔修算了。”

    周悦大惊,您老人家可千万别乱来啊,那五行换丹术可是要挖金丹、杀小孩儿的,您一位大男主都变成魔修了,那黑化值还不得爆表?!

    而且,就算不提任务,仅仅从兄长的私心出发,他也万万不能接受白晨雨跑去挖金丹、杀小孩儿!

    周悦脸色都有些变了,赶紧劝说道:“小雨,结丹这种事情,我们慢慢来就是了,你不用着急。对了,凝雪丸的药材我已经有眉目了,你千万不要有那种想法,所谓一步踏错,万劫不复啊。”

    白晨雨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哥哥不愿意我走邪路?哥哥很在乎这个吗?”

    周悦极其严肃道:“自然在乎!非常、非常在乎。”

    白晨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小声道:“那……哥哥在乎我吗?”

    周悦听见他那种语气,心里登时一抖,又想起了前阵子那个青涩的偷吻和告白,他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道:“小雨,你就像我的亲弟弟一样,你对我非常重要。”

    这句话他是真心的,绝对没有骗人。

    白晨雨不甘心地抿了抿唇,声音忽然提高了:“倘若这不是我想要的呢?”

    周悦沉默片刻,轻轻叹了口气:“小雨,你还小,你以后的路还很长。这世上有很多人,很多比我更好千百倍的人,你会在他们里面,找到你一生一世的爱人。”

    白晨雨的声音有些嘶哑:“不会有了。”

    周悦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白晨雨没有回答,只是垂眸望着桌面,仿佛出神一般,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抬起眸子望向周悦的时候,眼底的阴郁已经完全散去,重新换上了明媚笑脸:“嗯,我明白了。我听哥哥的,不会修魔。”

    青少年的心理工作终于做通了,周悦悄悄松了口气,但耳边并没有传来黑化值降低的提示音,他看着白晨雨毫无阴霾的笑容,心里莫名有些忐忑不安,但又琢磨不出什么。

    罢了,这段日子多关心一下小孩儿,另外也要尽快找机会跟顾雪城要药材,赶紧炼成凝雪丸,看看能不能让白晨雨结成九转金丹。

    接下来的几天,倒也平静无波。

    顾雪城悄悄来了几次,每次都会缠着周悦在小树林里亲热一番,两人亲热之余,也商量了一些关于苦清苦真的审问结果,那两人十分倔强,虽然受了刑,但一直不肯松口。

    最后周悦提议,让观慧亲自去劝说两人,顾雪城觉得这法子十分可行,便这么定了下来。

    这天清晨,白晨雨一大早就提起灵剑,慢吞吞地往演武场走去,走到半路的时候,他左右看了看,迅速拐入一条僻静的山道,换上包袱里的内门弟子服饰,而后往凌霄城地牢的方向走去。

    刚到地牢门口,狱卒就拦住了他:“来者何人?”

    白晨雨早有准备,摸出前些天从凌霄殿大管事那里偷来的腰牌:“大管事有几句话,让我问问苦清。”

    狱卒犹豫了一下,这种事情其实不合规矩,但他既不想得罪内门弟子,也不想得罪顾雪城身前的大管事,而且看白晨雨的衣着身法,确实是凌霄城弟子。

    狱卒踌躇片刻,还是点头道:“请随小人来。”

    白晨雨笑道:“多谢。”

    白晨雨被那名狱卒领着,沿着一条阴沉的走廊往地牢深处走去,整座地牢都是用大块黑色花岗岩砌成,走廊两侧的火把微微晃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气氛十分阴森。

    狱卒带着白晨雨走到最里面那间牢房,拿出钥匙打开牢门,恭恭敬敬道:“有什么事情的话,您大声呼唤即可,前面拐角处的值班房里有人。”

    “嗯,我知道了。”白晨雨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龙君只想休个假[快〕〔万人迷穿成恋综女〕〔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