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汉骧〕〔玄武裂天〕〔皇城第一娇〕〔百鬼夜宴图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苦清望着白晨雨, 表情怔然。

    白晨雨淡淡一笑:“苦清大师,不说我了,说说你自己吧。你应该非常恨顾雪城吧, 不然也不会花费这么多年时光, 苦苦谋划,精心布局, 只为了让他身败名裂。”

    苦清沉默片刻,冷冷道:“你为何如此笃定, 那些事情是我做的?你并没有证据。”

    “我确实没有证据,但是我有眼睛。”白晨雨挑了挑眉,“虽然你看起来温和谦逊, 一副高僧模样,但你看顾雪城的眼神, 骗不了我。你从头到尾, 一举一动, 都在针对他, 这整件事情就是一场精心布置的局。”

    白晨雨一字一顿道:“你想让他死。”

    苦清冷冷道:“你只是信口开河罢了。衡州修士张震南、青州药修贺文,还有其他几名修士被挖金丹的时候, 我一直在碧云寺闭关,根本不可能作案。”

    白晨雨嗤笑一声:“苦清, 你拿我当傻子呢?这还不简单, 那几桩案子是苦真做的呗。”

    苦清沉默了。

    白晨雨垂眸望着苦清, 仿佛猫看着爪子下垂死挣扎的耗子,声音不疾不徐:“四转、五转、六转金丹修士,大多由苦真出手, 你自然不在场。但是七转金丹以上的修士, 你都会亲自出手, 因为你不放心苦真,毕竟他是用药物堆上去的八转金丹。我猜,他之所以听你的话,也是因为你帮他寻来天材地宝,让他结成了八转金丹。”

    他笑了笑:“至于清灵子死前,听到什么公鸡打鸣,什么耳后轻笑,都是你在故弄玄虚罢了。你给庙里其他人下了迷药,然后用鸡鸣声惊醒清灵子,再模仿顾雪城的冷笑声,从身后袭击了他。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你却推说是顾雪城用了乾坤晷,把清灵子弄到寅时末挖丹。”

    苦清嘴硬道:“你有何凭证?”

    “这还需要凭证?”白晨雨失笑,“顾雪城是什么人?他杀一个七转金丹修士,就跟杀鸡差不多,还需要动用乾坤晷?”

    苦清无言以对。

    “没话说了吧。”白晨雨抿唇一笑,又道,“至于松灵子临死之前,蘸血写下的那一点,其实是苦清中’清’字的第一笔。你本想擦去,但又觉得可以借此诬陷顾雪城,说成是凌雪仙尊中’凌’字的第一笔,所以才没有擦去,对吗?”

    苦清脸色十分难看,沉默了许久,才淡淡道:“你果然很聪明,几乎都猜对了。但是松灵子临死前写的那一点,并不是清字的第一笔。”

    白晨雨有些意外:“哦?那是什么?”

    苦清闭了闭眼睛:“那是我的俗家姓氏,’谢’字的第一笔。”

    白晨雨挑了挑眉:“谢?也说得过去。但松灵子怎会知道你的俗家姓氏?”

    “松灵子和我师尊一向交好,或许师尊和他说过些什么,他隐约猜到了我的身世。那天晚上,我假装为师尊带话,去卧房找松灵子,当我把剑插入他胸膛的时候,他忽然想明白了,叫出了我的俗家名字。”

    说到这里,苦清缓缓睁开眼睛,沉声道:“我姓谢,单名一个字萧。我姐姐名叫谢婉蓉,是洛州谢家的三小姐。”

    白晨雨蹙眉道:“洛州谢家?没听说过。”

    苦清,或者应该说谢萧,淡淡一笑:“洛州谢家,早就不存在了。二十三年前,在我姐姐的大喜之日,顾雪城的父亲顾如海,动用了法器灵焰,烧毁了整个谢家大宅,烧死了我家一百三十八口人。那个时候,我才五岁。”

    “当时的火好大,好大……到处都是火和浓烟,到处都是尖叫声,还有人肉的焦糊味……顾如海站在高高的屋脊上,我亲眼看见,他在笑,他竟然在笑……”

    说到这里,谢萧重重喘了口气,才哑声道:“我娘是个二转金丹修士,她把我压在身下,用所有灵气撑起了一个小小的法阵,把我护在里面。大火熄灭之后,我活了下来,我娘整个人都烧成了炭,我哭着叫她,用力推她,她忽然拦腰碎成了两截,里面的内脏还是湿哒哒的,肠子流了一地。”

    或许这描述实在太过惨烈,白晨雨也沉默了。

    谢萧闭了闭眼睛:“谢家大宅烧了个精光,我成了个小乞儿,成天在洛州街头捡垃圾吃……你可能没法想象,我甚至吃过死耗子。后来我听说,火灾那天,有人看见我姐夫抱着姐姐跑出了火场,但他们再也没有回来,应该还是遭了顾如海毒手。”

    “从火灾那天开始,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报仇。我改名换姓,想拜入观慧大师门下,观慧大师法眼如炬,发现了我的身世,但他还是收我做了关门弟子,想化解我的心魔。”

    谢萧笑了笑:“我为了修炼碧云寺的高深法门,只能假装放下过往,从此一 心向佛。观慧大师十分欣慰,将他毕生所学倾囊传授,种种天材地宝更是毫不吝啬。五年前,我终于到了七转金丹大圆满,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消息,那顾如海竟然走火入魔,就这么死了。”

    “真是……便宜他了。”谢萧咬牙切齿道,满脸都是不甘的深深恨意。

    白晨雨了然道:“顾如海死了,所以,你只能把满腔的仇恨,通通发泄到顾如海唯一的儿子身上。”

    谢萧冷冷道:“顾如海杀我谢氏满门,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白晨雨微微一笑:“父债子偿,天经地义……你说得很对。那么,我方才的提议,你意下如何?你给我金丹,我为你复仇。”

    谢萧摇了摇头:“就算我把我的金丹也剜给你,你也只有四枚八转金丹。我师尊虽然也是八转金丹,但他是八转金丹大圆满,我去年才刚刚突破八转金丹初阶,我不是他的对手。”

    白晨雨淡淡道:“可他应该已经开始怀疑你了,你如今没有别的选择。”

    谢萧踌躇许久,还是轻轻摇了摇头:“师尊待我恩重如山,我只怕……只怕下不了手。”

    这时,只听“吱呀——”一声轻响,走廊远处的地牢大门,传来了轻微的开门声。

    白晨雨叹道:“观慧大师来了。我暂且回避,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不等谢萧回答,便走进对面一间空牢房,在阴暗的角落坐了下来,静静等待着对面牢房即将上演的好戏。

    他望着观慧走进牢房,忍不住轻轻翘了翘唇角,眼底却一片冰冷,谢萧嘴上说什么观慧对他恩重如山,但态度却犹犹豫豫,无法一口回绝自己。

    在谢萧犹豫的那一瞬间,观慧的结局就已经定下了。

    ……

    一炷香/功夫后,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白晨雨缓缓走进牢房,观慧仰面倒在牢房中间,暗淡无神的眼睛里一片悲哀之色,胸口已经完全塌陷下去,肋骨根根折断。

    他方才弯腰扶起自己弟子的时候,被自己的关门弟子用尽全身灵气,狠狠当胸一掌,碎了五脏六腑。

    谢萧僵硬地跪在观慧尸身面前,脸色一片灰败。

    白晨雨轻声道:“观慧大师已经圆寂了。”

    谢萧颤声道:“方才我假装受刑重伤,骗他过来扶我,可是偷袭失手,并没有一击毙命……他重伤之下,为什么不还手?他明明是八转金丹大圆满,他还带了炼魂钵……“

    白晨雨淡淡道:“他想渡你。”

    白晨雨心想,可惜他太蠢了,你不值得。

    谢萧死死盯着观慧的尸体,整个人渐渐发起抖来,忽然双手捂住脸,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呜咽声。

    白晨雨心中十分厌烦,但还是柔声劝道:“既然已经做了,又何必后悔。你只能和我合作,为谢家满门报仇,才不枉费观慧大师一条性命。”

    谢萧捂着脸,整个人都在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晨雨叹了口气,抽出腰间小刀:“罢了,我来吧。”

    谢萧忽然开了口,声音嘶哑无比:“我来。”

    白晨雨挑了挑眉,把手里的刀子递给了他。

    谢萧的手抖得非常厉害,几乎握不住那柄小小的刀子,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几乎用尽浑身力气,才终于勉强止住颤抖,而后小心翼翼地切开观慧腹部,轻柔地剜出了一枚浑圆的金丹。

    而后,他毫不犹豫地扬起刀子,狠狠扎入自己腹部,活生生剜出了自己的金丹!

    谢萧紧紧握着那两枚染满鲜血的金丹,却并不递给白晨雨,而是缓缓抬头,望向白晨雨,哑声道:“我要你歃血为誓,为我谢家满门报仇雪恨。”

    白晨雨盯着他,缓缓举起右手,狠狠咬破了食指。

    他凌空画出生死血符,一字一顿道:“以我道心,对天起誓,我白晨雨必让顾雪城生不如死,否则道心损毁,堕入畜生道,永世不得超生。”

    血符缓缓散去,周围传来一阵轻微的灵气波动,符咒起效了。

    谢萧缓缓松了口气,而后闭了闭眼睛,摊开右手。

    白晨雨从他手里拈起那两枚带血的金丹,又捡起观慧滚落在地上的炼魂钵,一起放进怀里:“松灵子和秦东来的金丹呢?你藏在什么地方?”

    “凌霄峰后山有座小凉亭,掀开凉亭第一道台阶中间那 块石板,下面有个小瓶子,金丹就在瓶子里面。”谢萧目光木然,哑声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神豪:表白99次,〕〔蝴蝶与鲸鱼〕〔二爷家的麻雀成精〕〔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万人迷穿成恋综女〕〔龙君只想休个假[快〕〔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