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顾雪城眨了眨眼睛, 疑惑道:“哥哥方才在做什么?怎么慌慌张张的?”

    周悦下意识地把那本《五行换丹术》藏在了身后,此时简直心虚无比,赶紧轻咳一声, 试图转移顾雪城的注意力:“我给你做了几块糯米饼,赶紧趁热吃吧。”

    顾雪城眼睛一亮:“真的?”

    “嗯,这次放的不是普通红糖, 是赤云花熬制的红糖, 我也是第一次做, 你尝尝味道如何?”周悦一边说, 一边把顾雪城带到了桌旁, 桌上果然放着一盘黄橙橙的糯米饼。

    因为屋子很小, 桌子就在床边,周悦趁顾雪城的注意力都在那盘糯米饼上的时候,反手偷偷把那本《五行换丹术》塞进了褥子下面。

    顾雪城夹起一块糯米饼,轻轻咬了一口:“唔, 好像有股清香味儿,没有普通红糖那么甜腻。”

    周悦藏好了抄本, 暗暗松了口气,殷勤道:“因为是赤云花熬的红糖嘛, 和普通红糖不大一样。你要是喜欢,就多吃几块吧。”

    不一会儿, 顾雪城就把一盘糯米饼都吃了个精光, 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完全没了外人面前的冰冷模样。

    他抿了抿唇,雪白的脸庞有些泛粉, 挨挨蹭蹭地凑到周悦身边, 一边轻轻啄吻着周悦的耳朵, 一边含含糊糊道:“时辰还早,哥哥……”

    周悦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也被撩拨得有些情动,两人这些天亲热了好几次,虽然周悦对顾雪城那些“妻子”之类的奇葩言论有些心理阴影,也没法接受被男人这样那样,不过普通程度的亲热,他勉强可以接受,也就没有拒绝。

    两人在床上窝了大半个时辰,顾雪城终于勉强满意了,又把周悦搂在怀里,一边轻轻啄吻着周悦洁白的耳廓,一边把玩着周悦纤长的手指,明显心情极好。

    周悦见他心情好,便试探着问道:“对了,我以前炼制凝雪丸的那四种药材,血麝香、护剑莲、玄龟甲、娃娃参,如今还在吗?”

    顾雪城眯了眯眼睛:“哥哥怎么忽然想起这个?”

    周悦轻咳一声:“好久没炼丹了,最近有些无聊,就想试试炼制凝雪丸。”

    他这话倒也不是完全撒谎,只不过没有说这凝雪丸,其实是炼给白晨雨的。

    顾雪城笑道:“哥哥想炼丹了?那些药材都堆在云雪楼呢,哥哥需要的话,我明日就让人送过来。”

    周悦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顺利,登时大喜过望:“明日就送过来?那敢情好。”

    “哥哥要的东西,我怎会不给?这整座凌霄城,包括我这个人,都是哥哥的。”顾雪城抿唇一笑。

    虽然这句情话颇为稚嫩,但周悦胸口还是微微一软,侧头亲了亲顾雪城的脸颊:“嗯。”

    对于周悦的主动,顾雪城明显极为受用,唇角止不住地往上扬,忍不住又把两人的玉佩拉了出来,轻轻凑在一起,细细欣赏着那对洁白莹润、完美无缺的龙凤玉佩。

    他轻声道:“哥哥,我们就像这对龙凤玉佩,是天生一对。我们一辈子都这样,好不好?我们可以在云雪楼赏花,在梨花林舞剑,在后山温泉沐浴……如果哥哥愿意的话,还可以像《赏花宝鉴》里那样,在铺满厚厚花瓣的梨花林里,幕天席地……”

    对于顾雪城那些奇葩幻想,周悦已经雷麻了,可是此时此刻,他看着顾雪城那枚精心打磨的赝品玉佩,想着系统的五年之期,忽然有些心虚,只能含含糊糊道:“嗯。”

    顾雪城轻声道:“哥哥这是答应了,一辈子这样?”

    周悦心虚地别开了眼睛。

    顾雪城以为他害羞,也不在意,轻轻翘了翘唇角,漆黑的眼睛异常明亮,又低头吻了下来。

    两人又亲热了一番,周悦有些累了,便闭上眼睛小憩了一会儿,顾雪城听着他渐渐匀净的鼻息声,轻轻眯了眯眼睛,把手伸进褥子下面,悄无声息地抽出了一本泛黄的抄本。

    “所谓炼丹之术,在于五行互补,先取金丹五枚,再取五行属性童男童女鲜血,于月圆之夜,开炉炼丹……”

    顾雪城略微翻了几页,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忍不住暗暗冷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这白晨雨心术不正。

    那天晚上,白晨雨潜入云雪楼,在窗外偷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感觉到了,他身上有股淡淡的金丹气息。

    前些日子,哥哥之所以能够在自己面前隐藏金丹气息,是因为服用了可以隐藏修为的极品易容丹,但如果没有极品丹药加持,白晨雨一个七转金丹,想在九转金丹面前隐藏气息,简直就是个笑话。

    哥哥忽然想要炼制凝雪丸,多半是想帮助白晨雨结丹,所以说,白晨雨并没有告诉哥哥他已经是七转金丹,说明那颗七转金丹,十有八九来路不明。

    除了那颗七转金丹之外,苦清自焚之前,狱卒说有个年轻的内门弟子来过,虽然面容对不上,但年龄身型都和白晨雨差不多,何况易容也不是什么难事。

    白晨雨既然已经有了七转金丹,还冒着偌大风险潜入地牢,到底是为了什么?观慧、苦真、苦清三人的金丹,当真是被苦清生吞活嚼了吗?观慧的炼魂钵,又去了哪里?

    顾雪城眯了眯眼睛,心里已经有了结论,如此看来,白晨雨的野心,可当真不小。

    哥哥既然发现了这本《五行换丹术》,自然也察觉到了什么,只是那白晨雨是小倌出身,从小伺候男人,擅长谄媚讨好,哄得哥哥把他当成亲弟弟一般,哪怕发现了他的异常,也是左右为难,只能帮他瞒着。

    自己本来是看在哥哥份儿上,才勉强忍受了那个白晨雨的存在,但他既然如此不老实,自己就帮哥哥教训教训他。

    ……

    这一日傍晚,白晨雨练完了一整套《落雪十七式》,正从演武场往回走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而后瞳孔陡然缩紧了。

    眼前并不是自己和哥哥那间破旧却温馨的小屋,而是一间阴暗潮湿的牢房,自己被死死绑在刑架上,灵兽筋脉做成的纤细绳子,一根根深深勒进了皮肉里,让他动弹不得。

    一名身型颀长的雪衣人背对自己,负手而立,那冷漠傲慢的身影,白晨雨简直再熟悉不过了,正是顾雪城。

    白晨雨心念电转间,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自己故意放在褥子下面那本《五行换丹术》,估计不仅被哥哥发现了,还被顾雪城发现了。

    事情的发展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白晨雨心里十分紧张,他暗暗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仔细思索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

    他本来想让哥哥发现《五行换丹术》,然后质问自己,自己一哭二闹三上吊,用自残自毁、堕落成魔威胁哥哥,逼哥哥做出选择,但事到如今,自己却被顾雪城抓进了地牢里,这可如何是好?

    白晨雨迅速转动着脑筋,忽然脑海微微一亮,是了,如此这般,或许会有更好的效果。

    首先,自己必须激怒顾雪城,让他对自己出手。

    但如今还不能完全亮出底牌,否则顾雪城盛怒之下,极有可能杀了自己,所以玉佩的事情,得到那个时候,再亲口告诉他,从而彻底摧毁他整个人。

    所以,眼下的情形,自己得想其他法子激怒顾雪城……是了,让他觉得自己卑劣无比,肆意泼哥哥脏水。

    白晨雨还在琢磨,顾雪城已经缓缓转过身来,淡淡道:“白晨雨,久违了。”

    白晨雨翘了翘唇角,眼底却毫无笑意:“凌雪仙尊,京城一别,好久不见啊。”

    顾雪城并没有和他闲聊的雅兴,直截了当道:“苦清自焚之前,你去过地牢,拿走了金丹。”

    白晨雨挑了挑眉,嬉皮笑脸道:“凌雪仙尊既然已经猜到真相,为何不直接杀了我?难道是……怕哥哥生气?”

    顾雪城轻轻眯了眯眼睛,神色极为阴沉:“怎么,你觉得本座不敢杀你?就凭你那日潜入云雪楼,偷窥本座爱侣私密,本座就该杀你一万次。”

    “偷窥?我何必偷窥?”白晨雨笑道。

    顾雪城蹙眉道:“何意?”

    白晨雨不怀好意地勾唇一笑,声音又轻又柔:“哥哥没告诉你吧?每晚就寝之前,哥哥都会用筷子和我比划,只要我赢了,哥哥就让我碰他一次。”

    他这话纯属胡说八道,那天晚上在云雪楼窗外,他也听见了,顾雪城每晚深夜都会前来察看两人之间的情形,他知道顾雪城根本不会相信,他也不需要顾雪城相信,他只要顾雪城愤怒就行了。

    顾雪城脸色果然变了,咬牙切齿道:“他那般待你,你却如此诋毁于他,真是无耻之尤!”

    “你爱信不信。”白晨雨回味般舔了舔花瓣般的嘴唇,说出的话却无比粗俗,“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早就动过他了,就没怎么温柔,结果哥哥一直哭个不停,我才知道,原来你一直没舍得碰他,哈哈哈,真是抱歉了。”

    顾雪城的面孔越来越阴沉,忽然忍无可忍一般,狠狠一袖拂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龙君只想休个假[快〕〔万人迷穿成恋综女〕〔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