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凌雪仙尊失踪一事, 在修真界闹得沸沸扬扬,在京城青州这些繁华地方,也是街头巷尾, 众说纷纭。

    而京城远郊的徐家镇, 却是一片平静无波, 穷苦平凡的老百姓们只关心自己下一顿饭吃什么,他们并不知道, 也并不关心这些仙家事情。

    徐青萝费力地提着一个大篮子,慢慢往巷子深处走去,巷子尽头有个小院子,院子门口种了棵大槐树, 亭亭如盖。

    徐青萝在大槐树下停住了,她拍了拍崭新的花布衣裳,又仔细理了理略微凌乱的发鬓,想着马上就要见到先生了, 一颗少女心忍不住有些雀跃,又有些忐忑。

    她想着那位先生,清秀的脸蛋有些泛红。

    先生姓周,前些日子刚刚搬来镇上,模样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好看,就像天上的神仙一样, 斯斯文文, 白白净净, 唔, 读过书的二哥说, 那叫风神俊秀。

    先生长得那么好看, 还会熬汤煎药, 手到病除,却还没有妻室,家里只有一个姓白的远房表弟。

    想起那位白公子,徐青萝忍不住瘪了瘪嘴,那位表弟也长得非常好看,不但个子很高,而且脸蛋比隔壁的豆腐西施还漂亮,但他总给自己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就好像……就好像上次进山采药,在山路上遇到的那条毒蛇,嘶嘶地冲自己吐着信子,虽然五彩斑斓,漂亮得很,但让人非常害怕。

    每次自己想和先生多说两句,那位白公子就会笑眯眯地瞥自己一眼,那眼神让自己忍不住激灵灵地打个寒噤,只好赶紧离开。

    这次自己去找先生,他该不会又生气吧?

    徐青萝拎着手里那个沉甸甸的大篮子,想着里面的两样东西,心里稍微安稳了些,自己是去给先生送东西的,白公子应该也没什么好说的。

    先生治好了姥姥的肺痨,姥姥做了些腊肠,让自己带给先生,除了腊肠之外,篮子里还有一大包药材,是先生亲口拜托自己,让自己赶集的时候,去货郎那里取的。

    徐青萝抿了抿唇,看了一眼院子上方的袅袅炊烟,先生应该在家,也不知道是在熬药还是做汤,她想着马上就可以见到那人,只觉得心里仿佛有只小鸟儿在飞。

    周悦站在厨房里,一边漫不经心地搅动着锅里的鱼羹,一边望着窗外的小院子。

    那个雷雨夜之后,他和白晨雨连夜离开凌霄城,来到了这个京城远郊的小镇子,又花了十二两银子,买下了这间两进的宅子,和白晨雨住了下来。

    掐指一算,已经快两个月了。

    此时此刻,厨房外面的小院子里,白晨雨穿着一身青灰色粗布衣裳,正微微弯腰,认认真真地晾晒药草。

    虽然白晨雨已经将身上的灵气和威压完全收敛起来,但仍然掩不住九转金丹那种难以言说的光华,他看起来比以前更好看了,甚至隐隐有了上位者那种颐指气使的气质。

    只是带来这一切的那颗九转金丹,是顾雪城的。

    周悦握紧了手里的木勺,心里阵阵闷痛。

    白晨雨晾完了药草,又拿起大扫帚,认认真真打扫了院子,然后端着簸箕,倒了一些玉米粒给笼子里的小鸡。

    身为一名九转金丹的顶级修士,他明明已经可以开宗立派,却在一个凡间的小院子里做这些粗活儿,还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没有任何勉强。

    做完这一切之后,白晨雨步履轻松地走进厨房,笑嘻嘻道:“哥哥,今天吃什么?”

    周悦垂下眸子,淡淡道:“鱼羹。”

    白晨雨来到他身后,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黏黏糊糊地撒娇道:“哥哥,我想吃红糖糯米饼了。你做给我吃,好不好?”

    周悦胸口一闷,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

    见周悦不肯吭声,白晨雨眯了眯眼睛,乖觉地不再强求,自己端了个小板凳,坐在旁边剥起豆子来,嘴里还低声哼着歌儿:“三月春呐,桃花开呐……”

    自从斗倒了顾雪城,白晨雨每天心情都极好,哪怕偶尔被周悦拒绝,也丝毫不会恼怒,他似乎已经笃定,自己早晚可以把周悦磨到手。

    周悦不想面对他,转身开始切菜,他木然地切着案板上那堆荠菜,脑子里却总是想着方才白晨雨说的“红糖糯米饼”那五个字,心神恍惚间,食指微微一疼。

    白晨雨扔下手里的豆子,紧张地冲了过来:“怎么了?切到手了?”

    周悦摇了摇头:“一点皮肉伤罢了。”

    白晨雨看着他流血的手指,心疼地抱怨道:“哥哥怎么这么不小心? ”

    他握住周悦的手,低头想舔那抹血痕。

    指尖碰触到那花瓣般的娇嫩唇瓣的一瞬间,周悦猛地打了个哆嗦,狠狠往回一抽!可是和过去不同,此时此刻,白晨雨五根修长的手指仿佛铁铸一般,周悦虽然是七转金丹的修士,但却根本抽不动。

    周悦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和白晨雨直直对视,不知道什么时候,白晨雨已经比他高了一些,虽然模样还是那么漂亮,但垂眸看着他的时候,压迫感已经非常强了。

    周悦低声道:“小雨,别太过分。”

    白晨雨眯了眯眼睛,眸色有些阴沉,五根手指紧紧抓着周悦的手腕,虽然没有进一步动作,但也没有放开周悦,厨房里一时间鸦雀无声。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只听“吱呀——”一声轻响,厨房门开了,而后是少女松了口气的声音:“先生,你家院门开了一条缝,我还以为遭贼了,还好没事。”

    原来是巷子口的徐家小姑娘。

    周悦狠狠一挣,白晨雨勉强松开了手,周悦赶紧不着痕迹地抽出手,心里松了口气。

    徐青萝并没有发现异样,她小心翼翼地把篮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先生,上次你煎的那碗药汤特别管用,我姥姥现在都不怎么咳了,这是她做的腊肠,让我带给你们尝尝。”

    她吧那碟腊肠放在案台上,又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大包药材:“对了,这是先生你要的药材。”

    周悦诚心诚意道:“真是多谢你了。”

    徐青萝清秀的脸庞微微一红:“先生帮了我家那么多,这是我应该做的。”

    白晨雨站在旁边,抱着双手冷冷地盯着徐青萝,漂亮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徐青萝咽了口唾沫,明显有些害怕。

    “小雨,你现在穿的鞋子,就是徐姥姥给你纳的,还不赶紧向徐姑娘道谢。”周悦轻斥道。

    白晨雨抿了抿唇,果然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哥哥说的是,麻烦徐姑娘代我谢过姥姥。”

    “没事儿的,一双鞋而已。”徐青萝有些无措地挥动着双手,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这白公子虽然十分可怕,但好歹还愿意听先生的话。

    她犹豫了一会儿,又有些不好意思道:“先生,我姥姥虽然好了许多,可我弟弟昨晚受了凉,今早有些发热,您能不能过去看看,给他开两副汤药?”

    “只是发热?”

    “还有些上吐下泻。”

    “或许是肠胃受寒,并无大碍。”周悦沉吟道,“这样吧,我让小雨和你一起去,我教过他不少药理,这些小病他也可以处理。”

    徐青萝小声道:“哦。”

    白晨雨明显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乖巧道:“嗯,我听哥哥的。”

    白晨雨收拾了一些药材,就跟着徐青萝离开了院子,周悦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稍稍松了口气。

    自从来到徐家镇,白晨雨一直表现得十分乖巧,黑化值也很平稳,可是最近又渐渐不老实起来,方才舔手指那种事情,偶尔也会发生。

    周悦心里清楚,白晨雨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如今和以前不一样,白晨雨不再是那个脆弱少年,如果他想对自己用强,自己根本阻止不了。

    不过由于自己态度强硬,白晨雨似乎暂时没有强迫的意图,一直试图软化自己,但是谁也不能保证,白晨雨这种耐心能够维持多久。

    这段日子以来,周悦认真分析过,白晨雨和顾雪城虽然都经历坎坷,但又不太一样,所以不能用同样的法子对待。

    顾雪城自幼知道自己资质出众,虽然因为父亲的恶意,从小饱受折磨,但并没有受到太多羞辱,骨子里还是非常高傲的,三观也没有太歪。

    但白晨雨从小生活在极其恶劣的环境里,被一个妓/女生在白家门口,白家老爷把他当成污点,白家大夫人把他当成眼中钉,兄弟们把他当成肮脏的老鼠,连下人们都把他当成解气的玩意儿。

    后来,他偶然被仙门发现拥有灵根,好不容易有了一丝希望,又被诬陷成勾引嫡兄,毒害嫡母,无数折磨毒打之后,被卖给了人贩子。

    到了金蕊楼,更是受尽种种羞辱,虽然因为年纪太小,还不能接客,但是种种调/教虐待是免不了的,平时还要端茶倒水,低眉顺眼地服侍客人,偶尔被猥亵揩油也是难免的。

    在这种糟糕的环境长大,白晨雨的内心已经是千疮百孔,所以自己出现之后,他就把自己当成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死抓着不肯放手,自己成了他的一切。

    周悦痛苦地揉了揉眉心,通俗地讲,白晨雨就是个二极管,他把自己当成了一切,把其他人都当成蝼蚁。

    而 在这个时候,自己却采用了和对待顾雪城一样的策略,保护他,照顾他,怜惜他,结果让他愈发沉沦,死死揪住自己这根救命稻草不放,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和顾雪城的事情之后,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龙君只想休个假[快〕〔万人迷穿成恋综女〕〔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