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接下来的日子, 倒也平静无波,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冬月。

    天气渐渐转寒,在一个小雪天, 周悦雇了一辆马车, 带着白晨雨和徐青萝, 来到了繁华的大梁京城。

    三人在客栈里住了几天, 周悦托付的田宅牙行,就帮周悦找到了一间两进的小院子,院子位于一条胡同深处, 胡同里面住了十几户人家,大部分都是些富裕商贾, 还有两位六品京官,很是安静。

    周悦花了十五两银子,从一名告老还乡的六品京官手里租到了这间两进的小院子,顺便把院子里的两名嬷嬷也雇了下来, 院子虽然不大,但是十分清静,院子中间还有两棵郁郁葱葱的大槐树。

    白晨雨对这个院子十分满意, 徐青萝更是非常喜欢,还说等来年槐花开了, 一定要做槐花鸡蛋饼给周悦尝尝。

    安顿下来之后,周悦一边调养身子,一边卖些药材, 偶尔还会帮附近的商贾小吏们开几副汤药, 卖几丸普通丹药, 白晨雨负责收集药材, 徐青萝负责跑腿送药,渐渐略有了一些声誉。

    就这样休养了一段日子,周悦觉得身子好了些,白晨雨也稍稍放心了,但还是经常弄一些灵药回来,什么千年山参啦,什么化形茯苓啦,逼着周悦服用,还不许周悦炼丹,免得又损耗了身子。

    这天下午,阳光明媚灿烂,苍穹碧蓝如洗,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白晨雨和徐青萝都不在家,周悦喝了一盏汤药之后,坐在书房窗前发呆。

    他望着窗外灿烂的阳光,心里忍不住有些痒痒的,索性站起身来,披了件貂领锦袍,想出门打探消息。

    走出胡同不远,就是一条热闹的大街,今日阳光正好,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周悦东张西望,沉郁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街头有座两层高的茶楼,高高挑出的青色招子上面,写着“聚仙楼”三个绣金大字。

    周悦忍不住暗暗吐槽,果然在小说里面,八成客栈都叫悦来客栈,八成茶楼都叫聚仙楼,不过这种茶楼正是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各种乱七八糟的小道消息最多。

    他沉吟片刻,抬脚进了茶楼,刚刚进门,小二就热情地迎了上来:“客官,喝点什么?”

    周悦淡淡道:“来一壶湖州香片吧。”

    小二高声道:“好咧!客官您先坐,马上就来!”

    周悦点了点头,寻了个靠窗的安静位置坐了下来,他望着窗外明媚无比的灿烂阳光,熙熙攘攘的热闹人群,想起了多年前带着顾雪城来到京城的情形,一时间思绪万千,只觉得恍如隔世。

    那时顾雪城才十八岁,还是个单纯俊美的少年,白晨雨才十四岁,还是个可怜兮兮的小倌……周悦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端起桌上那盏香片茶,轻轻抿了一口。

    茶水有些微烫,入口略微苦涩,正在此时,他听见隔壁桌传来一阵高声议论。

    “你们听说凌霄城的事了吗?东海剑派长老纠结了几个门派上门挑衅,想抢凌雪仙尊那柄赤霄剑!”

    周悦微微一愣,不留痕迹地瞟了隔壁桌一眼,隔壁桌坐着几名穿着考究的凡人,不过京城龙蛇混杂,很多凡人也有一些消息渠道。

    一个人讶异道:“东海剑派好大的胆子,竟敢去凌霄城抢东西?”

    另一个人叹了口气:“凌雪仙尊在的时候,自然人人毕恭毕敬,可是如今凌雪仙尊已经失踪快一年了,所谓人走茶凉,有些人自然开始肆无忌惮了。”

    “是啊,凌霄城守着问剑谷,问剑谷可是传说中的上古战场,灵气浓郁至极,四大法宝之一的赤霄剑又没了主人,还有那些数不清的天材地宝……没了凌雪仙尊的凌霄城,简直就是块肥肉,人人都想咬一口。”

    “可是凌霄城不是还有陆子霖、林思韵他们吗?”

    “东海剑派人多势众啊,据说这次他们出动了五位闭关长老,里面有三个八转金丹初阶,还有两个七转金丹大圆满,陆子霖和林思韵都受了重伤,才勉强保住了赤霄剑,保住了凌霄城的颜面。”

    有人愤愤道:“要是凌雪仙尊还在,岂容东海剑派如此嚣张!”

    听到这里,周悦忍不住问道:“几位兄台,顾……凌雪仙尊还没有消息吗?”

    一人叹道:“是啊,一年多了,一直杳无音讯。依小弟猜测,或许已经陨落了,也未可知。”

    “我怎么听说是没了修为,没脸再留在凌霄城,自己走了……”

    周悦心里自然明白,顾雪城只是闭关了,但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出关,估计至少也要一两年吧,顾雪城出关之日,便是天下震动之时。

    隔壁桌又聊了一会儿修真界的事情,不过近日修真界没什么大事,除了某些门派觊觎赤霄剑之外,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聊了一会儿之后,又开始聊皇宫的事情。

    有人神秘兮兮道:“你看见街头的皇榜了吗?”

    “什么皇榜?”有人疑惑道。

    “小弟听说,宫里那位荣贵妃得了怪病,太医们全都束手无策,就连国师都没有法子,皇上只好张榜求医。”

    “什么怪病啊?”有人好奇道。

    “这我哪儿知道啊,皇榜上也没细说,毕竟是宫里贵人的事情,谁说得清楚。”

    “我倒是略知一二。我老婆娘家的三表妹在宫里的浣衣局洗衣裳,有天晚上,她偶然听见送衣裳的小宫女们聊天,说荣贵妃怀了个……鬼胎,把人都吸干了。”

    “鬼胎?!竟有这等事情?”

    “嘘,莫论皇家事,小心隔墙有耳。”

    “哈哈哈,喝茶,喝茶。”

    鬼胎?周悦眨了眨眼睛,如果牵扯到妖邪魔物,这种事情太医院自然解决不了,自己倒是专业对口。

    他抿了一口香片茶,暗暗沉吟起来。

    顾雪城并不知道白晨雨是九转金丹资质,再加上自己为了帮他凤凰涅槃,拿走了很多辅助结丹的灵药,从顾雪城的角度思考,他一定会以为自己带着白晨雨,找了一处灵气充裕的地方,炼制各种灵丹妙药,给白晨雨稳定境界,帮他完全控制九转金丹。

    所以,周悦反其道而行之,并没有去那些灵气浓郁的山脉隐居,也否决了白晨雨所说的,直接控制一个拥有灵脉的门派,而是带着白晨雨和徐青萝,在最繁华的京城躲了起来,大隐隐于市。

    而人间最安全,最不容易被怀疑的地方,又是什么地方?用现代的话来讲,自然是……体制内。

    周悦轻轻抿了一口茶,竖起耳朵,细心听着隔壁那桌的八卦,听了一会儿,他基本确定了,荣贵妃确实惹上了某种邪物。

    只要自己能治好荣贵妃的鬼胎,那么做个挂名太医,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有了皇室人脉,再编造一套完整的身份,把白晨雨和徐青萝说成自己的表弟表妹,这样,自己就从一名十分可疑的散修,变成了拖家带口的太医。

    顾雪城绝不会想到,自己为了躲他,竟然能做到这个份儿上。

    周悦打定了主意,放了一小块碎银在桌上,而后离开了茶楼。

    他走到街头,墙壁上果然贴着一张明黄色的皇榜,但上面只写了寥寥数语,并没有说清楚病人的情况,不过荣贵妃是宫里贵人,又是皇室女眷,还牵扯到鬼胎这种事情,皇榜自然不会说得太仔细。

    周悦眯了眯眼睛,轻轻揭下那张皇榜,卷起来揣进了衣袖里。

    这时,日头已然西斜,天色渐渐阴沉下来,一阵寒风迎面刮来,周悦忍不住激灵灵地打了个寒噤,他是七转金丹,以前从来不畏寒暑,可是自从那三次双修之后,他竟然开始怕冷了。

    真是不中用啊。周悦无奈地摇了摇头,紧了紧锦袍领口,慢慢往回走去。

    刚刚走进院门,白晨雨就急匆匆地迎了上来,他一边给周悦披上一条厚实的毛领披风,一边埋怨道:“我弄了些上好的千年雪莲回来,正让青萝给哥哥熬雪莲银耳羹呢,哥哥跑哪儿去了?该不会又去买炼丹药材了吧?你如今身子虚弱得很,这段日子千万不要炼丹了,赶紧进屋里避风。”

    周悦被他搂着往卧房走,只能无奈道:“在家里闷久了,出门随便逛逛,我多大的人了,还要你操心?还有,这世上最好的千年雪莲,都种在京郊碧云寺的千年池里,你又是怎么弄来的?”

    白晨雨说漏了嘴,眨了眨漂亮的眼睛,随即嘴硬道:“苦真那个老王八蛋,不知道祸害了多少稚龄童儿!碧云寺出了这样的老畜生,我取他们一些雪莲又有何妨?”

    “……”周悦无话可说。

    他心里忍不住暗暗叹气,虽然白晨雨最 近的黑化值很平稳,一直保持在70%左右,发现自己生病之后,也不再动手动脚,但是这种理不直气也壮的神逻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掰得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龙君只想休个假[快〕〔万人迷穿成恋综女〕〔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