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
    这一天正是二月初十, 天气还有些寒冷,凌霄城却一片热闹非凡,从一大早开始, 内门弟子、外门弟子、洒扫仆役们就开始为晚上的晚宴做准备了。

    周悦原本有些担心, 害怕顾雪城给他穿那些不伦不类的薄纱衣裳, 把他打扮成娈宠模样,然后带到凌霄殿羞辱一番, 出乎他意料的是,顾雪城竟然给他准备了一身素青锦袍。

    这身素青锦袍款式典雅,交领宽袖, 袍角绣着精致仙鹤暗纹,看着十分飘逸出尘, 和周悦以前做灵犀峰主时的穿戴有些相似,丝毫没有娈宠的样子。

    周悦有些忐忑地换上锦袍, 顾雪城抬了抬下巴, 他只得按照顾雪城的意思,转了一圈。

    顾雪城看着周悦和以前一模一样的清雅装束, 喉头难耐地动了动,而后掩饰般轻咳一声:“你觉得本座今日这身如何?”

    周悦这才发现,顾雪城今日穿了一身雪白锦袍, 款式隐约有些熟悉, 似乎是他十七八岁时最爱的那种款式,只是精致繁复了许多,袍角还绣着暗金云龙纹。

    顾雪城原本就肤色雪白, 眉眼漆黑, 此时穿上这身衣裳, 简直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又隐隐有几分过去的模样,周悦看得有些发愣。

    见周悦不回答,顾雪城抿了抿唇,又固执地重复问道:“到底如何?”

    周悦回过神来,衷心道:“真好看。”

    说完之后,他又有些忐忑,顾雪城如今和往日不同,脾气十分喜怒无常,自己这话似乎有些逾越了。

    顾雪城却并不生气,眉眼还舒展了些,过了一会儿,忽然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东西,扔给周悦:“拿去罢。”

    周悦接住一看,居然是自己那枚鸾凤玉佩。

    实习系统哭诉道。

    周悦长长松了口气,赶紧安慰了系统几句,同时又有些疑惑,顾雪城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把玉佩还给自己了?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顾雪城犹豫了一会儿,别别扭扭地从自己脖子上扯出一枚蟠龙玉佩,和周悦那枚鸾凤玉佩凑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圆。

    不仅如此,凑在一起之后,两枚玉佩还同时发出了淡淡白光,和白晨雨那枚真玉佩的效果一模一样。

    顾雪城淡淡道:“你看,这才是完美的一对。白晨雨那枚玉佩,破破烂烂的,上不得台面。”

    周悦怔然望着那两枚玉佩,沉郁的心情稍稍舒展了些,还略微有些好笑,顾雪城如今已经是十全金丹的顶级修士,自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改造玉佩,让玉佩合在一起之后,发出淡淡白光,只是这做法未免有些幼稚。

    好笑之余,他又有些惆怅,顾雪城如此固执,不过是不甘心罢了,他已经有道侣了,自己应当尽早离开才是,而不是在这里纠缠不清。

    顾雪城仔细观察着周悦的表情,忽然下定决心一般,轻声道:“你上辈子欠白晨雨的,本座已经用金丹为你偿还了,从此不要再提。从今往后,你就安安心心做本座的妻……妾,长长久久地服侍本座。”

    周悦一开始有些怔然,听到后面又有些哭笑不得,顾雪城折磨了自己一段时间,如今消了气,还真打算让自己给他做妾?

    见他不肯回答,顾雪城又循循善诱道:“所谓前世缘分,其实虚无缥缈,算不得什么。至于以身相许,更是无稽之谈,完全没有那个必要。那些话本都是假的,你不需要为白晨雨做那些事情,明白吗?”

    周悦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沉默。

    顾雪城抿了抿唇,以为他在顾忌什么,又勉勉强强承诺道:“本座知道,你一时糊涂,曾经……服侍过他,本座不嫌弃你。”

    周悦默然无语,顾雪城觉得说得差不多了,便沉声道:“你自己好好想想罢。”

    过了一会儿,眼见天色渐晚,顾雪城便带着周悦下了云雪楼,走过云雪桥,来到了凌霄大殿。

    此时漫天彩霞,正是傍晚时分,晚宴还没有开始,但是凌霄大殿已经极为热闹。

    内门弟子、外门弟子、洒扫仆役、侍女小厮们四下忙碌着,各峰峰主、清风明月全都到了,和凌霄城关系密切的几位掌门也陆陆续续到了。

    “帝君到——”

    顾雪城刚刚现身,众人登时涌了上来。

    “在下见过帝君。”

    “听闻帝君凤凰涅槃,一直不胜向往,今日终于能一睹尊容,真是三生有幸。”

    “帝君此番涅槃,除去上古仙帝之外,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即便是上古仙帝,只怕也难以比肩!”

    顾雪城听着那些极尽奉承阿谀的恭维之词,并不回应,只淡淡点头,态度十分倨傲,有时候还偷偷瞟周悦一眼,仿佛一只众星捧月的孔雀,暗暗炫耀着什么。

    周悦心不在焉地盘算着待会儿怎么溜去后花园,偶尔敷衍地对顾雪城翘一翘唇角,赞叹般轻轻点头,顾雪城紧绷的雪白下颌便渐渐放松了。

    不少前来恭贺的修士都忍不住偷偷打量周悦,很多人都听说了一些流言,目光十分好奇,但周悦衣着清雅,态度大方,顾雪城对他的态度也比较尊重,渐渐地,那些异样的目光也就消失了。

    只有那几位峰主知道一些内幕,表情都有些古怪,林思韵站在远远的地方,不断偷看周悦,目光十分复杂;陆子霖板着张脸,根本不看周悦,仿佛很是鄙夷;罗仙则有些同情。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多时,晚宴就正式开始了。

    顾雪城坐在凌霄大殿上首宽大的纯金龙椅上,周悦坐在他左边的紫檀木太师椅上,这个位置十分微妙,既不是正式的道侣位置,又不是侍妾娈宠的位置,众人目光都有些好奇。

    顾雪城喝了两杯灵酒,漆黑的眼睛看了看桌上的葡萄,又忍不住往周悦那边瞟,周悦头皮发麻,生怕他一个兴起,让自己坐到他大腿上去,喂他吃葡萄什么的,还好顾雪城没有忽然发疯。

    酒过三巡之后,顾雪城起身往侧殿走去,路过周悦身后的时候,淡淡道:“本座去看看道侣,你且留在这里。”

    周悦心里有些难受,但也知道自己没资格计较什么,而且很快就要离开了,便轻轻点了点头。

    顾雪城细细观察着周悦黯然的表情,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既有些心疼,又有些暗暗欢喜,还有些恼恨自己,不过是一点点甜头,竟然如此轻易地心软了。

    如果……如果哥哥真的有一丝在意自己,那枚九转金丹,自己就当是为他还债了,不再和他计较,还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哥哥,自己的妻子。

    至于什么前世缘分,白狐报恩,不过是些缥缈传说,荒唐话本罢了,等日子久了,他也就把什么恩人,什么白晨雨给忘了。

    唔,哥哥似乎很在意自己那位“道侣”,说不定会悄悄跑去偷窥,到时候被自己逮个正着,哥哥就只能承认吃醋了,承认还是有些在意自己。

    顾雪城想着想着,唇角略微翘起了一点儿,而后偷偷隐匿了身形,从侧殿绕回了凌霄大殿,虽然有些唾弃自己,但他还是很想看看,哥哥因为自己有了道侣,伤心难过的样子。

    周悦坐了一会儿,大殿里的修士们开始互相敬酒,一片热闹之中,他假装不胜酒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仿佛要去后殿更衣。

    到了后殿之后,他四下看了一圈,发现没人,立刻偷偷从后门溜了出去,拐过几道回廊,来到了后花园中。

    此时正是万籁俱寂,月上中天。

    周悦正忐忑不安地左顾右盼,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周,周峰主。”

    他吓了一跳,赶紧回过身,而后松了口气,拱手道:“罗峰主。”

    来者居然是千机峰峰主罗仙,那位天下第一的炼器大师,他一双小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周悦,白胖的脸一片酡红,估计灵酒喝多了,到后花园来清醒一番。

    罗仙打量着周悦,稀里糊涂地叹道:“真是造化弄人啊,你和你大哥,都让他们顾家给糟蹋了……”

    周悦有些尴尬。

    罗仙迷迷糊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赶紧补救道:“唉,其实帝君对你确实很上心。前些年你出了事,他几乎耗尽灵气,不知道启动了多少次乾坤晷,也没能把你救回来……他还不肯放弃,把你的身体留了下来。”

    周悦想起顾雪城每日喂那尸体指尖精血,心里阵阵难受。

    罗仙摇了摇头,嘟哝道:“那乾坤晷也真是邪门儿,据说当初仙魔大战,仙帝道侣为了不连累仙帝,自刎而亡,仙帝心痛欲绝,终于启动乾坤晷,杀退了魔皇。但就算那样,仙帝也没能□□侣。”

    周悦苦笑道:“可能都是命数吧。”

    罗仙挥了挥袖子:“罢了罢了,我先回去了,周老弟你慢慢逛吧,有空记得来千机峰玩儿,我最近做了个七星阵法,撒豆成兵,你肯定没见过。”

    周悦望着罗仙醉醺醺的背影,忍不住有些羡慕,罗仙生平只爱法宝,对情爱没有丝毫兴趣,或许这也是一种幸福吧。

    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哥哥。”

    周悦猛地抬起头,登时大喜过望:“小雨!”

    来者轻盈地从树上跳了下来,一身黑衣劲装,容貌清俊漂亮,正是白晨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龙君只想休个假[快〕〔万人迷穿成恋综女〕〔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