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顾雪城死死盯着那个容色秀雅的青衫人, 盯着那个无数次在梦境里看到的身影,整个人犹如雷噬,完全僵住了。

    那是……哥哥?

    他脑海里一片白茫茫的, 什么也无法思考,只是死死盯着那个温和微笑的人,脑子里嗡嗡嗡直响, 连眼睛也不敢眨一下,生怕对方忽然消失了,连呼吸也不敢大声, 生怕把这个缥缈的梦境吹散了。

    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像上次那样,看到了幻境?

    是啊,上次他在乾坤晷幻境里看见的那间屋子,看见哥哥和别人嬉笑打闹的样子,也是这么清晰, 也是这么真实, 让他痴心妄想了好多年, 最后被击得粉碎。

    顾雪城紧紧咬着牙关,不敢发出半点声息,而后缓缓从丹田抽出一丝灵气, 那丝灵气宛如游蛇一般, 悄无声息地探了过去。

    周悦微笑着,说着些什么,顾雪城看着那张温和微笑的面孔, 几乎控制不住那丝细细的灵气, 灵气剧烈颤抖着, 终于极轻地碰了碰对方的脸颊, 温热的, 踏实的。

    周悦似乎觉得有点痒,摸了摸脸颊,疑惑道:“有虫子?”

    灵气碰到对方脸颊的一瞬间,顾雪城只觉得自己那颗高高悬起的心脏,蓦然从九天之上坠下,而后被人温柔接住了,他胸口忽然一阵难以言说的虚软,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摇晃了两下,几乎有种站立不稳的感觉。

    不是梦境,不是幻觉……

    顾雪城扶住旁边一棵枯树,重重喘了两口气,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篝火边的周悦,仿佛流浪多年的忠诚凶兽盯着自己的主人。

    他看着那人疑惑地摸了摸脸颊,看着那人向白晨雨说了几句什么,看着那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切都是那么真实,那么鲜活。

    渐渐地,顾雪城眼前模糊了,潮水般的狂喜从他心底疯狂涌了上来,不是做梦,不是幻境,真的是那人,真的是……哥哥。

    他紧紧盯着那个温和微笑的人,胸口重重起伏着,几乎是不由自主地迈出了一步,他想立刻解开隐身法术,狠狠把那人拥入怀中,问他疼不疼,痛不痛,让他打自己,骂自己,或者给自己一剑……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白晨雨嘟哝道:“当初哥哥化成小狐狸回来找我,还狡猾地藏在盖盘子的黄金罩里面,吓了我好大一跳,如今却不准我提小狐狸,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周悦秀雅的面庞泛起了一层粉色,似乎极为羞窘,而后咬牙道:“闭嘴,不许提了!”

    “好吧,我不提小、狐、狸了,再也不提小、狐、狸了。我知道哥哥做小、狐、狸,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摇尾巴讨吃的,也是因为太饿了……哈哈哈……”白晨雨说着说着,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周悦直接炸毛了,随手拿起地上一根枯枝,狠狠给了白晨雨脑门一下:“白晨雨!反了你!”

    白晨雨也捡起一根枯枝,仿佛当年用筷子练剑一般,和周悦打闹起来:“哥哥耍赖,哥哥偷袭!”

    顾雪城怔然望着两人随意自然地嬉笑打闹,迈出去的左脚不由自主地收了回来,因为狂喜而几乎无法思考的大脑也渐渐冷静下来,一颗沸腾的心缓缓沉入了冰冷的水底。

    小狐狸……小狐狸……原来,那只又小又软的小白狐,是哥哥的原身?

    当初在云雪楼的时候,哥哥伤心欲绝,跳楼……自尽,最后灵气耗尽,化成了花瓣,所以没法像上次那样,化为人身回到人间,只能用原身回来,偷偷找白晨雨?

    白晨雨还说,哥哥为了见他,甚至藏在盖盘子的黄金罩子里,哥哥虽然有些恼怒,但并没有否认……所以,白晨雨说的是真的。

    顾雪城望着嬉笑打闹的二人,胸口一片冰冷,渐渐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明白了,哥哥的修为比自己想象的高一些,所以……自尽之后,魂魄并没有消散,但还是伤得很严重,几乎灵气耗尽,甚至无法化为人身。

    可是哥哥太过惦记白晨雨了,甚至等不及化为人身,就匆匆忙忙用原身回来找他,那么小、那么弱的一只小狐狸,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躲过了多少修士的抓捕,才混进了玄渊城,藏进黄金罩子里,被送到了白晨雨面前。

    想着小狐狸艰难回来的样子,顾雪城只觉得心中又酸又苦。

    对了,前些天在云雪楼外,自己盛怒之下,启动乾坤晷,对白晨雨下了杀手,可是在最后一刻,被小狐狸拼命拦住了。

    哥哥被自己抓回来之后,一直努力隐藏身份,宁愿做一只小狐狸,宁愿被关在笼子里,也不肯向自己坦白。

    顾雪城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段日子,想起了小狐狸在自己面前乖巧瑟缩的样子,想起了那双乌溜溜的眼珠怯生生地看着自己的样子……

    他忽然明白了,哥哥在害怕自己。

    想到这里,顾雪城只觉得胸口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哥哥害怕自己,他竟然害怕自己。

    他宁愿哥哥怨恨自己,讨厌自己,甚至想杀了自己,也不愿哥哥害怕自己,他根本无法忍受,光是想一想,就有种窒息般的感觉。

    可是,可是自己做了那样的事情,仗着十全金丹的修为,肆意糟践了哥哥那么多回,哥哥怎么可能不害怕自己?

    顾雪城愣愣望着篝火旁边嬉笑打闹的二人,只觉得一颗心渐渐沉入了冰冷的湖底,那二人仿佛自成一个温馨世界,而自己只是一个孤零零的局外人,一个可悲可笑、可耻可恨的赝品。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终于停止了打闹,白晨雨望着周悦,轻声道:“哥哥,你还回去吗?”

    顾雪城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他甚至极其可悲地想,哪怕为了不引起自己的怀疑,哪怕为了保护白晨雨,哥哥能不能回到自己身边,再呆几天?

    自己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好好保护那只又小又软的小狐狸,绝不做任何逾越的事情。

    “没有那个必要了。”周悦摇了摇头,顾雪城进谷之前,做了充分准备,又是十全金丹,一路上不太可能遇到危险,倒是白晨雨这边,需要自己盯着。

    没有那个必要了……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个答案,顾雪城还是觉得一阵钻心痛楚。

    白晨雨笑道:“也是。”

    周悦笑着摸了摸白晨雨的头发,顾雪城看着两人的样子,忍不住紧紧握住了拳头,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一丝血液顺着指缝渗了出来,但他竟然没有丝毫感觉。

    渐渐地,一阵疯狂的杀意涌上了顾雪城胸口,自己在这里看着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只要杀了白晨雨,把那人抓回去就行了,这对自己而言,实在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他望着亲密无间的两人,眼睛渐渐一片血红,右手不由自主地按住了赤霄剑柄,只要一剑,就能削了白晨雨脑袋,然后把哥哥弄回云雪楼,再也不让他离开……

    可是,可是……那道红衣白发的安静身影,那漫天飞舞的雪白梨花,陡然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顾雪城胸口如遭重击,仿佛大梦初醒一般,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几步,他怎么又起了那种念头?他已经做了太多错事,怎能如此不知悔改?

    他死死咬紧了牙关,几乎用尽了浑身力气,终于缓缓放下了按着剑柄的右手。

    这时,白晨雨笑道:“哥哥,听说魔界封印附近,有好多好多上古法宝,我要多捡一些回去,哥哥也要帮我捡啊,咱们说好了。”

    周悦的语气几乎有些宠溺:“当然。”

    顾雪城渐渐听明白了,白晨雨和周悦似乎想到魔界封印附近,收集各种天材地宝。

    魔界封印所在的位置,是古战场最中心的位置,当年那场仙魔大战中,陨落了无数顶级修士和顶级魔修,他们的本命法宝自然都遗落在了那个地方,白晨雨既然进了问剑谷,想去捡一些法宝,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是,根据那些古籍的记载,这里距离魔界封印的位置,至少还有接近五百里距离,一路上不仅无法御剑,还有无数妖兽魔兽,非常危险。

    而且,白晨雨此人行事恶毒,性子偏激,又是自己的手下败将,还曾经两次抛下哥哥,这样的人,真能带着哥哥安全抵达,然后平安返回?只怕遇到危险,他就抛下哥哥,独自逃命了。

    顾雪城深深吸了一口气,在这个地方,只有自己可以护住哥哥,保他平安。

    可是,倘若自己现身,哥哥一定会……非常害怕,还会想方设法地逃走,根本不会接受自己的保护。

    是啊,哥哥害怕自己。顾雪城勉强忍着胸口的剧痛,暗暗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自己必须保护好哥哥,不让他受到半分伤害。

    顾雪城抿了抿唇,缓缓退后了一段距离,他默默望着篝火旁边言笑晏晏的两人,再也没有尝试靠近,只是贪婪地望着那张秀雅端方的脸庞,还有那温和淡然的笑容。

    ……

    周悦和白晨雨好好休息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便继续往魔界封印的方向进发了。

    穿过一片荒芜戈壁后,到了傍晚时分,两人渐渐进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茂密森林。

    四周都是数人环抱的高大树木,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地上堆积着厚厚的枯枝腐叶,踩下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空气中浮动着薄薄的雾气,一片阴气森森,魔气也愈发浓重了。

    周悦心中警惕,轻声道:“古籍上写了,这是幻雾森林,有很多古怪魔物出没,咱们得小心些。”

    白晨雨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两人往前走了一会儿,雾气愈发浓重了,白晨雨忽然叫道:“哥哥,你肩膀上有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龙君只想休个假[快〕〔万人迷穿成恋综女〕〔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