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汉骧〕〔玄武裂天〕〔皇城第一娇〕〔百鬼夜宴图〕〔替摄政王养崽后,〕〔神魂武尊〕〔高人在上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把反派仙尊当成拯救对象 第80章 第八十章
    接下来的几天, 三人继续往古战场中心进发,一路上又陆陆续续碰到了一些魔兽,不过这些魔兽等级都不算太高, 最高也就是五六级妖丹, 相当于八转金丹修士。

    白晨雨在溪水里着了尸毒蜈蚣的道儿,一直十分懊恼, 但有了那次经验之后, 他这一路上简直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大部分魔物两三剑就打发了,等级稍高的也不过十几剑,甚至没有动用过炼魂钵。

    遇上比较难缠的魔物, 周悦也会在旁边掠阵, 一路上有惊无险, 渐渐接近了古战场中心。

    只是今天有些倒霉,他们在一片沼泽里面, 遇到了一个会制造鬼打墙的沼泽女妖,被困了好几个时辰,一直在原地打转,后来小谷还走散了,把周悦吓得不轻。

    还好小谷走散后不久, 那沼泽女妖不知道是不是走火入魔, 竟然七窍流血死了。

    女妖死了, 鬼打墙的法术自然也就消失了,周悦这才发现, 原来小谷就在前方不远处, 雪白细嫩的脖颈上面好几道血淋淋的指甲印子, 漆黑的眼睛湿漉漉的, 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周悦赶紧跑过去,心疼地把小孩儿抱了起来,小谷委委屈屈地告诉周悦,走散之后,女妖忽然抓住他的脖子,想把他拖进沼泽,他拼命挣扎,好不容易才逃脱。

    周悦略微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想,他一边哄着小孩儿,一边暗暗后怕,除了那只尸毒蜈蚣之外,这只沼泽女妖是最危险的一次了。

    离开沼泽之后,三人已经很疲倦了,天色也晚了,于是便在沼泽旁边点起了一堆篝火,打算在这里对付一夜。

    临睡之前,又地动了一阵子,但是三人已经习惯了,最近这几天,地动越发频繁,而且越靠近古战场中心,地动越厉害。

    地动停下之后,周悦忍不住抬起头,望向远处那座黑沉沉的山峰,这里距离山峰还有一百多里,但已经能够隐隐看出山峰的形状,它宛如一只倒扣的金钟,死死罩着大地。

    周悦轻声道:“那座山峰就是封魔山了,根据古籍记载,魔界封印就在封魔山的地宫里面,咱们明日清晨出发,估计傍晚就到了。”

    白晨雨疑惑道:“这附近魔气越来越浓郁,魔物反倒少了许多,昨日咱们还遇到了三只魔物,今日就只遇到了一只沼泽女妖。”

    周悦沉吟道:“或许因为这是仙帝魔皇的决战之地,大部分魔物不敢靠近。”

    白晨雨点头道:“有这个可能,如此一来,倒是安全了不少。”

    小谷坐在旁边,乖乖抱着膝盖,默默听着两人对话,或许因为被各种狰狞可怕的魔物吓到了,小孩儿这些天沉默了许多,一副满腹心事的样子。

    周悦看了他一眼,递给他一块烤好的兽肉:“小谷,吃点儿东西吧。”

    “谢谢哥哥。”小谷接过那块兽肉,乖乖吃了起来。

    吃完兽肉之后,便该就寝了,小谷又窸窸窣窣地钻进了周悦的被窝。

    前些天白晨雨被尸毒蜈蚣抓伤之后,周悦每晚临睡前都会为白晨雨换药,小谷就没有缠着周悦,自个儿默默蜷缩在旁边睡了,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小孩儿又故态重萌,钻进了周悦的被窝,黑葡萄般的眸子眼巴巴地望着周悦:“哥哥,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哟,前些天不是已经敢一个人睡了吗?怎么还退步了?”周悦有些好笑,忍不住调侃道。

    小谷垂下眸子,眼神有些哀伤,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道:“哥哥,最后一次了,我保证。”

    周悦胸口一片柔软,伸手把他揽进怀里,轻轻摸了摸小孩儿柔软漆黑的头发:“说什么傻话呢,赶紧睡吧,不然不长个儿。”

    “嗯。”小谷抿了抿唇,蜷进了周悦怀里。

    “睡吧。”周悦轻轻拍着小谷单薄幼小的背脊,顺便赶走了几只吸血的毒蚊子,不知过了多久,小孩儿的呼吸声渐渐平缓下来,就在这个时候,周悦的目光忽然微微一凝。

    方才钻被窝的时候,小谷的内衫领口微微扯开了,从周悦这个角度看过去,隐隐能看到一角染血的灰色布料,似乎肩膀受了伤,粗手粗脚地包扎上了。

    周悦盯着那角染血的布料,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忍不住伸出手,想拉开小孩儿领口察看一番,可是手指还没碰到领口 ,他又顿住了。

    这一路上,小谷都紧紧跟着自己和白晨雨,这肩膀上的伤口,到底从何而来?

    难道是以前受的伤?可是第一次见面那天晚上,自己给小孩儿擦过手脚,还整理过衣衫,当时小孩儿的肩膀上,并没有任何伤口……

    如果是单独行动的时候,碰到了突发意外,比如打水的时候被毒蜘蛛咬伤了肩膀之类的,小孩儿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让自己帮忙处理伤口呢?

    周悦越想越疑惑,几乎要怀疑小谷这孩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但是之前自己摸过他的经脉,白晨雨也摸过他的经脉,确实没有丝毫魔气,只有一丝淡淡的灵气,而且这一路上,小孩儿也没做过任何害人的事情。

    周悦实在想不明白,只能摇了摇头,罢了,明日醒来之后,自己亲口问问小孩儿吧。

    在沼泽里鬼打墙了大半天,周悦也非常疲倦了,闭上眼睛之后,不多时就沉沉睡去。

    ……

    带血的金丹……漆黑的小巷子……

    细雨沥沥的江面……漫天飘雪的翠竹沟……

    漫山飘零的雪白梨花……遥遥传来的喜宴乐声……漆黑的寝殿里,两条结实的臂膀从身后搂紧了自己,对方轻声道:“听话。”……

    “小城,不要……帝君……”周悦蹙紧了眉头,不安地翻了个身,下意识地挣扎着,背脊上布满了冷汗。

    一片恐惧之中,似乎有什么柔软温热的东西,极其温柔地碰了碰他的额头,而后额头微微一烫,仿佛印上了某种让人安心的符印。

    噩梦渐渐远去,周悦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缓,终于重新沉入了黑甜乡,半梦半醒间,隐约听见有人在耳边轻声道:“对不起。”

    ……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悦猛地睁开了眼睛,薄雾茫茫,鸟儿啼鸣,竟然已是清晨了。

    他痛苦地揉了揉眉心,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又做了一夜乱七八糟的噩梦。

    忽然,周悦想起了昨晚看到的那角染血的灰色布料,赶紧侧头向身边的小谷望去,可是身边的稻草铺一片空空荡荡,小谷已经不知去向了。

    周悦急道:“小雨,小谷他人呢?我不是说了,别让他乱跑吗?”

    白晨雨坐在旁边一块大石头上,一边轻轻擦着百里霜,一边解释道:“我五更起来的时候,那小孩儿就不见了,估计半夜就走了。”

    周悦心中一沉:“这是古战场,他一个小孩儿,能跑到哪里去?”

    白晨雨缓缓道:“哥哥,之前我一直没有说过,其实我觉得那小孩儿古怪得紧,说不定是什么魔物变的。”

    周悦摇了摇头:“他经脉里并没有魔气,你也摸过的。”

    白晨雨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只得道:“如果哥哥实在担心那小孩儿,咱们先把封印的事弄完,再回头找他吧。”

    周悦虽然心里极其担忧,但魔界封印毕竟事关重大,只得点了点头:“也好,回来的时候再找他吧。”

    两人用过早膳之后,便继续出发了。

    这一天他们脚程极快,中途甚至没有休息片刻,约莫傍晚时分 ,一座怪石嶙峋的黑色大山,终于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血色的余晖映照在墨黑色的山峰上面,给山峰镶上了一道血红色的金边,有种妖异的美感。

    这便是九千年前仙魔大战的古战场中心,也是魔界封印所在的地方——封魔峰。

    “这就是封魔峰……”周悦望着那座巨大的黑色山峰,轻声道。

    白晨雨沉声道:“这里魔气很浓郁。”

    周悦深深吸了一口气:“嗯,咱们小心些。”

    按照古籍里的提示,两人很快就在山脚一处凹谷里面,找到了一扇巨大的石门。

    那石门呈现出一种暗沉的乌黑色,似乎是用整块花岗岩雕刻而成,足足有两丈多高,看起来非常厚实。

    “好沉。”周悦用力推了推,石门纹丝不动。

    “哥哥,退到我身后。”白晨雨沉声道。

    白晨雨把周悦护在身后,而后清斥一声,百里霜雪亮的剑光泼洒而出!

    “刷刷刷”几声轻响之后,沉重的石门骤然碎成了几块,轰然塌了下去,扬起一大片尘土。

    尘土散去之后,周悦赶紧往里面望去,里面是一条黑黝黝的隧道,阴冷的魔气汹涌而出,看不清有多深。

    周悦深深吸了一口气:“魔界封印就在里面,顾雪城可能已经进去了。”

    白晨雨点了点头:“走吧。”

    两人并肩走进了隧道,白晨雨一手按着百里霜剑柄,另一只手拿出了一颗小孩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借着夜明珠柔和的光芒,两人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龙君只想休个假[快〕〔满级大佬为国争光〕〔斗罗:暗影魔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