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赵浪穿越秦朝〕〔丧尸绝城〕〔我的成就系统大有〕〔女尊快穿之妻主是〕〔墨爷,夫人偷偷给〕〔穿成渣A后我的O怀〕〔麻衣风水师〕〔无限重生之我有99〕〔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全民御卡开局篆刻〕〔我的倾城大小姐〕〔柯学世界里的法师〕〔披着陀总壳子的我〕〔斗罗:崩坏降临〕〔逍遥小捕快〕〔我的老婆是反派鲛〕〔天命为凰〕〔我在综漫世界弹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穿成炮灰后,我竟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解脱胜开始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来客
    因成贤俱乐部的举动,乾国北方真传道门与军阀的战争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唯有南方乾坤未定,尤其是南江省南余道。

    …………

    吴青没见到天柱观观主石玄纵,但天柱观却出乎意料的,没有过于苛待吴青,只不过将他安置在了一间小屋,不允许外出而已,甚至还有专人给吴青包扎伤口,有丹药用以给吴青恢复伤势。

    被囚的第二天。

    吴青正躺在床上养神,便听见屋外有熟悉的声音在和看守交谈,

    “他有别的反应吗?”

    “禀告高功大人,并无。”

    “你下去吧。”

    “是。”

    吴青眉锋挑了挑,扭头看了过去,房门被推开,席玄月迈步走了进来。

    一身紫袍耀眼但脸色颇为苍白,一看就知是重伤未愈的样子。

    之前听说席玄月重伤逃遁,是昨天还是今天逃了回来?

    吴青眸光闪了闪,躺在床上没有动,他的伤势实际上已恢复到中度,行动已经颇为自如,但不好露底。

    进门后席玄月打量了吴青两眼,冷哼一声,

    “你倒是舒坦……知不知因你刺杀管春武,导致我天柱观一名羽士身死,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我真传道门蛰伏之态,全叫你一人打破了,现在我们是想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吴青点了点头,“巡检大人受了伤,心里有气,我能理解。”

    男人嘴角勾勒起一丝冷笑,哪还有以前的恭谨,斜了席玄月一眼,

    “可是摆出一副苦主的模样,就大可不必了,你说呢?”

    席玄月眉毛一倒,没料到吴青的态度转变如此使人猝不及防,旋即却笑出了声,自顾自点头道,

    “倒也是,先前你等盐警替我天柱观卖命,我天柱观说扔就扔了,使得你们性命尽操他人之手,既然我等做事未顾忌到你们,那你做事完全不顾忌我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巡检大人明事理。”吴青竖了个大拇指。

    席玄月眼皮一翻,“可你想的未免太便宜了,现在你在我们的地盘上,我等势大,而你孤身力薄,指望我们同你讲道理?”

    吴青却还是笑,“那巡检大人何不直接杀了我?”

    气氛降到了冰点,席玄月打鼻腔里哼出声来,

    “我承认之前小看了你,要是早知道你手里也有一件神兵,而且已经获得了神兵的认可。无论怎样,我都得保下你。”

    吴青了然的点了点头,他猜天柱观没直接宰了自己也是因为神兵。当时在场的人太多了,天柱观知道他手里有神兵也不奇怪,而且吴青还猜天柱观事态可能比较紧急,要不然直接宰了自己,给自己手里的神兵找个新主人不就完了?

    现在没这么干,只能说明天柱观没有那个时间来慢慢找符合神兵认可条件的人选。他们要用自己。

    吴青就有些奇怪,

    “我不明白你们非要守这这县城做什么,你们也就四个人,想逃应该很轻松吧?”

    话语里俨然是没觉得席玄月这些羽士会顾忌道观里手下的性命。

    席玄月有些不适应吴青咄咄逼人的语气,被噎了一下,叹了口气道,

    “就算是我席玄月对不住你们在先,但以你九量天的修为,你这种语气,换任何一个八色天,都得教训你一顿,差不多得了。真当没了你,我天柱观上下要死绝?”

    吴青翻了个白眼,却是语气平和了下来,“你说。”

    席玄月道,“首先之前我诓了你,不是半年,而是这几天我等羽士的实力,便会再度提升。”

    吴青一撇嘴,早知道席玄月不可能真的对自己和盘托出,不过他对这事是真有兴趣,

    “从头讲讲?”

    “行,毕竟你也算是入了行。”

    席玄月也不拿桥,给吴青介绍起了乾国玄秘的历史。

    就像吴青之前猜测的,现在不是末法时代,而是灵气复苏,传说渐现的年代。

    但玄秘的强度并不是随着时间的缓缓推移,而缓缓增加,而是每隔几年,便会来一次上限突破。

    十五年前的一九零二年,玄秘只存在散阶。

    一九零二年之前,乾国的大地上既没有鬼怪,也没有羽士,阴阳气更是无稽之谈,直到十五年前,不知是什么原因,乾国各地开始零散的出现鬼怪以及杀死鬼怪后的诡物。

    本来玄鬼之事就是真真假假,难以辩驳,更不用说当年政局比现在还乱,旧乾朝的各地官府忙于镇压义军,根本没空搭理这些怪奇之事,直接将这些百姓上交的诡物交给了当时负责给皇帝找长生不老药的各地真传道门。

    至此,当时已经有二十多年历史的真传道门才有了真法力,之前他们和普通道门的区别只是真传道门有官皮,普通道门没有。

    而真传道门也很快就意识到了诡物的玄奇之处,他们成了第一批练气士,并伴随着全国各地出现的越来越多的诡物,而产生了野心。

    当时席玄月还只是天柱观一个道童,所以对当年真传道门是如何在当年的全国真传道门斋醮大会上达成共识的,知道的并不详细,可总之,真传道门开始有意识的隐瞒诡物的威能,假借除妖杀鬼的理由,垄断了获取诡物的途径,并对整个乾国撒下了一个弥天大谎。

    阴阳气绝,末法时代,我们玄秘力量很快就消亡的,你们不用防备我们的,相反,我们还是你们最强的助力。

    一九一零年,七年前,乾国的玄秘力量,第一次上了一个台阶,练气士们可以成就筑基。

    同年开始出现神兵和妖怪,妖怪按下不谈,神兵一开始也被当做诡物交给了真传道门,但他们也很快就发现了神兵的特异之处,并借助当年的乱局,先后完成了传承仪轨——他们成为了第一批羽士,但只有九量天级。

    借助神兵带来的力量进行工业生产,真传道门加入了革新派,获取到了足够多的新朝代政治资本,接下来便又理所当然的垄断了神兵。

    一九一四年,三年前,乾国的玄秘力量,第二次上了一个台阶,他们可以晋升为八色天级别的羽士了。

    同年乾国各地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传说物件,许愿池,同心锁……(这些本来要写在詹仲达事件之后的,但为了加快剧情,就没写了,见谅,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了)

    但真传道门仍然觉得力量不够,便还是隐藏着,直到最近……

    这就说到为何天柱观要用吴青了。

    真传道门中最大的势力为成贤俱乐部,他们的前身是天机教,预测下一次的上限突破,将在十一月七号,也就是这几天了。

    这一次的上限突破,将会出现更多的传说事物,譬如各种神兽,大妖怪?但这些现在天柱观并不只在乎,他们在乎的只有十一月七号之后,他们中的佼佼者,如八色天级别的席玄月与观主石玄纵,将可以举行晋升仪轨,晋升至七延天级,实力获得前所未有的增强。

    到那时,天柱观就可以从下风直接扭转为上风了,本来天柱观的羽士大可以先走人,晋升后再杀个回马枪。

    可偏偏观主石玄纵传承的仙神名为飞来平浪侯。

    平浪侯是一个乾国各地多个水部神仙共享的神名,就好像土地公一样,有梁山土地,也有余江土地。

    飞来平浪侯就是飞来峰县的平浪侯,并不是所有的地方神明都有仪轨举行地的要求,可石玄纵晋升七延天的仪轨,却有要求必须在飞来峰县举行。

    完整的晋升仪轨,席玄月没有同吴青讲详细,许是有所顾虑。总之除了地点要求,还需要四名以上的羽士观摩。

    天柱观本来有五名羽士,除了晋升的石玄纵,正好四个,现在死了一个,必须得有人补,这就把主意打到了吴青的头上。

    “只要你答应参与我师兄的晋升仪轨,我出丹药,将你伤势治好,等我师兄晋升七延天后,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你想去哪去哪。我还会给你一个真传道门的度牒,没有度牒,其他真传道门不会认你的。”

    席玄月如此说道,说罢便静静等待吴青的答案。

    吴青好好消化了一会大量的信息,才问道,

    “我怎么信你到时候不会过河拆桥,甚至恩将仇报?”

    “我天柱观有件八色天级别的,能够让违反誓言的人遭逢大难。”

    吴青点了点头,又问道,“你师兄晋升七延天后,就一定能对付得了第九混成旅?到时要是对付不了,第九旅把飞来峰县城围了,我可不想去突破第九旅的层层火力网。”

    “十成十的把握。”席玄月信心十足。

    吴青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已经有点意动了,他的伤势恢复到了中度就因为业力不够而停止修复了,他可不想拖着半残的身体去对付鬼怪,如此想着,他便干脆道,

    “行,不过立誓之前,我需要知道全部的晋升仪轨内容,而且我现在还没有完成神兵仪轨,还不算羽士,但我能保证,只要我们能尽快立誓,那我一定能在你师兄的晋升仪轨之前,成为羽士。”

    席玄月眯了眯眼睛,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她此时没得选了,

    “行,今天我们就立下誓约,你尽快完成仪轨,今天已经是一号了,还有六天。”

    吴青抿着嘴笑了下,“放心。”

    说着,他叫住了转身走到门口的席玄月,表露出一副好奇的神态,

    “十五年前也是毒雾封锁乾国的时间,所以那不是毒雾吧?”

    席玄月没有多疑,摇了摇头,“不是,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我能告诉你的是,也许不是封锁。”

    她瞟了吴青一眼,“封锁是隔离,外面和我们不通而已,但我师傅当年亲眼见过毒雾出现的场景,从乾国的边界线往外,如同一个大磨盘般从天上压了下来,无边无际,如有实质,压扁了边界线外的所有东西,而且这些年来,无论是有线电报还是无线电报,一封都没有从乾国之外传进来。

    所以可能,已经没有外边了。”

    吴青楞了下,随后心底有点发毛,但他没有细思,毕竟和他的处境暂时无关,他又问道,

    “净土教是怎么一回事?”

    关于净土教他早就想了解了,他已经确定解脱胜和佛陀之间关系匪浅,而净土教无疑和吴青前世的佛教,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相似感?

    如果说天道教像是道教,那么净土教无疑就是佛教?

    吴青之前更是遇见过净土教中的舍苦教的信客,可惜当时没有抓住。

    席玄月随口说道,“你当盐警时,肯定有老盐警和你说过,见到净土教人就直接杀了,以后你也这么干就行了。他们都是天魔,很喜欢和我们羽士对着干,血仇来着。而且他们很喜欢四处散布诡物,培养天魔,然后吸纳入教。这就是为什么明明诡物很多,散布很广,可很难看到野生天魔的原因之一。”

    “野生天魔不是被羽士们杀光了嘛?”吴青奇怪,他原先是这么猜测的。

    “也有我们清理的缘故,可更多是被净土教吸收过去,然后藏了起来……净土教藏头藏尾的本领很强,据说他们有个洞天福地之类的东西,吸纳的天魔就直接带到了洞天福地去。”

    没有给吴青再问话的机会,席玄月已经一步跨出了门。

    吴青耸了耸肩膀,以后再问吧。

    不过,洞天福地?

    …………

    余江县外的一处人迹罕至的荒山,凭空出现了一道红门,如果吴青在这一定可以认出,这是极乐门。

    门朝外开了,走出四名男子,打扮有些怪异,有身穿龙虾兵军装的,有头顶油皮帽的,有脚踏牛仔钉刺靴的,腰上挎着两把握柄大得夸张的左轮手枪。

    这四人的打扮,像是万国风,混搭。

    不过有一点倒是比较统一,都是懒散轻快的表情,像是来郊游。

    领头的无眉青年左右环顾了一圈,看三个手下懒散的模样,有意无意的提醒道,

    “注意点,这里可不是咱们之前去过的那些个小世界,甚至有说法是,如果说我们净土界是须弥山的阴面,那这个乾界就是须弥山的阳面。

    是和我们净土界一并,唯二能够产出行走的世界。可本地的行走大都还没有被引渡到净土界就被羽士杀掉了。”

    (注:须弥山为佛教宇宙观的中心)

    队伍中最年轻的九量天级行走发问,“什么是羽士?”

    边上的同伴七嘴八舌,

    “在行走的基础上,嫁接了自己本土力量体系的超凡者。”

    “不对,他们才不管自己叫行走,他们管我们行走叫天魔,不过也没说错,没被引渡到净土界的行走,都是半成品,很容易疯魔的。”

    年轻人听得发蒙,看向了老大无眉青年。

    无眉青年望着天,“羽士啊……”

    他抖着腿总结道,“应该说是另一种行走吧。我听上头说,他们迟早也能够穿梭诸界,只不过本界局势混乱,没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真千金在星际放牛〕〔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玄幻:开局一座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