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福宝种田忙致富〕〔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同时穿越无数非人〕〔大魏芳华〕〔绝世龙帅萧子宁白〕〔我家住在不周山下〕〔我的肉身天下无双〕〔恒帝〕〔重生八零新婚夜,〕〔作为神降临〕〔柯南里的剑道高手〕〔老婆是花瓶,得宠〕〔北宋之天生反贼〕〔重生之营销之王〕〔离婚后顾先生真香〕〔唐枭〕〔原神我是史莱姆〕〔重生港综当枭雄〕〔我在地狱十九层〕〔探灵游戏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灼你去下饭 八、姓凤
    _:灼你去下饭 八、姓凤

    拒绝了岳灼灼想要沐浴的要求,将她安置在床上,叮嘱她老实一点。

    岳灼灼看着面前紧紧盯着自己的凤丞堇,一副不看到她不点头就不罢休的架势,无奈地应下来。

    放心了的凤丞堇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这几日太过疲惫,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回想着这些天,岳灼灼身上的疑问实在是太多了,且不说之前的事情,单说她箭阵中的事情就满是疑团。

    就不提箭羽为何停下来,单说速度那么快的箭羽,岳灼灼是怎么能一下子到自己的身后的,除非。。。。。

    凤丞堇猛地侧头,还真是不肯罢休啊,竟是派人守在金羽森林外了,就是不知道这一次来的人能不能拿下自己的命了。

    想到隔壁的岳灼灼,还是要独战速决才是,不能牵连到她。

    下一秒,十几个黑衣人破窗而入,直直向凤丞堇袭来。

    一个翻身,凤丞堇出现在他们身后,将领头二人打晕,又转身迎向其他人,一时战况胶着。

    黑衣人武功都在凤丞堇之下,可架不住人太多,一批又一批不间断,凤丞堇因着挂念岳灼灼,难免分心,因此身上也挂着一些伤。

    而被挂念的岳灼灼,早在黑衣人出现时,就坐在屋顶看戏了,至于屋顶的人都被她处理了。

    毕竟是神医谷的不知道第几代主人,自然是会武的,不过她一向不喜欢动手,所以只是撒了些药粉,把人弄晕了。

    看到凤小七手臂上的伤,她皱起眉头,怎么还没完了?手要是伤了怎么给她做饭吃啊!

    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理念,她跳进屋子里,一时间,不管黑衣人还是凤丞堇都停住了动作,被眼前的画面震惊了!

    一位白衣女子在月光中出现,更引人的便是那额间栩栩如生的桃花,就是脚好像有点问题。

    毕竟与岳灼灼相处了几日,凤丞堇最先反应过来,看到黑衣人都看着岳灼灼时,心里不知为何升起一些不适,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被人窥探了一样。

    但并不等他细想,一个跳跃来到岳灼灼身边,护在她身前,又何尝不是当掉那些人的日目光,急切地说:“你怎么来了,快走,我很快就处理好!”

    岳灼灼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的手,唔,还好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不影响做饭,嗯!

    凤丞堇并没有得到回复,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她紧紧地盯着自己的伤口,呆呆地,以为她被吓坏了,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手法却越来越凌厉。

    黑衣人们很快就招架不住,领头的很快发现被凤丞堇护得好好的岳灼灼,示意其他人拦住凤丞堇,自己举剑而去。

    凤丞堇自然注意到了,可黑衣人们发了狠地纠缠,无法他只能下死手,一时间血肉横飞,很快就脱身了!

    刚要去阻止领头人,却见他止步于岳灼灼面前五步,不再向前。

    “我这里没事,你快把其他人处理了!”岳灼灼笑着冲他招手。

    虽然不解,但他还是听话地将其他人解决了,然后走过去一看,那个黑衣人正瞪大眼睛看着岳灼灼,可人却动不了一分。

    “他这是怎么了?”凤丞堇先扫了岳灼灼一身,看她好好的,于是问道。

    “唔,没什么,就是给他下了点药。你快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看看是谁派来的!”

    “药?”凤丞堇疑惑,难不成岳灼灼会医?那她。。。。。

    岳灼灼意识到好像要露馅,眼珠子一转:“嗯,那个人给我留的,让我保命用!”

    这也不算说谎吧,他确实留了很多东西嘛!

    这些天的相处,凤丞堇已经看透了岳灼灼,见她眼珠子转动,便知道她没有说实话,又或者说没有说全部实话。

    看来有必要和这个小骗子好好聊一聊了,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凤丞堇走到黑衣人眼前,道:“我知道你主子是谁,回去告诉他,我本无意,可若是他一直紧逼,那就别怪我了!”

    “灼灼,把他放了吧!”

    本就因为他的眼神而背后一凉的岳灼灼,听到这个称呼更是一愣。

    “灼灼?”

    “哦,好!”

    岳灼灼从袖子里掏了掏,然后随手撒了一把粉,本来动不了的黑衣人一下子摔在地上。

    他本就是向前倾的姿势,没有支撑后自然倒下了,匆匆爬起后,跳窗离开,确是心惊的不行,那个女子。。。。

    那个眼神又来了,岳灼灼只觉得自己像是被盯住的猎物一样,“嘿嘿嘿,既然没事了,那我就回去睡觉了!”说着,脚下就要开溜。

    凤丞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看着她,然后跟着她到门口。

    几步路,岳灼灼却觉得很是艰难,不仅是因为脚伤,回头笑道:“你跟着我干什么呀!”要是声音里没有抖,眼神里没有心虚就更好了!

    “我的屋子怕是住不了了,不知,灼灼愿不愿意收留我一晚?”凤丞堇也不急着戳穿她,只是微笑,还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啊!

    他倒不是不能再开一间,只不过怕她心虚跑了。

    可岳灼灼现在可没有心情欣赏,只怕他是猜到自己一直没说什么实话了,这可怎么办!

    倒不是打不过他,也不是跑不过他,可他做的饭好吃啊,而且看着他也能吃得下饭!

    罢了,水来土掩吧,实在不行,就把人绑回去就是了,不过还是要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可不能跑了!

    不得不说,这两人的想法莫名地就一致了!

    想通了之后,岳灼灼神情一变,大方道:“进来吧!”

    凤丞堇微笑点头,跟在她后面,关上了门。

    屋子其实很大,刚刚那么多黑衣人都能容下,可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岳灼灼却觉得有一些呼吸不畅。

    “你先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吧。”岳灼灼掏出一瓶药递给他。

    “好!”

    岳灼灼趴在桌子上,看着凤丞堇处理,他长得可真是好看啊!

    “刚刚那些人为什么要杀你啊?”

    凤丞堇看了她一眼,道:“我姓凤。”

    “我知道啊?”岳灼灼觉得奇怪,她早就知道他姓凤了啊,姓。。。凤???

    ------题外话------

    终于把之前的更新好了,下面开始新篇章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玄幻:开局签到大〕〔穿成渣A后我的O怀〕〔穿到民国后前任满〕〔大明:爷爷,我不〕〔最强万岁爷〕〔下路禁止秀恩爱[电〕〔回到民国当小编〕〔斗破:退婚后我被〕〔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入主军需处,战忽〕〔娱乐:我,德云大〕〔娇妻软萌:琰爷,〕〔穿进赛博游戏后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