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fate:我手撕英灵〕〔影视之我要做主角〕〔作为神降临〕〔女首辅的青云路〕〔四合院,开局坑了〕〔随母改嫁:团宠福〕〔错嫁王妃〕〔影视都市从四合院〕〔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七零:宝妈有〕〔全民领主:开局一〕〔疯批皇后是怎样炼〕〔驱尸道人〕〔霍先生乖乖宠我〕〔玄幻;我能查看人〕〔福宝种田忙致富〕〔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同时穿越无数非人〕〔大魏芳华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灼你去下饭 九、黑心狐狸
    _:灼你去下饭 九、黑心狐狸

    岳灼灼直起身子,瞪大眼睛,糟糕,睡太久脑子糊涂了,这下怎么办?跑路还来得及吗?

    凤丞堇幽幽地说:“你不会是在想要怎么跑路吧?”

    “你怎么知。。。咳咳!”岳灼灼一拍桌子,“你都受伤了,我怎么会扔下你呢?”

    “不是就好!”凤丞堇就这么看着她,明明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可岳灼灼总觉得有点危险的感觉。

    —我去,被他骗了,这根本就是只黑心狐狸嘛!

    “那谁是主使啊?”岳灼灼好奇地问。

    凤丞堇撒药的手顿了顿:“是太子!”

    “他都是太子了,干嘛还要杀你啊?”岳灼灼觉得奇怪。

    凤丞堇抬头,笑着说:“若是他也能像你一样明白,我的三个哥哥就不会死了!”

    岳灼灼皱眉,“都是他干的?”

    凤丞堇点点头,气氛满满沉重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放心,什么都告诉她。

    “这个太子。。那皇上。。。罢了,我明白了!”只怕是在皇上眼里,反而乐见其成吧!

    就跟养蛊王是一个道理,就看哪一个更厉害了!

    将药放在桌子上,凤丞堇看着面前皱着眉头的岳灼灼,不自觉地伸手,想要抚平那道褶皱!

    好在及时回神,用力碾了碾手指,道:“灼灼问的我都如实回答了,那现在是不是该我了!”

    “嗯?那什么,我突然好困啊,啊,我要困死了,我要。。。。”

    “本来明天想做个皮蛋瘦肉粥,看来。。。”凤丞堇就像是个猎手,不紧不慢等着猎物落网。

    果然,“我突然又不困了,你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岳灼灼端端正正地坐着,一副乖巧模样!

    凤丞堇微微一笑,抬手想给自己倒杯水,被岳灼灼抢了去:“啊呀,你要喝水就跟我说,你手受着伤呢!”

    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笑道:“既然这样,那明天的。。。。”

    “这药特别好,明天你的伤就没事了!”岳灼灼飞快地打断他。

    看着岳灼灼的样子,凤丞堇心里略略有些猜测,她跟着自己好像是因为。。。

    “我想问你,箭羽阵为什么会突然停下?”

    还以为他要问什么,岳灼灼心里一松:“那个啊,其实那个并不是为了伤人,不过是当初金羽森林里的动物一直被射杀,第一代神医谷主人为了保护动物而设下的。

    至于为什么会停下来,我跟你解释了你也不明白,因为我也不明白!”才不会告诉你那玩样是红外线识别的!说了你不知道,哼!

    早就知道岳灼灼肯定会说一半留一半,凤丞堇也不追问,继续问道:“刚刚你为什么要出现?”

    “你不是受伤了吗?我来帮你啊!”

    “可你一开始并没有出现,不是吗?”

    其实刚才凤丞堇就注意到屋顶有人,本来以为是敌人,却不想是她!

    “那你刚开始不是能对付吗,可后来你好像有点分心,再加上你又受伤了,那我怎么能再看戏呢!”

    “嗯,多谢!”

    “客气客气!说起来,你为什么不让藏着的人出来帮你啊?”

    对于岳灼灼能发现跟着的暗卫,凤丞堇竟觉得意料之中:“不到性命攸关,不会出来!而且太子并不知道,我就一直被刺杀,若是他知道。。。”

    “既然你有药,为什么还要我带你出来看大夫?”

    岳灼灼一顿,她能说是为了猪蹄吗?“那我又不知道伤得重不重,药不能乱用!”

    “那只白虎为什么这么听你话?”

    “我从小养大的呀!”语气里满是骄傲,凤丞堇看着,眼睛里溢着笑。

    “你额间的桃花是生来就有的?”

    “是呀!好看吗?”

    “你最喜欢吃的菜什么?”

    “好多呢,最喜欢的是糖醋排骨!”

    “上一代神医谷主人是你什么人?”

    “我师傅啊!”

    屋里一片寂静,岳灼灼看着有些呆愣的男人,心里暗骂:果然是只黑心狐狸!也怪自己太放松了,哎~~

    凤丞堇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问出来,他也意识到岳灼灼对自己的并没有那么多防备心。

    “你知不知道,放走的那个人,会将你也一起告诉太子?”

    “哦!”

    “到时候他会以为你是我的人!”

    “哦!”

    “他不会放过你!”

    “那你会保护我吗?”

    “。。。。。会!”

    “嗯!”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相信他,他们明明只认识了几天而已。

    “大概是因为。。。。。你做饭好吃!”岳灼灼一本正经。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她从来都是顺应本心的,两世为人,吃好喝好才是真!

    “不过,你一个皇子,为何会做饭啊?”难道皇帝不仅要看他们厮杀,还不给饭吃?

    感受到岳灼灼的视线里带着越来越多的怜悯,凤丞堇便知道她想歪了:“有人对我说’要吃我做的饭‘,所以我就去学了!”

    只是找到她之后,她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但却因为那时候天天泡在御膳房,以至于太子对他放松了警惕,安稳了好几年!

    “原来是这样啊!”说起来她当时也对人说过这句话,不过那是个女孩子,不然她都要以为当年救的人是小七呢!

    “灼灼,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你要扔下我?”岳灼灼瞪大眼睛,难道饭票要跑?

    “。。。。。。”

    “你真的要跑?”凤丞堇的沉默像是验证了岳灼灼的想法,她站了起来,却忽视了自己的脚还没好全,“嗷呜!”

    “怎么了?”凤丞堇忙扶着她坐下,蹲在她面前,检查她的脚,发现没什么大碍后,才不赞同的看着她。

    “谁让你要跑?”岳灼灼微微鼓着腮帮子,生气!

    凤丞堇无奈极了:“在下何时说了?”

    好像确实没说,但岳灼灼觉得不能认输:“你刚刚还你啊我啊的,现在就在下了?还不是要扔下我?”

    凤丞堇站起来,有些高,岳灼灼不得不仰视他,却见他嘴角上扬,眼睛带笑,什么都没有说,却伸出手拍了拍岳灼灼的脑袋。

    岳灼灼一愣,心跳似乎快了起来,脸颊也有些热,唔,也太好看,太撩人了!

    ------题外话------

    一点点小小的春心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玄幻:开局签到大〕〔回到民国当小编〕〔穿成渣A后我的O怀〕〔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大明:爷爷,我不〕〔最强万岁爷〕〔穿到民国后前任满〕〔下路禁止秀恩爱[电〕〔斗破:退婚后我被〕〔入主军需处,战忽〕〔娱乐:我,德云大〕〔重生农女种田有空〕〔穿进赛博游戏后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