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首辅的青云路〕〔四合院,开局坑了〕〔随母改嫁:团宠福〕〔错嫁王妃〕〔影视都市从四合院〕〔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七零:宝妈有〕〔全民领主:开局一〕〔疯批皇后是怎样炼〕〔驱尸道人〕〔霍先生乖乖宠我〕〔玄幻;我能查看人〕〔福宝种田忙致富〕〔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同时穿越无数非人〕〔大魏芳华〕〔绝世龙帅萧子宁白〕〔我家住在不周山下〕〔我的肉身天下无双〕〔恒帝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青玄剑仙 第二百零七章 重逢
    苏玄水遁之术极好,其他人见他一骑绝尘,一瞬间便没影了,也就不再追赶,将气撒在了湖水之上,一时间湖面大浪滔天,惊起鱼虾无数,数十个修士齐齐出手,声势比之前温玄罗独战俩同阶修士还要浩大,大浪翻起足足数十米高,然而除了将众人淋成了落汤鸡,也没有什么其他效果了。

    “呼呼,这汜水城名不见经传的高手还真多啊。”

    苏玄随手拍掉了身上数根羽毛灵器,周身灵力激荡,瞬间蒸干了身上的湖水。

    这几根羽毛应该是某种一次性灵器,速度惊人,刚才他差点就被这几个小东西留了下来。

    苏玄伸手摄来一根羽毛,轻轻折断,中空的羽管中立即冒出了一小团无色的气体,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粘在苏玄的手指上,久久不能散去。

    “倒是很奇妙的设计,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妖兽羽毛。”

    苏玄施展水法,冲净了这些气味,以防万一他还将身上的外衣都换了一件,最后将那些羽毛通通丢进了汜水湖中,才稍稍安心一点。

    接下来他要去那颗无名古树上看看。

    没走几里路,苏玄便闻到了一股清新的新芽芬芳,头顶的太阳到这里已经照射不进来了。

    他一抬头便看到了苍翠蔽日的枝干,这颗古树在这汜水湖中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了,附属的伴生古树都有五人合抱的粗细,更不必说藏在密林之中的主体了。

    这等奇景可不是寻常时候能见到的,就像是脚下由厚厚的苔藓组成的小岛,到底是如何依托于古树本体而不被湖水冲散的?要知道汜水湖可不是寻常小湖,洪水暴雨大浪都是常有的,往往进入秋季更是暴雨连绵,倾盆而下。

    而且往往一下便是几个月,这种时候一般的小岛都禁不住雨水的冲刷淹没于湖水之中。

    在汜水城来此建城之前,这里更是出了名的凶煞之地,妖兽怪物绵绵不绝,最早的一匹修士为了解决这些凶物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据说连金丹修士都死了好几个,才解决妖患。

    如今,苏玄环视一圈,不但看不到什么妖物,更是没感觉到有什么危险的气息,想来经过几代人的洗礼,这里的妖物已经差不多灭绝了到现在还能存活下来的要么是威胁性不大的小妖,要么就是灵性未开的普通野兽。

    “不知这树冠之顶上有什么。”苏玄仰望着高入云霄的树冠喃喃自语道。

    “哦?苏兄想上去看看,那我劝你还是别的好。”一阵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正是踏浪而来的纯黑。

    他并未选择隐藏身形,堂而皇之地踱步而来,那身黑袍在阳光下确实醒目,苏玄都不需要神识外放就能察觉到,那身黑袍实在过于扎眼了。

    “怎么说?”

    纯黑踢了踢脚上缠绕的水草,微笑道:“因为上面是汜水城的禁区,由十宗轮流看守,今年是神隐窟轮值。没有城主大人的许令加上十宗的印章是不能进去的。”

    “这么隐秘?纯黑道友进去过没有?”

    “我哪来这么好的运气,那种圣地怎样也轮不到我一个炼气修士进入。不过我听说神隐窟这次花了很大的代价,秘密送了一个人进去,大概率是现在风头无两的白云了。”

    “圣地?”这是苏玄第一次听到这种称呼。

    “对,就是圣地,对于一部分人来说确实是毋庸置疑的圣地,因为那树冠之顶是一位合道境修士的讲道之地,其上逸散的丝丝道气都有可能为他人指出一条大道来,往年确实有不少修士因为踏入圣地而突破自身瓶颈的。”

    “一部分么,意思是对另一部分人无用?”

    “确实,只有一部分人有用,因为道气缥缈无踪可循,越是有意追寻越是寻之不得,全看缘分。而且不一定得到了道气就是好事了,若是此道与修士本来所修的那条大道相驳,两相冲突,那可就好玩了。”

    “这里被发现了这么久,不至于没人相出解决之法吧。”

    “解决办法肯定有的,直接抛弃原本的道路,散功重修就好了。”

    苏玄摸了摸下巴,微笑道:“提起来很不靠谱,真得有人可以做到?”

    “嘿嘿,据我所知这么久了成功的也只有一个而已,那人修炼到金丹境就不知所踪,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他们宗门寻遍了一州大陆甚至跑到了幽州都没能寻到此人的一点点消息。”

    金丹修士不论在哪里出现都是巨石落水般,不可能不激起水花的,要想让一名金丹修士凭空消失,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听起来很是诡异啊,这种地方能算得上是圣地?”苏玄冷汗直冒,当即打断了上去一探究竟的想法。

    纯黑顿了顿接着说道:“实际上还是少数情况,大部分人没有收获,小部分人不舍得散功,就将那缕道气卖出天价,大部分人都是冲着这一点来的,散功可不是什么人都敢做的,且不提后续有没有适配的功法,散功重修花费的时间都足以劝退一大半的人,在加上这些不知真假的怪闻,现在这处圣地的名声已经臭不可闻了。”

    “纯黑道友也是想要那道气重修?我看你也挺想上去看看的。”

    纯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神秘一笑道:“我?我可不一样,这道气我另有妙用,要是真能给我寻到,对我好处颇多。”

    “啧啧啧,搁着炫耀来了是吧。你来找我不会就是来说这些废话的吧。”

    纯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当然不是,之前我知道雨花宗的新晋客卿的名字叫苏玄,我还以为是同名同姓之人,没想到在烟水国时,苏兄就深藏不露啊,难怪能找到紫霄剑仙帮忙,当时确实是我多管闲事了。”

    紫霄剑仙是司寇皓找来的,与他倒是没什么关系,不过纯黑这么误解,对他也没什么坏处,苏玄也就懒得解释了。

    苏玄拱手道:“哪里的话,那个红袍女子不是你打退的吗,说起来司寇皓还欠你人情呢,你以后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可以试着找那家伙帮忙。”

    纯黑微微一怔,他一个修真者都解决不了的事,凡间帝王怎么解决?

    只当是苏玄客气之语,纯黑并没有深思,继续问道:“苏道友有时间可以来黑绝宗一游,我师傅重霄真人对你很感兴趣。”

    苏玄微笑道:“那是当然,有时间的话,十宗我都会去看看的,可惜不凑巧,苏某最近最缺的就是时间,就只能等日后再说了。”

    “无妨,修道不争朝夕,”纯黑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枚墨玉色的令牌说道:“黑绝宗随时欢迎苏道友。”

    苏玄想了想,没有拒绝,直接收入了储物戒指中。

    对于纯黑的人品他还是比较相信的,再加上他遇到的黑绝宗另外一名弟子卢千纤,从这两人可以看出黑绝宗的宗门风气绝对不差,否则也培养不出这样的弟子。

    “那就不打扰纯黑道友了。”苏玄瞥了眼他身后,露齿笑道。

    纯黑微微一怔转身看去,远处晨秋秋与胡陶两女已经架着小舟赶来了,上面还有卢师姐和青罗院的欧阳雅致。

    卢千纤身姿缥缈,就要踏浪而去。

    “哎哎哎,卢千纤,你走之前先把操控玉盘留下啊。”胡陶见她一言不发,便要飞遁离去,忙不迭地喊道。

    “不好意思,我忘了。”随手丢出手中玉盘,她直接化作一道黑芒消失在船头。

    欧阳雅致笑眯眯地看着远处与黑绝宗的纯黑相聊甚欢的苏玄,不由得露出会心一笑。

    “胡陶,这个苏玄什么来头,你知道么?”

    胡陶拢了拢头上的秀发,打了个哈哈道:“欧阳雅致,我可没说过与你和解了,少来套近乎,腻得慌。”

    “陶陶,我可不记得你有这么小气的,不就是上次抢了你一个拍品吗,后来你不是也抢了我好几个?”

    胡陶叉腰笑道:“咋地,你要跟我讲道理?”

    欧阳雅致无奈一笑道:“一万灵石可以吧。再多没有了。”

    “成交。”胡陶大大咧咧地拍在欧阳的香肩之上,力道之大绝对有公报私仇的意味在。

    “你这这丫头。”欧阳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笑道:“拿来啊,情报。”

    胡陶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我是当情报头子的,咋可能什么都带身上,你要得话来胡家取好哩。”

    “我要是回去看,我不会找天霖阁吗?”欧阳雅致气笑道。

    “那就不关我的事了,反正我的灵石不能少,少一颗我就跟你急。”

    胡陶双手叉腰,决定直接不讲道理。

    对她无可奈何的欧阳雅致,转头看向一旁笑眯眯的晨秋秋说道:“秋秋,你知道那家伙的事吗?”

    “嗯,知道一点。”

    晨秋秋老实地点了点头。

    她的话音未落,胡陶便化身成一只八爪鱼直接趴在晨秋秋的背上,将她的小嘴捂得严严实实的。

    “呜呜。”

    “不准断我财路啊,秋秋。”

    另一边,苏玄趁着纯黑转身的功夫,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纯黑也没有去追,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以后有机会再叙,不必急于一时。

    倒是师姐和这么多人一起过来让他有些惊奇,她的性子一向清冷,应该不会与那个青罗院的交际花一道才是。

    “师弟,你认识这人吗?”

    “对,上次我与师傅说的那人便是他,那次师姐也在旁听的。”

    卢千纤俏脸微红,上次她沉浸于修炼之中,对于师叔与师弟的交谈并没有放在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玄幻:开局签到大〕〔回到民国当小编〕〔穿成渣A后我的O怀〕〔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大明:爷爷,我不〕〔最强万岁爷〕〔穿到民国后前任满〕〔下路禁止秀恩爱[电〕〔斗破:退婚后我被〕〔入主军需处,战忽〕〔娱乐:我,德云大〕〔重生农女种田有空〕〔穿进赛博游戏后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