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鱼郑萱〕〔职业修行者〕〔史上最强炼气期〕〔林羽〕〔上门神豪何金银〕〔宋辞霍慕沉〕〔玉娘兰梓笙〕〔世界第一富豪〕〔攻略你的世界〕〔温少你老婆又作死〕〔逃婚王妃很逍遥〕〔Justin盛夏的时光〕〔闪婚厚爱:误惹天〕〔以梦为马,不负昭〕〔极品妖孽至尊〕〔战争天堂〕〔最强黄金眼〕〔星空流放〕〔翻手成天〕〔全才天医林羽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286章慢慢入套
    &bp;&bp;&bp;&bp;看破不说破是大智慧,看透人生而非看破人生同样是大智慧,这与洞悉世故而人情练达,尝尽五味却又乐在其中是一个道理,要不怎么说难得糊涂呢,很多时候,很多事情,端看如何取舍掌握分寸。

    &bp;&bp;&bp;&bp;姜衍与蔚蓝都是少有的聪明人,一个惊才绝艳智冠绝伦,一个沉稳缜密带着前世的记忆,多出二十几年的经验,话说到这个程度,该表达的意思全都表达清楚,其余的便也不用多说了。当下,二人又将注意力全都重新投注到棋盘上。

    &bp;&bp;&bp;&bp;因着周旺财只在誓军的时候吼了两嗓子,骠骑营的大军尚未兵临城下,麻城内外如今尚算安静,小院里静悄悄的,只听得到彼此清浅的呼吸声与落棋声。但九曲河道上与前往坳谷那边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bp;&bp;&bp;&bp;蔚家军的援军赶到,骠骑营队伍遭到攻击之后,尹卓虽是震怒,但他毕竟领兵多年,见过的阵仗多了,且他会带兵进军启泰,早设想过无数后果。眼下不过是他设想过的无数结果中的其中一种,还远不到山穷水尽让他失去理智的地步。

    &bp;&bp;&bp;&bp;他很快镇定下来,接连几道命令下去,当即便带兵撒丫子往麻城方向跑。

    &bp;&bp;&bp;&bp;在尹卓看来,蔚家军的大军虽然已经打了上来,但九曲河道并不宽敞,仅容两辆马车并排同行的宽度,根本就不足以让蔚家军摆开阵势,骠骑营的人会畏惧九曲河道右侧的河床,蔚家军的人同样畏惧!

    &bp;&bp;&bp;&bp;便是蔚家军的援军全都集中在后面,短时间内,也无法给骠骑营带来太大的损失——只要骠骑营前方的骑兵队伍动作够快,后面的轻步能跟的上速度,说破天了,他不过损失垫底的一批人。

    &bp;&bp;&bp;&bp;这批人有多少呢?尹卓大略估算了下,两辆马车并驾的宽度,最多同时容纳十人每排,就算他麾下的士兵毫无反抗之力,站在那任人砍杀,蔚家军的人砍到手软,一个时辰,也至多杀个几千人!

    &bp;&bp;&bp;&bp;这已经足以让他甩开蔚家军大部队攻入麻城!再说了,骠骑营的儿郎会是任人砍杀的吗?骠骑营是草原上的雄鹰与狼群,尤其是这批垫底的人,旁人只道他是失算了才安排这些步兵在后,谁又知道,这些人都是他特地准备的,针对的便是蔚家军。

    &bp;&bp;&bp;&bp;骠骑营的额定兵马是十五万,编外另有五万,也就是说,他麾下兵马统共有二十万。萧关首战他出兵五万,阵亡八千来人,算上首战受伤的,到他大军开拔之时,临县仍有足足九万兵马。而他此番出征率军十万,除了留给邬天霸的三万全都是骠骑营老兵,跟随他进军麻城的,绝大部分都是新兵。

    &bp;&bp;&bp;&bp;当然,也不是说新兵折损他就不心疼了,但新兵也有新兵的好处,这头一遭,便是防着尹尚与洪武帝。就算此番事败,他手中的原班人马还在,洪武帝若想问责他,怎么也要权衡一二。再一个,就是老兵油子怎么都比新兵好用,他带新兵出征虽然冒险,却能最大限度保存他的实力。

    &bp;&bp;&bp;&bp;许多人都认为带兵深入启泰毫无胜算,就连他的心腹下属都不理解,但谁又清楚压在他心上的仇恨已经折磨了他许多年?非是他狂妄自大头脑发热,而是他太想报仇,且此番是尹尚主动送上门来,除了报仇,趁此机会也能打破大夏与启泰如今的局势!

    &bp;&bp;&bp;&bp;于他而言,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契机。别的就不说了,只说重创蔚家军的同时,可以顺带摸清尹尚的深浅,这不就很好吗?便是最后不能重创蔚家军,也至少能将尹尚拉下水不是!眼下他虽在九曲河道上喝冷风,可折多山的冷风,只怕比九曲河道更甚!

    &bp;&bp;&bp;&bp;送上门的机会,他为什么不应?他若不出兵,尹尚手下的人能动?四驸马会动?尹尚在洪武帝面前能露出獠牙?洪武帝已然年迈,朝堂上虽看起来风平浪静,私底下却是波云诡谲,可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却无一个人敢主动跳出来,既然尹尚有心,他这做堂兄的,怎么都要推上一把才是!

    &bp;&bp;&bp;&bp;等尹尚成为众矢之的,众皇子争的头破血流,洪武帝被分去心神不堪其扰,投注在他这个侄儿身上的注意力自然减少,而他此番出兵无论成败,骠骑营在明面上都有损伤,到时候无论是被申斥还是被贬职,他都能很好的隐藏自身实力,顺势再蛰伏起来。

    &bp;&bp;&bp;&bp;更别说,通过此次出兵,于他名声同样有益,他因师父那木雄与蔚池结仇,这点四国皆知,便是他出兵的行为看起来冲动莽撞了些,用意却是好的,他这是为师报仇啊!世人遵从孝道,这头一点,他在品德上就站住了脚跟。

    &bp;&bp;&bp;&bp;有了这个弱点,不仅洪武帝对他的防备会减少,众皇子对他的忌惮同样减少。

    &bp;&bp;&bp;&bp;再有一个,那木达在骠骑营中与他分庭抗礼多年,对他虽然构不成大的威胁,他也一直忍着没对他动手,却并不代表他愿意一直有人对他的位置虎视眈眈,若非碍着军中老将寒心,那木达能蹦跶到现在?现在好了,他还没出手,那木达自己就跳出来了!

    &bp;&bp;&bp;&bp;他之前下令让那木达刺探情况,那木达至今未归,再加上吴计是那木达麾下的,军中老将谁也不是瞎子,就算那木达回来,也会引人猜忌和质疑,如此,那木达在军中的地位与名声定然一落千丈,他几乎不用怎么使力,就能轻轻松松让他出局。

    &bp;&bp;&bp;&bp;到时候骠骑营全都落入手中,他只需坐山观虎斗,等几位皇子争的差不多了再站出来,谁又能说这不是他尹卓的机会?再算上秦羡渊的鼎力支持,他出手的胜算,不知道要比几位皇子高出多少倍!

    &bp;&bp;&bp;&bp;至于启泰这边,姜衍与蔚家军一体,眼下已经到了西海郡,无论真信田冲能不能捉到姜衍,又是不是能将人杀了,总归,他是因为尹尚与姜泽合谋才会出兵,而姜衍原本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却因谢琳姜泽与皇位失之交臂,双方之间可谓仇深似海,有了此番之事,还愁启泰能乱不起来?

    &bp;&bp;&bp;&bp;启泰乱起来了,他的目的便也达成了。打仗不仅意味着伤亡,也意味着综合国力的衰败,他甘冒风险深入启泰腹地,如今人都快到麻城了,难道还能留给姜衍一个完好无损的封地?兴兵之地饱受战火摧残是理所当然的,百姓家园被毁流离失所也是理所当然的!

    &bp;&bp;&bp;&bp;此役之后,就算蔚家军胜出,留给姜衍的,也将是个千疮百孔的封地,而蔚家军,在大战后同样需要恢复元气,如此,等他退回大夏,只需看着姜衍与蔚家军同谢琳母子撕扯就可以了,再加上伺机而动的北戎与暂时未动的南疆,往后五年内,启泰的境况可想而知。

    &bp;&bp;&bp;&bp;在这样的情况下,蔚家军便是恨得牙痒,大约也没精力出兵来讨伐他。中原大陆钟灵毓秀土地肥美,谁不想分一杯羹?五年的时间不长不短,他已经做足了万全准备,有了他的推动,大夏夺嫡之争应该很快结束,到时候他再调转矛头对准启泰,倒也不怕错失良机。

    &bp;&bp;&bp;&bp;如此想着,尹卓最初的震怒慢慢散去,已经变得不那么担心,若硬说担心,也不过担心行在中间的辎重队伍。他想,只要他能带兵尽快赶到麻城,形势对他来说仍是一片大好。

    &bp;&bp;&bp;&bp;但现实和理想永远是两回事。

    &bp;&bp;&bp;&bp;夜风寒凉,后方的厮杀还在继续,骠骑营的队伍在九曲河道上跑得飞快,以尹卓为首的骑兵队伍不过行出二十来里,才刚将后面的喊杀声全都抛下,九曲河道的正前方便忽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竹声。这声响并不算大,在安静无声的夜色中却显得尤为突兀,再加上星星点点的火光,以至于让疾驰中的马匹纷纷受惊,全速前进的队伍顿时乱作一团。

    &bp;&bp;&bp;&bp;“怎么回事?”尹卓险些被摔下马,见状沉声低喝。他一面用力扯住缰绳,一面看向火光闪亮的方向,待得看清隐在火光后那飞快闪身离开的人影,一张脸顿时变得铁青。

    &bp;&bp;&bp;&bp;周禹一直紧跟在尹卓身后,他心跳尚未恢复,闻言扯着原地嘶鸣的马儿大声道:“将军,前方恐有埋伏。”周禹早就有此担心,只蔚家军发起进攻的时间非常突然,当时刚好有吴计在,尹卓忙着下令撤退,他则安排人绑了吴计,等事情妥当,谁也来不及多说什么。

    &bp;&bp;&bp;&bp;路上周禹原是有机会说的,可当时的情况,说与不说也没什么差别了,因为无论蔚家军是否有埋伏,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尽快赶到麻城。

    &bp;&bp;&bp;&bp;且周禹私心里想着,骠骑营一直行在蔚家军前面,对方是断然没有机会赶在他们之前设伏的,因此,便是对方设伏,也不过小鱼小虾,根本无法阻挡他们前往麻城的脚步。再加上尹卓当时正好在气头上,他也不好妄自猜测火上浇油。

    &bp;&bp;&bp;&bp;尹卓并未理会周禹的话,如鹰隼一般的眸子在周围环视了一圈,待得爆竹声止住,周围陷入黑暗,这才沉声喝道:“继续前进!”

    &bp;&bp;&bp;&bp;“将军!”周禹急道:“将军不如先行派人查探一番!我军先头部队全是骑兵,对方既是能想出爆竹惊马的办法,前方未必就没有陷阱!”

    &bp;&bp;&bp;&bp;“怕什么!”尹卓扭头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当先控制住马匹的一批人,挥手道:“尔等先头探路,九曲河道直接连通塘坝与麻城,量对方也舍不得在河道上挖坑,顶多不过设置些绊马索!”

    &bp;&bp;&bp;&bp;可这设置绊马索也是有讲究的,前面光秃秃的,根本没有树木,对方想设绊马索,除非人为控制。但人为控制有个缺点,他们不是几匹或是几十匹马,而是几千上万匹,除非对方有力大无穷的铁人!不仅如此,人为控制也很难及时撤退!

    &bp;&bp;&bp;&bp;“是!”尹卓的话无疑给众将士吃了一记定心丸——除开隐在暗处的高手,明面上跟在尹卓身边的全都是他的亲卫,这些人不仅对尹卓衷心,身手同样不弱,闻言齐齐领命。

    &bp;&bp;&bp;&bp;周禹见状稍微松了口气,但这远不到可以放松的时候,他朝身后的队伍看了一眼,马儿的嘶鸣声与混乱已经全部止住,这才跟上已经缓慢前行的尹卓,道:“将军,对方人手当是不多,可咱们就这么耽误下去也不是办法。”

    &bp;&bp;&bp;&bp;“先生可有良策?”尹卓心下微动,闻言皱了皱眉。

    &bp;&bp;&bp;&bp;周禹捋了捋下颚上的胡须,略沉吟道:“在下浅见,不若直接兵分两路。”

    &bp;&bp;&bp;&bp;“先生的意思?”尹卓往塘坝县方向看了一眼,“本将原也有此打算,可现在已然不是良机。”尹卓明白周禹的意思,因着九曲河道的弯度,从塘坝县到麻城比走九曲河道会稍近一些。

    &bp;&bp;&bp;&bp;蔚家军最初对他们发起进攻的时候,恰好位于塘坝县东城门。当时他是有机会分兵进入塘坝县的,但因着情况紧急,他派人查探后,发现东城门已经有人把手,又不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少兵马,再加上江山等人带回来的消息,便干脆放弃了。

    &bp;&bp;&bp;&bp;现如今,他们恰好位于塘坝县的南城门,对方再次派人袭击,且是用这样儿戏的惊马手段很显然,对方的兵马并不充裕,却又想拖住他们的行军速度,这才会制造混乱,企图给蔚家军援军制造机会。

    &bp;&bp;&bp;&bp;但他并不认为现在还是切入塘坝县的最佳时机,蔚家军的人又不傻,他们能想到的,蔚家军自然也能想到。没准在蔚家军发动攻势之前,已经有兵马直接从官道进入塘坝县城。

    &bp;&bp;&bp;&bp;除非统领蔚家军的人傻了,才会放弃这个机会。若他是蔚家军将领,直接将他们困死在九曲河道上只会是第一步,为策万全,只有迅速占领塘坝县,才能在对方拿下麻城的时候,有依托之处与对方打擂台。

    &bp;&bp;&bp;&bp;他拧眉看向周禹,孰料周禹却是摇了摇头,“那却未必了,在下知道将军的顾虑,咱们能想到的,对方自然也能想到。可咱们比蔚家军快上一步,这便是先天优势。眼下咱们已经没有退路,与蔚家军比拼的不过速度,谁先赶到麻城,谁便占据有利地势。”

    &bp;&bp;&bp;&bp;“这个本将自然知晓。”

    &bp;&bp;&bp;&bp;“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蔚家军比咱们的速度慢,咱们只需快上半步进入塘坝县就算赢了。”周禹望向他,“如今看来,蔚家军当是已经分兵,可塘坝县城狭小,对方就算分兵,也顶多不过三两万。”

    &bp;&bp;&bp;&bp;尹卓心下了然,“先生的意思是想化被动为主动?”他点点头,“本将知道了,分兵往塘坝县,就算不能完全赢蔚家军,也能拖住对方的速度。”

    &bp;&bp;&bp;&bp;“正是如此,蔚家军的大部队明显落后咱们,对方之所以在九曲河道上便迫不及待出手,应当也是顾虑麻城无兵守城,怕骠骑营的兵马进入城中,形势再无法逆转。既然麻城无兵,咱们想要拿下便容易了。”

    &bp;&bp;&bp;&bp;还有点周禹没说,反正事情已经偏离了他们的计划,他们之前一直处于主动,被蔚家军打了个措手不及,这才变成被动,与其被追着跑,还不如干脆迎难而上,直接将这被动的局面扭转过来。

    &bp;&bp;&bp;&bp;而他先前之所以没提醒尹卓去追点燃爆竹的人,尹卓自己也没提,很显然,尹卓也是存了这个心思的,不过是他之前的决策接连出错,估计是想等人主动提及。

    &bp;&bp;&bp;&bp;尹卓确实存了这个心思,却下意识觉得时机不对有些踟蹰,等前方探路的人回禀前方并无陷阱,也无绊马索,周禹当即便抱拳道:“事不宜迟,还请将军尽快定夺。”

    &bp;&bp;&bp;&bp;“那便分兵!”尹卓咬了咬牙,看向身后几名将领,“雷洪生、戚奎听令!你二人带兵三万,由此处直取塘坝,务必将塘坝县拿下!”

    &bp;&bp;&bp;&bp;他说着抬手指了下左侧的方向,雷洪生是参将,戚奎是前锋,二人主次分明,方才也将尹卓与周禹的话听得分明,当即便出列领命,“末将遵命!”

    &bp;&bp;&bp;&bp;尹卓点了点头,沉声道:“本将在麻城等你们的好消息。”

    &bp;&bp;&bp;&bp;二人闻言神色一肃,同时抱拳道:“定然不辱将军威名!”

    &bp;&bp;&bp;&bp;尹卓眯了眯眼,微微抬手,先头刺探消息的十几人立即在前面开路,尹卓与周禹当即策马向前,而雷洪生于戚奎则迅速将命令传达下去,点了自己麾下的千夫长出来,带兵让道直接往左侧岔道上行去。

    &bp;&bp;&bp;&bp;黑暗中,饶峰与谷楠凝神细听眼睛放光,虽是不能离得太近,也无法听清几人的对话,但看对方兵马动向,却是能将情况判断得一清二楚。

    &bp;&bp;&bp;&bp;谷楠打了个手势,一字眉抬了抬,唇角翘得老高,饶峰见状轻轻吹了个响哨,匍匐在不远处的三十来人利落的翻身爬起,比二人更快一步直接往城门方向而去。

    &bp;&bp;&bp;&bp;待得这三十人已经走远,二人这才从芦苇从中出来,戊夜的芦苇丛浸染着露气,顶端上甚至结了细细的冰花,灌进脖子里凉飕飕的,饶峰兴奋的摸了摸腰间的长剑,压低声音道:“楠哥,要不咱们直接将这二人做了?”

    &bp;&bp;&bp;&bp;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看小说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农民工传记〕〔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从堕落骑士开始〕〔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穿越时间的地平线〕〔篮坛鞋皇〕〔清浊向恶而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