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至尊狂婿〕〔玄帝〕〔师妹是只妖〕〔玄雷至尊〕〔失落的皇储〕〔梦醒三国〕〔战神狂妃:邪帝,〕〔眼前人,是心上人〕〔饮尽风雪〕〔筑梦涿鹿〕〔至尊丹神〕〔维度侵蚀者〕〔骑砍风云录〕〔后宅里的漫画家〕〔圣植契约〕〔从假面骑士世界开〕〔金城守卫之战将行〕〔东晋唐王〕〔网游之神话降临〕〔游戏之动乱偷袭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303章 八嘎
    倒是真信田冲出身非凡,他本就对中原高手心向往之,而姜衍出身皇室,位列高手排行榜前三,恰是他宏图霸业上不得不除的拦路虎,真信田冲早就想会会姜衍了。

    再加上他骨子里的骄傲与野心,想试探姜衍与其一决高下的心思便更加强烈,于是与姜衍交手时,真信田冲虽是全力以赴,却不再轻易使用忍术。

    姜衍这两年一直留在上京,与姜泽周旋虽会占据他部分精力,但话说回来,在紫芝山的时候,他同样需要留意上京城的动静。且上京城距离紫芝山路途遥远,比之在上京城,他需要耗费的时间更多。

    因而,他人虽留在上京城,看似已经踏入争权夺利的角逐场,一身武艺却无半点耽搁。踏云破月乃是清和老人传下来的,据说与雷家的内功心法同出一门,如今倒也不好追溯到底是紫芝山更加源远流长还是雷家。

    但姜衍已经将踏云破月炼到极致这点,却是可以肯定的。姜衍尚未下山时,便有一甲子内力,下山之后内力更加精进。真信田冲的速度快,姜衍的速度更快,二人皆是使用长剑,只姜衍的是软剑,而真信田冲的是长剑。

    半空中,二人招招致命,压根就不需着力点。

    与姜衍不同,真信田冲虽同样走轻灵敏捷的路子,但在轻灵敏捷之外又多了几分刚劲,从交手之初到现在,已经不下百个回合,这期间真信田冲力道迅猛一气呵成,却始终无法勘破姜衍的弱点,姜衍气息绵长身形敏捷,不仅身形快,剑法更快,往往在真信田冲的剑气尚未到达时便飞速避开。

    二人耐力皆是极好,眼见姜衍只守不攻,便是防守也丝毫不露破绽,真信田冲心下不禁略微一沉,面上却是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神色。

    心念急转间,他轻飘飘往身后的房顶掠去,待得脚尖落于屋顶,他急速后退的同时,背脊微微弓起,右手执剑直指姜衍的同时,左手猛地掷出几枚暗器。

    姜衍见状微微挑眉,暗光划过劲气破空,三枚玄铁飞刀紧随而至,他一袭白衣身形俊逸衣袂如风,挥剑将暗器扫落的同时稍稍提气跃起,软剑如灵蛇般主动缠了上去,剑身相击火花四溅,被扫落的飞刀直接将青瓦击碎,房檐上顿时出现一个缺口,青砖掉落在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但当下却谁也没心思理会这个。

    姜衍已经将真信田冲的路数摸清,软剑银白轻薄,虽看起来轻若无物,却寒光闪闪挟裹着浑厚的内劲直直往真信田冲肋下袭去。真信田冲见姜衍主动攻击,心下才刚一喜,瞥见右侧银光闪过,身形往左侧瞬移的同时剑尖毫不迟疑的往姜衍下盘扫去。

    却不料姜衍只是虚晃一招,他脚下步伐微移,真信田冲长剑未至,姜衍的人已经到了左侧,尽管他身上并无暗器,一甲子以上的内力却不是虚的,调动真气,掌风如雷霆般直击真信田冲面门,若真信田冲被掌风击中,变成烂羊头直接殒命还是轻的,没准脑袋会直接开花了也不一定。

    真信田冲目光微微一凝,后背上不禁生出一层冷汗,但他到底不是浪得虚名,身体后仰的同时左右手再次动作,右手挥剑斜刺姜衍左胸,左手飞刀则是直接冲着西厢房的窗棂而去……

    姜衍见状心下一沉,“找死!”他声音冷若寒霜,周身杀气凛冽,手上的动作更加迅猛——若说姜衍方才还有试探真信田冲的心思,现在却只想将他剁成肉泥。

    平日里姜衍再是温和不过,但世人皆有自己的软勒,而蔚蓝,无疑是姜衍心中绝对不能触碰的存在。

    真信田冲暗暗得意自己摸清了方向,他最初之所以没对蔚蓝动手,盖因一门心思想要与姜衍一较高下,最好能凭借自己的实力将姜衍打败,这不仅对他本身修为大有裨益,也可让他准确了解自己在中原高手间的定位。

    蔚蓝不过闺阁女子,中原与倭国同是男权社会,尹卓虽与他提过不可轻视蔚蓝,但蔚蓝到底只是一介女子,便是有些身手,又如何能与他倭国武者相比?只要能捉住姜衍,捉住蔚蓝难吗?

    至于暗中藏着的人,真信田冲就更不怎么放在心上了,若这些人真有能耐,也不会躲躲藏藏,只敢隐在暗处了!再说了,待得把姜衍与蔚蓝擒住,其他的人敢不束手就擒?

    到了此时,蔚蓝总算看清姜衍与真信田冲的动作。

    她视线原本胶着在郧阳几个身上,眼见对方开始使用忍术,郧阳与粟米几人稍有不及便被击中;尤其是鸣潭,鸣潭原本就已负伤,如今再添两道新伤,便是已经点穴止住,胳膊与大腿仍有血液不断渗出,行动已然变得迟缓。

    蔚蓝微微皱眉,正想让听涛听雨上前帮忙,不料真信田冲的暗器忽然而至。稍微侧身避开,飞刀直接穿透杉木窗棂而入,听涛抬剑挡住,银白的剑身闪着寒光,与玄铁飞刀相撞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听雨刷的挡在了蔚蓝身前。

    蔚蓝目光一冷,已经一手扶上腰间的绸缪,微微俯身将飞刀捡了起来。

    “主子?”听涛见状一愣。

    蔚蓝看了眼二人,“好东西,自然怎么来的怎么还回去。”

    尽管飞刀与狙击不同,但同是考验准头与眼力,蔚蓝并不觉得自己会比以往差上太多,若硬要说差,不过是飞刀的速度射程比不上弹头。

    听涛听雨恍然,蔚蓝已经往门口走去,二人见状不由大惊,“主子!”现在出去不现成的靶子么,虽然不出去也是靶子,但总比出去了,睿王殿下需得分心主子的安危要好。

    蔚蓝何尝不知道这点,但她耐心有限,如今两刻钟已经过去,她之前能按捺住不曾动手已是极限,更何况真信田冲还有恃无恐。既然他想用自己来干扰姜衍,自己缩在房间里也是干扰,出去也是干扰,还不如干干脆脆出去,她的出现确实能干扰到姜衍,但谁说就不能干扰真信田冲了?杀手锏她还没祭呢。

    不过是稍微冒险而已,蔚蓝屈指打了个响哨,脚下步伐丝毫不停,她出门后先是往房顶上瞥了一眼,又看了看往西北角的大树,摇摇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听涛听雨无法,紧跟着蔚蓝出了房间。

    姜衍瞥见蔚蓝出来,心下一软的同时满是担忧,攻击真信田冲的动作又更快了些,暗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真信田冲腾出手来。

    这边郧阳几人同样注意到蔚蓝的动作,但几人分身乏术,除了干着急也没办法。

    与此同时,夜痕与夜魅四人身形一窒;原本真信田冲朝西厢房掷飞刀时,四人便已经准备动手,如今见蔚蓝出来,心下可说没有半点意外,毕竟性命攸关事急从权,至于其他的,倒是顾不得了。

    于是,在听涛与听雨加入战局往鸣潭身边去的当下,夜痕四人紧跟着从树上一跃而下。四人实力与郧阳几个不相上下,再加上听涛听雨,战局瞬间扭转过来。

    蔚蓝见状扬了扬眉,待得听见响哨的蓝二一溜烟跑出来,蔚蓝又与她交代了几句,这才轻轻提气往夜魅几人方才藏身的大树上跃去。

    坳谷受伤之后,蔚蓝基本上不怎么使用内力,但原先的内力却是还在。非但还在,蔚蓝这几日感受了下,原本因为身形纤瘦,修习内力的时间太晚,她身体各处经脉窄小,但自从受伤之后,这经脉好似拓宽了些,修习内力的进度比之以往大有成效。

    只她不明缘由,尚且不曾与人明言。

    依她眼下的实力,想与真信田冲过招自是不能,但利用浮云决快速变换位置放放冷箭却是可以的。正所谓以彼之道还彼之身,真信田冲不是喜欢放冷箭么,那她就放冷箭好了。

    真信田冲使用飞刀,还是玄铁打造,而她使用绣花针,不仅物美价廉还体积小易于藏纳,便是真信田冲将全身上下都挂满飞刀,大约也抵不过她手中的绣花针多吧。

    思及此,蔚蓝手中的绸缪直接缠上高处的树枝,稍微借力轻飘飘跃了过去,待得站定,见真信田冲正往这边看来,虽是黑巾掩面,但眸中兴奋与贪婪之色,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蔚蓝稍微想了想,旋即朝他眨眼,紧接着嘴唇微动,“八嘎,八嘎,八嘎……”因真信田冲正与姜衍交手,蔚蓝怕他看不清楚,又好心的多念了几次,待得真信田再次看来,蔚蓝朝他挥了挥手,面上绽放出一抹如花笑靥,看起来要多乖巧有多乖巧,要多纯善有多纯善。

    此情此景,正与郧阳粟米并夜痕等人周旋的倭人不曾看到,姜衍虽看到了,却是不曾看清,但真信田冲却是看得瞳孔猛的一缩。很显然,他已经看明白蔚蓝的唇形,一时间不由面色骤变,但蔚蓝哪里会给他反应的时间?下一刻,她手中的飞刀已经脱手而出,直直朝着真信田冲面门而去。

    ------题外话------

    苟延残喘的求月票……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农民工传记〕〔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从堕落骑士开始〕〔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穿越时间的地平线〕〔篮坛鞋皇〕〔清浊向恶而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