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纵横五千年〕〔张牧李晴晴〕〔隐世首富〕〔都市妖孽狂医〕〔步步为饵〕〔淡蓦凉亦棣星辰〕〔万灵灭魔阵〕〔魔帝奶爸〕〔扶蜀〕〔有朝一日刀在手〕〔九龙拉棺〕〔吞天噬万灵〕〔可以穿越的网站〕〔一念圣邪〕〔万鬼吞噬系统〕〔武道独尊〕〔无限黑暗年代〕〔星空流放〕〔三万万剑客附体〕〔都市阴阳师(都市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11章 婆媳
    思及此,孔氏原本还想打发刘嬷嬷去应付的心思立即歇了。念头一转,当即捏着帕子忧心忡忡道:“这丫头,怎么又病了呢?可真是……”一面说着,一面小心观察陈氏的神色。

    见陈氏面露不虞,又轻叹道:“母亲且先别急,这孙姨娘才去不久,柚丫头这是伤心过度还没转过弯来呢。不过,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府里过几日要办喜事,柚丫头是家里唯一的姑娘,到了大喜的日子,总不好连面都不露。”

    “依媳妇看,不如往宫里递个帖子,直接请太医来看看?”按照孔氏的想法,她虽不好当着陈氏的面薄待蔚柚,却也不妨碍她在陈氏面前给蔚柚上眼药。

    上了年纪的人最是忌讳生死,偏府里前不久才办了一场丧事,莫说是陈氏了,就连她都觉得晦气。如今陈氏正等着蔚桓迎娶平妻来冲冲晦气呢,蔚柚半死不活的,说出来谁会喜欢?

    陈氏自然不喜,孙氏是蔚柚的生母,生母离世,蔚柚伤心在所难免。可再是伤心,孙氏也不过一个姨娘,难过那么几日也就够了,整日里哭丧着一张脸闭门不出,这是做给谁看呢?

    要她说,孙氏死后,蔚柚的处境更加不堪,在孔心兰进门之前,正该好好巴着她与孔氏才对,偏她没眼色惹人厌恶。再加上她前些日子才因蔚柚的事情,被蔚桓埋怨了一番,闻言对蔚柚更加不喜。

    可她不喜蔚柚是一回事,孔氏送上门任她拿捏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孔氏难得在她面前伏低做小,她要是不趁机挫挫她的锐气,还真当她这个婆母是泥捏的呢。

    凭什么孔氏想给她甩脸子就甩脸子,想拉拢就拉拢,当她看不出来呢,孔氏明着担忧蔚柚想请太医,可话里话外却在指摘蔚柚不孝——嫡母健在,父亲要娶平妻,蔚柚要是个懂事的,就应该打起精神欢欢喜喜才对,而不是为了个姨娘伤心病倒。

    虽然她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她却并不愿意顺着孔氏的思路走。

    当即沉下脸道:“怎么是又病了,我怎么没听过?柚丫头大冬天的都没风寒,眼下天气回暖却风寒了,说出去岂不笑话?”

    说着将茶杯往案几上重重一掼,微抬着下巴睨向孔氏道:“孙氏毕竟生养柚丫头一场,她打小就在孙氏跟前长大,孙氏死了她自然难过。可你既知她难过,为何不好好照看?你这嫡母是怎么当的,难不成是想传出去说我蔚家苛待庶女?”

    “我蔚家可就这么一个姑娘,若她在这节骨眼上出什么茬子,可别怪我这做婆婆的没给你留脸面。”她将“我蔚家可就这么一个姑娘”这句话咬得极重,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孔氏一眼,那眼神**裸的,半点都不加遮掩。

    孔氏哪会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两人没闹翻之前,蔚桓的姨娘小产的小产,落水的落水,病逝的病逝,总之,除了跟着蔚桓时间最长的孙氏,就再没别的姨娘生下子嗣,其中缘由,陈氏不说全然知情,六七分却是知道的。

    如今这是要翻旧账了?陈氏心思浅显,惯常是个简单粗暴沉不住气的,孔氏无论如何都没料到陈氏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差点没气个倒仰,却不敢跟她明火执仗的对着干。当着丫鬟婆子的面,谁知道陈氏会不会说出更难听的话?

    何况孔心兰进门,她势必要笼络住陈氏,也只能暂时忍耐了。

    “母亲说哪里话,媳妇怎么会不关心柚丫头,孙姨娘一死,媳妇就另拨了人到敛心院伺候。”说着已经红了眼眶,满脸委屈的看了眼陈氏,半低下头道:“姨母还不知道我吗?若我有心苛待柚丫头,又何至于等到今日。”

    得,连姨母都叫出来了,这是存了心要修补关系啊,陈氏闻言不免有些得意,面色稍缓了缓。

    孔氏见此继续示弱,擦了擦眼泪,动之以情道:“在姨母面前我也不遮掩了,我固然是个小气的,可孙姨娘活着的时候,我尚且不曾为难柚丫头,如今孙姨娘已死,媳妇又何苦做这恶人?

    柚丫头不过是个姑娘,再过两年就要嫁人,至多不过一副嫁妆的事情,可碍不着皓儿几个。况媳妇先前也说了,咱家就柚儿一个姑娘家,日后若嫁得好了,对皓儿几个来说何尝不是助力?”

    不仅是蔚皓几个的助力,对蔚桓来说同样如此。

    孔氏这话刚好把到陈氏的脉门上,蔚柚也不是陈氏的心肝宝贝,眼下该逞的威风已经逞了,又见孔氏确实有心修好,陈氏面上的怒色终于收起。

    “你知道就好,之前有大房压着,桓儿总也出不了头,现在大房虽弱了,桓儿要在朝中稳住脚跟仍是不易。你我是妇道人家,也帮不什么忙,怎好再拖他后腿?一家人,可不就应该和和气气的么?”

    “你也别怪我发作于你,这事儿还真是你做的不对。”说着朝孔氏招了招手。

    孔氏顺从的起身上前,陈氏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道:“我且问你,我还有几年可活?”

    祸害遗千年,孔氏心说,估计你会活的长长久久的,但面上却是一片惊色,忙嗔怪道:“姨母浑说什么呢,您身体硬朗,一定会长命百岁。”

    “你也别拿这话哄我。”陈氏怕死,闻言摆了摆手,此刻倒是真的有几分真情流露了,“这满上京城,我就还没见过活到百岁的,莫说百岁了,就是八十岁的也是凤毛麟角。我要求不高,能活到皓儿几个娶妻生子,便也满足了。”

    说着拍了拍孔氏的手,轻叹道:“你是我看着长大的,长大后又亲自聘来为媳,能看着你和桓儿和和美美的,我心里只有高兴的份儿。可你看看你这两年做的事情?”

    “算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再提也没什么意思。你今日所谓何来我心里有数,若非你性子执拗又不肯服输,我哪里舍得与你置气。从你嫁进蔚家开始,这家就等于交给你了,我可从没想过要给桓儿娶什么平妻。”

    比之孔心兰这个一直给她妹妹添堵的庶女,陈氏自然更亲近孔氏,何况孔氏已经给她生下三个孙子,“等我一死,桓儿在外面打拼,这家还不是要交给你?我是你婆母,也是姨母,你说,你做的不对,我如何不能敲打你?难道我还能害了你?”

    你那是敲打吗?那是不管不顾好赖不分的打擂台啊!可这话孔氏不能当面说出来,陈氏现今的态度,对她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忙哽咽道:“是媳妇不孝,让娘操心了。”

    说罢直接扑进陈氏怀里,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这场景看的金贵银桂和琉云刘嬷嬷几个瞠目结舌。

    陈氏眼里也有了泪花,顿了顿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行了,多大点事,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说完皱眉与刘嬷嬷道:“你且去回话吧,太医就不必请了,哪有为了个庶女就请太医的道理,且宫里有事,咱们不明白内情,可别往枪口上撞。”

    再则说,孔氏之前便说蔚柚不孝,她既然接受了孔氏的好意,自然要有所表示,蔚柚也确实该吃些苦头了。

    “老夫人的意思是?”刘嬷嬷闻言怔了怔,没道理先前还护得紧,转眼就要不管不顾了吧。

    孔氏拉长耳朵听着,却轻声抽泣着头都没抬。自孙氏死后,蔚柚基本没出过敛心院,具体的情况她压根就没心思去管。但她冷眼瞧着,蔚柚这两年已经长进不少,孙氏一死,她自知没了依仗,当然要夹紧尾巴做人。

    眼下春茗来禀,多半是蔚柚真的病得不轻。本心里,她是巴不得蔚柚能直接死了才好的。想她嫁进蔚家多年,就看了孙姨娘那张逆来顺受的脸多年,偏孙氏与蔚桓是打小的情分,而蔚桓看似薄情,却又对孙姨娘处处留情。

    她能肆无忌惮的对蔚桓的其她姨娘下手,却始终拿不定主意朝孙氏下手,这才会稍作犹豫,便让孙氏生下蔚柚,且留在身边亲自教养。

    以往她之所以没亲自教养蔚柚拿捏孙氏,反倒是纵着她,盖因这母子二人都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既是不喜憎恶,便干脆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且她若真的将蔚桓身边收拾的一个不剩,传出去也不好听,可这并不代表,她就愿意让孙氏和蔚柚一直在她面前蹦跶。但凡有丝毫机会,她都是愿意尝试的,只她不能亲自动手。

    如今倒好,孔心兰马上进门,陈氏若能主动将事情揽过去,蔚柚便是真有个闪失,又关她什么事?思及此,孔氏暗暗握了握拳。

    陈氏哪晓得孔氏转瞬间就又打起了主意,闻言摆手道:“直接让那丫头去外面请个大夫吧,你再敲打那丫鬟几句,让她回去转告蔚柚,就说是我说的,她嫡母还活的好好的,没道理为个姨娘整日哭天抹泪。她对孙氏再如何母女情深,旁人也不会赞她一个孝字,这名声坏了,日后说不上好亲,可别怪我这做祖母的没提醒她。”

    ------题外话------

    真恨不得把昨天的题外话吃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爱看小说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ww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农民工传记〕〔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从堕落骑士开始〕〔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穿越时间的地平线〕〔篮坛鞋皇〕〔清浊向恶而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