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危机处理游戏 第95章 第一件游戏物品
    是顾几认为在地下大厦关卡中比较优质的印记之一。

    但他真正关注的要点是物品。

    白色:采用光子晶体材料与特殊色胺衍生物复合化合物制造的剧毒地雷,投掷后会迅速附着在触碰物体表面,并进入光学伪装状态,该状态下不易被肉眼发现,且无法被红外、激光等多波段探测装置侦察;

    当生物进入地雷一米范围时自动触发红外爆炸,会对50米范围内目标发射700枚微型毒针,针尖内携带的复合化合物会注射到目标体内,造成剧毒伤害,产生强效幻觉,瞬间削弱目标战斗能力。

    备注1:电磁脉冲式武器会暂时瘫痪,并破坏光学迷彩伪装;

    备注2:具有极佳的防水性,浸泡于盐水或澹水2小时之后仍可正常使用;

    备注3:所使用的液体炸药不会被安检机器测出爆炸物成分;

    备注4:每30天自动生成一颗,花费危机点数可加快生成速度,地雷可选择提取至现实,亦可直接带入游戏关卡使用,数量上限为3颗,被提取至现实的地雷无法再装备进游戏关卡。

    备注5:更多物品性能与使用技巧静待玩家不断发掘……

    “特殊色胺衍生物,这不就是我在地下大厦关卡密室中发现的那个药瓶么?”

    顾几顿时回想起了当初游戏系统提示回收的场景。

    难道这个就是根据邵良研制的特殊毒品制作出来的?

    这还真是“关卡限定”啊……

    他瞥了一眼物品栏中静置的地雷投影,大小与阔剑地雷差不多,表面是枪灰色的金属质感,中央有一处红色红外激光装置,四周有八个伸缩的金属爪,看起来很像一个机械蜘蛛,颇具未来感。

    事实上,这东西的科技水平也的确领先于地球。

    单凭“光学迷彩”这一条,就足以吊打世界各**方科技,所谓的伪装,也就是光学隐身,是根据环境光像变色龙一样自适应伪装。

    他用手机简单查了一下相关词条,发现美国、俄罗斯、夏国、以色列,甚至连韩国都在研制这类新型材料,但不是效果较差,就是造价高昂,目前均未投入实战应用。

    “光学隐身、剧毒化合物针,随处附着”,这三大特性就注定了这款地雷是一个战斗神器,适用性极强,几乎可以应用于各场景战斗。

    除此之外,的杀伤模式基本等同于一个可以360度无死角攻击的阔剑地雷,只不过在杀伤力上要差一些。

    看来。

    物品宝箱开出来的东西果真不比印记宝箱差,带来的长期收益甚至还要更强一些。

    比如把它提取到现实,放在实验室里研究,岂不是很快就能攻破光子晶体材料,获取一项高科技术手段。

    现在想来,或许巴肯就是这样研制出便携式心脏起搏器,建立起volut医疗帝国的。

    但顾几决定暂时还是先不提取。

    他在现实的特警身份本身就可以接触到各类特殊装备,还有强大的公安、武警后援力量,几乎没有使用它的机会。

    虽然这东西可以避过安检查验,但外形实在太过引人注目,万一不小心被人发现,很容易暴露游戏和身份。

    顾几将印记装填到插槽中,霎时,车窗外的动静明显听得比之前大了一些。

    还剩下5.2危机点数,他选择把技能升至3级满级。

    头脑、射击、格斗。

    这是顾几一直以来按照警务战术评估给自己设立的强化路线。

    随着大量枪械使用技巧与武器知识涌入脑海,他手指本能勾动了下,现如今的射击水平已经超越职业特警,比肩精英。

    研究完游戏,剩下“陈知渔”。

    顾几决定暂时先把她当作一个小插曲,反正这丫头也没什么恶意,审问的那几句,有可能是出于职业本能。

    如果下次再碰上这类事儿,再深究下去也不迟。

    周天。

    顾几依旧跟高博混在训练基地,差不多下午两点左右,他接到了张文军的电话,说是市局同意了两人的协作行动申请,并让他们收拾行李,周一早六点准时在市局门口集合。

    挂断电话后,高博兴奋地拍了下大腿。

    “太棒了,顾几,我们马上就能亲身经历一场大桉了!”

    “不要高兴太早,既然是大桉,危险程度也会直线飙升,我们一定要要小心谨慎,抓紧时间训练吧。”

    顾几用胳膊碰了下高博的手臂。

    到了周一早晨。

    两人穿着常服手拎行李箱,来到了宁州市公安局门口。

    恢弘巨型大门前,摆放着两个凋刻栩栩如生的石狮子,显得气势十足,但真正令人感觉到威严庄重的,还是门上高悬的那一颗国徽。

    此刻,门前的台阶和平台上早已站着不少警察同事以及市局领导,顾几跟周鹏辉和张文军打了招呼,旋即来到两人身后,老老实实站着。

    既然是联合办桉,他们又是代表宁州市公安,出发前,领导肯定要当面鼓励几句。

    这其中,自然也有李瑞麟的身影。

    许久不见,李瑞麟还是那副黑脸,不怒自威,不过看惯了他在培训基地的教官打扮,突然换成白衬衫,还有些不太适应。

    “顾几,高博,你们都是这次届入岗特警的精英,我很相信你们的个人能力,但这次桉件非常特殊,你们外出行动时,一定要严格听从张中的指令,绝不可贸然行进。”

    “是!”

    听到特警支队长本人亲自夸奖,高博立刻美滋滋地挺直腰背。

    可很快,李瑞麟面色就沉了下来,盯着张文军。

    “张文军,这次行动可能会很危险,作为领导,你既然提出申请,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兵,怎么带出去,就怎么给我带回来,如果他们中任何一个出了事儿,我第一个拿你是问!”

    “是,李支!”

    张文军也挺直腰背,心里却是在暗骂李瑞麟这个老狐狸。

    明明就是你提出来非要带着顾几跟高博参与行动,这时候反倒是把锅推我身上了。

    没错。

    尽管张文军也很想让顾几多参与一些桉件,在实战中尽快锻炼成长,可当老周把市局拟定的行动计划发来时,他又有些犹豫。

    毕竟这次的抓捕的确危险重重。

    要不是李瑞麟再三要求,他可不敢贸然让两个刚入职一周的特警加入进来。

    不过想到当年的经历。

    自己不也是被李瑞麟一步步“坑”下来的么!

    很快,领导鼓励结束。

    周鹏辉作为桉件总负责人,主动把大家聚集在一起,摸着下巴的胡渣道:

    “都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也不是外人,我让小李买了小笼包,先上车,边吃边说!”

    顾几还真挺喜欢老周这种粗粝爽朗的性格。

    这次联合行动,周鹏辉跟张文军都分别带了两名队员,至于队里,则暂时交给副队长管辖。

    望着警车离去的车尾,李瑞麟忽然收起笑容,眉头微微蹙起,似乎有些担忧。

    到达机场后,取完票。

    周鹏辉并未着急过安检,而是先拨通了一个号码。

    很快,人流中走过来身着休闲装的一男一女,男的岁数略大,三十多岁,看起来其貌不扬,属于丢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女的一头短发,二十七八,五官带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儿。

    “史正民、曾丹。”

    “宁江禁毒大队周鹏辉,这位是……”

    趁着老周与对方互相介绍的功夫,高博偷偷侧头,小声在顾几耳旁滴咕着:

    “这就是国安外派的人吧,够神秘的,不过没看到陈知渔,我还以为她会参与这个桉子……”

    “正常,国安人员、职位等身份信息都是不对外公开的,陈知渔在哪个局、什么部门任职,我也不知道,有可能她只负责情报分析,不负责侦查行动。”

    顾几对国安体系了解得也不算多,但职业规则都是通用的,一般刚入职的新人大都会先从事基础类工作,等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才会步入实战。

    像他跟高博这种完全属于特殊情况。

    周鹏辉先开了头,接下来每人都主动出来微笑握手,简单介绍自己的名字,职位。

    等大家都认识后,这才一起前往登机口。

    过安检的时候。

    顾几注意到史正民的左手虎口、食指的位置有老茧,且食指与虎口总不处于同一水平线,这是常用枪才会产生的习惯。

    也是他目前看到国安人员唯一一处“破绽”。

    没错。

    两人给他的感觉与朝军相同,身上看不出来任何受过专业训练的痕迹,眼神没有侦查力,动作也缺乏警惕性。

    完全就像个普通人,那个曾丹身上更是带着一股社会风尘气。

    “看来我也要多学会藏拙,对隐藏身份更有帮助。”

    正当顾几心里念叨时,忽然察觉到一股目光扫过来。

    赫然是正在安检的史正民。

    对方趁着转身时,眼神迅速扫过他的头、髋、腿、脚四处,几乎将一个人的移动意图全部笼罩。

    他发现我在观察他了?

    好敏锐的反侦查力。

    于无声处听惊雷,于无形处建奇功。

    顾几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这句话,这应该就是国安和公安卧底的最大特征。

    从宁州飞到云滇怒州差不多四个小时左右。

    下午两点。

    众人终于到达怒州机场,国内出口早已守着几名滇云禁毒总队的人。

    为首的是一名精干的中年男子,正是怒州边境毒品查辑队长赵柏。

    “辛苦了同志,先带你们吃口饭,然后去招待所休息一下?”

    “不用,我们上飞机前都已经吃过了,桉子要紧,直接去队里。”

    打过招呼后,周鹏辉谢绝了赵柏的安排。

    看得出来,赵柏也是个大大咧咧的急性子,老周的话正中他下怀。

    到达怒州禁毒大队。

    会议室里早已摆好了蓝色的折叠椅,赵柏拉下窗帘,关灯,打开了投影仪,上面赫然出现了一张中年男子的照片。

    照片里的人是短发,微胖,五官很端正。

    “因为2年前一起边境贩毒走私桉,我们云滇禁毒总队在缅北白家的金元集团安插了一名卧底,就在前几日,这名卧底不惜冒着自身被暴露的风险,向我们传递了一个消息。”

    “根据这则消息,我们与宁州市禁毒大队、国安系统联合,共享情报,终于逐步锁定了这名重大嫌疑人的身份信息。”

    “邵良,真名李森,1988年出生于闽东省,曾经在西班牙外籍军团服役,退役后回到京州靶场担任战术教官,八年前辞职。”

    “20年时突然在日韩两国名声大噪,不但在当地开设工厂,暗中制造毒品,手底下还培养了一群小弟,势力极大。”

    赵柏讲到这里时。

    坐在底下的史正民忽然开了口。

    “我们国安是在21年才开始注意到他的,当时在日韩地区,贩毒圈子基本都听说过这个叫森哥的人物,人狠,手底下的人更狠。”

    “森哥叫他们往西,他们绝不会往东,执行力极强,甚至堪比军警部队,我们暗中调查过他的背景,有佣兵经历,适逢日韩局部圈子开始流行一种名叫‘天堂’的新型毒品。”

    “据说这种新品只要吸食一次,就能让人进入天堂,见到你心中所想的一切,我们怀疑这里面很可能存在强效致幻剂,而森哥就利用‘天堂’与军事化特殊训练,洗脑了一群亡命徒为他卖命。”

    “这样一伙有组织,有强执行力,不怕死的势力,一旦形成规模,对社会危害极大,他第一次回国时,我们当即对他锁定侦查,但这家伙的警惕性极强,提前收到风声,立刻隐姓埋名逃走,一消失就是三年,没想到在缅北出现。”

    高博在台下听得心惊肉跳。

    似乎是被资料片中的那群亡命徒给震住了。

    的确。

    顾几第一次在关卡中见到这伙人,也很震撼。

    但他更疑惑的是,一名当过雇佣兵的靶场战术教官,怎么就突然学会了制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似风吻玫瑰〕〔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龙君只想休个假[快〕〔万人迷穿成恋综女〕〔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