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一龙〕〔厉先生的心尖甜妻〕〔爆炎战歌〕〔陈旧〕〔参见老祖之家天下〕〔快把我师兄带走〕〔生化危机余波〕〔爱满江城〕〔男篮天空高挂我的〕〔我成就了无敌至尊〕〔九星神宠〕〔请听水滴石穿〕〔飘香剑雨传〕〔领主之军团召唤〕〔了不起的神豪〕〔末日之最终战争〕〔向往之人生如梦〕〔餮仙传人在都市〕〔非洲农场主〕〔荒野生存就得宝箱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蓬门伊始 蓬门启 卷一章九 腹黑的戚家盛(中)
    卫子谦闻言不免好笑,一脚将身上趴着的人往旁边踹去。“胡说些什么呢!她是我妹子!”

    戚家盛嗤之以鼻。“你娘一连生的都是带把儿的,可没见有女的啊。”

    “你没留意她小时候的模样,白白嫩嫩的,就跟我最爱吃的肉包子一个样儿。可是这又不是城里,除了像你家富裕点儿的,哪还会有人闲着没事去蒸肉包呀。所以那时候嘴一馋,我就去瞧瞧阿玖,呵,结果还真挺解馋的。”

    想起那段懵懵懂懂的日子,卫子谦的星眸微眯了起来。

    戚家盛一听,却是笑喷了。“哈哈哈,你、你把人家的闺女当肉包子!哈哈哈——”

    卫子谦现在想来也是觉得好笑。“不过后来年纪长了,她人脸面长出来,却居然是副小老头的高深样儿,我每每瞅见了都忍不住逗她。放眼这么些村子庄里,属她最好玩儿了,即使把人惹恼了不哭也不闹,就那么眯眼看着你,眼睛、鼻子、嘴巴像是会说话似的,静静地在抗议警告着,表情比老村长或是总管都还要严肃。所以这么些年,除了我以外,村子里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孩子们,也没见谁敢去招惹她的……”

    “哎,这个我知道。”戚家盛用手指了指他鼻子,笑斥道,“你哪,就是犯贱!跟我一个样儿!”净喜欢挑硬骨头啃。

    当年初进村学堂的时侯,所有人不是对他阿谀奉迎,便是远远躲开不敢招惹,唯有卫子谦是另类的。先是抓着他一同去踢藤球,末了还戳着大少爷的鼻梁说球技烂臭;一会儿吃掉了他家小厮替带的丰盛午餐,却哄他去偷摘地里的作物,吃那号称“长寿果”实质无比廉价的地瓜;别人是求着要做他的球伴,而卫子谦呢,为了屁孩儿与他互揍了一顿,宁愿转过身去当“奶娘”,也不肯低头先跟自己和好……

    戚家盛幽幽地长叹一口气。“所以说,人就是他娘的贱!我怎么偏偏要跟你做兄弟呢!”

    卫子谦听着,脸半埋在软枕里,低低地笑开了。

    夜很深,厢房内的烛火被一阵风拂灭。两人谁也不想动。

    “子谦……”

    “嗯?”

    “我要搬去大城里住了。”

    “……嗯。”

    “你,要不要跟我一道去?”

    子夜如墨,蝉虫嚣呜。

    卫子谦张开了瞳眸,忽闪的目光静看着帐顶,良久不语。

    戚家大少爷被送往大城主宅备考童生的消息,很快地传遍了百里地。话说那搬运的大小物什具细繁多,就仿如搬迁移居一样,担夫队伍浩浩荡荡地由村头延到了村尾,吸引了不少好奇八卦的乡里驻足相送。

    同在看热闹的三姑对八公说,这回主宅的姨奶奶们可得操大心了,这主家大儿子总算找到机会回到主宅,要想再将人哄回乡下地方来不与他们争家产,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今天是阿母的闲休日,卢玖儿一直跟在她身边干家务活,寸步不离。

    卫婶来串了两趟门,嘴里骂骂咧咧,说那长腿的崽子逃了学堂的课,也不知道跑去了哪儿,要是给逮了回家,肯定得用藤条好好伺候着。

    卢玖儿下意识地透过木窗棂,眺望田野那边的村屋去。只是戚家小厮的到来,推翻了她之前以为的猜测。

    阿谦,并不是为戚大少爷送行去了。

    小厮是平时相熟的那一个。有福气喘吁吁地扶着院门,直接开门见山询问:“知道、卫家小爷,人在哪儿吗?”

    卢玖儿摇摇头。

    “那……其余卫家的呢?”

    卢玖儿再度摇头。想必卫婶是遍地找儿子去了吧。

    有福为难地搔搔颈背,对她说:“要不,你代去一趟吧。”

    他说:“爷好像有东西要给卫家少爷,一直等着。”

    他说:“都延迟一个时辰了,却还不肯起程……”

    待到卢玖儿赶到村头的时候,那如蛇尾般长长的行李挑夫,已经先行上路了。村口石砌牌坊旁的榕树下,有一辆华美宽敞的大马车,戚家盛就独自站在旁边,背着拂袖扬发的风,低着头伫立着。

    有福上前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戚家盛抬头,眼里的情绪一闪而过。

    他踌蹰了下,还是开了口问:“卫子谦……上哪儿去了?”

    玖儿知道他的失望,安慰地道:“又不是生离死别,肯定有再见面的时候。他也是不想惹起什么离乡愁情吧,权当你跟往年一样,只不过去趟路远的秋游罢了。”

    戚家盛听了一怔,意外地看着她。顷刻,唇边的弧度慢慢地牵了起来。

    “是呀,不过是趟秋游而已……”他喃喃道,转身从马车取出一个礼盒,交到她手上,“这是给子谦兄的。”

    卢玖儿抱到怀里,感觉挺重实。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藏了元宝。

    “没想到,是你来送的我。”戚家盛自嘲地一笑,然后随手拍拍她的头,“也送你份离别礼吧,想要什么?”

    卢玖儿偏头想了想,反问道:“你有什么?”

    戚家盛也不小气,直接让她上马车挑选。

    书籍、文墨、琴棋、香包、薰炉、字画……

    卢玖儿有很多都喜欢,但不能全要,开始觉得折磨又烦恼,皱着眉头去瞪那个恢复悠哉派头的家伙。

    戚家盛猜到她纠结的心思,得意地晒了晒可恶的白牙齿。然后才翻出一个小檀木盒,塞到她手里,慢条斯理道:“虽然看起来不像,但总还是个女人,就取这玩意儿吧。”

    卢玖儿被“女人”两个字雷到了,伸手摸了摸婴儿肥的小脸蛋,低头看了眼平板短小的身材,再用不可思议的眼神去瞪他——

    居然,用那么成熟的字眼,来称呼一个“童真”、“稚嫩”的孩童……

    不过俗话说得好,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她丝毫不跟他计较,而且更加大方地,将身上揣着的汗巾抽了出来,有礼可加地递送给他当回礼。

    卢玖儿细心地同他解释道,原本的汗巾被阿谦弄丢了,所以这布是他从最好的那件衣料上剪下来赔她的。上面的针锈是跟阿母学的,还是处女绣,意义非凡,极具纪念收藏的价值。

    戚家盛好奇地抖开一看,眉头和嘴角不由得一抽又一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苏阳林楚依〕〔极品老木匠〕〔聂先生又苏又撩〕〔入赘的废物〕〔秦偃月〕〔写写小说就无敌了〕〔闪婚甜妻:傅爷,〕〔常理不存在的轮回〕〔乔先生的黑月光〕〔神女大人有个纨绔〕〔抗日之杀敌爆装备〕〔超时空古玩商〕〔娱乐之从吐槽大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