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别人都叫我大纨绔〕〔无敌懒人系统〕〔万界无敌门主〕〔浮华千重〕〔大剑西去〕〔神眷剩女〕〔逍遥游之织梦蝶〕〔噬天为帝〕〔武极神话〕〔神魔大唐之无敌召〕〔破风者〕〔重生荒界〕〔我有BOSS模板〕〔我气哭了百万修炼〕〔我靠作弊神器变强〕〔玫瑰伯爵的日常生〕〔九天杀〕〔堕圣〕〔倾城毒妃:邪王宠〕〔异界债务系统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蓬门伊始 蓬门启 卷一章十三 跟学的卢玖儿(下)
    待得出来走上归家小道,卢玖儿跟着卢永洪身后的长影子,低着头郁闷不已。后来终是忍不住,赶上去扯住他的袍袖问:“阿爹,夫子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卢永洪见到她嘟嘴不乐的模样,觉得好笑,道:“乡野地方,民风纯朴,男女间泾渭并不分明,夫子是多虑了。但他说的也不错,在学堂里混学归根究底是不太好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安心,阿爹也不差,可以兼任夫子来教你。”

    卢玖儿这才知道,原来霍夫子忧心的是男女大防,心里更是抑郁了,不免怨怪地叹一声:酸儒啊,酸儒。

    不过后来卢永洪也没兼任夫子,而是跟七少爷的教席通了气,让卢玖儿去当服侍仆童,可以跟在教席身边,接受指点和教习。

    卫子谦听见了很是羡慕,特意跑去偷窥,知道那教席是个灰鬓白胡的老头子,一派老儒风流,睿知焯见的模样。卫大海告诉他,这老儒生可是辞官退隐的士大夫欧阳斋,得五姨奶奶使尽关系,三邀四请才肯出的山,肚肠里装载的经书宗卷多着呢。

    卢玖儿被卢永洪带着去了别院,站在珠帘前见过教席。她透过缝隙审视那位闲适的卧坐老人,视线浏巡到他的身腰处,眼眸不由得眨了几眨。宽怀大量的宰相肚,恰似怀了十月的孕胎,里面有多少经书宗卷不得而知,但相信脂肪肥肉是藏了不少……

    欧阳斋性顽,好酒肉。束手半瞌眸时,宛如世外智贤,胸怀幽壑万千;举酒啖肉饮食时,十足一个街巷无赖,伪夫子痞老生。每朝只到离沁院教书二个时辰,余下的时间都留在他以师名强占的璇玑轩里,以酒当茶,边品边阅卷,日日复日日。

    刚开始时,欧阳斋喝到兴起处还发酒疯,指着玖儿要这要那,跑东跑西,没了不够过瘾,还半哄半强地灌她酒,然后径自笑翻在地吟起狂诗来。

    卢玖儿连续两天,被出其不意地强灌了两口酒,呛咳得几乎掉了半个肺。回去跟家人告了状,黄氏听了,想起村口讲书曾说过的老匹夫好童癖一段,脸色恼得又青又红,直嚷着不让孩子再去了。卢永洪神色却是诧异,细细问了经过后,遂问那跟老夫子学了些什么。

    卢玖儿如实答道:“他半醉的时候会诵篇诗文,一字一句让我背好,然后把书卷翻出来,命我照着该文,边背诵边记字。”

    卢永洪点点头,再问:“老夫子喝的酒,是阿爹让你拿去的那几瓶吗?”

    玖儿答是。

    卢永洪笑了,对黄氏说:“听闻欧阳先生平日喝的皆是烈酒,所以之前给他送了城里带回的剑道春。但是乡野地方只能寻得小酿,这几日玖儿供他的,只不过是几瓶果子酒,让他老人家尝尝鲜而已。”

    黄氏啐道:“果子酒跟水一般,他却醉了,酒量差极就少喝些,免得折腾到我家的闺女。”

    “哪里关酒量的事,不过在装疯扮傻罢了。”卢永洪吩咐玖儿道,“一会儿我去分瓶蛇酒出来,明日给夫子送去,告诉他一声,迟些庄里派人入城采买,问除了剑道春外,还有没有其它需要顺带的。”

    装疯扮傻?

    卢玖儿眉角不由得一抽,趁着卢永洪转身,伸手去摇黄氏的袖边,细声央道:“阿母,阿玖想跟你要样东西。”

    于是次日,卢玖儿带酒前来服侍兼上学,恭敬地呈给欧阳斋。他取来打开,就着瓶口尝了口,嘴舌啧巴两下,听得她介绍到:“此是阿爹酿藏的蛇酒,特意孝敬呈献夫子品尝。”

    “酒中之珍品?”欧阳斋老眸熠亮,满意地颔首。

    再呈上第二瓶。

    “这是阿母的十年珍藏……”

    欧阳斋闻言,兴致勃勃地地打开封口,仰首灌了一口——

    卢玖儿微微一笑,甜腻地道:“老、鼠、酒。”

    喷蚩!

    欧阳斋不由已地半吞半喷了口酒,卢玖儿灵敏地拿托酒的盘子掩脸一挡,避过了老夫子出口的“暗算”。

    “这个……”欧阳斋举袖扫了把嘴,吞了苍蝇似的皱紧眉头,沾了酒水的花白胡子被宽袖一扫,张牙舞爪了起来,破有抹恼羞成怒的味道。

    卢玖儿不惊不怯,一脸无知地绽放童真的笑脸,道:“阿母酿的老鼠酒,内服能防止产后风,”眼光溜到了那似怀胎十月的肚腩处一顿,又自然地收了回来,“外敷可用于跌打,特意孝敬夫子的。”

    欧阳斋老眼睁如铜铃,瞪了跟前的豆丁小童良久,看不出哪里有戏耍的神态,悻悻然地指着最后一瓶,不再猴急地开饮,直接问:“这又是何物?”

    卢玖儿恭敬答道:“阿玖知道夫子喜酒,但酒多饮会伤身,便去问了邻家的三公,知道菊茶能利血气、轻身、延年,于是去采泡来供奉夫子。倘若夫子不嫌弃,阿玖就去多采晒些贮藏,每天替您泡上几壶益寿茶。”

    这益寿茶要泡得好,除了茶底质量要好,还要掌握开水的温度和后期添加的蜂蜜份量,调出来的茶汤要闻来菊香怡人、入品微甘清甜才属上佳。为了泡好这菊茶,玖儿还特地央三公将“家底”给掏了三分之一,泡坏了好几趟,才得出这壶甘甜顺喉的清心菊茶。回头还得到山边那处野菊地里,给三公采摘些新鲜质好的晒干了送回去呢。

    欧阳斋脸容瞧不出喜怒,半瞌了眉眼半晌,方慢条斯理吩咐道:“都收起来吧,将柜上的果子酒端来。昨日布置你的抄写呈上来,教你的诗文也背诵给老夫听。若是瞧出有半分贪懒,就别怪老夫灌你饮老、鼠、酒!”

    “是——”卢玖儿奶声奶气地应道。

    自此之后,欧阳斋依旧每日以酒当茶,杯不离手。但是他那没皮没脸没品的酒癫疯,发作起来折腾癞皮的对象,找的都是别的人家。而在独自与玖儿相处时,便没见再发作过了。

    但是,若不是故意的,便是刻意地,欧阳斋越来越喜爱使唤起卢玖儿来,尤其是爱用懒绵又拖沓的声调,咬字清晰地唤她:

    来!过来——

    狗——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八零:全能小〕〔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都市战神归来〕〔妃要撩人:太子殿〕〔一代战神杨辰秦惜〕〔误入歧途苏玥〕〔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