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负款款情深〕〔甜蜜的冤家〕〔渔人传说〕〔武道天下〕〔重生之龙腾校园〕〔重生之超级银行系〕〔逆袭吧厂狗〕〔医门圣手〕〔兵之神〕〔这个地球有点凶〕〔修真高手的田园生〕〔秘战〕〔万古巨头的养成〕〔地球穿越时代〕〔末世最强回收系统〕〔天命神魔之战〕〔开创万道〕〔大道朝天〕〔魔尊是我徒弟〕〔放怪物一条生路不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蓬门伊始 繁城行 卷二章七 内宅的五姨奶奶(上)
    一连七天,大宅后门都候上几个牙婆,每当那扇厚实的铁门内传来喊打声和凄哭声,她们就美滋滋地凑上前去。没等上一刻,铁门便沉闷地吱呀开启,由老资格的婆子领着受罚遭遣弃的奴仆出来转卖。

    算盘打得精的翟牙婆寻了个空,攥紧了老婆子的衫袖带到一旁去,塞她几个钱后低声道:

    “主家卖了这么多服侍的下人,总得再添些乖巧听话的吧?不然待需要的时候,哪里够人使唤呢?”

    老婆子撇了撇嘴,把手掌朝上摊了摊。崔牙婆识趣地又往上放多几个钱,也不心痛,只一味道:“嫂子只管帮忙引荐牵线,成功后定有重谢。”

    老婆子将钱熟练地收拢入袖,扯了扯唇朝她耳边低声道:“忙可赶不上帮,不过却能告你一声,回去好生物色些年岁小的孩子,能卖断终身的最佳。”

    翟牙婆闻得此言,自是喜不自禁,点头哈腰,千恩万谢。而那边厢,却是或愁眉苦脸,或低泣呜咽的被遣仆婢,正忍受着牙婆们的挑肥拣瘦,甚至贬辱压价。

    慢驶的马车的达行过,风势扬起气窗的布帘,乘车人便不经意地将车外一幕尽收于眼底。

    黄氏低叹,转头望向正枕在膝上贪睡的懵懂纯良七少爷,叹道:“大洪说的不错,经此一遭,府内的人怕是能遣能换的,全往外撵走了。”

    持家姨奶奶正好趁着这一事儿,要将府宅里下人们大换洗呢。

    卢玖儿心底若有所触,轻问:“阿母,我们家会像他们一样吗?”会如他们一样,总有一天落得那般下场吗?

    “又怎么会一样呢。别人是卖断生死的奴仆,而我们只是戚家别庄的雇工。最坏的情况,也就不打东家工,去赚西家口粮便是。”

    马车绕过后街,一路沿着青砖石板向前,直接到达戚府大宅前停下。那里早有人守候,一见来人便马上迎上前来招呼:“是卢庄管吧?总管让小的来引路,带你们去向五姨奶奶请安呢。”

    卢永洪将赶车鞭交给门房的马厮。“有劳了。”

    黄氏在车内也听闻了说话声,连忙替惺忪刚醒的小公子爷理好衣衫。人还未下车,便有奶娘和三五婢女蜂拥而上,口里念叨着“哎呦,我的少爷心肝呀”“可怜见的,瘦成这个样子”,然后将戚博文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急急往内宅里去。

    黄氏领着女儿一道,跟在丈夫后头迈过了那道大户高门的门槛。

    戚府在别庄所处的十八村里可说是乡绅土豪之流,但放到城里镇上,也只不过是众多富商大户中的一员而已。戚府与普遍的富门贵户无异,宅内设计布局皆是中规中矩,但由于聘用城里一流的建筑工匠,使得规矩中又有些许玲珑的变化。

    只是这些落在卢家人的眼里,心思便各有不同了。卢永洪早已见惯不怪,略为低眉顺目径直前走。黄氏以前哪有机会到过这等富贵宅弟,虽然也曾多少听说过别人口述一二,但身临其境时又是另一番境地,早就忘记了丈夫昨晚的嘱咐,忍不住左顾右盼,脸上皆是掩不住的惊奇赞叹,又是向往又是羡慕,千滋百味在心头。

    卢玖儿抬头环顾四周,基本上前院的景致便在心里清明了,无非是错落有致的亭台假山池水莲花,再有回廊和高树用于挡雨遮荫,居中的大道直通二门,相信穿过那里便是前厅了。但是领路人避开了大道,只迂回地带着他们通过回廊走侧边的月亮拱门,沿着夹道绕过前厅往后宅院落里去。

    七弯八拐走了好一段路后,终于在院门前停下。守门的嬷嬷打量他们一眼,便打发领路的走了,只让一家三口进去院里的檐下等候通传。

    站了不知多久,卢玖儿觉得有些口渴脚累,卢永洪低声让她再忍忍。再等上好一会儿,才有个青衣婢女从里面步出,睇了他们一眼,然后抿嘴笑道:“跟着来吧,夫人唤你们了。”

    卢永洪谢过,便带着家小进跟着进了堂屋。没想到一进去,玖儿只觉得眼花缭乱起来。堂上莺莺燕燕的站了一堆,笑声软语充斥耳膜。好不容易定睛一看,才望见堂上摆着绣有牡丹花开的屏风阻隔开来,只隐约透过刺绣朦胧见到被围绕在中央首座上的娘俩。小的正是戚博文,另一位推想便是他的亲娘戚家五姨奶奶了。那四周穿红着绿,捧茶托果,陪笑娇嗔的皆都是这两位的伺候婢女们,真个好不热闹。

    “夫人,卢庄管一家子来了。”

    不知道是谁提醒了一句,场面马上静了下来,六七双眼珠子齐刷刷地落到一家三口身上,说不清道不明各有何种心思。卢玖儿马上把头低了下去。

    卢永洪带着妻女向五姨奶奶问候金安。她微微一笑,颔首受了,吩咐左右搬凳请坐上茶。

    卢永洪连声告罪,道:“夫人,小的皆是乡村野人,粗俗鄙陋,哪里懂礼?只担心举止言语间一不小心冒犯了夫人也不自知,只安守做好小的本份,望主家上下康泰和乐,就一切满足了。”

    五姨奶奶神色微讶,指着堂上三人对旁边资历较老的奶娘说:“看来你们转述全总管的话不假,这人表里内里都一派老实谨慎,说难听的是傻冒过了,就像只驴。”

    哄的一声,身边婢女妈妈们都笑了。卢永洪也一脸憨厚地呵笑。

    黄氏满脸陪笑,张嘴便道:“这人嘴笨,不就是头笨驴么?夫人说的真对。”

    不知道是黄氏紧张了,还是激动了,这声音听着拔尖的异常,反倒让人全静了下来。这时她忽然想起丈夫昨晚曾嘱咐过,凡事开口必三思,心里乍地咯噔一下,忐忑起来。

    五姨奶奶缓缓喝了口茶水,又问起别庄里的事宜如何,戚少爷在别庄过的生活如何,回城后未入宅子前又是过得如何。卢永洪低声一一答了,立场客观,字字谨慎。

    卢永洪所说内容如先前与全总管和卫副管汇报的相差无异,五姨奶奶心里是有底的。视线落到卢家女儿的身上,这孩子除了刚进门时抬头四顾几眼,便一直都低着脑袋,只看得见黄氏替她盘的丫头发髻。便似顺口问道:

    “这是叫玖儿吗?今年多大了?”

    黄氏连忙堆笑,代道:“是的,就叫卢玖儿,别看她长得瘦小,已经满九岁了。”

    “哦。”五姨奶奶笑得温和,“原来这么大了。来来,过来让我瞧瞧模样。“

    卢玖儿应声,缓缓走近主座,在距三步开外处停下。微微抬首间,只见稳坐中央的女子身着华衣锦服,头戴金钗珠饰,样貌娇美眉眼张扬。她旁边的戚博文被换上了一身光鲜明丽的冠服,正端危坐着,像个小大人般,倒如往常见的感觉不同。他见到玖儿眸子转过来,他身体不偏不动,但眼珠子亮晶晶的,还偷偷地朝她扬唇咧齿。

    卢玖儿马上低了头首,顺眉弯唇,眼睛朝着前面的一个点看,以免冲撞了主人家。

    “长得倒清秀水灵,难得的是文静乖巧。”

    旁边离五姨奶奶最近的婢女掩唇笑了,插嘴道:“刚才听小少爷的说话,觉得该是个十分聪明伶俐的孩子,怎么现在一瞧,倒有点像她爹了。”

    这话一落下,只听得几声“卟哧”的忍笑声。五姨奶奶笑弯了眉,指着那婢女骂道:“你们看莲紫说的,人家的闺女长得不像爹娘,那能像话吗?真是皮痒了找打!”

    那唤莲紫的婢女自是连连讨饶,笑过后便揭过不说了。

    五姨奶奶转向玖儿,重新拾起话头:“刚才听小少爷说起你们数天前遇险落崖,明明该是惊险的变故,他却是兴高采烈地提起,反倒让我越听越糊涂了。玖儿你好好说上一说,当时的情形是怎么样的?”

    卢玖儿应是,心里边赞老爹的神机妙算,边迅速在脑里梳理好准备的说辞,放软了声音,状似回想地慢慢道了出来。还又赞叹又惭愧地说道:“少爷处变不惊,思维敏捷。那时候他还提议借着崖上的粗藤爬下。事后经验丰富的老柴夫也说此计利于求生,不过当时就是玖儿胆子小,才拖累了少爷陪在崖上等候救援。”

    一番话听得五姨奶奶搂着戚博文,又是心痛又喜爱地唤了几遍“我的儿哪”“心肝唉”,让怀里的小少爷红着脸享受着娘亲的温软拥抱。

    卢玖儿毕竟是小孩的身躯,时间长了多少是承受不了的。她心下嘀咕着,罚站可是件体力活儿呀,比农忙时干活还累人。又加上说了一大堆话,越来越觉得口干舌躁,头重脚轻起来。也估摸不到主人家还想“闲聊”多久,她捻量了一下,用低声却又能令人听清的声音说道:“阿母,玖儿急,想上茅房……”

    黄氏连忙告罪,带着玖儿跟引路的妈妈往外面寻茅房解手而去。卢玖儿跟在后头,临离开花厅时,还隐约闻得五姨奶奶问卢永洪的话:

    “你家玖儿,似乎还念过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八零:全能小〕〔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都市战神归来〕〔妃要撩人:太子殿〕〔一代战神杨辰秦惜〕〔误入歧途苏玥〕〔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