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真不想穿越〕〔龙的法则〕〔开天录〕〔我气哭了百万修炼〕〔万古第一龙〕〔真五行大陆〕〔月下星魂山河路〕〔我家灵宠又穿越了〕〔斗罗之圣墟觉醒〕〔我真的是女帝夫君〕〔万古第一战神〕〔我有一座恐怖屋〕〔万古灵神〕〔随身带个狩猎空间〕〔这个地球有点凶〕〔成为修行界大佬〕〔皇天战尊〕〔末世最强回收系统〕〔世上无仙〕〔无敌系统之请你砍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蓬门伊始 繁城行 卷二章十一 出名的欧阳斋(上)
    大宅里虽说没有男主人在,仍然阻挡不住借着拜年来攀关系的宾客们。

    戚府门庭前车水马龙,往来人流络绎不绝。如此一年一次的喜庆佳节,姨奶奶及少爷们自然要趁着好时机活动一番。欧阳斋从善如流地给戚博文放了五天的年假。

    各位少爷过年第一天便带着节礼来拜过夫子,也顺道赏了院里侍侯的卢玖儿和夏满。恢复教学后,戚博文照常每天两个时辰过来学习,其余时间欧阳斋乐得清闲,跟在田庄别院里没什么两样,继续整天边端着酒水边阅书卷,过着如神仙般悠哉的日子。

    除照顾好夫子三餐和日常起居外,也没有额外的活计要做,卢玖儿便也躲进了书斋翻起了野史杂记来看。欧阳斋曾经解手时途经,进来瞄了她几眼,一脸睥睨道:“不务正业!”

    卢玖儿没当回事,只回以嘻嘻一笑:“何为正业?考科举吗?”

    欧阳斋噎了一下,无言以对,只重重地哼了哼,然后踱步而去。

    第二天卢玖儿再到书斋时,发觉身高可及处多了许多本有趣的杂学书卷,另外还夹有几本算学。她取了出来随手一翻,好家伙,里面还夹了不少手记,这些可是老夫子私藏的精华本。她心下不免窃喜,转身便攀着窗边向庭院里嚷嚷:“夫子,今晚阿玖替您按按脚哈。”

    欧阳斋不满,吹着胡子瞪眼睛。“只今晚而已吗?”

    “好的,明晚也给您按一按。”卢玖儿心情极佳,笑眯眯应了。

    写阅卷手记是一个好习惯,跟着夫子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便习以为常了。好在戚宅从未短过采荔轩的笔墨纸砚,夫子也任由她取用,就是偶尔会手残地翻阅一下玖儿的手记,然后嘲笑讽刺几句,再有意无意地指点一二。卢玖儿自诩心胸宽阔,每每遇此,自然点头称是,欣然受教。夫子见到,脸上不表,但心下大悦,更是指点得稍微殷勤了些。

    以往在归闲田庄,每隔段时日,会有人上门送书单给欧阳斋。往往只需要他老眼一浏览,拿只毛笔圈几个圈,隔几日自然便有人将书卷送至门前。虽现下身处大城戚宅,情况也没有例外。但此次欧阳斋勾选完书单后次日,便唤卢玖儿整衣梳发,让夏满去向主家借了马车。

    欧阳斋上车时就只说了句“去书肆”,夏满便驾着马车出发了。卢玖儿坐在车厢口处,细细声就着夏满的耳边问道:“小满哥知道去哪间书肆?”

    夏满憨直一笑,答道:“南粤城的书肆一个手掌都能数得过来,无非就集中开在两处。夫子想去的,必定是一德书院的方向了。”

    卢玖儿了然地哦了声。“那另一处呢?”

    夏满不自觉地耳根泛红,眼睛看着别处,似是随意地答道:“另一处在墟市后街罢。”

    当时卢玖儿未明所以,很久以后才晓得,原来墟市后街靠近花街柳巷,那周边摆卖的多是淫词艳图和情史野书。

    六榕是城里最大也是藏书最多的书肆,一楼左侧是笔墨纸砚的日常买卖,右侧设有茶座和评书台以供读书人交流。书肆二楼中庭处立有大型书架,放满了古今藏书卷籍。三楼处是多宝阁,据说置放的都是千金难寻的上佳好物,只有名仕富贵才会被受邀上三楼。至于四楼和五楼基本上不开放。

    马车停在六榕书肆门前,欧阳斋并未立即下车,而是让夏满去找掌柜的报名号。没多久,便有人迎出来请夫子下车,并在前面躬身引路。夏满留下守着马车,卢玖儿三步紧着两步跟在夫子身后走。

    欧阳斋慢步踱进书肆,缓缓拾级而上,似是有意无意地瞥了茶座处的评书人一眼。卢玖儿沿视线看去,那中年的评书人脸白留须,身穿灰白儒袍,手执一把折扇,正摇头晃脑地侃侃而谈。附近有十来位书生和贵家子弟模样的围坐在左近,或品茶或专注地侧耳细听,间或爆出一两声“好!”,又或是忽尔长叹沉吟“原来如此”。旁人观之,倒感觉这帮人是痴是傻了。

    领路人一直引至四楼的一处雅致包厢前,请欧阳斋入内而坐。包厢内有茶师侧立恭侯,见客人撩袍入坐后,便也行礼跪坐煮茶。有一剪红梅孑然立于白瓷瓶内,孤艳傲然,另有一番风姿。微风拂至,缕缕茶香中仿佛夹着丝梅香,顿时心旷神怡起来。

    卢玖儿原本立在夫子身后,忽尔有人身未至却笑声先及,朗朗道:“先生莅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眼前人影晃动,见得一位装扮低调却不失富贵的人物入内后,便有刚才的领路人向卢玖儿微笑招手。她不免讶然,侧首间见夫子微微颔首示意,便出去了。领路人将卢玖儿引到隔壁的茶室处,给她开了一壶清茶,便由她独处稍侯,等待大人们召唤。

    卢玖儿顿感到百无聊赖,见无人理会,便拾步回到一楼处听人评书。但茶座皆是男子聚首处,她靠过去未免太过于扎眼,于是便走到另一侧的专卖柜台处边假装挑选笔砚,边侧耳凝神细听。

    评书人声线浑厚,中气十足,声音穿透力很强,讲述的是史记其中一卷的内容和评说。评说用词大胆,思路新颖,还辅说当下时政,针砭时弊,字字珠玑。听者无不时而点头称是,时而摩拳擦掌,时而低头沉吟,时而慷慨激昂。

    而卢玖儿倒是越听越是清明,尤其忆起夫子上楼时那意味深长的一瞥,心下像是获得什么至宝般窃窃自喜。咱家夫子这是人老心不老哇。

    “阿玖姑娘。”有人靠近身边笑唤道。

    “有福哥?”卢玖儿闻声侧首,并不自觉地左右张望了下,“你怎么在这里?大少爷也来了吗?”

    有福笑答。“我过来给少爷买些物件。阿玖是随欧阳夫子外出的吗?怎么就你在这里呢?”

    “夫子在楼上雅间呢,我等着也是闲着,便随处逛逛。”卢玖儿见有福两手空空,问道,“要买什么物什呢?还没挑选好吗?”

    有福略显尴尬一笑。“是的,这店里恐怕没有,不敢再耽搁了,这就到别处找去。”

    别过有福,又等了近两盏茶的时间,夫子下来了,顺手将一只锦袋往卢玖儿怀里一扔,便直接就上了马车启程回府。书肆的掌柜一直在门口恭谨地目送他们远去,直至街巷转角仍立在原处。

    卢玖儿拈了拈锦袋的份量,不重还有点儿轻,用力捻捏一下,发出纸张摩挲的声音。瞄了眼靠在车厢处假寐的夫子一眼,她轻轻拉开锦袋探看,居然是银票。也没敢取出来看金额,连忙将袋口拉紧了,紧紧揣在怀里,不敢再乱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八零:全能小〕〔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都市战神归来〕〔妃要撩人:太子殿〕〔一代战神杨辰秦惜〕〔误入歧途苏玥〕〔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