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法师娘的大冒险〕〔大妖归来〕〔武霸帝尊〕〔万古虚无帝〕〔神帝升级系统〕〔我能看见万物弱点〕〔破碎荒武〕〔脉破八荒〕〔天衍乱纪〕〔无名剑鞘〕〔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银子太多怎么办〕〔大炼器师〕〔孤儿大帝〕〔斗圣逆武〕〔重龙葬道〕〔女主她是一颗星〕〔天道魂修〕〔我是真不想穿越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蓬门伊始 清平乐 卷四章五 不怕事的玖姑娘(上)
    晨早最舒适的一件事,便是被清脆欢快的鸟鸣声叫起,静看着温暖的阳光尽洒窗前,照得一室明亮醒神。

    乌梅已经将洗漱用具准备好,听得内室姑娘已起床,便迎进门来帮忙梳洗。

    卢玖儿习惯了常事自理,早就自顾清洗得七七八八,然后安安稳稳地坐在铜镜前等着了。

    因为乌梅特地跟宅里的老嬷嬷学过梳头,练得一手好发髻,能将她一头乌丝打理得光亮顺滑,梳出的发型亮丽可人。这可是她自己无法做到的。

    收拾整理好自己,卢玖儿甫一出房门,便见外头有个短腿身影在探头探脑,定眼一瞅,那不是小恒远么。

    卢玖儿朝他招招手,这小家伙便蹦蹦跳跳过来,仰头腻腻地唤了声九姐姐。

    小孩子不懂字,也爱省事地乱喊。想着差不了多少,便没特地去纠正他。

    “乖。这么早便起了呀?昨夜睡得可好?大北伤处还痛么?”

    她拖起他的小手掌,边细细地问着,边牵着往正厅处用早饭。

    起初小恒远跟兄长一道,都是待在厢房里用餐的。后来发觉并非主人家特意为之,而是兄长不愿出门才送的饭菜。可小男童正是长到满地瞎跑玩闹的时候,于是在他试探了几次见没人再拘着自己,而且还都满脸笑容地招呼他后,便直接将兄长一个人扔在了房间里,自己则跟着大伙儿三餐都在正厅里吃了。

    人多聚在一起用餐,饭菜更有味道嘛。

    可是今天蔡恒远心里惦记着事呢,一直小心翼翼地瞅着玖儿的神色。

    卢玖儿见状,便笑问道:”小远怎么了啦?“

    小孩子也不会转弯抹角,直截了当张嘴就问:“九姐姐,你为什么不喜欢鸡鸡,觉得鸡鸡聒噪呀。”

    鸡鸡……鸡?

    卢玖儿偏着头努力地回想,最终只能作罢。“有这么说过吗?我也不知道耶,你听谁讲的呀。”

    蔡恒远伸出了一个指头。

    “我问石头哥哥,为什么家里没有养鸡,他说因为姑娘爱干净。”

    然后又伸出了另一个指头。

    “然后去问乌梅姐姐,她又说因为姑娘爱看书,喜好安静。”

    “是这样的么?”他不说,卢玖儿也不知道原来大家是这样护着她。可是,其实自己并没有排斥养鸡呀,以前在归闲田庄家里,还养了好几只呢。

    “九姐姐,鸡鸡很乖的,只是每天会帮忙叫起床,其它时间不会乱吵闹的。”他两手合牵着玖儿的右手轻轻摇,满满是撒娇的味道,两眼闪闪的像是星星的亮芒,“而且它们还能下蛋哦,隔几天……不,是每天都能下一个蛋哦,到时候小远拿给姐姐补身子吃。”

    “真的吗?小远真舍得天天将蛋送给姐姐吃?”卢玖儿伸手刮他的鼻子羞他,小远红了脸蛋拼命点头表忠心:

    “真的真的!小远一定会的!”

    “小远为什么想养鸡呀?”卢玖儿笑问,牵着小远在桌前落座。

    早饭是乌梅做的白粥和馒头,贴心地配了辣与咸两种味道的小菜佐餐。另外还独一份下了面条配腌肉,是特地替石头准备的。他平日里干的都是力气活,没有米面下肚总是容易见饿。

    乌梅不是灶头出身,厨艺不精,但吃食虽简单,却体贴了众人的需要,很是暖心。

    石头刚在院子里晨练完毕,出了一身汗,回房换过衣服后匆匆赶了来。

    “咦?还在说养鸡的事情吗?”他纳闷了,不是已经问过也解释了许多遍吗。小家伙对鸡倒是挺执着。

    乌梅掩嘴而笑。“天还摸黑的时候,人已经候在门外呢,我让他先到别处玩,等姑娘起来后再喊他,却是不愿意的,半步都不肯挪开。”

    “因为这件事情很重要。”蔡恒远小脸表情很是认真,“鸡能叫起,能生蛋,毛能做毽子玩,肉能煮来吃,全都是好处。”

    卢玖儿也很认真地考虑他的提议。“只不过,我们现在没有精力喂养它们呢。”

    他们才刚到庄里没几天,石头一般早出晚归,乌梅虽在屋里却也是忙里忙外没得闲的。

    “我负责喂养它们!”蔡恒远小手举得高高,“不会浪费粮食的,我会每天带他们到山坡上放养,保管喂得肥肥美美。”

    “放养?”那不就是走地鸡了吗?是个好食材。“可是它们不会乱跑不见吗?还有要是下雨怎么办?”

    蔡恒远拼命摇头。“我会看好它们,不会让它们走丢的!下雨、下雨的话……”他咬咬牙,“下雨也不怕,我会把我那份米饭喂给它们吃,不会让它们饿着,一定会每天下蛋蛋给九姐姐补身体!”

    稚气童声落下,惹得满室欢笑声响。

    “好好好,有你这份心,那鸡是肯定要养的。”卢玖儿转首望向石头,笑道,“不过还是要备些粗糠喂养,可别让鸡抢了小远的米饭。”

    石头朗笑应了。小恒远见大家都同意了,忍不住欢呼起来,早饭都不好好吃,羞笑着拿了两个馒头便往厢房方向跑,说是要将好消息告诉兄长知晓。

    到了时日,卢永洪便自驾着马车奔波而至。他本就是干实事的人,这次竟直接带来了友人彭渔生到沙砾地来看情况。平日里为人厚道仁义便是有这样的好处,只要有需要,无须叫唤友人便能主动拨冗帮忙。

    卢玖儿欣喜于阿爹的给力助攻,连忙跟在旁边转悠,不时相询请教。

    彭渔生前前后后都瞧了瞧,也挑了几处位置让下铲子下挖了一定深度,评估了下土质。

    “这块地挖塘是没问题的,如果还想多养几个品种或是日后管理方便些,就从这里至那里分挖成两个塘……”

    卢玖儿一一纸笔记下。

    “渔生叔,挖塘有什么特别的仪式吗?就像是要先敬鬼神之类的。”

    “那倒是第一次听说,也许是各处乡村各处例吧。有例规其实也无大碍,只不过价钱定得太不公道。”彭渔生摇摇头,“要不是距离远了,我还能招呼乡亲邻里来干这活计,平日里哪里需要的话,都是看谁得闲谁就去接活的。”

    卢玖儿再细细问了挖塘所需的人数和天数,心里便有了判断。

    “阿爹,我想将地划成若干小块,每块分配给一个人包干,挖得又快又好的,还能再接下一块地继续挖。工费就按包干的地块面积进行计算,总体完工后的合计花费大约会比市价高出一成,而且只要是当天挖上两个时辰的,我们都负责管晚饭。阿爹觉得好不好?”

    这样可以让一些勤快的佃农和村民们多份收入,也有利于他们能互相较劲挖塘的速度和质量。

    彭渔生觉得可行。“玖儿的想法不错。”

    卢永洪倒是有另一层担心。“按石头的说法,我们自己开挖恐怕会招惹一些麻烦。”

    要是暗地来闹倒只是银钱上的损失,但若是明着来闹,他又不常待在庄里,只有石头在囡儿身边怕是要吃大亏。

    玖儿这一层也想到了。“所以,现在天色还早,我想请阿爹和渔生叔一块到里正伯伯那里打声招呼,喝个茶聊聊天。伴手礼玖儿已经先备下了,回屋里拎取便可起行。”

    先送礼知会,到时候他们也来搞个开挖仪式,焚香祈求一切顺遂,请参加干活的乡亲和里正先吃一顿好的。有礼在前,真要闹起事情来,即使村里人不站出来帮忙,也不至于掺和一脚。

    “这主意甚妙。”彭渔生抚掌大笑,“事不宜迟,这就走吧!”

    然而周仲贵这几年之所以能垄断挖塘的干活,实在是人够无赖泼皮,无人敢直接招惹。听得新庄子的人不打算雇佣自己,那不是要挑战他多年贮心营造的惯例,更是要断绝他日后的米粮嚼用哪!

    这还得了!

    他连忙召集了十来个相熟的乡里,或拎锄头或取铲子或捡挑杆,一伙人气势汹汹直奔庄子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八零:全能小〕〔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都市战神归来〕〔妃要撩人:太子殿〕〔一代战神杨辰秦惜〕〔误入歧途苏玥〕〔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