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真不想穿越〕〔龙的法则〕〔开天录〕〔我气哭了百万修炼〕〔万古第一龙〕〔真五行大陆〕〔月下星魂山河路〕〔我家灵宠又穿越了〕〔斗罗之圣墟觉醒〕〔我真的是女帝夫君〕〔万古第一战神〕〔我有一座恐怖屋〕〔万古灵神〕〔随身带个狩猎空间〕〔这个地球有点凶〕〔成为修行界大佬〕〔皇天战尊〕〔末世最强回收系统〕〔世上无仙〕〔无敌系统之请你砍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蓬门伊始 女儿娇 卷五章一 归来的卫子谦(上)
    时间有如白马过隙,眨眼便过去了三年。

    载着数人的无篷马车在慢悠悠地驶入省府城门后,驾车的老头吁一声停在了城墙边上。

    “好了到了,大伙们下来吧。若是回程也需要坐马车的话,午时后便在此地侯着。车费照旧按单趟算,来时多少回去便是多少……”

    夹在人们中间的读书人慢条斯理地蹭着下来,旁边的玄色衣衫看不过眼,伸手扶了他一把。

    “又不是没有银钱,单独雇辆马车不就行了,却偏偏非得要跟其他人挤。”卿墨低声嘀咕着。

    他向来不喜与人近身接触,刚才路上坐车的人多,他一直被那个肥大姑靠着挤着,下车时还趁着混乱抓了他一把胸肌,再抛个让人发寒颤抖的媚眼,慌得他赶紧躲开别过面去。

    外头的女子都这么恐怖的吗?他想回京了。

    “我可是一介落榜书生,现下夹着尾巴回乡,在还未找到营生之前,这钱银总得省着点花。”

    此人正是卫子谦。他站定后也不急着举步,只张目环顾街道一周,心里略略沉吟。

    “先生,现在入城了,是先找家宅住址吗?”

    “趁着天色还早,先到一德书院报到吧。”

    卿墨耸耸肩,他没意见。轻轻松松背起两人的随身行李,跟在后头便走。

    可两人才经过几条街,卫子谦便脚步一拐,急转弯转到巷子里要穿至另外的大街上去。

    “怎么了?”

    “刚才前头便是卫记粮油铺,坐在柜台里的正是家兄。”

    好险好险,还好自己身手够敏捷,刚好在二哥转向外面之前便躲了开去。卫子谦自得了一下下。

    卿墨莫名其妙。“家里的铺子不正好,直接将行李扔进去呀。”虽然他背着不累,但也很碍手碍脚哪!

    “先不急,不急。”卫子谦摇头晃脑。

    卿墨额角想暴青筋,很想将物什都扔到那黑小子的弱鸡肩膀上扛着。

    没走几步路,又见一间卫记杂货铺。继续转弯,躲!

    “你家有几间铺子,都开在哪里的?”卿墨直接问到,“要不先规划好路线再走,这样七弯八拐的反而离一德书院越来越远了。”他不累,只是觉得烦。

    “在省府城里开的铺子不多,也就三间。”其它地方他倒没过问过。咦?“快活栈。”

    卿墨见他驻足不前,跟着抬头看了看那三层小楼的招牌。“这是吃饭的地儿。”看这店面模样,应该是正经的店铺,“你饿了?”

    卫子谦砸了下嘴,不饿。但可以进去看看。

    因着时辰还早,快活栈只做午晚两市,现在门面刚启,里面的人还在忙着洒扫整理,柜台前并没有招呼的掌柜或小二。

    卫子谦摸了摸发冠,嗯,不偏不斜。再顺手理了衣袖顺了衫摆,然后他跨入楼内,朗声询问道:“借问东家在吗?”

    弯腰扫地的小子闻声抬头,见到两人皱了眉,朝内堂高声唤道:“三水哥,又有两个傻冒找东家!”

    ……又……傻冒?

    “咳咳。”卫子谦无言瞥了卿墨一眼。如果可以用眼神杀人的话,相信卿墨已经干掉那小子了。

    环顾大厅一周,装修风格简洁明亮,绿植盆栽点缀得当,墙上挂着明码实价的菜牌,还有一些膳食养生的劝喻字幅。整体布置很是舒适怡人。

    “小刀休得无礼。”阻隔内堂的门帘被撩起,出来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人,眉眼自带笑意。

    “两位客倌不好意思,小店还未到开市时间。不知——”他灵动的眼珠子往背行李玄衣和两袖飘飘的白衫身上转了转,然后向皮肤稍黑的白衫书生行礼,道,“若是想品尝小店菜色,可半个时辰后再来呢。”

    “哦,”卫子谦看着他年纪小,但穿着的却是掌柜的服衫,“敢问东家是否在堂?”

    卢淼闻言眼神冷了下来,很明显“傻冒”两个字已经要定义到两人身上了,但职业病使然,他唇边弧度未变。“不知客倌何事找东家?”

    看来近期有许多人上门攀熟?卫子谦心思一转,嘴边的话便成了:“我……是来见工的……”应聘伙计总得要见上一面吧?

    这下卢淼的笑弧也平复了,还好天生娃娃脸,即使面无表情也感觉和善。“那请出门往右走数十步,见到‘快来钱’的牙行进去报名,等待筛选便是。”

    说罢,便点点头,径自进内去了。

    旁侧边劳作边竖起耳朵八卦的小二嗤笑,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又是以见工名义来见东家的傻冒,就不能换个新鲜的借口么。”

    “……”

    卫子谦拖着额角上已爆起两条青筋的卿墨赶紧步了出去。

    “不是说到一德书院报到么?”卿墨不太耐烦了。在街上转悠也无所谓,但被当傻冒还要继续找什么牙行是怎么回事。而且哪有牙行叫“快来钱”的,单看这招牌都会以为是家当铺好不好。

    “你不会真想当伙计,不去书院教书了吧?”

    卫子谦很认真严肃地对他说:“也无不可。走!看看去!”

    卿墨朝天翻白眼。要是卫子谦当个先生,他还能充当回书僮。若是去当了伙计小二,那他跟着算是怎么回事?

    “快来钱”开在一条巷子口边上,但它的人气却聚集在往里延伸的巷子里。店家很会挑地方,这是一条单边巷,只左手边是各家门庭出入,右手边却是一面完整堵实的围墙,从入口开始,那墙上便依次贴着一张张字招:

    韩府招奶娘两名,要求年龄18-25岁,身体健康,奶量多。月钱三两银。

    锦锈成衣铺招伙计一名,男女不眼,能说会道,包食住。月钱一两,熟手面议。

    码头二号仓招搬运工数名,工钱计件月结,具体面议。

    徐氏工坊招学徒五人,要求年龄8至14岁,签终身死契。

    ……

    聚集相看找活计出路的人没有几个识字,不过店家有另安排人站在字招前做解说。听得满意的,便进店内按规矩报姓名、年岁、家宅、以往经历等让书案做记录,然后按指纹以示确认,牙行会一天内完成资格筛选并做背景调查,两天便会推荐给主家见面定夺。然后根据招募的难易度或活计的报酬厚薄度,分别向成功匹配的雇佣双方收取一定酬金。

    “这是……牙行?”

    卿墨虽一直待在京城未有外出过,也很少跟所谓的牙行打交道。但是……隐约觉得有哪里不一样。

    卫子谦面露古怪的神色。他站在旁边听了半晌,然后寻空问讲解的少年,道:“怎么找工的也得付酬金?”

    那少年在这行当里讨生活,练得一双利眼。他略略打量了眼前的书生,笑道:“咱‘快来钱’无论是对主家又抑或是寻工者都会有做专访调查,确保双方提供的信息皆是十分诚意与可信的,因此口啤好信誉高。既然‘快来钱’能帮你找到好的活计出路,那只收取一点酬金又算是什么呢?”

    他举手示意两人望向左前方的字招。

    “请看,这家钱老爷正在为公子招募一名秀才先生做启蒙教席呢,包食午餐,束修是二两每月。若是推荐成功,‘快来钱’只收取一两银子作为酬金,对先生来说非常划算呢。目前已经有三位报名了,若是先生有兴趣,不妨尽早作登记。”

    卫子谦谢过少年解说,大致巡览了一下墙上,问道:“怎么没见着‘快活栈’和‘快活谷’的招募?是暂时不缺人手吗?”

    少年呵呵两声,也不遮掩,直接便取笑道:“原来先生醉翁之意不在酒。‘快’字号的排队筹已经近百人了,按规矩办事,登记先交费100文,背景调查费200文,筹号成本费50文,共计350文。但丑话先说在前,‘快’字号众所周知考核从严,所以一共有三轮筛选,很多人在头两轮便被刷下去了,所以不一定能见到九姑娘的。”

    “……”他听到了什么?没听错吧?卿墨掏了掏耳朵,望向卫子谦,他同样是满脸惊诧,向来文思敏捷的书生竟然也一时张口结舌起来。

    少年似是很熟悉应对这种场面,直接将人亲自领进去带到书案处,介绍道:“这是‘快’字号的意向者,先做登记吧。”然后伏到书案耳朵,悄声提醒了句:“又一个居心不良的,只管用力地宰。”

    只见书案点点头,然后笑眯了眼瞧向两人,眼睛里闪着似是看见黄金的亮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八零:全能小〕〔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都市战神归来〕〔妃要撩人:太子殿〕〔一代战神杨辰秦惜〕〔误入歧途苏玥〕〔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