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园妆娘〕〔动漫女主攻略系统〕〔亿万宠妻:入骨相〕〔匪女逆袭:夫君慢〕〔重生之盛宠为妃〕〔我老爸是世界首富〕〔绝美总裁的贴身兵〕〔我混烘焙圈的〕〔女尊天下:血族女〕〔另类保镖:美女总〕〔最强神医混都市〕〔权门婚宠〕〔六道长存〕〔蜜情霸爱:爵爷宠〕〔八零之神医有毒〕〔霸占诸天〕〔晚钟教会〕〔极品朋友圈〕〔都市极品神医〕〔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040】再次偶遇
    尉迟飞凤已经习惯早起,每天到了那个时间不管天亮没亮,都会爬起来。

    穿戴整齐,像平常一样悄悄出了毡房。

    战王那八千骑兵还在马场正门外扎营,她也不好再去前边的栅栏做锻炼,便干脆往右侧面走去。

    她记得那边也有同样的栅栏,只是相对要远太多。

    离开毡房区又走了一段距离,才终于看到栅栏。

    尉迟飞凤深吸一口凉风,翻身倒立,本想用双手这么往栅栏去,可惜这副肉身臂力不够,她挪了几下就倒下来了,只能靠走的,偶尔翻翻跟斗,顺便思考一些事情……

    转眼间,她来到这个世界就快三个月了,可很多事情她还是没明白。

    比如,看尉迟老太太的态度,绝对是真的讨厌九小姐的,可按她至今为止的表现来看,也最多是让九小姐自生自灭而已,所以九小姐为何会被送到那种假庵里去?老太太知道假庵的真正面目吗?

    她是不是可以怀疑,那时候有人从中做梗,故意把九小姐送到那里去了?老太太其实不知道?

    那么,是谁?

    又比如,九小姐记忆里,照顾她的周妈妈病死那年,静尘是亲自到过尉迟府试探态度的,结果静尘被气得半死,冲回假庵还把九小姐一通打,但根据木吉木珂所言,当年并没有姑子上门之类的事。

    所以,当年发生了什么事?静尘又到底到没到过尉迟府?若是到过,又见到了尉迟府的谁?

    再比如,就静尘所说,她之所以没弄死九小姐还把她藏着,是因为有人暗中付钱包养了她!还按时间推算的话,正好就是她到假庵没多久的时候……

    巧合吗?

    可是很奇怪,既然有人包养了九小姐,那她就应该是静尘的摇钱树才对,却为何,静尘还会放任那些假姑子欺辱她,打她?可一旦她生病受伤,静尘却又会很积极的请大夫治疗……

    所以,那个包养九小姐的人常来?每次都很大方的付清静尘虚报的所有医药费?

    可那个付钱的人什么心理?包养她却又从来不见她,还放任人欺负折磨她,难道,是尉迟府或者尉迟擎天的仇人?可真要是尉迟府的仇人,又干嘛挑上九小姐一个早就被抛弃的孩子?

    还有她离开假庵的时候,假庵后山藏的又是什么人?假庵甚至连同跟假庵勾结的那群酒肉淫僧,是不是就是被他们灭杀的?为什么?

    静尘真的也死了吗?那她路上看到的那个匆匆的身影,是谁?

    对了,还有无盐姑姑……

    她一直感觉无盐姑姑非常真诚,也从未怀疑过她是个毁容的柔弱女子,可那天的一幕却又让她耿耿于怀。

    当然,所有当中,最奇怪的还是她那个死人一样的爹……

    既然深爱她已故的母

    亲,为何还要娶上官颖儿进门,还添那么多小妾生那么多孩子,又明明九小姐和尉迟明珠是一母所出,却为何,把尉迟明珠当掌中宝而九小姐却丢弃在那种鬼地方不闻不问七年之久!

    才攀上栅栏,尉迟飞凤便听到了一阵扑翅声。

    思绪暂停顺声看去,便见一只眼熟的巨鹰迎面扑来!

    一惊,她倏地蹲下躲避,同时抽出别在腰间那把削铁如泥的短刀,准备把它劈成两半烤了做早餐,看它还敢不敢当她是猎物。

    秃儿,回来!

    一道年轻的男声突兀冒出来,叫得挺急,也不知是担心巨鹰把尉迟飞凤给伤了,还是担心尉迟飞凤把巨鹰给劈了。

    尉迟飞凤又是一惊。

    虽然天色还没有亮透,可她刚才过来的时候可没看到周围有人在,那么……人哪冒出来的!

    巨鹰却这时长啸一声,一个盘旋飞走了。

    她顺着一看,便见一个修长的黑影翩然落在栅栏外的河对岸。

    那身法,说不出的漂亮!

    天还没有亮透,河也挺宽,淡淡的水雾缭绕,尉迟飞凤瞪大眼睛也只能勉强看得出来,对方是个年轻男子,至于什么鼻子什么眼,根本瞧不清。

    尉迟飞凤抿唇不语,看着对方,匕首却并没有收回刀鞘里。

    对方身法如此出众,绝对不是普通人,可大清早的他来这里做什么?

    这时,巨鹰已经飞回到那男子身边,还乖乖的落在那男子伸出的手臂上。

    那姿态,那画面,莫名的熟悉。

    那男子似弹了一下巨鹰的脑袋,在苛责它,惹得巨鹰暴跳如雷,拍打着翅膀就冲他嘎嘎大叫,却又没有啄他抓他,倒像谁小孩子在闹脾气。

    然而即便如此,男子还是不胜其扰,干脆甩手把它赶离他的手臂,而后礼貌的冲尉迟飞凤微微欠了个身,似道歉。

    看着他毫不犹豫转身就走,那巨鹰又拍打着翅膀追上去,一人一鹰无障碍对话一般却要离开,尉迟飞凤猛然想起来了。

    是他!

    前天那个少年!

    喂!

    因为不知道他的名字,尉迟飞凤只能这么叫。

    不知道他听没听到,反正没停。

    尉迟飞凤也不跟他啰嗦,扬手一甩就把手中的短刀射了过去。

    她其实只是不满他的不礼貌而已,并没有要取他的性命,却不想他还真是个高手,头也不回的甩了个手,也不知丢了什么东西出来,就听一声脆响,她的匕首直接被打落到河里去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尉迟飞凤反应不及,错愕一瞬间匕首就落进河里去了,她再想让它飞起回来,已被水雾遮挡视线,找不到目标了。

    百里瞳也没料到刀会被打落进河里去,怔愣停下,转回身来。

    我不过跟你

    开个玩笑,你有必要这么整我吗?

    尉迟飞凤气恼不已,跳出栅栏跑到河边就脱鞋子挽裤腿。

    百里瞳借着渐明的天色一眼便瞧见尉迟飞凤那玉白的小腿,怔了怔,赶紧捂上眼背过身去,但转念一想又不对,这眼看就要入冬了河水这么冰冷,她一个小姑娘下去保准要冻坏了,忙又道:水很深的,我帮你捞吧。

    脚差一点就伸进水里的尉迟飞凤定住。

    抬头看对岸,就见他捂着眼还背对着自己,错愕低头看了看自己完全果露在外的一双美腿,挑了挑眉往后退,扯高声:本来就应该如此!

    百里瞳讪讪盯着自己脚尖转过身来,似想脱掉外套再下河,可一想到尉迟飞凤在对面看着就觉不好意思,便只脱了鞋就下水了。

    水比尉迟飞凤想象的要深,河中心的水都差不多浸到他脖子。

    尉迟飞凤不禁咧嘴,如果是她的话,水得肯定要过头顶,不由觉得自己刚才挽裤脚的行为滑稽至极,连忙放下裤腿穿好鞋袜。

    百里瞳也费了好些时间才捞到那把短刀。

    他本想站在那里直接丢过去给她,却见她托腮盘腿坐在那里,冲他伸手,明摆着要他送到她手里去。

    百里瞳哭笑不得:你就不怕我是恶人吗?

    尉迟飞凤笑了起来:一个连人家腿都不敢看,又转身又捂眼的笨蛋,能恶到哪去啊?

    百里瞳顿时窘了,讪讪干笑。

    见他没动,尉迟飞凤挑眉:水不冷啊?

    ……还好。百里瞳更窘了,倒是慢慢吞吞的从河里走了出来。

    尉迟飞凤好奇问道:这么一大早的你怎么会在这?

    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他是好人,与她相遇纯粹偶然。

    ……我习惯早起,喜欢四处转转……

    虽然迟疑了下,但却不像是在说谎。

    尉迟飞凤信了:好巧哦,一转就转到这里来了。

    百里瞳被她看得都狼狈起来了,左顾右盼不知该把目光往哪放,小模样让人忍不住想逗他,于是她指着一直在头顶盘旋的巨鹰道:你让它偷袭我?

    没有!

    百里瞳想都没想立即否认,一抬头就见尉迟飞凤板着脸看他,不禁叹气:我真不知道会在这里遇上你……秃儿从小顽皮,那天见过你所以认得你,在这里遇到你很高兴,跟你开玩笑的。

    见她不信,百里瞳也不多解释,捏着刀尖就将刀柄那头递给她。

    不但礼貌,还很细心,尉迟飞凤顿时又心软了,见他转身就要走,还真是没有要多留跟她多聊的意思,不禁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啊?住在附近吗?

    百里瞳一愣,想了想才道:我是来办事的,不住这。

    虽然这里是尉

    迟家的地盘,却也还是有许多依附尉迟家生存的小游牧族的,不过他们专司养牛羊,所以,经常有牛羊贩子来往也不奇怪。

    虽然他看起来不像牛羊贩子,却也难保不是哪个大贩子家的少爷。

    尉迟飞凤自然而然误会他是跟来附近买牛羊的:那你叫什么啊?不会不能说吧?

    ……瞳。

    同名同姓的人世上多了去了,何况对方怎么看都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哪有半点战王的样子,因此尉迟飞凤还真没王那方面想,还笑话起他来:哪个同,金银铜铁的铜吗?你爹怎么想的,金银不叫偏叫你铜?

    百里瞳莞尔。

    他来马场本来只为正事,遇上她纯粹是意外,一而再再而三的遇上也只能说是巧合……

    对!

    肯定是巧合!

    是她总跑进他的视线里,而他从未故意去找她!

    你平常也这么少话?

    简直敲一下才出一声,尉迟飞凤也是无语,她虽然年纪小点可好歹也是妥妥的美人一个好么,他至于每次都不想跟她多处的样子?搞得她老觉得自己在故意勾引良家少男。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重生之剑神〕〔反派王爷想整我〕〔豪门大佬求放过[穿〕〔冷兵时代〕〔伏命葬世〕〔佛系反骨(快穿)〕〔穿越之爱如尘沙〕〔[综英美]纽约今天〕〔治婊专家[快穿]〕〔陛下息怒〕〔豪门重生:全能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