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归来〕〔终极至尊兵王〕〔修仙强者重回都市〕〔绿茵王牌少帅〕〔玩转电竞:大神萌〕〔间谍的战争〕〔古董除岁师〕〔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斗武乾坤〕〔斗破苍穹之水君〕〔正牌亡灵法师〕〔英雄无敌大宗师〕〔快穿之机不可失〕〔时空飞盘〕〔暗月纪〕〔暗色之夜〕〔瓦罗兰传说〕〔甜系小青梅:傲娇〕〔生生不灭〕〔我能偷取万界天赋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047】夜路走多容易见鬼
    时间飞逝,转眼便是半夜了。

    尉迟飞凤准时爬起来,悄悄出门不惊动无盐姑姑,却不想木吉木珂竟在外边等着她。

    她挑眉看着她们:伤还没好全大半夜的杵这儿做什么?

    木吉一本正经道:保护九小姐是奴婢们的职责。

    木珂跟着用力的点头。

    经过草原的事后,她们更加意识到九小姐是个好主子,能跟着她是她们的福气,要好好珍惜,何况她们的伤其实也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她们都不是傻的,自然也知道伤之所以好得这么快,都是拜九小姐那些神奇的小绿丸子所赐,固然震惊,但也意识到九小姐去那块地里偷药材绝对不是胡闹!

    尉迟飞凤自然清楚,却是忍不住调侃她们:看来姑姑的方法确实非常见效,不过几两银子而已,竟能热乎到现在。

    即便知道她是开玩笑的,两人还是囧囧的。

    尉迟飞凤胆子大,嫌星光不够亮瞧不清楚,干脆直接让木珂拎上盏小灯笼来一起。

    然而夜路走多真见鬼,今晚竟有人比她们先到……

    木珂块大胆小,拎来的灯笼非常袖珍,只能勉强照出几步内的情况,再加上风有些大,地里树影狰狞沙沙乱响,严重影响判断,于是等她们发现有人在时已经到了药地中心,退出去都来不及了。

    认出那爬满藤草的废亭子里的人是尉迟擎天后,木吉木珂当场惊恐得大气不敢喘,一动不敢动。

    尉迟飞凤也很惊愕,但看尉迟擎天似乎并不意外,也就淡定了。

    木吉木珂回过神来,刚要遥遥跪下行礼,却被尉迟飞凤拦住:先等等,我过去看看是人是鬼。

    说着就拎走小灯笼,独自往亭子去。

    木吉木珂吓得三魂乱飞,张嘴伸手,要阻止她却已经来不及,又畏惧于尉迟擎天那简直实质的冰冷气场而不敢跟上去……

    拎着小灯笼进了亭子,尉迟飞凤便围着尉迟擎天转了两圈。

    期间父女两半声交谈都没有,甚至尉迟擎天一动都没动过,好像尉迟飞凤是团空气一样。

    气氛说不出的诡异,让人毛骨悚然……

    没事,他根本看不见我们!

    尉迟飞凤若无其事出来,笑着对木吉木珂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世上有种病叫梦游症,有些人会在睡梦中突然爬起来无意识的四处活动,一定时间后又会自己回去睡下,但醒后对期间的活动一无所知……他多半就是梦游到这儿来的。

    你们别怕,只要我们轻一点不惊醒他,他就不会醒过来,等一会儿他自己就会回去,我们该干嘛还干嘛,别理他!

    语气非常笃定。

    尉迟擎天:……

    木吉木珂瞠目结舌。

    然而,哪怕尉迟飞凤

    说的是真的,木吉木珂也还是很怕,怕得要命,哆哆嗦嗦着不停的小声劝她今晚先收兵,改日等尉迟擎天不在,再多弄一点。

    啧,怕什么?他若真看得见这会儿都叫我们滚了!木珂,好好拿灯笼,这么抖我都看不清了,切着手怎么办?尉迟飞凤蹲下就自顾翻药材,不愿白跑一趟:再说了,他就算看得到又能怎么样?这块地虽然是跟他姓尉迟的,可药材却是我娘亲手种下去的,我不但姓尉迟还是我娘的亲生女儿,怎么算这块地里长出来的东西都有我一份!他敢不给我,我就去我娘坟前告状!

    尉迟擎天:……

    木吉木珂简直飙泪。

    尉迟飞凤死活不肯走,木吉木珂也不好拖她走,只能硬着头皮留下来,暗暗祈祷尉迟擎天真有那啥症……

    这时,尉迟擎天动了。

    木吉木珂吓得差点没尖叫出声,但奇怪的是,他起身便直接出亭子出药地,居然好像真的没看到她们的样子。

    难道,大爷真有那啥病?

    不管是不是,姐妹两反正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恨不得相拥而泣,却没留意到尉迟飞凤嘴角往上飞翘,眸底全是狡黠……

    后来,遇上的次数多了,情形又一模一样,木吉木珂就从半信半疑彻底转变成了肯定——大爷真的有梦游症!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次日一大早,知府家的圆脸妈妈又来了,原因是上次刘媛媛邀请尉迟飞凤,尉迟飞凤虽然人没到,可礼物却到了,还那么贵重,所以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之类的,想给份回礼。

    上官颖儿也没多问,笑着便直接让丫鬟去领路。

    尉迟静心正好在桂院,待人一走立马撇嘴鄙夷:刘小姐这马屁可真着急,也不怕八姐知道了心里不舒坦?

    上官颖儿知道小丫头近来积压了许多情绪,心里全是不舒坦,不由笑着她入怀揉抚,又轻声细语的教导:痴儿啊痴儿,你是你爹的女儿,尉迟府的嫡小姐,谁都否认不了,何必跟人家去争一时的容光?你要记住,想要把别人踩在脚下,得先学会蛰伏和隐忍,要把眼光放长远,放宽……

    尉迟静心也懂得应该要这样,可懂跟做是两回事,很难的,不过,看着母亲那温柔而笃定的眼神,她还是用力的点下了头:嗯。

    上官颖儿笑着揉揉她的发,语重心长道:娘保证,很快你便会知道耐得住性子的好处……

    东院的中庭花园,是桂院到翠竹苑的必经之路。

    刘家圆脸妈妈尾随引路丫鬟而来,远远就看到一个人挽着小篮子在那儿采花瓣,身边竟连个武婢丫鬟都没带。

    稍微近一些,圆脸妈妈便看清了那人的模样,只是实在分不清那到底是八小姐还是

    九小姐,不由低声问领路的丫鬟碧珠。

    妈妈可能不知,我们家八小姐平日喜爱素雅高贵的白色,九小姐则更喜粉嫩鲜艳的颜色,而且九小姐最近还痴迷煮茶,尤其是花茶,可惜眼下已快入冬,许多花都落了,所以她平日里没事就这么挽着小篮子满院的四处采花瓣,而且她不太喜欢让人跟着,平日最多也就带着木吉木珂……碧珠低声解释:这位想来应是九小姐没错的,至于木吉木珂,估计是被支去取什么东西了。

    虽然碧珠语气很是笃定,但真走近的时候,她还是谨慎的开口道:九小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木吉木珂两位姐姐呢?

    刘府的圆脸妈妈一看,更加放心了。

    木吉去了茅房,木珂回去给我取披风。

    采花的人儿笑着抬起头来,看了碧珠身后的圆脸妈妈一眼,虽然有些惊讶,却也并未开口问什么,只是礼貌性的浅笑着点了个头,便又低下头去继续采摘花瓣。

    碧珠转头,给了圆脸妈妈一个你看我就说吧的眼神,而后才对采花的人儿道:九小姐,这位是知府大人家的妈妈,就是刘小姐身边那位,是特地来寻您的。

    采花的人儿闻声一定,抬起头看向圆脸妈妈,而后又不露声色的瞥了眼碧珠,才笑着道:我说怎么觉得眼熟,原来是您,快请到亭子里坐。碧珠姐姐,这会儿木吉木珂都不在,能不能麻烦你去给我们沏壶茶来?

    圆脸妈妈一看,更加放下心来,越发笃定眼前的人是九小姐而不是八小姐。

    碧珠走后,圆脸妈妈又左右看看,确定四下确实无人之后,才掏出一封信来递给眼前的九小姐,低声道:信已送到,奴婢就先告辞了。

    多谢妈妈。九小姐也不罗嗦,起身来送,还塞给圆脸妈妈五两银子。

    打赏跑腿费这种事常有,就是这件事非常重大,刘小姐也要担负责任,才给五两的跑腿费实在有些少的,但想到九小姐刚刚才回来,根基不稳,手头并不宽裕也不是不可能……

    这么一想,圆脸妈妈更加不怀疑,随着九小姐招呼的一个路过的小丫鬟离开了尉迟府。

    只是圆脸妈妈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离开没一会儿,云帛碧雨便从暗处走了出来,直接走向了九小姐……

    是的,这位并不是九小姐,而是八小姐尉迟明珠!

    面色怪异的把信叠好,尉迟明珠转身便往娇园回:找个小丫鬟去给碧珠说一声,不用送茶了,那妈妈已经走了。

    碧雨领命而去。

    尉迟明珠以为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暗处始终有双眼盯着一切,而且,事情也没多久便一字不漏的进了上官颖儿耳里,并变成看教育尉迟静心的现实教材!

    当然,本应该是当事人尉迟飞凤更加不知情,所以,发现尉迟明珠忽然开始热衷于养鸟,隔三差五就买几只鸟回来也没太在意。

    更重要的是,尉迟飞凤有她自己的正事要忙——给乌兰丽娜买粮草!

    买粮草很容易,有钱就行,但怎么运,却是个大问题,原因是草原北部气候太恶劣,这个时间已经开始下雪入冬了,再加上巴刺族本身名声就烂大街,人家跑运输的马队一听说是给他们送就立马摇头不干。

    偶有愿意干的,却也喊着天价,而且最关键的是,尉迟飞凤觉得他们不会真的老老实实将粮草送到巴刺族去,而这是她的私事,也不好打着尉迟府的名号办……

    而她这些小动作,也未能逃过向庆的耳目。

    爷,您看……要不要帮帮九小姐?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重生之剑神〕〔反派王爷想整我〕〔豪门大佬求放过[穿〕〔冷兵时代〕〔伏命葬世〕〔佛系反骨(快穿)〕〔穿越之爱如尘沙〕〔[综英美]纽约今天〕〔抗战:少年大军阀〕〔治婊专家[快穿]〕〔陛下息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