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归来〕〔终极至尊兵王〕〔修仙强者重回都市〕〔绿茵王牌少帅〕〔玩转电竞:大神萌〕〔间谍的战争〕〔古董除岁师〕〔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斗武乾坤〕〔斗破苍穹之水君〕〔正牌亡灵法师〕〔英雄无敌大宗师〕〔快穿之机不可失〕〔时空飞盘〕〔暗月纪〕〔暗色之夜〕〔瓦罗兰传说〕〔甜系小青梅:傲娇〕〔生生不灭〕〔我能偷取万界天赋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049】你赔!
    一夜无话。

    尉迟飞凤做了个好梦,笑醒了。

    无盐姑姑生生被她惊醒,睁眼便见她好好的坐在床上,这才松了口气,好笑问道:这是怎么了?

    做梦了,梦到个傻瓜。

    尉迟飞凤笑得见眉不见眼,下床以手为梳拢了个马尾绑好,开始做准备运动。

    无盐姑姑盯着她那笑脸半天回不过神来,她很少看到她这么高兴的样子……

    张嘴想问,但终究还是收了回去,改口道:今天我再去远些打听马队的事吧。

    不用了,先等等消息再说。

    叠被的无盐姑姑惊愕扭头,却见尉迟飞凤已经小跑着出门去了。

    等消息?

    什么消息?

    难道……

    那只巨鹰?

    无盐姑姑神色顿时古怪起来。

    尉迟飞凤等啊等,直等到日落西山竟也不见秃儿冒泡,心中疑惑起来。

    难道他不是镇北城人?根本不住在镇北城?

    难道那只巨鹰不是秃儿,只是那么巧头顶也秃了一小块?

    尉迟飞凤嘀嘀咕咕,木吉没听清,不由问:九小姐您说什么?

    让丫鬟去桂院说一声,我忽然间头晕目眩很不舒服,不去富雅苑吃饭了。

    躺在窗边软塌上尉迟飞凤,说话间捂额就是一副虚弱样。

    你是不想去陪那些人吃饭吧……

    无盐姑姑默默扯了扯嘴角,木吉嘴角也隐隐有些抽搐,木珂则直接笑出声来。

    万一夫人让大夫来看怎么办?

    木吉很快蹙起眉来。

    在她看来,尉迟飞凤现在好的不得不了,要是大夫来,肯定会拆穿的。

    怕什么?别的不敢说,但这破身子乱七八糟的毛病却是绝对不少。

    尉迟飞凤不以为然,想这身体都十四岁多了,却居然大姨妈还没来过就有点无语。

    虽然她一直在秘密调养,可她又不是神仙,十几年积攒下来的毛病她又怎么可能短时间就调理回来?

    木吉三人想起她在那座假庵里吃的苦,不由心疼起来。

    上官颖儿闻讯后,还真是找了大夫来。

    那大夫当然是真材实料的,一番把脉后也是连连摇头,一句话形容尉迟飞凤就是——虚,虚到极点!

    解决方案就是——补,这也要补那也要补,统统都要补!

    然后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名贵滋补品。

    反正坑的也不是自己腰包的钱,却是吃进自己肚子滋补自己的,所以尉迟飞凤也懒得揭穿他趁机狠赚,好些名贵药材其实根本是多余的。

    她没去富雅苑,富雅苑却照例给她预备了药膳,见她没去,还特地送过来。

    吃得正香,一只只有她拳头大小的雀儿便从窗缝挤进房来,叽叽喳喳的在那里拍翅乱跳。

    这鸟怎么……

    木吉想开窗把鸟赶出去,却被尉迟飞凤喊住。

    尉迟飞凤声落人到,小心靠近那鸟,见它没飞走还歪头看她,不禁眉开眼笑起来。

    她轻易便将雀儿抓起,抽出绑在雀腿上的小竹管里的小纸卷,又吩咐:去拿些米粒给这雀儿吃。

    木吉很快取来米粒撒在窗台上,尉迟飞凤一放手,那雀儿便不怕人也不客气的跑去吃起来。

    展开小纸卷,便见上边一行字——

    巴掌那么大一张纸,却孤零零只写了九个蝇头小字,清秀如其人……

    尉迟飞凤不禁抿唇而笑,吩咐木吉看着那只雀儿,自己转身去写字。

    很快,吃饱喝足的雀儿离开翠竹苑,出了尉迟府,直奔镇北城一间偏静不起眼的小客栈去。

    某间房中,一根细绳半空悬挂,绳上躺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人。

    马队?

    百里瞳惊讶往下看,大致明白内容后,又发现最后一句字体特别小,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写上去的。

    微微侧身,他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光才看清那句话——

    俊脸噌的一下便红开了。

    尉迟飞凤原以为回信至少也要等到第二天早上,不料她才从准备开始做晚间的锻炼,那雀儿就又来了。

    取下小字条展开一看,言语依旧精简——

    另有两个小字:

    乍一看简直没头没脑,可尉迟飞凤却清楚得很,忍俊不禁就噗哧一下笑出声来,取来纸笔刷刷写下——

    另附小字:

    小字条很快随雀儿离府。

    姑姑有话直说便是。

    撑着做完一百个仰卧起坐后,尉迟飞凤稍做休息,趁空忽然开口。

    无盐姑姑没抬头,一针一线继续在灯前给尉迟飞凤做着贴身的新衣:奴婢总觉得那少年不像是牛马贩子家能养出的公子哥儿……人性险恶,九小姐还是谨慎些的好。

    怎么想,她都觉得巨鹰出现的太凑巧了,所以她怕这根本就不是凑巧!

    这会儿尉迟飞凤已经靠墙倒立了起来。

    想起那天在河边,某人被她一扑吓得狼狈难堪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我要求不高,只要眼下他不会害我那就足够了。

    无盐姑姑无言以对。

    姑姑……尉迟飞凤忽然道:你会一直这么陪我吗?

    无盐姑姑愣了下,万万没想到她会忽然这么问,随后杏眸便是一柔,轻声肯定道:这是当然。

    那你要记住哦,不然,我会……生气的。

    尉迟飞凤笑得满足,一脸的纯净灿烂,无盐姑姑却莫名的遍体生寒,总觉得…

    …

    她其实说的是——你要记住哦,不然,我会杀了你!

    一夜,那雀儿都没再来钻窗。

    尉迟飞凤睡得很好,照时起床照常锻炼,例行去桂院给上官颖儿请安。

    老太太爱摆架子不明说,她就干脆继续装糊涂,直接把富雅苑给忽略掉,不去!

    何况,她也没空。

    上官颖儿已经安排她学女红了。

    教女红的师傅姓陶,三十多岁,又温柔又耐心,可能是怕尉迟飞凤一窍不通跟不上,最后连学都不肯学了,教得格外用心,甚至可以称得上别出心裁,又找来了许多绣品来给她观赏。

    尉迟飞凤也给面子,学得也算认真。

    陶师傅同时也在教尉迟媛儿,也在此之前,她都是去尉迟媛儿院子上课的,但现在为了照顾尉迟飞凤,只能尉迟媛儿每天过来翠竹苑,跟着尉迟飞凤一起。

    每天,尉迟媛儿都比陶师傅早一脚进翠竹苑,又在下课后亲自送陶师傅出东院,可今天她却留了下来,还略带羞涩的主动开口:听说九姐琴弹得极好。

    尉迟飞凤挑眉:看来你跟十四妹处得不错。

    尉迟媛儿小脸微粉:十四姐一直都很照顾媛儿。

    尉迟飞凤默默脑补,却觉得那画面摊在尉迟嫣然身上实在有点让人不敢恭维……

    等不到她再出声,尉迟媛儿只要又开口:十四姐已经好几天没抚琴了……小心翼翼看了看尉迟飞凤,见她没有不悦才继续道:九姐,你,你能不能去看看她?

    她是希望尉迟擎天去看她才对吧。尉迟飞凤没好气道。

    尉迟媛儿却瞪大眼,一脸你怎么知道你怎么能直呼爹的大名的看着尉迟飞凤。

    那么明摆的事,瞎子都看得出来好吗?

    尉迟飞凤哭笑不得,不过:尉迟擎天居然会抚琴?那画面,简直太难想象了……

    当然会,而且……

    尉迟媛儿第一次露出那么明媚灿烂的笑脸来,但不知为何很快便又暗了下去:我们其实也只见过一次而已,十四姐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开始学的琴。

    尉迟飞凤挑眉:你们看到什么了?

    看小丫头的反应,当时应该是听觉和视觉都双重震撼到了,不然,尉迟嫣然那小丫头片子也不至于一头栽进去……

    当时年纪还很小,具体也记不大清了,只知道很美,很美很美,美到让人想哭……

    尽管如此说,可尉迟媛儿回忆的表情也还是很向往很陶醉,眼底甚至隐隐可见泪花。

    我去!

    要不要这么夸张……

    尉迟飞凤简直惊呆,可不论她怎么想,得出的都是一幅死尸奏曲鬼魅乱舞的森冷画面……所以那种画面到底哪里美了?

    她又不表态,尉

    迟媛儿急了:九姐,你去看看十四姐好不好?她只是看起来不好说话,其实心是最软的。

    尉迟飞凤却看着她,反问:奇怪啊,你们明明是一起看到的吧?可为什么小十四为此学了抚琴,而你却去主攻女红?

    尉迟媛儿惊愕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道:媛儿也学过一阵,可惜实在没有学琴的天赋……

    也不知她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就低下头去假装收拾东西。

    明显是在紧张,怕被她看出什么来吗?

    尉迟飞凤挑眉,也没拦着她,含糊应了她会去看尉迟嫣然,便让木吉送她出门了。

    没多久,无盐姑姑和木珂也出发去赴一品居的约。

    尉迟飞凤左右无事,干脆带着木吉出了翠竹苑。

    看尉迟飞凤走的方向,木吉以为她是要去摘星阁,毕竟尉迟媛儿特地那么拜托了,却不料,尉迟飞凤竟然直接往外院去……

    九小姐!

    木吉吓到了。

    挺直腰杆平视前方闭上嘴巴!

    尉迟飞凤淡淡说着,迈出日月湖桥廊,跨入外院,直接往外书房去。

    远远看到尉迟飞凤,向庆还以为是尉迟明珠,可一看她身后的木吉,瞬间愣住了。

    向庆叔。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重生之剑神〕〔反派王爷想整我〕〔豪门大佬求放过[穿〕〔冷兵时代〕〔伏命葬世〕〔佛系反骨(快穿)〕〔穿越之爱如尘沙〕〔[综英美]纽约今天〕〔抗战:少年大军阀〕〔治婊专家[快穿]〕〔陛下息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