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不是笔直笔直的〕〔这个明星来自地球〕〔乡村透视仙医〕〔道观养成系统〕〔婚然心动:总裁老〕〔超品修仙小农民〕〔至尊特工〕〔我的时空旅舍〕〔盛世娇宠之名门闺〕〔地球求生指南〕〔绝品透视高手〕〔乱世妖凰养成计〕〔明星萌妻有心机〕〔快穿控戏:冷漠女〕〔权门小老婆〕〔乡村小神农〕〔战神狂妃:邪帝,〕〔陋俗之婚闹〕〔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暖婚似火:老公,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051】谁陷害
    尉迟飞凤忽然开口。

    无盐姑姑惊愕回神,看向她,却猝不及防对上一双清澈平静到让人发悚的眸。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有种已经被那双眼穿透的感觉,可当她心咯噔一跳,想要仔细看清楚是不是错觉的时候,那孩子却已经低下头去解自己身上的脏衣服,小嘴张合交代道:待会我跟左妈妈一离开,你立刻去洗衣房看看我昨天和今早换出来的衣服还在不在,拿着这些脏衣服大大方方的去,懂我的意思吗?

    无盐姑姑面色微妙的接过那些脏衣服,点点头。

    木吉和木珂却一脸糊涂,不明白这交代算什么。

    很多动物的视力其实都不好,之所以能在黑暗中清楚认出自己的主人,靠的不是眼睛,而是人身上的气味。

    尉迟飞凤一边穿上木吉送来的干净衣服,一边说道:每个人与生俱来都有绝对独一无二的体香,只是人的嗅觉没有动物的来得那么敏锐,再加后天香包之类的香味长年累月的掩盖,甚至混淆出了新的味道,所以根本闻不出来,但动物嗅觉敏锐,大多时候都能分辨得很清楚。

    九小姐,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木珂听得晕乎乎,忍不住问道。

    尉迟飞凤瞥她一眼,没好气笑道:所以说要多看书。

    木珂一听,顿时讪讪。

    木吉莫名的松了口气。原来是从书里看来的,还好还好……

    她们之中,唯独无盐姑姑面色始终古怪复杂。

    九小姐是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长大的,没人比她更清楚,甚至连认字,都是那位公子偷偷教的,这么多年来可以活动的区域始终就是那么大,又哪里可能会有书看!

    虽然九小姐前两天的确从外书房拿回来好几本书,可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那么恰恰好的就那几本书里便有这些知识……

    心头暗颤,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无盐姑姑低头将那身沾染了厨房怪味的衣服装进篮子里,等尉迟飞凤跟左妈妈离开便直奔洗衣房去。

    尉迟飞凤到马厩的时候,马厩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

    不管是外院调来的壮实护院,还是各院闻风而来的妈妈丫鬟,都不敢太过接近飓风。

    虽然人不少,气氛也不是那么和平,但飓风却半点不怯场,始终王者般优哉游哉的在马厩里溜达来溜达去,时不时用一种蔑视蝼蚁般的眼神扫视众人。

    尉迟飞凤不露声色淡扫到场人员。

    死人爹不知在哪,反正没来,后妈上官颖儿和几个姐妹倒是都到齐了,除了性情温软的尉迟媛儿外,一个个面色铁青,一副谁敢趁机破脏水给大房就咬死谁的蓄势凶样……

    二叔尉迟文博前两天因为生意的事出门了,这会儿还没回,二婶周氏大概觉得事不

    关己又清官难断家务事,干脆都没到场,只是派了妈妈来看情况,还因为护卫挡着没能往前凑。

    尉迟振义是三叔尉迟明宇和三婶柳氏的孩子,可巧早两天三叔和二叔是一起出的门,这会儿也还没回,而路上便听说,三婶柳氏已经哭晕过去了,所以这会儿在这里做代表的是三房长子尉迟澈。

    四叔尉迟文泽倒是来了,可一脸倦容两眼无神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昨晚又鬼混了一夜没睡,酒色掏空的身子往那一站都是歪的,气势魄力远不如上官颖儿一个妇人……

    五叔尉迟云卿向来不管事,不来也不稀奇,何况五婶赵氏现在有孕在身根本不方便凑这种热闹,倒是他们的儿子尉迟浩然来了。

    看到尉迟飞凤来了,正跟尉迟澈说着说什么的尉迟浩然眼底还有一抹幸灾乐祸的光泽闪烁……

    不好意思九妹,还特地让你过来一趟,尉迟澈主动迎上来,无奈又尴尬的对尉迟飞凤说道:老七伤得严重又蹊跷,我娘哭着闹着非要查个清楚……

    话没说完,尉迟明珠便走过来挽住尉迟飞凤的手,大声打断他:身正不怕影子斜,九妹你别怕,大家都知道你回来这些天压根就没到过马棚!

    八姐说得没错!尉迟静心也来帮腔,一副欺负我姐妹就是找死的凶样挽住尉迟飞凤另一边,瞪着尉迟澈等人:一会要是找不着那什么鬼东西,看他们怎么说!

    尉迟嫣然和尉迟媛儿,一个没说话一个是没话说,但都用信任的眼神看着她。

    别怕,没事,母亲在。

    不管是语气还是神态,此时的上官颖儿都是一幅十分可靠的慈母模样,一般人还真会被她唬住。

    尉迟飞凤轻轻一笑,却是偏脸直接对尉迟澈说道: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吃饱了爱撑的,哪怕你不找招他惹他,他也还是会准备那么几桶脏水泼你一身臭,所以……大堂哥,一会儿不管结果如何,都麻烦你别让我做什么解释,行不?

    声落,在场所有人都怔住了。

    啥意思?

    尉迟澈倒是反应快,眸光一闪便也勾唇笑了起来,还毫不吝啬的夸赞道:九妹小小年纪倒是看得通透!放心吧,你大堂哥我虽不敢大言不惭说自己有多聪明,可毕竟是历练了这么多年的,也算有些见识,很清楚所谓的眼见不一定为实!何况……

    顿了一顿,嘴角的笑纹便更深了几分,直视着尉迟飞凤的眸说道:我是老七的大哥没错,但同时不也是九妹你的大堂哥吗?

    尉迟浩然一听终于反应过来,面色也微微一变,隐隐甚至还有咬牙迹象。这臭丫头好利的口舌,竟然三两句就逼得老大端正立场,当众承诺公正不偏私!

    尉迟飞凤火眼金睛,哪能错过。

    来的路上她就在分析,这事究竟是谁在害她。

    老太太?

    不可能!

    死人爹是老太太的骄傲老太太的心肝,但不知什么原因,死人爹似乎已经十几年不肯再去见老太太一面,而老太太也是死要脸活受罪,明明天天伸长脖子巴望着死人爹去看她,却偏偏拉不下脸认错主动去见,又见尉迟明珠等人圆不了她的愿,就死马当成活马医的终于想起了她……

    所以,老太太不可能做这种只会让那层关系更恶劣的事!

    后妈上官颖儿?

    以前她一直以为上官颖儿非常得宠,不然也不可能上官馨儿一去她就进门,还紧跟后脚的生出尉迟静心这么个比她和尉迟明珠没小多少的女儿来。

    可事实却是,上官颖儿并没有那么得宠,看似稳坐主母宝座威风八面,其实也是小心翼翼甚至有点胆战心惊的可怜虫,不然那天明明都听到她破口大骂死人爹时顺道连她都一起骂了,哪里还忍得住继续当后妈中的亲妈!

    所以虽然上官颖儿这人绝对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有尉迟擎天这个活死人镇宅,她也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加害的,顶多是让她跟尉迟明珠争风吃醋撕个两败俱伤,让她的子女坐收渔利而已……

    二叔尉迟文博吗?

    也不可能。

    他跟死人爹毕竟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感情肯定是有的,便是一直被死人爹压着,时间长了难免有些不平衡,想取而代之,但也不至于会用这么下作拙劣的手段,也没这么蠢,倒是出事了才一旁火上浇油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三叔尉迟明宇虽然是庶出,可做生意却很有一套,手里的绸缎生意似乎比二叔手上的珠宝生意做得还好,除了嫡庶之别外,三房的情况不比二房差多少,何况尉迟振义还是三叔的亲生儿子……

    虎毒不食子,就算三叔三婶真的野心勃勃有所图谋,却也不可能拿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来做路引,何况他们畏惧死人爹不是装的,又哪会蠢到这么打草惊蛇!

    至于四叔尉迟文泽……

    虽然也是老太太肚子爬出来的,长得人模人样,可跟她死人爹和二叔比起来就实在差距大到像个专门遗传缺点的变种,妥妥集天下纨绔子弟陋习于一身,好酒好色还嗜药,要胆子没胆子,要脑子没脑子,好吃懒做专业败家几十年,就是给他生意管理他都嫌麻烦不愿意干,又怎么可能会舍得花心思去抢权!

    四婶倒是够泼辣彪悍,可四叔太不给她省油,成天拈花惹草到处败家,她整天给他擦屁股就够鸡飞狗跳的了,又哪里还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去折腾别人……

    最后是五叔尉迟云卿,也是尉迟家的异类。

    家里那么多

    生意,他居然统统都不沾不碰,全部精力都挥洒在自己的书法和绘画上,倒是听说造诣很高,求字求画的人每天都很多,但不管那些人究竟是真的求他的字画还是拍尉迟家的马屁,反正他都为此赚了不少。五婶赵氏似乎都深受他影响,整日夫唱妇随,他写字绘画,她就种花刺绣看看孩子,小日子倒是过得比府里其他人都和和美美太太平平……

    虽然那天初次见面,尉迟云卿神色古怪,但却并不影响尉迟飞凤对他的评价,所以她愿意相信他们夫妻是这个家为数不多的干净人!

    一圈数下来,尉迟振义受伤的事,长辈们出手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不是长辈,那就是她同辈的兄弟姐妹了……

    她又不瞎又不傻,当然早就知道尉迟明珠背着她做了不少手脚,不过在她看来,尉迟明珠也不过只是个被宠坏的孩子而已。

    或许有人煽风点火,变相的告诉她,孪生妹妹的存在不但会分享她的种种特权,还会夺走她的光芒抢走她的一切,她会紧张会慌张,甚至会做点什么宣示主权,但早在第一次见尉迟擎天这个死人爹的时候尉迟飞凤就发现了,尉迟明珠其实也很畏惧她们那个生身父亲,所以,在死人爹眼皮底下拿一条人命去害自己孪生妹妹这种事,就算是借她三五个胆,她也是不敢的!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反派王爷想整我〕〔极品老木匠〕〔冷兵时代〕〔重生之剑神〕〔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佛系反骨(快穿)〕〔沧海神记〕〔穿越之爱如尘沙〕〔[综英美]纽约今天〕〔重生八零腹黑娇妻〕〔抗战:少年大军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