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安童司振玄〕〔邪王夜宠小毒妃〕〔重生八零好姻缘〕〔水浒任侠〕〔第一好婿〕〔被夺舍之后〕〔巫皇〕〔陆言遇白葭〕〔劫逆乾坤〕〔伊人何求〕〔经济大清〕〔庸人安好〕〔重生之先声夺人〕〔重生之上门修仙〕〔疯子眼中所谓的江〕〔七零律政俏佳人〕〔重返洛杉矶〕〔甜心玫瑰〕〔娱乐圈的武人〕〔在偏执傅少身边尽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140】他是战王!
    尉迟飞凤一时没反应过来,回头呆愣看他。

    百里瞳忍着笑:也没什么,就是以前有个女孩儿硬逼我帮她把散乱的发重新盘回去……对了,她还让我转告你,让你不用太感谢她。

    尉迟飞凤的脸,一下就绿了。

    这是马车被人轻敲了敲,昆影的声音传来:王妃,王爷没事吧?要不要让太医上去看看?

    尉迟飞凤觉得昆影绝对是故意的,早不敲晚不敲,偏偏在打算打人的时候敲。

    把手下调教得真好。

    她冲百里瞳咬牙切齿了一句,恢复常声回外边道:不用了,王爷已经起来了,步辇准备好了吗?

    那句低声昆影听到了,不由缩了缩脖子,嘴上却道:回王妃,已经准备好了。

    上来个人扶他,我扶不动。尉迟飞凤看着百里瞳,无辜里透着浓浓的幸灾乐祸:更何况我是女子,直接接触王爷的话,会害他浑身起红疹的!

    凤儿……

    百里瞳手疾眼快攀住起身的尉迟飞凤,不但借力起身,还把半身重量直接压她身上,险些把趔趄的她压坐回去。

    他却还在她耳边吹气:你可是神为我选的王妃,怎么可能会让我起红疹。

    尉迟飞凤只觉得十万只草泥马在胸膛里狂奔。

    咚咚。

    车门又被轻轻敲了敲,而后拉开,昆影在外边候着了。

    走吧,别让人等久了。

    百里瞳这话,简直让尉迟飞凤想捶他。

    他怎么有脸说呢?

    一直拖拖拉拉不肯出去的,不是他吗!

    看到昆影往车厢里伸手,一抹大红袍角飘出来,聚在尉迟府大门内外的人,纷纷伏地跪下去,高呼:战王千岁千千岁。

    不用这么拘谨,都起了吧。

    百里瞳低低的声音,温和亲厚,却十分虚弱,甚至若不是此时一片寂静,恐怕都听不到他的声音。

    众人谢恩起身,依然不敢贸然抬头,直直去看这位如同活在传说之中的人物,但又忍不住好奇的暗暗偷瞥……

    只见冬阳温暖,淡淡的金光倾泻一地,映在那对已经上了小步辇的璧人身上,让人眼前一亮,惊艳不已。

    百里瞳一头青丝随意散在肩背上,阳光下散发着丝绸般的光泽,甚至苍白的脸庞都有种类似透明的光泽隐隐流动,如同天边皎月,超凡脱尘,魅力淡雅。

    他疲惫而虚弱的斜靠在步辇里,唇角却轻轻勾着一抹洗涤人心的浅笑,纯净剔透,纤尘不染……

    可正是如此的他,清瘦修长的身上却穿着大红色的蛟龙王袍!

    那极致纯净的气质,与王袍上蛟龙的杀气腾腾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浑然天成一股特有的高贵优雅,就像守护光明的妖王误落人界,强大却愿意与

    人为善,让人发自内心的敬畏,却又莫名的想要亲近……

    哪怕病弱至此,消瘦不堪,他也依然不似人间所能拥有般光芒四射,似能一切都会淡成远景,没有人能配得上他,却偏偏,他身旁的尉迟飞凤丝毫不亚于他!

    与他威风凛凛的蛟龙王袍成强烈对比,她一身淡青袄裙素雅脱尘,乍一看,就像她本就是他不小心误落人界时,一同带来的圣花,只有在他怀里的时候,才会绽放应有的光芒……

    天生一对!

    就像除了彼此,旁边搁着谁都是亵渎!

    人群里,好几张脸发黑难看。

    尤其叶云胤和尉迟澈,极其敏锐的发现,尉迟飞凤头上的珠钗不但被调换了位置,还连头发都重新盘过!

    虽然那点时间是绝对不够干某些事的,百里瞳也没有那个能力,可……

    他们当真什么也没做的话,又何需重新盘发!

    谁也没有发现,步辇经过的时候,混在人群里的尉迟静心浑身一震,呆呆不敢置信的直直看着步辇中,百里瞳的侧脸……

    是他!

    震惊的发现,让她不由就往步辇冲去:等等!

    然而,她突兀的行为却直接惹来两柄利剑架脖子……

    冰冷的疼痛和鲜血的温度,直白而粗暴的警告她,再往前一步,她的身首就会永久性分家!

    死亡的威胁,瞬间拍散她满腔冲动,小脸顿时惨白如纸,一动不敢动。

    但是,她依然执拗的望着已经过去的步辇,盼步辇上的百里瞳能回头看她一眼,如同当初一样,温柔的再次救她!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知道尉迟静心忽然发什么神经,尤其上官颖儿,简直两腿发软,险些站不稳。

    可她若不镇定,尉迟静心就完了!

    咬咬牙,上官颖儿赶紧走过去,刚要出声救人,步辇上的尉迟飞凤就回过头来轻轻说道:王爷说今天祖母大寿,不要坏了喜气。

    末了还转眸看向老太太:侍卫太紧张了,王爷请祖母见谅。

    老太太慌忙想说不会,却越是着急越是说不出来,只能摇头表示,而此时,架着尉迟静心脖子的剑也挪开了。

    得救的尉迟静心,两眼一黑跌进身后武婢的臂弯里。

    他竟是战王……

    他竟然是战王!

    尉迟静心是在自己小院醒来的。

    她怔怔盯着床顶看了好一会儿才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药膏的滑腻和丝丝的痛楚,证明她之前不是在做梦,她是真的见到了那个让她朝思暮想的人,而那个人……

    是当今战王!

    是她九姐的丈夫!

    十一小姐,您终于醒……

    武婢闻声靠近,却才开口就被忽然黑脸坐起的尉迟静心一把推开。

    她赤着脚下床,跑

    到衣柜前,将一个精美的红木盒取出。

    打开红木盒,她将里面那张视若珍宝,每天都要拿出来看一看擦一擦的面具拿出,阴沉着脸,狠狠就摔在地上,还抬脚用力踩上去……

    莫名其妙的武婢一看,吓得面色骤变,却阻止已经来不及。

    啊!

    伴着凄厉的惨叫,猩红的鲜血从尉迟静心细嫩的脚底喷涌而出。

    日月湖畔宾客满堂,欢声笑语甚至传进内院,却难以传至偏僻的翠竹苑。

    小小的翠竹苑,侍卫围得更厚实了,但明显的站远了很多。

    除非里边高声尖叫,或者摔东西,否则这个距离,里边说话他们绝对听不到。

    尉迟飞凤坐在炕上,趴在窗边吹着冷风。

    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想出了神,连床上的百里瞳醒了都没发现。

    百里瞳看了她好一会儿,依然不见她动一下,只好开口:凤儿。

    尉迟飞凤闻声回神,扭头看他。

    此时的他已经换下了那身大红的王袍,又睡了两个多时辰,精神明显的好了许多,甚至看起来都没那么虚弱了,就好像他之前那吓人的样子,真是只是因为长途颠簸所致。

    过来。

    他冲她伸手,轻声里浓浓的蛊惑。

    尉迟飞凤扭回头,趴在那里没动。

    她又不是小狗,凭什么喊喊她,她就得乖乖过去?

    行,我过去。

    他无奈又宠溺的说着,当真掀开被子下床,外套也不穿,晃晃颤颤的挪过来。

    尉迟飞凤不理他,他就贴着她在炕上躺下,还分走盖在她身上的一半被子。

    尉迟飞凤好几次气的推甩他,他也无动于衷,执拗的非要将她拖进怀里,团团裹住才罢休。

    实在受不了了,她回头瞪他:你干嘛?

    百里瞳一脸无辜:我冷。

    尉迟飞凤都想一巴掌糊他了:冷就滚回床上去躺着啊!

    真心没见过他这么没自觉的病人。

    床上没你。

    他眼帘微低,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语气却像是纯真无邪的孩童,说着不抱布娃娃就睡不着的话。

    尉迟飞凤翻了个白眼,别开脸,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脸颊发烫的蠢样,可他的大手却先一步摁住她的后脑……

    她气愤反抗,却被他投过来的阴影笼罩。

    你唔……

    他直白而热切的纠缠她,吓得她往后缩躲。

    看他呼吸紊乱而急促,比她还惨,尉迟飞凤简直无语:你……有必要这样吗?

    他看着脸颊不自然绯红但满脸嫌弃的她,又惆怅又憔悴的抬手捂额。

    她为什么是这种反应?

    他的吻技有这么差吗?

    还是……

    他的魅力根本不够迷惑她?

    尉迟飞凤幸灾乐祸

    :干嘛?头晕了?

    百里瞳从指缝看了她一眼,继续无语……

    喂。

    要不是耳朵挡着,尉迟飞凤嘴角简直要裂到后脑勺去:干嘛不说话?真晕啦?真没……

    他疯了不成?

    尉迟飞凤反应过来就想推开他,却被他先一步发现,直接手脚全部桎梏住她。

    她动弹不得,而他炙热的气息却磅礴而下,霸道的将她笼罩其中,终于吓得她惊慌失措,弃械逃窜,可惜最后的理智也被那可怕的热火吞噬殆尽……

    你绝对是老天派来克我的……

    百里瞳再度眷恋不舍的放开她,却抬手便捂住她那双迷离勾人的眸子,免得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彻底陷进去。

    奇怪……

    大手下,尉迟飞凤的眸子逐渐恢复清澈明亮,而那已经红肿的小嘴儿,却呢喃着疑惑的音符。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快穿,男神大人乖〕〔农民工传记〕〔三国之九原虓虎〕〔隐仙〕〔灵明石猿〕〔我和末世有个交易〕〔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两界布道〕〔神话之我有几亿个〕〔安之若素叶澜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