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不是笔直笔直的〕〔这个明星来自地球〕〔乡村透视仙医〕〔道观养成系统〕〔婚然心动:总裁老〕〔超品修仙小农民〕〔至尊特工〕〔我的时空旅舍〕〔盛世娇宠之名门闺〕〔地球求生指南〕〔绝品透视高手〕〔乱世妖凰养成计〕〔明星萌妻有心机〕〔快穿控戏:冷漠女〕〔权门小老婆〕〔乡村小神农〕〔战神狂妃:邪帝,〕〔陋俗之婚闹〕〔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暖婚似火:老公,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177】休书?
    尉迟昱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反而笑了。

    尉迟飞凤转头就安排找人的事。

    她还是挺好奇的,那个所谓的好心人,究竟是怎么搭上尉迟静心这条线的,又到底是冲着她来的,还是冲着百里瞳来的……

    听尉迟昱说,尉迟静心年前那次大病之后就很少出小院,而他每次去看过她,也都撞上她刚喝药睡下。

    他知道这不正常,还跟母亲提了,但母亲似乎知道什么,甚至可能都是她故意将尉迟静心囚禁在小院里的,还让他专心学业多交朋友,家里尤其后院的事情,不要多管,他也就不好过问太多,直到前两天尉迟静心忽然失踪……

    说失踪,倒也不算,毕竟她留了张纸条,写着去京城见见世面。

    上官颖儿看后险些气晕过去,估摸着对她离家出走的事的确不知情,但似乎,又知道尉迟静心为什么离家出走,所以直说不管她了,但还是替她封锁了消息。

    要不是尉迟昱当时恰好在桂院,怕是连他都不会知道。

    虽然兄妹之间关系谈不上多亲近,可尉迟静心毕竟是他亲妹妹,而母亲又一副气头上真不原管的样子,再加上尉迟静心连武婢都没带……

    尉迟昱实在不放心,就偷偷派了两个侍卫来追,却不想一夜又半天都过去了,竟然连侍卫都没有消息传回来!

    意识到不对劲的尉迟昱就以散心为由,带上几个侍卫一路寻来,结果半路得知,自己派去追尉迟静心的那两个侍卫被杀了……

    越想越觉事情不简单,他二话不说调头赶回家,却才进家门又得知尉迟静心竟然进了战王府!

    尉迟静心私自出府的消息,再也瞒不住了,还受了伤跑到了战王府去……

    老太太勃然大怒,叫了上官颖儿去就是一顿训斥,几个婶婶难得瞧见大房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再加上百里瞳当初冲冠一怒还记忆犹新,自然担心尉迟静心在战王府里惹出什么来让他不快,更是卖力煽风点火加责难。

    尉迟昱看不下去,也担心尉迟静心真闯祸,就又偷偷出了门,想着尽快将尉迟静心接回去,却到了战王府才发现,事情根本没有他当初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尉迟飞凤也怀疑,尉迟静心当初根本就没病,只是被上官颖儿发现她对百里瞳有不切实际的妄想,怕她步自己后尘,硬生生将她软禁在小院里。

    可是……

    既然有心软禁,又怎么会这么轻易逃出来?

    可就算上官颖儿心软,最终扛不住尉迟静心软磨硬泡甚至以死相逼而要帮女儿抢男人,也不至于笨到用这种方法……

    所以,在尉迟府,是谁在背后帮了尉迟静心?

    马车里那个不肯露面却淌了这趟浑水的男人,会不会也是这个人安

    排的?

    啧……

    真麻烦!

    尉迟飞凤一路想一路走,回到青山苑的时候侍卫竟来告知,尉迟昱已经在客房睡着了。

    还不算太死心眼嘛……

    她撇撇嘴应了声知道便回了房。

    进门第一眼,尉迟飞凤看的不是靠在床头的百里瞳,而是那只倏地扭头狠狠瞪她的秃儿兄。

    眉头一挑,她灵感大发,立马笑容满面走过去:秃儿,帮姐姐个忙成不?

    嘎!

    秃儿猛的张开翅膀,耸起后颈的毛,眼神更加凶狠的冲她大叫。

    显而易见,它不乐意!

    尉迟飞凤果断转头跟百里瞳告状:王爷,你儿子不听我话。

    百里瞳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形容自己和秃儿的关系,愣了一下笑容满面,与秃儿说道:儿子啊,你爹我都要听你娘的话,你当然也要听你娘的话,赶紧的,过去听候你娘吩咐!

    尉迟飞凤本来不窘,但百里瞳那货实在是太坏了,竟然边说边促狭的看着她,只看得她浑身不对劲,脸很不争气就烧了起来。

    神经!

    她匆匆丢下一句掩饰尴尬,也不管秃儿还在抗议,扭头就去写了长纸条。

    听说是给尉迟擎天的,百里瞳立马道:让我看看写的什么。

    尉迟飞凤没好气的赏他个白眼,却还是把纸条拍进了他手心:有必要吗?我还跟爹合谋逃跑不成?

    百里瞳一听乐了,字条也不看了,三两下就绑上秃儿腿:去马场找尉迟擎天。

    末了不再管它,一把将尉迟飞凤拖进怀里,笑得见眉不见眼: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秃儿怨愤的叫了两声,狠狠瞪了尉迟飞凤一眼,却还是乖乖的飞走去送信了。

    尉迟飞凤用力撑住那张死命贴近过来的脸,小脸绯红:我什么都没说,你听错了。

    我可都听到了。百里瞳笑得很欠扁:你说你不会跟你爹合谋离开我,因为你已经爱上我了。

    尉迟飞凤无语瞪她:不要脸!

    忠勇侯府,尉迟明珠病了。

    得了消息的尉迟飞凤虽然觉得古怪,但她毕竟要忙着照顾病重的战王,闻讯便去反而不妥,倒是尉迟娉很闲,与刘凡结伴便来了。

    可惜,他们来得太不巧,尉迟明珠竟然刚好喝下药睡着了。

    男女有别,刘凡也不好进屋探望,但尉迟娉就没那么多忌讳,特地近前去看了看,但也只是看看而已,没有叫醒她,还交代了陈锦蓉好好照顾便出了房间。

    小花厅里,年纪差不多的叶云胤和刘凡意外的聊得来。

    照惯例,元宵灯节会热热闹闹欢庆五天才结束,如今才正月十七,正是欢庆的高峰期,话题免不得就转到了灯节上去……

    不知不觉,两人就说到了十五那晚,说起战王百里瞳。

    见叶云胤忽然蹙眉若有所思,刘凡不禁问:世子这是怎么了?

    没有,就是觉得奇怪……

    叶云胤迟疑道:不是说战王病得很重吗?平常离着远,倒也没察觉哪里不对劲,可那天晚上我搀扶他的时候却发现……

    刘凡一下竖起耳朵,却不料叶云胤竟忽然就停了下来,笑着摆摆手:其实也没什么,可能是我搞错了也不一定。

    哦。

    刘凡很失望,却也不好追问下去,等尉迟娉出来,又随便聊了几句便告辞了。

    傍晚,忠勇侯明显回得比平时早,而且一回来就把叶云胤叫到跟前。

    叶云胤等了半天还见忠勇侯看着自己说话,干脆主动打开话腔道:我要见刘相。

    忠勇侯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叶云胤面无表情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清楚刘静是什么人,但既然动战王府是那位的意思,那忠勇侯府就不可能置身事外!

    顿了顿,他铿锵有力道:与其身不由己被人推出去当枪使,不如主动上前一步,这样至少还有一点退路,不至于处处被动。

    忠勇侯幽幽叹气。

    他说的,他何尝不知,但……

    他更关心的,是他的感情啊!

    次日,百里瞳的御医就换人了,理由是秦御医染了风寒,而陈御医老家有事,跟圣上告了一个月的假。

    尉迟飞凤没心没肺,笑得花枝乱颤:看来人家已经怀疑你了,恭喜恭喜,要不了多久你就能脱离病痛苦海了。

    装病行不通了,只能赶紧痊愈了。

    百里瞳轻叹一声,把她搂进怀里:本不该把你卷进来……

    后悔了?正好,趁现在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赐我一封休书让我来个不堪受辱金蝉脱壳……尉迟飞凤一脸向往:这样一来,成为死人的我连尉迟府那些破事都撇清楚了,简直不要太美……来来来,快休了我!

    百里瞳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儿,臭到极点的脸色忽然转成显而易见的黯然神伤:你,真的这么想?

    尉迟飞凤瞪大眼睛看他,这么开不起玩笑?

    也许……这样真的更好……

    他苦笑一声轻轻的推开了她,还起身就去磨墨。

    真的假的?

    假的吧?

    她明明只是开玩笑而已,他不可能听不出来啊!

    尉迟飞凤蹙眉看着他,看到他磨好墨提起笔时,才抬头看着她。

    仿佛最后一次放纵般,他看的很专注,专注得就像是想要将她的身影深深烙进他的脑海里一样,好一会儿才忽的沉沉闭上眼,而后,毅然落笔挥毫!

    等,等一下!

    尉迟飞凤的

    心,咯噔就是一跳,惊呼着跑过去,可他却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尉迟飞凤慌了,三步并作两步一窜,一手拍向他执笔的手,一手抽走那张休书:你……

    噗哧。

    他突兀的喷笑声,打断了她的咆哮和撕纸的动作。

    猛然醒悟自己可能被耍了,她不禁低头看手中的休书,却见上边龙飞凤舞的写着——

    傻瓜,我拼着性命不要才好不容易娶你进门,又怎么可能舍得因为一点小小挫折就休了你。

    他轻笑着将气愤的她抱上桌,抓住她挥舞的拳头摁在心口上,轻轻的吻着她的眉她的眼:凤儿,我发现我很贪心,贪心到不想只跟你相守这一生,却又怕轮回路上错过就再也找不到你,所以,抱歉,我恐怕就是死,都会强行带上你……

    尉迟飞凤别扭的哼了一声,却抬手圈上他的颈,一口咬上他那烦人的嘴。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反派王爷想整我〕〔极品老木匠〕〔冷兵时代〕〔重生之剑神〕〔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佛系反骨(快穿)〕〔沧海神记〕〔穿越之爱如尘沙〕〔[综英美]纽约今天〕〔重生八零腹黑娇妻〕〔抗战:少年大军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