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朱门恶女〕〔武极邪神〕〔大周王侯〕〔重生神医娇妻驭夫〕〔全世界都在等我变〕〔天师上位记〕〔快穿反派总贪恋我〕〔我喜欢你无人能及〕〔味香〕〔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全国首富〕〔权门悍妻〕〔重生五零巧媳妇〕〔镇魂碑〕〔金牌经纪人:旗下〕〔武道战神〕〔总裁婚期惹人爱宫〕〔带着宠物去异界〕〔杀神〕〔陈凡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181】我去
    五味气极,却抬头还来不及跳起,就被左右两个师弟扣着后脑勺一按,直接摁进了厚厚的雪地里。

    两师弟也是心塞塞的,这二师兄脑子真是没谁了,难道这会儿还没看出来,那丫头也有常人无法理解的能力?

    一个老九就够他们头疼的了,现在又来一个……

    细思极恐,他们扣着五味后脑勺就轮流使劲按按按,按到他没力气反抗,就快晕过去为止!

    在百里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袒护下,尉迟飞凤脸不红气不喘,偷偷扣下五味几十枚银针。

    反正当初跟他借的时候是随便抓的一大把,他就算心里有个大概数量,却也不可能精准,眼下一时半会更不可能数得清楚,回头就算发现……

    他敢来找她算账,她就敢组团收拾他!

    最后,师兄们拖着边走边数银针的五味回了他们的院子睡觉,百里瞳则顺着尉迟飞凤的要求,一起悄悄的去了老王妃那里。

    此时夜已深,可老王妃只是闭着眼而已,根本没睡着。

    房里忽然进了一股不寻常的风,顿时让这位曾经征战四方的巾帼女英雄警惕起来,却不想睁开眼,透过半透明床幔看到的,竟是百里瞳和尉迟飞凤。

    老王妃怔怔坐起,挑开床幔看着两人,就听到尉迟飞凤开口了:很抱歉,母妃,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

    烛光下,小小的人儿巴掌大的脸,五官依旧太过于柔美,可那双眼,却忽然间抹去了什么似的犀利明亮,衬得她整个人气势凌厉!

    仅仅只是眼神不同了而已,却整个人都变了……

    老王妃诧异转眸,看向百里瞳,却见他笑得好不得意:娘,我眼光不错吧?

    转眸看向尉迟飞凤的同时,他大手也落上了她头顶,笑意更深:未免吓到您老人家,她现在其实还是收敛了至少一半的。

    老王妃眸光一闪,没有说话,只是顺势转眸看向了尉迟飞凤,却见她听到这番都没有……

    所以,她的确收敛了至少一半?

    那么,倘若她毫不保留呢,又是怎样一番模样?

    她才多大……

    却竟然连纵横风雨几十年的她都骗了过去!

    儿媳妇这么优秀,老王妃很高兴,但也神色复杂。

    她的确希望自家儿媳妇不输男儿能独当一面,但,却也不要太过了,因为过了,就太多难以掌控的因素了,一不留神就能毁了战王府……

    眼神出卖了老王妃的心理,百里瞳微微蹙眉,却才张嘴就被尉迟飞凤一下拉住。

    尉迟飞凤淡淡开口:抱歉母妃,刚刚没经得您同意,儿媳就私自又去验了一次表妹的尸身。

    老王妃心明眼亮,看得清楚,却也不禁怔愣的看着尉迟飞凤摁住百里瞳的手,但很快,便又被

    她的话吸引了注意力,脱口而出:你说你验了琴儿的尸身?你会验尸?

    堂堂千金之躯去验尸……

    尉迟府究竟是养出了怎样一个女儿?

    太过惊愕,心思不禁流露出些许,或许别人还不一定能捕捉到,但百里瞳和尉迟飞凤却瞧得一清二楚。

    不动声色的,尉迟飞凤又拽了百里瞳一把,那巴掌大的小脸始终平静若水,好像正在谈论的,是极寻常的事情:是。

    顿了顿,她直接说自己验尸的结果:我在表妹心口处发现了一个极小的红点,通过这个红点很快发现,她的心脏里卡着一枚极细的银针,再以表妹自小习武的身体状况来看,不难断定那那枚银针必定淬过某种验不出毒性的药物……

    以那个精准度来看,下手之人武功极高,但绝不是在很远的距离可以下的手,说不定,当时上官家其他表妹就在场。

    银针非常细,淬过的药量也恰到好处,就算回头表妹父母同意解剖,也只要不切开心脏的话,恐怕都发现不了,而凶手原本的目的,应该也不是想让她当场毙命,多半是打算着让她慢慢窒息而亡,却不想当时她恰好在大笑,意外促成了暴毙!

    她神色平淡的一番话,听得老王妃目瞪口呆。

    尉迟飞凤沉默了下,继续分析:对方如此煞费苦心,明摆着是想连我们都瞒骗过去,说不定,就是这府里的人。

    老战王被人算计在前,百里胜枉死在后,战王府正是多事之秋,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老王妃心知肚明,一听面色瞬凛,不自觉就又看向百里瞳。

    百里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完全赞同尉迟飞凤的想法,还道:虽不知表妹这是犯了谁的忌讳,竟惹来如此突兀的杀身之祸,但对方不知什么原因,却是明摆着想要息事宁人,只是,这却不代表某些人不会借这个机会挑唆怂恿舅公和舅舅们闹事,所以……

    必须有人去接舅舅和舅公,发事情说清楚,至少要在他们进京城之前,把对战王府有可能不利的可能全部打压下去。

    尉迟飞凤忽然插嘴道:这事本来王爷去最合适不过,但王爷现在还是‘重病’之中,御医天天查岗,自然不能离开,何况母妃二嫂还有几位表妹,还要王爷护着,以免有人趁机再闹事!

    百里瞳面色陡然一沉,膝盖想都知道她接下来会说什么,果然……

    她微微勾唇:王爷不能去,但身为战王妃的我却可以,而且,没有谁比更合适!顿了顿,她笑便深了几分:毕竟,要当人质的话,我可远比其他任何人有分量。

    老王妃愣是被她震得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她……

    年轻时跟父亲和老战王走南闯北征战

    四方,后来又退守王府淡看朝堂风云,也算阅人无数,自问眼界不低,却真的,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

    明明只是一个商家养出来的女儿,却静能如空谷幽兰,动可如在天雄鹰……

    这时,尉迟飞凤转头望向她:母妃若是信得过,我便去着手让人假扮我几天,但在我将上官家长辈接来之前,还请您亲自下令,战王府暂时闭门谢客,任!何!客!

    她得了消息,上官颖儿已经在赶来的路上,推算着,最迟明天傍晚就能到,再加上京城里本就一个尉迟娉一个尉迟明珠……

    撇开尉迟明珠不说,也难保尉迟娉不会被人当枪使!

    到时候……

    假扮她的秋霜万一撑不住露馅,后果不堪设想!

    老王妃也是非常人,这会儿功夫,已经从连番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又从百里瞳那里,肯定了尉迟飞凤的可信度,当即点头:你放心大胆去办,家里有我和瞳儿看着。

    尉迟飞凤看得出来,老人家已经看在儿子面子上,信任她了,暗松一口气:现在离城门开大概还有两个时辰,儿媳还有不少事要回去交代,时间紧迫,就暂先告辞了。

    娘,别的回头再说。

    百里瞳说着就匆匆拉了尉迟飞凤出门。

    偌大的房间,烛光摇曳氤氲,映着老王妃百感交集的脸……

    一路无声回到青山苑。

    百里瞳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凤儿,娘并不是不喜欢你,她只是……

    战王府树大招风,母妃不容易,我都明白。尉迟飞凤打断他,又说道:我还要去与九弟交代些事,毕竟我不在的时候,你也不方便出面,还得他来镇住十一妹。

    凤儿……

    百里瞳神色复杂的看着冷静沉着的她,明明千言万语,数不清的困惑,却偏偏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眉头越拧越紧。

    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

    她抬手以指腹轻轻的抚上他眉头,拂去那里拧成团的疙瘩,又将他嘴角往上戳,而后才勾唇一笑:这样多好看。

    百里瞳不由勾了勾唇,却笑得很生硬勉强。

    尉迟飞凤很无语:又不是生离死别,有必要这样吗?

    又撇撇嘴:人质什么的,就是说给母妃听的,上官家毕竟是她娘家,琴表妹的父亲好歹也是她堂弟,我总不能说,万一有个什么情况就以暴制暴,打到那位将军舅舅没脾气吧?我就长得那么像人质?

    百里瞳终于忍不住笑了,宠溺亲吻她的小嘴儿:何止像,简直像极了!这样柔弱的模样,不去当人质都太可惜了。

    尉迟飞凤笑了笑,很煞风景的话题一转:我真赶时间。

    百里瞳无奈轻叹,直起身,搂着她就去了尉迟昱的

    房间。

    路上,百里瞳又忍不住提议:让师兄们……

    尉迟飞凤却打断他:你要守着好几个人呢,师兄们还是留给你比较好,我自己有人。

    百里瞳一听,莫名火大,心里忍不住就问候几句那位岳父大人。

    可怜的尉迟昱同学,最近被师兄们抛来丢去,玩得骨头都快散了,每天一倒头就能睡个人事不省,再加上战王妃娘家人的身份……

    上官琴的事,压根没人告诉他,自然睡得心安理得。

    忽然被尉迟飞凤粗鲁摇醒,他怨气很大,但听说前因后果,又知道她马上就要出门后,又忍不住担心。

    可惜,他别扭的性格真传于尉迟擎天,所以,心里再着急担心,也半天才挤出一句:万事小心。

    尉迟飞凤也不跟他开玩笑了,直接交代:看好十一妹,她若这个时候惹事,莫怪我不念姐妹情谊。

    尉迟昱知道厉害,慎重点头:我会看住她的。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蜜糖甜妻:腹黑老〕〔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编篡诸天〕〔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农民工传记〕〔影后,你老公偏执〕〔灵明石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和末世有个交易
  sitemap